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之痒:读《谁偷了MySpace》

谁偷了MySpace MySpace,一度如日中天的名字,社交网络的代表公司,11年以3500万美元价格由新闻集团甩卖,标志着这个网站的衰落。这家04年创立的网站,前后走了七年,在08年达到它的颠覆,随后快速陨落,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MySpace只是一个媒体上的名字: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有很多网民是聚友网(MySpace的中国站)用户。很多人知道这个词,但他们并没有怎么使用过它。而一些评论文章,也集中于相较于实名制的Facebook,MySpace溃败于它的匿名性。因为人们总以为,匿名会使得所有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也就谈不上多少生意可言了。真的是这样的么?

读一读这本由普利策获奖者朱丽娅盎格文所著的《谁偷了MySpace》,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个网站的来龙去脉。虽然这本书成书于2009年,MySpace当时只是小露了即将被Facebook超越的迹象,但即使就是看看到09年之前MySpace都发生了些什么,也是大致可以得出这家网络公司前景不妙的推测的。

按照我读这本书的体会,MySpace应该是败亡于这三个因素:

其一、所有权的混乱。这个混乱不是说MySpace股权归属不清,而是说MySapce真正意义上的两位创始人其实对这个网站的控制权是不完整的:长久以来,德沃尔夫和安德森只能对网站功能之类的东西有决定权,而对网站的商务部分没有任何指手画脚的可能。

MySpace有点像Intermix这个公司的内部创业项目,后者的主要业务是广告邮件和一些货品(主要来自中国)的网络销售。Intermix对MySpace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只是Intermix容忍度比较高,德沃尔夫内部倒腾这个网站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干预。但同样的,德沃尔夫对MySpace其实并没有太清晰的规划,也谈不上多少掌控权,以至于Intermix把MySpace卖给新闻集团的整个过程中,德沃尔夫除了争取点团队的年薪以及换来MySpace的开发工作不受新闻集团干预以外,没有什么其它的发言权,比如MySpace究竟估值多少。新闻集团收购成功后的庆功宴上,没有任何一个来自MySpace的经理出席。

很多人以为新闻集团在MySpace上亏了大钱,但事实并非如此。为了拿下MySpace,新闻集团购买Intermix大概支付了7.5亿美元的成本,不过后来MySpace将自家网站的搜索权交给谷歌,换取了9亿美元的收入。仅此一项,账目上就可以非常漂亮,还不包括新闻集团成为MySpace主人之后的几年的广告收入,以及新闻集团出品的电影在MySpace上宣传所获得的利益。在和谷歌的合作中,也可以看到MySpace的创始人的缺席。如此之大的商业动作,德沃尔夫一直是被排除在圈外的(其实他们一直想和eBay合作,但谷歌的合作条件之一就是严禁这个合作的达成,以为自己的电子支付系统checkout开路)。

一直到08年年中,德沃尔夫才拿下了掌控权——这个时刻是他创建MySpace之后的四年。在这四年里,从一开始印MySpace的T恤衫和Intermix讨价还价,到后来被排除在MySpace商业经营之外,MySpace已经浪费了大量光阴。一言以蔽之,像创始人被局限于仅仅能对功能开发有那么点主导权的网络公司,能成气候的,几乎没有。

第二个因素在于“第三方开发平台”。Facebook的胜出,并非实名不实名的问题,而是MySpace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新闻集团总裁彻宁在06年9月说:几乎所有所谓的web2.0网站…都有50%的访问量来自MySpace,所以,我们未尝不可展开平行业务,我们并不一定要收购它们,但是我们一定要让那些网站中的每个成员都看到我们真正的竞争力。

这段话几乎是在向MySpace上的第三方开发者宣战,不过这倒是符合新闻集团这个大型传媒集团一贯的思维逻辑:全方位控制本公司产品的制作和发行。真正的网络公司并不是怎么考虑问题的:有足够的第三方开发者云聚周围,才是要追求的目标。

我们来看看Facebook的进路。07年5月,F8大会召开,只有65个开发者和85个应用,随后Facebook基本停止了应用的开发,转而向基础架构方向发展。到了11年,有700万个应用和网站植入了Facebook,形成了Facebook生态。这样的星系般的力量,即便是新闻集团,都难以抗衡,更何况技术力量本就薄弱的MySpace?

新闻集团的经理们永远想不通的一个问题是,几乎是靠MySpace创造出来的Youtube(早期这个网站的主要流量便来源于MySpace)最终投向了谷歌的怀抱,且成为新闻集团的Hulu的重要竞争对手。Youtube几乎就是被MySpace自己给赶跑的。

最后一个因素是:MySpace其实并不以技术见长。Facebook是06年发布“好友动态”这个功能的,圈内俗称“timeline”。在timeline里,用户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好友的动态。这个事情听着很容易,其实是一个技术活。在06年的时候,Facebook就必须为每一个用户大约3万条备选消息中挑选出60最可能引起该用户兴趣的条目,用户还可以个性化调整消息提示的多寡——要知道,用户端的个性化就意味着系统的复杂化。随着Facebook的茁壮成长,后来它需要每天有效处理1.2万亿条备选消息,但它依然做到了。

