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土豆合并之后的网络视频业

youkutudou 周一传出消息,两个吵吵闹闹多年的视频网站土豆和优酷,以换股的方式进行了合并。鉴于换股之后土豆网退市,基本上也可以把这个“合并”视为优酷“吞并”了土豆。

早在土豆未上市前,市场上就流传优酷想拿下土豆的传闻。由于创始人的婚姻问题,土豆错过了最好的上市时机,故而融资额只有优酷的四分之一,市值也只有优酷的三分之一。以土豆相对优酷资金少公司小的态势,后者对将其纳入囊中怕是念念不忘的。土豆上市后,创始人王微的股权比例被稀释到只有8.6%,投票权不过四分之一强,当资本的力量心心念念要做一个动作的时候,王微是挡不住的。

土豆的股东通过一个换股,拿到了看上去更有前景的优酷股票(优酷一直是中国视频行业的老大,据美国市场调查公司comScore去岁的一个全球视频行业排行,优酷仅次于Youtube,不过这个排行没有考虑到非独立视频站,比如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优酷则通过一种“兵不血刃”(毕竟不是现金交易)的方式,将一个吵闹了多年的竞争对手拿下。但就具体运营而言,两者合并最明显的一个好处不过就是在版权交易上可以节省一些重复投入。

微博上有论者认为这是一个视频行业整合的大动作,也是一桩能影响视频行业的大交易,我倒并不这么认为。这两家公司的模式几乎是一样的,视频内容也多有重复,受众群体区隔并不明显。这桩交易让优酷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是真的,但对于类似腾讯视频、搜狐视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作用。

最新的财报显示,优酷持有现金6亿美元,土豆则持1.4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优酷纳入土豆之后,并没有高比例的现金增量,也不会出现巨大的受众增加。该买的版权还是要买,该投的设备带宽还是要投,该吵吵嚷嚷的版权口水仗还是得吵。2011年全年亏损2730万美元的优酷,增加了一个新的包袱:同年亏损8120万美元的土豆。这不能叫如虎添翼,更多的,是“抱团取暖”。

不过,这起并购案,至少说明了一点,独立视频行业是很难走通了。从酷6网纳入盛大系到56网嫁入千橡集团,网络视频行业当年的几个独立大站,也就只剩下今天的优酷网和土豆网了。乐视网、激动网都有广电的资源和背景,迅雷PPlive走的是客户端的道路,后来者要做独立视频,已经宣告没戏。

但优酷土豆依然面临着来自传统网络巨头的竞争,比如搜狐、腾讯、百度旗下的奇艺,特别是前两者,由于不是独立网站和上市公司,很多数据都在水下不得而知。但搜狐在美剧上有一定的口碑影响力,腾讯更是大手笔地在自制剧上动作,优酷土豆只能让他们觉得竞争对手大了点,但未必就是“强”了点。这种既没有消灭主要竞争对手又不能出现独占内容独特收看体验的并购,怎么谈得上“撼动”国内视频业呢?

归根到底,网络视频并非是一个被证明已经成功的商业模式。有些网络数据说,现在又有多少多少人不看电视了,但网络视频受众主体很大一部分是在校大学生构成(他们没有电视机)。从广告意义上讲,学生群体并非优质群体。别看电视受众老龄化,但社会学却告诉我们,一般意义上,年轻和富有是成反比的。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KPCB)的报告说,全球整个网络广告的CPM(以广告图形被播映1000次为基准进行的收费)单价都只有电视广告的十分之一多一点,网络视频,广告价格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这个市场,的确会让小玩家不得其门而入,但它本身却是在探索以及混乱中行进的。靠这么一桩交易,就能让格局变得清晰起来,不亚于天方夜谭。

最后说一下优酷土豆在我眼中的未来。几年之后,土豆作为一个独立品牌很有可能会消失,其创始人王微则除了担当董事外会淡出管理层。这两家公司本来一南一北,各自风格都很突出,却不相似,再考虑到的确会有冗员出现,优酷土豆公司未来的内部动荡,是少不了的。而从这个意义上讲,一旁的竞争对手们,倒是因为这起据说是“强强联合”的联姻而机会大增——比如说,人才撬动。

—— 应《东方早报》之邀所写,刊发于今日报纸 ——

市场上一个老大吃掉老二,老二基本上未来都会不复存在。往早里说,有和讯购海融,往近里说,有分众拿聚众。我个人对王微的下一步动向的兴趣,远远超过对优酷土豆的。这位有个性的创业者,会成为虞锋么?

