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本 大国的兴衰 第八章 第七次太飞大战

太飞,南极。

多山且冰封的南极大陆。

阴阴暗暗的光线下,是模模糊糊的雪迹。每一座山峰上层层峦岭,道道峡谷,却是雪的锋,冰的剑,森然罗列,浩淼相联。

一座宫殿。

大得无可再大也普通得无可再普通的雪地冰宫。

顶部尖尖,竖着一根杆儿,

杆儿直直,飘着一面大旗,

大旗飘飘,绣着一个头像。

一个巨大的狰狞的头像:

加加特克特。

太飞传说中统治天下十万神魔的神中之神,魔中之魔!

这就是超时空帝国的控制中心:万象城。

这里是超时空帝国控制中心的控制中心:圣克迪达斯议事大厅。

这里有帝国的最高统治集团:智囊议会和军事议会中的诸大臣。

也有智囊议会的领袖莱特博士和军事议会的领袖恐怖大将军。

更有统治集团领袖的领袖超时空大帝。

一位太飞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名副其实的大帝。

六十年前,太飞上的一场亙古未有的剧变,地球人的国家一夜之间兵败如水,崛起的便是超时空帝国,他一手缔造的集权帝国。

六十年来,平定太飞上六次叛乱,诛杀二十七亿五千九百余万太飞上的地球生命,超时空大帝一生的信条只有两个字:铁和血。

尽管近年来大帝早已深居简出,但是,上了年纪的人们依然无法忘记那一柄黑芒烁烁的超时空之剑,一身黑光闪闪的甲胄,一条黑幕沉沉的披风,和一个刻着亮银色的加加特克特的黑金头盔。

那便是他,昔年剑出无命十三招,今日君临天下六十载的超时空大帝。

自帝国创立的第一天起,超时空大帝便立志要彻底征服太飞上所有的地球老狗。然而,六十年过去了,地球老狗虽然被杀了不少,但依然没有停止抵抗,而且,目前与帝国对抗,试图造反的五个集团居然全部是地球老狗纠集的。对于这一点,大帝一直很头疼。

不过,他还只是头疼而已,毕竟还没有放在了心上。组织、智者团、七杀堂、不死鸟和山林纵队,这五股力量虽然神出鬼没,但终究是天各一方,所干的事也只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的。

但是,到了今天,他似乎有点心焦了。

原因是莱特博士的报告。

“启禀陛下,”莱特博士道,“据情报机构所称,我们派出的四十支别动队九支无功而返,三支失去联络,另外二十八支,共一百九十八名狙击手,三百二十九名士兵全部被杀。”

超时空大帝不语,缓了片刻,方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目的全部落空,敌人已经互相联络上了么?”

“目前看来似乎如此。”莱特博士小心翼翼地答道。

“是谁教会你用‘看来’、‘似乎’这类词眼地?”大帝缓缓地道:“难道你不能肯定么?”

莱特博士猛然间打了一个寒颤,慌忙拜伏于地,颤声道:“微臣该死,微臣该死。”

“目前,敌人已经联手,但毕竟还未形成整体,”一旁的恐怖大将军似乎笑了笑,道。“所以,微臣以为,理应立刻派兵镇压!”

“进攻组织么?”超时空大帝问道,“选哪儿?你们中有谁知道组织的总部在哪儿?”

群臣不再吭声,谁也不知道组织的总部所在。

“一群饭桶!”大帝呵斥道,“全部退下。博士、将军,随我来!”

少年问道:“大帝留他们下来干什么?”

老人道:“那你以为该如何?”

少年想了想,道:“若我是大帝,必然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老人颇有兴趣地问道:“那为什么?”

少年道:“如您前所说,帝国已经控制大半个太飞,前后六十年,历六次大战而不倒,实力必然相当可观。而五支叛军虽弱,但却神出鬼没,无孔不入,等到五支力量联为一体,实力必增,亦会公然发动第七次大战,这时帝国的正规军方才有用武之地。这道理就和苍蝇拍打不死小跳蚤,打得死大苍蝇一样简单。”

老人点了点头,笑道:“你的结论颇有道理,但推断的过程依然有一处未顾及。”

少年道:“何处?”

老人道:“间谍!”

