剧场:blog的戈夫曼式解读(中)

在社会学中,行为(behavior)和行动(action)是需要被区分得相当清楚的。前者更倾向于某种下意识的动作,和心理学很有些关联。而行动则是有意识的过程。社会互动理论研究的更多的是,参与者互相之间的行动。

Goffman对于互动领域的见解,很大一部分上是“隐瞒”,或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印象整饰(impression management)。人们为了在前台演出时呈现一种美好的形象,他们会尽可能地展示好的一方面,换而言之,隐藏坏的一面。

blog是一个很好的进行印象整饰的工具。因为这种传受之间的互动具有“延时性”。当两个人在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包括互联网上的即时通讯),虽然行动者们都在刻意地进行自己的印象整饰,但即时性使得有时候整饰得并不到位。中国古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控制即时对话是一件很有些难度的事情。

但Blog的日志发布和BBS中的帖子发布又不太一样。前者是有布景和个人门面的,而后者只是一个注册ID。虽然一个注册用户在发布一张帖子是句斟字酌,但遗憾的是,他在BBS中所有的印象不过是一个“注册ID”而已,整饰便无从谈起了。

我们来看看一个blog可以从多少方面进行自己的印象整饰(包括并不限于以下的例子):

Blogger可以斟酌他们的每句话,并尽可能地完备它们,甚至可以事后修改他们;

Blogger可以仅仅呈现他们的论述结果,中间的制造过程统统可以忽略。比如说,你永远不可能知道我这篇日志究竟花费了我多少时间来完成的。

Blogger可以隐藏内容制造中的卑劣行为,比如说,我看了其它blog的文字,不全文拷贝但进行思考拷贝。

Blogger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来展示出他博闻的一面,事实上,五分钟之前他对于这个领域还是白痴。

Blogger有权利去删除他们认为不妥当的有损自己形象的留言评论,并用积极探讨的方式来引导blog区域里的所有留言和评论都是正向的(positive)

等等。

最重要的一点是Goffman笔下的神秘化(mystification)。

在blog领域之间的互动,是颇有一些神秘化倾向的。这也正是无法将blog看成简单的人际传播的缘故。大多数blog读者和blog之间的互动都是通过网络上完成的。事实上,只有很少一部分blog(比如我)会公布自己的照片,即使公布了,也是挑选最佳状态的照片。换而言之,本质上,读者对作者的了解,有时候非常深刻(文字的力量是非常大的),有时候又非常肤浅(你连这个blog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e)是极其遥远的,但有可能心理距离又是那么得相近,相近到如果我发布一条日志说我打算以5万元的价格卖出我那部用了两年的手机,读者们至多以为我疯了,而绝对不会认为他们支付了5万元之后我不给出我的手机。

印象整饰,充分建立了网络上blog之间的可信度,虽然,有时候有那么点过于美好。(待续)

剧场:blog的戈夫曼式解读(上)

我经常会发现用传播学来解读blog的困惑。仅仅是blog究竟是何种传播形式就已经让我足够费脑子的了(大众传播?人际传播?组织传播?)。于是,我试图从社会学的角度(approach)去分析这个网络存在。社会学对于互动的关注远远超过了传播学,而新媒体最核心的关键词不过是“互动”二字罢了。社会学说浅浅到了极点,说深又深得我要花一个小时才能啃完两页。

Erving Goffman(戈夫曼)是社会学符号互动理论中的重要学者,他的剧场理论(dramaturgy)对于探究blog是颇有些帮助的。剧场理论是研究社会中的实际行动者,但我想,套在blog上,殊无不妥。

剧场理论中有三个重要的关键字:前台(front stage)、后台(back stage)和舞台外(outside)。在阅读Goffman的《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时,我总感觉到他字里行间的对人世的嘲讽之意:人生呐,不过是一场戏罢了。熟悉英文presentation的人大抵都会有这种感觉。

先来看“前台”,这是Goffman花了很大笔墨来描述的关键字。事实上,所有的互动都在“前台”发生。前台被Goffman区分为布景(setting)和个人门面(personal front),比较好的例子是出租车司机的出租车是前者的布景,而出租车司机通常穿的制服便是他的个人门面。而个人门面又被他分为外表(apperance)和行为举止(manner),比如运营执照(外表)和亲和的笑容(行为举止)。

Goffman把前台这个概念的维度切割得很好。一个教授走上讲台上课的时候,这位行动者的简单行动就是由四个部分组成的:带有特殊意味的教室(布景)、穿着可能很随便(一般性授课)或者很正式(公开授课或演讲),他当然不需要带着教师证,但可能会夹着讲义和教材(请仔细看,教授夹着的东西和学生夹着的东西永远是不一样的),最后,他对学生的态度而决定了他的行为举止:很严肃,或者,很轻松?

这四个部分完整地有机地向“前台”中的另外一群人发出了一个行动讯号:上课了!

我用我这个blog作为例子,来解剖我的前台。

域名,是很重要的布景。大部分blog使用的是二级域名,比如abc.blogbus.com,但我这个不是。我用的是国际域名,以表示我的blog是个独立blog。这个布景试图提醒每个阅读者:我对blog的了解很深入,我的立场也很独立。

我使用的是三栏制模板,而且没有太多的颜色。我会间或更改我的模板,但我始终保持我模板的底色为浅色而字为黑色。这个重要的个人门面告诉别人,我希望你能够不费力地阅读我的文字。我当然知道黑色的模板很cool,也知道设计绚烂的模板很漂亮。但我是个文字blog,文字就是我的生命。

一些计数器成为我个人门面中重要的外表构成。在feedburner没有被和谐的时候,我的计数器是800不到,加上100左右的来自feedsky的计数,证明我拥有差不多900多订户。我这个blog创建的时间短于ittalks.blogbus.com(我过去一个blog),因此,后者还在侧边加上了PR值为4以及全球800多blog排名的两个计数器。这些东西,都能够证明我这个blog的江湖地位。

文字,是我最重要的行为举止。我把我日常生活的文字放到了ittalks.blogbus.com上,这里的文字很严肃,也不时会透露出我本人性格骄傲的一面。不过,我对互动很看重,因此,我装了一些有益于互动的插件,在文字中,我也不止一次地请大家和我互动。

上述的分析大抵是依样画葫芦式的,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书也读得太食古不化了。Goffman的论述最精彩之处不是这个结构,而是互动。(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