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的社会学研究取向

新媒体这三个字出现后,在传播学领域掀起了一股研究新媒体的热潮。大体说来,可以分成两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应用学派,或者说,行政取向。说白了,就是研究如何利用新媒体赚钱。研究方向十分务实。但这一部分,由于国人在定量研究上的不足,其实很少有特别的成就。充其量就是各种“术”,例如“网络营销术”,还无法上升到学的层次。艾瑞本来在这上面很有基础,但也许是商业的原因,这个网站有向IT言论门户进军的味道。我个人深感可惜。

第二个部分属于纯理论派,或者说,意识形态取向。基本上围绕在新媒体和人类社会关系上,以传播的方法切入。经常会看到被引用的名字有McLuhan和Negroponte。这部分的研究,概括起来应该分为欢呼新媒体和警惕新媒体两种价值取向。不过,全称命题是不存在的。

纯理论研究中,文化研究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传统媒体历来为把关人所控制,而新媒体赋予了一般平民话语权的特质导致了大众文化层面中的精英和草根不断角逐和转化。从来没有一个媒体形式,让大众文化出现了如此之多的多面性。在中国,我觉得,从文化角度去研究新媒体是很有趣的,而且,也具备操作性。

不过,还有一个取向,便是社会学。

出于某种原因,最近我开始陷入社会学的研习中。这门学科,说实话,没有我想象中的有趣。Parsons的“行动的唯意志论理论”是我遇见过最晦涩和枯燥的理论之一。

在这个理论中,核心部分是Parsons所谓的“单位行动”。他认为,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去实现某种行动(比如吃饭),但又受到情境的制约,比如没有钱,或者正处于考试中不合适出去吃饭。前者属于“条件”不具备,后者属于“规范”不具备。这段话很有意思,也很搞脑子:

对于唯心主义传统而言,如果他们是集体主义者,则关注的是规范(我加注的例子:周围没人去吃饭,我也不好意思去,下同。之所以要声明这个例子是我加注的,因为我并不有把握说这些例子符合这些说法);如果他们是个人主义者,则关注的是主观努力(周围即使大家都不去,但我就是饿了,我一定要去)。对于唯物主义传统来说,如果他们是集体主义者,他们关注的是条件(有没有钱?),如果他们是个人主义者,则关心的是手段(吃了再说,霸王餐就霸王餐好了)。

在网络上也存在着“单位行动”,IM工具的聊天,网络社群的交际,虚拟游戏的拼杀,当然,更包括cyber-sex。但这里面显然加入了更多的变量:自我的扩充。生活中正常的人,在网络上可能不那么正常。情境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唯心主义传统还是唯物主义传统,集体主义所关注的规范和条件,在网络,我认为,和现实中,大不相同。

这种不同,是怎样造成的?究竟不同在何处?有何后果?

Parsons构筑的三个行动系统模型:人格、社会和文化,在网络社会中,前提统统发生了变化。当角色开始多样且虚无时,人格也应该有所改变。从而导致互动的社会、符号的文化,都会发生转变。

Garnham教授说:数码化是否意味着认识论的改变。我的答案很肯定:不是。我看不出来一枚微芯片如何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了解世界的方式。这句话有点武断了。

从社会学角度去解剖新媒体所带来的一切,应该会非常有价值。无怪乎中科院一帮研究哲学的学者们,开始热热闹闹地研究起“网络社会”来。

又跑了一趟香港

所谓“又”,就是自我7月毕业后,9月份我还去过一次。不过,那次去的是香港珠海学院。回浸会只是去复印几本书。而这次回香港,便真地直奔浸会而去。

浸会和南京大学合伙搞了个“数字传播论坛”,专门研讨互联网传播的学术问题。我有幸恭临盛会,回到母校,自然十分之欢喜。顺便推荐推荐右侧这本学术期刊:传播与社会学刊。一年三期,150港币,自觉还是物有所值的。

在NTT前台,我拿到了房间钥匙卡。这是一张我极其熟悉的卡片,曾经怀揣身上整整一年。我曾经弄断过一张,被罚了100块钱。我还莫名其妙地弄丢过一张,又被罚了100块。不过,当我拿到新钥匙后,我发现,那个“弄丢的”卡片,赫然就在我一个书包里躺着。于是,这张钥匙卡,从此成为我的纪念,永久地留在了我的书房的抽屉里。

打开房门,这一切我是那么得熟悉。NTT朴素到简陋的房间,却让我思绪万千。网速还是那么得飞快。架起emule,下载600M的东西,一个小时即告完成。我忽然就想起我曾经两次由于emule使用太过,被机房封掉了IP。香港人的电脑水平实在不怎么地,几句话我便把他们给糊弄了过去,重开了我的IP。

回到浸会,那个硕大的图书馆是一定要去的。我这次从深圳进出,来回机票2000不到。一本英文书的大致香港价格大致是2-300港币。如果我复印四本书的话,来回机票就给赚回来了。我想,我以后大抵应该多跑几回,还是值得的,^_^。

颇有几个同学在香港找到了工作,也有人还在继续努力。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拼命留在香港工作呢?我对香港的留恋,仅仅限于在浸会的读书,而对于在香港的生活,毫无好感。这是一个冷漠的社会,而且排外(这个外其实指的是大陆,应该说排内才对)。生活成本又非常之高,节奏又快,不是一个“适合人居住的城市”。

不过,生活,因为不同的人而有着不同的色彩。我今天这个取向,想必也有很多人觉得非常奇怪。人的思想千奇百怪,还是我过去曾经写过的那句话:

思想,天然就是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