少年奇道:“间谍?”

老人道:“正是。哪里有战争,哪里必有间谍。超时空大帝在组织的内部安插了间谍,而组织也必在帝国内部伏有卧底!”

少年道:“既然大帝有眼线,那就该立刻发兵,来个里应外合,先击溃组织再说。”

老人道:“这正是大帝慎谋之处。在其余四股叛军中,由于他们太小,也太游击化,帝国的谍士无能为力。而组织,由于力量相对强大,换言之,就是人多。人多必手杂,安插几个特务并非难事。大帝虽有内应,但依旧隐忍不发,自有他的道理。”

少年道:“什么道理?”

老人道:“如果大帝剿灭了组织,又有何用?另外四支力量依然我行我素。大帝利用叛军们联于一体的机会,便可借助组织中的内应,收一举歼灭的功效!”

少年点头,又道:“那他为何要派出别动队?”

老人道:“前面我已说过,组织在帝国中也有他们的卧底。如果对于这件事,帝国毫无反应,岂不是很奇怪的事情?这也是大帝故意要在大庭广众之中露出不耐神色的原因。”

少年想了想,道:“那么龙羽士呢?他杀那些狙击手岂非助帝国一臂之力?他这个人,行事也是极为邪门。”

老人叹了一口气,道:“龙大帅一生,杀人无数,行事又怪异。而其功过,又不知后人如何评之!”

少年点了点头,没有追问下去。似乎老人对龙羽士很是尊敬,开口闭口俱是龙大帅,但又不多言及这个龙羽士,实在也很是邪门。

少年又问:“那大帝留下博士和将军作甚?”

老人道:“他要支退众人,只留两个文武亲信,策划一次攻击。”

少年道:“攻击?攻击组织吗?”

老人道:“叛军中,唯独组织和不死鸟活动范围相对固定。而组织,乃是大帝放长线钓大鱼的鱼饵,自然不能过早动手。所以,只有攻击不死鸟!”

少年道:“攻击的目的是什么呢?”

老人道:“叛军虽然试图联合,但尚未完全合于一处。大帝便是要用不死鸟给其余四支叛军来个下马威,让他们感到,若再不加快联合的进程,必然会被各个击破!”

少年道:“那不死鸟若是未败,或者未被完全剿灭呢?”

老人道:“以帝国之力,纵不可将不死鸟囊括而吞之,亦必可击溃之。至于未被完全剿灭,余下的人势必逃窜……”

老人顿了顿,忽问:“若你在外打架受伤,第一个想去什么地方?”

少年道:“家!”

老人道:“这就是了。组织已号召天下,共谋大业。那么,组织那儿,不正是他们的家么?”

少年道:“我懂了。无论如何,其余四支叛军必会汇集到组织处,而大帝,则可借其内应,一网打尽,是么?”

老人颔首道:“正是如此。”

第二本 大国的兴衰 第七章 七杀堂主的女婿

十年前,全太飞的光子骑士们在拉维尔谷公开决斗,排出了一张剑榜。当时,共有四百七十三名光子骑士位列剑榜之上,几经沧桑,如今的剑榜上,却只有六十名光子骑士了。

然而,无论在十年前的拉维尔谷,还是在十年后的今天,剑榜上的第六位始终是他:霹雳威龙雷氏莫等闲。

他有雷公般的脾气,但也有霹雳般的剑法。七七四十九招金石火龙剑,在太飞上已罕有敌手。

今天,他收到了一张请柬,内容很简单:

“明日午时,城外荒郊,带上你的剑,你的头。孤山冷雪。”

“孤山冷雪,是谁?”管家问道。

“一个狂人。”莫等闲轻松地笑了笑。

但他心里远不轻松。孤山冷雪雪飞扬曾击败过五十三名光子骑士,帝国追捕他五年而不得。这个人虽不位列剑榜,但同样有一把光子刀,飘飘雪花刀,每招必杀。

不过,莫等闲还是有笑的权力。因为剑榜上前十名光子骑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第十位同第十一位的剑术有天壤之别。

莫等闲毕竟是霹雳威龙,毕竟是太飞上第六把剑。

他决定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孤山冷雪。

于是,他向家中交代了一下,准时赴约。

荒野。

大量的尘埃,早已遮住了猛可特纳的光芒。所以,即使是中午,也阴森得可怕。

更何况,突然,又传来一阵哭也似的怪笑,一阵笑也似的怪哭?

