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号 APP 与 资本

O2O已经快疯了。

仅仅一份BP,嗯,其实就是一个idea,可以喊出上千万的估值,想获得数百万人民币的种子也好天使也好的投入。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

传统线下行业嫁接互联网手段,的确机会多多。

比如说,前阵子有两位创业者,敏锐地注意到,驾照考试的流程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必须经过驾校学习的这个环节,现在变成了可选项。换而言之,考试者不一定非要去驾校学习。

一个类似Uber的主意出现了:愿意赚外快的教练和不愿意交那么多学费的学员,可以对接起来。动辄五六千的学习费用可能大幅下降。

不错的主意,不错的机会,不错的商业模式。

但问题来了:凭什么这个机会是你的?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恐怕微信公号是成本最低廉的创业手段了。它不需要考虑iOS还是android,也不用考虑五花八门的android手机适配问题,如果稍许马虎一点,平板还是手机都不是需要考虑的议题。

微信公号还提供了接口供技术开发。善用微信公号的接口,可以做出比较复杂的功能。

很多媒体人创业都用微信公号作为切入点。合鲸资本的创始人黄维,同时他也是一个前媒体人,就认为,媒体人擅长内容与传播,短于技术研发。上手就搞APP而不是公号,明显就是拿弱势去创业,很没有必要。

于是,有人喊出“APP已死”的口号。

但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微信是创业的当下最优的第一步,但不是全部。

在我看来,微信公号其实是一个测试器。

它能完成的测试功能是:这个机会,真的有可能是我的。

大多数情况下,投资人和创始人,并没有太深的交情。

投资人这一边,要证明的东西不多。因为很多创业者,在早期,要的就是钱。如果投资人能够带来更多的资源,那是锦上添花。但雪中送炭的这个炭,就是钱。一个没有钱的伪投资人,忽悠了半天,创业者损失并不太大(有些有很强的技术研发的项目例外,可能涉及商业机密)。

但创业者要证明的东西就很多。产品能力、运营能力、管理能力、营销能力,等等等等。如果投资人闪了眼,损失就很大。投下去的钱,可是真金白银的。

所以投资人需要创业者完成一个证明题。

过去完成这道题目的主要手段是:尽职调查。投资人会想尽办法去调查创业者是不是靠谱。但这个手段用在中后期投资还行,用在早期投资上,基本上就是个过场。

微信公号的出现,给投资人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观察这个机会,到底是不是这个创业者的。

比如说,完成五万粉丝的积累,你需要多少时间?

故而,在我的思维中,微信公号对投资人的意义,大于对创业者的意义。

其实,天底下的投资,最根本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无论是做风险投资,还是去二级市场炒股票。

那就是:买涨不买跌。

一个BP喊估值1000万,投资人可能更愿意再等等看看。

一个有了10万粉丝的公号喊估值1个亿,没问题,很多投资人都愿意砸钱(当然,要看具体项目。一个成天发段子鸡汤的公号,10万粉也不值几个钱)。

看重的不是10万粉丝,是创业者能做起10万粉丝的能力。

所以,三个月拿下10万粉的,比如六个月才拿下的,值钱。

宁愿贵一点,也不能投没完成证明题的项目。

BAT出来的人好拿融资,道理也就在这里。貌似他们的能力,已经得到了些许证明。行,一个BP就有人投,就可以开干了。

但没什么背景的创业者,真的就需要东西。

公号,只是能力的证明,不见得公号=产品=商业模式。

而且,腾讯在让人开设公号的时候,有一份电子协议。这个名为《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协议》的文件在6.1里是这么说的:

“微信公众帐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获得微信公众帐号的使用权,该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主体。”

严格意义上说,近千万公众帐号的所有权,都是归属腾讯公司的。

早期创业项目,可能对这一点不是很计较。但到了中期,这里会产生很严重的潜在风险。你的项目,所有权属于腾讯,这未免太过令人纠结。

所以,很多项目,到了B轮融资之时,就会考虑APP的开发。苹果也好,谷歌也好,貌似没有说过APP是属于他们家的。

在法律意义上,公号的用户,不是你的用户。APP的用户,才是你的用户。

项目中后期的投资,涉及金额相对较大,而且,这个时候能力已经被证明过,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运作。

公号连买卖都成问题(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主体),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一个商业物品(公司是可以买卖的商业物品)。

本文的要点就是这样的:

公号,是证明你有把握这个机会的能力。这道证明题很重要,所以公号很重要,是敲响资本大门的敲门砖。

APP,是真正的商业产品,所有权清晰,B轮以后,做APP,是非常正常的商业逻辑。

—— 首发 橄榄社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你知道上个月被赞赏次数最多的号是哪个吗?