但MySpace却在一年里到处排除故障,给系统打补丁,而始终没有发布过任何重要升级程序和关键性功能。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它在不断抢夺第三方开发者的生意:你们做一个,我也做一个。这方面怪不得新闻集团,而是德沃尔夫和安德森的一种“低风险策略”。即便是自家做一个,也效率缓慢。一直到07年10月的web2.0大会,MySpace都还没能拿出供第三方开发者使用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原来他们是想在这个大会上发布的,12月,才山寨出了Facebook的好友动态。

虽然MySpace起步很早,但它依然败下阵来。重复一遍,这不是匿名实名的问题(事实上,更早的先驱Friendster之所以败给MySpace倒是因为它特别强调实名),而是本文中所提及的三个因素。而这三个因素,我觉得,是极好的“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 中国新闻周刊网 供稿 ——

游戏公司人人

人人游戏

人人近日更新了它在android上的app,视觉设计上像足了Facebook在iOS上的模样。不过,我委实要说一句,人人已经和Facebook越走越远了。

来看看人人上市后的历季财报(单位:万美元):

 

2011Q1

2011Q2

2011Q3

2011Q4

2012Q1

总收入

2060

3040

3420

3280

3210

广告收入

810

1690

1960

1500

930

游戏收入

910

1020

1100

1200

1750

我并不想把人人的收入绝对数字和Facebook相比(毕竟两家网站一个坐拥9亿月度活跃用户,而另一个同口径用户数还未过亿),但我们可以看一下人人重要的收入构成。广告是其中一块,但占比一直不高,最多也就是在2011年第二、三季度,差不多刚刚过半,而Facebook有8成以上的收入来自广告。另外一方面,人人在游戏领域倒是颇有斩获,每个财季都在提高。到了最新一季度财报,游戏的收入数字已经超越了广告的份额,以至于我几乎要怀疑,人人会不会成为网易第二:与外表的门户(社交网络)不符,实则是一个游戏公司。

广告领域,一季度是淡季这是客观事实。但2011年一季度,人人广告同比增长高达100.5%,而12年一季度一下子就变成14.8%,实在不是一句“一季度广告淡季”能解释的。在Facebook的平台上能够诞生另外一家十亿美金俱乐部的成员:游戏公司Zynga,而人人倒是自己在游戏上不亦乐乎,季季增长。

人人与Facebook不相同,其实也没什么,能走成自己的路当然值得庆贺。但问题是,这条路,走得成吗?

先看游戏这个门类。人人基本上推出的都是页游,属于轻量级游戏。页游的生命周期远远小于那些大型客户端网游(MMORPG)——海外的魔兽世界、国内的剑侠情缘,都是吃了有十年的主。轻游戏的生命周期短,就意味着一个公司需要不断地拿出成功作品来粘着用户——另外,不可忽视其它公司的所谓“借鉴”,轻游戏总是容易借鉴的——而让一个公司持续地连续数年推出成功的轻游戏,要求未免太高。最近传言五分钟团队解散,就是轻游戏领域中的一个警钟。

在我看来,人人的活跃用户数虽然不是庞大到可以用数亿来度量,但的确属于游戏领域中的“目标消费群体”。人人完全可以用开放平台这一策略来解决“轻游戏周期短持续开发要求高”的麻烦,而无需自身投入太多。

再来看周边竞争态势。人人在游戏上的突进,已经将自己放在了腾讯的竞争者之上,而以人人的实力,绝无可能在游戏领域中和腾讯做真正意义上的较量——这大概也是人人选择轻游戏的原因。与腾讯做正面的较量,至少现下时机不对,而本来可以使用的开放平台策略吸引更多的开发团队围绕在自己身边形成星系,却又被人人所抛弃了。

有一点是蛮可惜的,人人大概是中国网络业中第一个正式宣布要搞开放平台的大型公司。但不得不用“愚蠢”两个字来形容的是:人人的开放策略要求开发者不得和开心网合作。这种排他式的条款使得这个“开放平台”并不为第三方开发者所看好。以至于直到今天,人人都很少披露它的平台第三方应用数量。

在人人IPO之初,就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自比:号称中国的Facebook+Zynga(社交网游)+Groupon(团购站糯米)+Linkedin(职场社交站经纬),后来又做了车问,买下了56酷6,搞了个小站,大概可以再加上Quora、Youtube和Tumblr了。一个季度9亿美元收入的腾讯四处插手倒还可以理解,一个季度区区三千万收入的人人,这么个搭积木法,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做它的第三方开发者,保不齐哪天它就自己做了。

我倒是从商业角度上能理解人人的四处插手:其实就是个资本买卖。去年全年人人本来是该亏损的,幸好做了一把艺龙的交易赚进5090万美元,才使得全年形成4130万美元的利润。从这个意义上说,陈一舟即便不算个高明的CEO,但倒是一个高明的CFO。

但一个公司的主业总不能是整天倒腾项目(又不是风险基金),从目前的态势来看,人人越来越有向轻游戏发展的势头(重游戏不是它能做的,而且开发周期长风险大的特点更不符陈一舟的口味),趋于二流网络公司怕是免不了了。

可惜了,人人。

—— 《IT经理世界》专栏供稿 ——

据说人人游戏要剥离上市,如此一来,不晓得人人还剩下什么?一个每次都要在财报里强调除却它就可以盈利的糯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