土坡后,转出两个人来,一着上红下白,一着上白下红,齐迈左腿,施施然向莫等闲走来。

“你们是什么东西?”莫等闲问道。

“您就是霹雳威龙么?”那个白衣红裤的人问道。

“我先问,回答我的话!”莫等闲大声道。

“鄙人子涛,”那白衣红裤的人道,”他是子焰。”

“原来是阴不阴、阳不阳到了,有失远迎,莫某深感惭愧。”莫等闲打个哈哈,一点愧疚的意思也没有。

“不敢当,不敢当。”阴不阴子涛颇显得意地说道,亦不带一丝不敢当的神色。

本来么,阴不阴、阳不阳二人官拜帝国三品缉捕使,杀人不可以千数,五年前,便是名动天下的孪生枪手了。

莫等闲猛地一敛笑容:”那你们为何要冒雪飞扬之名?”

“非孤山冷雪,如何请得动霹雳威龙大驾呢?”子涛道。

子焰似已不耐,大声道:”你究竟是不是霹雳威龙?”

“我就是雷氏莫等闲。”

“那好,这里有一封信,有劳莫先生过目。”子焰说着,取出一封信来。

莫等闲接了过来,扫了一眼,道:”这是什么意思?”

“蒙陛下垂青,让你带七杀堂为帝国效忠,还不好么?”子焰道。

“若您老答应的话,官职自然比不才兄弟高了许多了。”子涛阴恻恻地笑道。

“七杀堂?”莫等闲摇了摇头,道:”七杀堂是什么东西?”

子焰脸上勃然变色,正待发作,子涛已上前道:”三年前,第六次太飞大战,莫先生总还知道吧?”

莫等闲哼了一声,道:”知道又怎地?”

“由地球人组成的七杀堂便是此番造反的中坚力量。蒙陛下圣明,不出半年,便平定了此次叛乱。不过,七杀堂余部尚存,却……”子涛顿了顿,看了看莫等闲。

莫等闲漠然。

“闻得莫先生便是上任堂主之东床快婿,不知是也不是?”子涛道。

“哈,原来我的老丈人竟是七杀堂主,”莫等闲一笑,道,”我倒是不知。”

子涛微微一笑,道:”陛下仁慈,望您能再聚七杀堂,灭了叛念,效忠帝国,陛下非但往事不咎,还要大大丰赏呢!”

“这倒是个升官的好机会。”莫等闲笑道,”可惜……”

“不知莫先生有何难处?”阳不阳子焰这才开口说话,显是已忍耐多时。

“有两个问题。”莫等闲笑道。

“愿闻其详。”子焰道。

“其一,我那就见过一面的丈人老头是否七杀堂主,我是不知。即便就是,我只不过是个女婿,焉能号召整个七杀堂?其二,我只是他的女婿,虽然随了他们家的姓,弄了个什么雷氏,可是还不是七杀堂主,我又如何去号召七杀堂?”

“您说的是。”子涛道,”不过,依下官看,倒也不尽是。”

“我也愿闻其详。”

“其一,七杀堂历时百余年,虽然从来传子不传女,可惜上任堂主唯留一女,这七杀堂就算不全部交给您这个东床快婿,您也不会一点关系都没有罢!”子涛道,”其二,久闻莫先生雷公脾气,今日一见,方知您虽然脾气不好,城府却是极深,言谈间滴水不漏,果然有堂主之才。堂主之位不传给您,总不见得传给我们这两个不成器的人吧?”

莫等闲苦笑,耸了耸肩,道:”所谓人嘴两张皮,随你们如何说了。可是你们要我做的,嘿嘿,恕我告辞,先走一步了!”

“七杀堂主!”子焰早已不耐,大声道,”你敢!”

“莫先生,”子涛叹了口气,道,”我劝您还是识点时务罢!”

莫等闲哈哈干笑数声,道:”凭你们两个还想拦我?”