拥有原创标记的微信公号,一部分可以得到“赞赏”的功能——大致上,都是给个人性质的自媒体的。

我也有一个。

这意味着如果自己推出的文章是属于自家原创的性质的话,就能得到阅读者的打赏。这个可是真金白银,不是点赞之交。

我从今年2月份开始得到使用这个功能,到目前半年间,累积已经获得小几万的收入。这里感谢各位平日里的抬爱。

但我这个赞赏数字,委实不算什么大数字。我风闻有人一篇文章就能搞到六万元的打赏——但也只是风闻而已,人又没给我看后台。

那么,位在赞赏领域顶儿尖儿的帐号,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前几日下午,和新榜的徐达内聊天扯淡,他神秘兮兮地问我:你知道上个月(7月),谁得到的赞赏次数最多吗?——注意,是次数,不是金额。

我摇摇头,我哪里会知道。

“你知道一个叫占豪的人吗?“徐达内几乎是以躺着的方式坐在一个座椅上诡异地笑着,“这哥们一个月得到14796次赞赏,而且第二名还只是他的一个零头”。

我们两个迅速地八卦了一下他的收入。我们一致认为,最保守估计,平均获赞两元也是有的,因此,占豪这哥们一个月获得赞赏的金额应该在三万以上。

我忽然想起罗辑思维的CTO快刀青衣同志在朋友圈里的一条文艺腔十足的状态。他说:“前几天,我老婆问我,靠公众号的赞赏功能,你多久能财务自由。只有这时,我才敢深情的说‘永远’,直到世界的尽头。”

占豪同志,貌似站在了世界的尽头之上。

来来来,看看新榜通过扒数据得到的一个表格:


屏幕快照-2015-08-10-下午1.32.01.png屏幕快照-2015-08-10-下午1.32.13.png

以上为上个月公号获得赞赏次数的TOP30,感谢新榜提供数据源。再次重申一下:是赞赏次数,不是赞赏金额。

IT圈子里有几个号在TOP30里,比如程苓峰的孕峰,冯大辉的小道消息,至于鬼脚七和三表龙门阵,已经很难严格说是IT圈了,当然,他们两个大部分内容还是和互联网有关。

另外还可以注意到的推文数这一列,这一列说明的是一个月内该公号推了多少篇文章——有可能都是有原创赞赏的,也有可能有的不是,我也懒得去一一核对。有几个号很猛。

孕峰这个号,一共就推了八篇文章,获赞数高居第四位,平均一篇拿到400个赞,效率是极高的。效率更高的是六六,一篇就拿到了千多赞。不过,六六那篇就是引起广泛注意的和天天果园的互撕。至于她六月份的战绩是:一篇175个赞,一篇670个赞,也是不错。还有一个效率比较高的是和菜头,他的槽边往事以2篇推送拿到了778个赞。

按均数算,TOP30里一小部分能做到单文百赞的水平,大部分没到这个数字。所以如果你有一篇推送能赞赏过百,足以自慰。

公知这个领域,值得玩味。

有两种公知,一种可以称为“爱国公知”,一个可以称为“略右公知”,究竟什么意思,大家应该懂。

这个表里,占豪、吴法天属于爱国公知,连岳、张鸣、杨恒均、槽边往事等属于略右公知。小道消息和三表龙门阵,整体上不能算公知领域,不过我个人认为,他们在公众议题上如果发声,也是后者这个领域。

故而,从数量上来说,略右公知相对爱国公知,在TOP30里,显得人多一点,但势众倒未必。你看那个占豪,一骑绝尘,万五赞赏,比第二阵营三个号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

我去看了一下占豪这个号,绝对是个码字狂人,一个月165篇推送,有原创标的比例极高。在他公号里,一条肯定是原创,二条三条四条但凡标题里以微字打头的,也有原创标。大多数人一天推一条原创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哥们一天三四条。而且这哥们股市、军事、国内外政经、甚至连科学事件,都要扯上两句,标准的“公知”做派。

如果排除自己弄点号自己赞自己这种可能,爱国公知看上去还是有民意的。因为我一向认为,金钱是最好的选票,人真金白银在那里打赏,总是说明很支持你的。

话说回来,刷赞赏这件事,好像比刷阅读量和点赞量都容易。

你自己搞一百个微信号,不难吧?

天天刷呗,下个月希望在新榜上看见你哟。

哈哈。

—— 首发 新榜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