土豆天使

应好友小七的邀请,上周末以“知名博客”的身份去友情参与了一把选美。呵呵,当然不是去做选手,而是去做评委。这是土豆网举办的“土豆天使”,周六周日连续两场(分别是独特魅力,点击后可看视频),朋友们都说俺大饱眼福的说。

先来说说土豆网。

有一点比较明确的是,中国的视频网站走的是Hulu的道路,而不是youtube的模式。我在参与这次活动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连续两天的节目录制,可以这么说,除了最后没有拿到电视台播放以外,其它方面和电视台没有任何区别。我甚至觉得,整档节目的风格都有着台湾腔的味道,连导演和我们说话的调调(更不用说那两位主持人,看了视频你就知道),都会让我想起海峡对面的那帮电视制作人。

不过,事实上,电视台最主要的模式是“制播分离”,也就是电视台只管播放,不管制作节目的。这个模式又分为英美两种流派,前者基本不介入制作,后者则会在资本层面上介入制作。大体来说,实践证明,美国套路更容易生产出大众化的节目,而英国套路则比较容易阳春白雪一些。但无论如何,电视台还是播放为主的。

电视台,特别是大台(比如央视或者卫视),他们的强势圈内人都知道,圈外人则或多或少也有耳闻。强势是因为他们有权:影响力。大面积的受众覆盖,使得这些台不做节目也可以坐享节目收入分成,甚至还可以收取一些播出费(也就是节目要倒贴着才能上电视)。

但如果仅仅是大面积的受众覆盖就能产生影响力的话,土豆和它的竞争者们应该不缺这个:都是高流量的主。但为什么还要辛辛苦苦地自己做节目呢?道理却不在流量上,而在:稀缺。

电视台握有的稀缺资源就是频率,这个东东是国家管制的。你可以变着法绕着弯地办本杂志,但想要搞个电视台,没有通天的本事根本不用考虑。而作为视频网站,事实上的稀缺资源他们并没有。

在视频网站的竞争中,流量的高低其实都是表象,真正的核心关键是牌照。是的,视频网站争夺的是牌照。基本上现在的套路是流量搞大,也就很知名,最终靠这个知名度去获取牌照,上一轮的视频网站的牌照授予就是这么干的。然后,这种做法并不能使得自己获得一张别人没有的牌照,由此,这个钱,也真得会赚得很辛苦。

唠唠叨叨说了土豆的事,根据主办方要求,总要说说这场比赛。

—————————- 评美的分割线 ————————————–

第一场比赛的主题是“独特”,走的是cosplay的路子,希望美女们去扮演一个角色,显出独特的一面。都是80或90的女生,于是走的道路其实都差不多:扮可爱。

然而,我以为,现在的女生对可爱的理解是有偏差的,她们以为傻里傻气地就叫可爱,这一点在第一组“蜡笔小新”中特别明显。事实上,蜡笔小新是有些大智若愚的,傻傻的样子背后,是把几个大人玩得团团转。

在所有的组合中,我个人是相当欣赏一组“王子与公主”的组合的。扮演者是陈昕(公主)和周馥涵(王子)。这个世道,长得漂亮的女孩子满大街都是,但有脑子的女孩子真得不多。

一出场,公主误食有毒苹果昏倒,王子施展浑身解数而不果。无奈之下,取出芙蓉姐姐照片一张,公主呕吐而醒(这一段已经很搞笑,但我看的时候是有些觉得拿别人开心的)。醒后公主大怒,厉声质问:你怎么会有别的女人的照片!(这个包袱之巧妙,不得不击节赞叹)。

剧情是很有些小聪明的,cosplay也很讨巧,因为她们并不象其他组合那样去扮演一些为人所熟知的角色,而是王子与公主。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王子与公主,但这种知道是属于“所指”层面的,至于本身能指,则有些含糊不清。故而这种角色的扮演最容易打动人,就如同这样一句俗语:画鬼易,画牛马难。

对于今天的女孩子而言,这一份智慧是很独特的,不得不承认,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她们的扮演本身并不到位,由于缺了一份与生俱来的高贵气,使得我评价她们说:一组侍卫和女伴的组合。

第二场比赛的主题则是“魅力”,主办方未能免俗,要求美女们泳装出场,唯一不同的是,她们要以泳装广告模特的身份来拍摄一段小广告。大部分平平而已,说实话,表演的斧凿迹象太明显。

还是周陈组合,再一次让我有些惊讶了,陈昕居然拒绝穿泳装,一身短打就现身了。我知道这种行为本身就意味着退赛。对于一个选美活动而言,之后就是经纪公司签约冠军,而一个不肯配合的选手,淘汰是无疑的。

陈昕的理由是她从小学的是古典音乐,性格保守,加之年龄只有19(90后啊),实在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现场我就问她,参赛前知道要穿泳装么?答曰否。我给了她很高的评价:懂得坚持。

做人,总有些底线。也许她的底线是高了些,但我的确很欣赏这份不惜代价的坚持。由此一例,也坐实了我对整个90后一代的判断:他们很自我。发展得不好是会显得自私,但发展得好,未尝不是一种民族幸事:数千年来,我们中国人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

而周馥涵的这份包容也让我很赞叹,也许她做了很多努力,但没有说服搭档之后,依然组队上场。如果说这里可能还有些牵强的话,那么,在最后一场群舞中,周氏对队友的出错,是带着快乐的心态不断地去帮助队友弥补。这是一个很阳光很积极的女孩子,或者用两场的主题来说:独特而有魅力。

一场土豆天使的角逐,的确有人白长着一张美丽的face但实则空洞无物,但却也不乏,让人击节的女孩。在这个选美的舞台上,有些人的结局注定是悲观的,但在她的整个人生舞台上,我以为,前途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