“如果再加上他们呢?”子焰一扬手,身后转出百余人,推出一排囚车。车内有男有女,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嗷嗷待哺的婴儿。

“我的……”

“是,令尊令堂大人,令千金等等,俱是您老家眷。”子涛笑了一声,道,”共四十一口,倘若……”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莫等闲暴喝道,”什么七杀堂,我不知道!”

子涛微一皱眉,对子焰咕哝了几句,转过身来,对莫等闲道:”您老要还是再装胡涂,我只好……”

“你们两个狗奴才,”莫等闲沉声道,”若他们少了一根头发,我不会放过你们。”

“莫先生,还是先看看您老的手罢!”子涛道。

莫等闲一抬手,猛地一惊,原来双手已微显淡黄。

“您的夫人,当年七杀堂主的郡主雷姣姣可是用毒奇才,她不会没和您提起过这种麻药吧?”子涛笑道,”中了这种药,虽然一时不要命,可惜五分钟内便会浑身乏力,二十三小时内再不服解药,那可就归西了哟!”

“还要带上这四十一口人呢!”子焰亦笑了。

莫等闲沉吟,道,”罢了,你们赢了。要我怎么做?”

“立时手书亲笔信函一张,号令天下七杀堂人,归顺帝国。”子焰道。

“还要盖上七杀大印,十日之内,遍撒太飞。”子涛道。

“现在就写?”莫等闲道。

子涛不语,挥了挥手,一名卫士端上了笔纸。

“请。”子焰道。

莫等闲看了他一眼。突然,猛地一口鲜血喷出,身子随后便倒,如僵尸般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子涛,”子焰道,”可是药发之象?”

子涛皱了皱眉,道,”也许话说得太多了吧。”

子焰道:”我先去把他铐起来,再弄醒他。”

子涛点头。子焰扬扬手,带了四名侍卫,向莫等闲走去。子涛持枪在手,神情颇为紧张。

子焰蹲下身来
,探了探莫等闲鼻息,回头大声道:”果然是药发之象!”

“那还不快!”子涛道。

“快”字方落,子焰头还未回,忽听他一声惨叫,红色的上身倒飞几尺开外,白色的下身却已化为灰烬。

子涛大惊,忙伸手出枪。但见一团剑光,从地而起,又从天而降,如风卷残云般扑来。

几名卫士飞身而上,剑光中,顿时扬起无数飞灰。

子涛连退数步,已闪身一旁,大声道:”杀,给我杀光那些人!”

一声令下,囚车一动,寒光迸现,四十一人尽遭屠手。

莫等闲大叫一声,目眦尽裂。再度作势,跃起,挥剑。

剑团又现于空中,直扑子涛。

子涛早已是魂不附体,满天的剑光,他自忖难逃此劫,持枪的手已是嗦嗦发抖。

剑,已下,然而,并非劈下,而是自空中,直直地落下。持剑的人,亦是从空中直直落下,摔在了尘埃之中。

“嘿嘿,七杀堂主,这回真药发了吧?”子涛这才缓过神来。原来莫等闲刚才药发是假,不过这次好象是真的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放屁,放屁!”莫等闲又喷出一口鲜血,破口大骂。

子涛微微一叹,道:”那,只好开罪了!”

他举起了枪――

忽地,一名卫士仆地倒下,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

子涛惊恐万分,因为他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敌人。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柄剑,一柄漆黑的剑。

于是,他很快地瞧见了自己的屁股。

少年听到这儿,奇道:”一个人怎么可能见到自己的屁股呢?”

老人道:”答案只有一个。”

少年道:”什么?”

老人道:”若是没有镜子的话,那便是,他的头已经落地。”

少年恍然大悟,又道:”后来莫等闲怎么了?”

老人道:”他被救醒。”

少年道:”谁救的,是不是龙羽士?”

老人颔首。

少年道:”那后来呢?”

老人道:”莫等闲走了。”

少年道:”走了?”

老人道:”是,走了。龙大帅给了他一封信,让他去找自己的妻子,雷姣姣去了。”

少年道:”他就这么走了吗?”

老人道:”他还做了点事。他烧了自己的家,建起了四十一座坟,刻下了九个大字。”

少年道:”什么字?”

老人道:”必杀四十一万帝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