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究竟会火到什么地步

H5忽然火了。

这项于2004年被正式提出的HTML语言的第五次重大修改,过了十年之久,才算在互联网世界中火了起来。在中国,无论是早期腾讯在推其浏览器时,还是后来百度为了打破APP的不可搜索性而力推H5,都没有将之引爆。倒是最近随着微信越来越火,H5也火了起来了。

H5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在网页上直接调试和修改,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几乎不用考虑用户的机型与适配性问题。智能手机主要被分裂为两大系统:Android和iOS,一个做应用的团队,怎么着也得准备两套班子来适应用户两种手机。而在Android体系中,版本的分裂和机型的五花八门,想要求得极致的体验,还得反复测试各种版本和机型。这无疑大大抬高了开发成本。

就像开发一个网站无需太多关注用户究竟是windows机器还是MAC机器(少许关注还是需要的,但比起开发软件所需要的关注,那就少多了),开发H5同样能够大幅降低成本。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在于版本升级。正如网站升级和用户无关一样,H5应用的升级,用户也不需要去update什么东西。这某种程度上就等于“强制升级”,这给开发者带来的好处也是巨大的:他们不需要考虑应用的各种版本的兼容性问题。

第三个也必须注意到的优势是,如果使用H5(甚至是更低版本的html)开发出网络应用(web app),它可以绕过苹果的应用商店,让用户直接从网站上下载,这可以避免让应用商店在收费上扣去3成的分成制度。

不过,这绝不是H5在时下忽然大火的原因。因为上述这些特点,H5早就具备了。

第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一直到去年10月29日,万维网联盟才宣布,经过近8年的艰辛努力,H5标准规范终于最终制定完成了,并已公开发布。有了标准规范,给H5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石。对于互联网世界而言,标准规范几乎就是生命线。

第二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移动互联网终于如燎原之势普及开来,而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主要应用之一微信,又一直在很多模块里使用H5技术,比如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的朋友圈中,除了图片和文字以外,能发送进去和朋友们分享的,都是网页。过去一般都是分享公众账号的一篇文章,但很快,商业组织们意识到,如果把他们的商业信息做得有趣一些,借助用户们的分享,他们的传播效率会高很多。于是,我们就会看到今天的朋友圈里动辄就会出现商业组织的H5制作,比如会议邀请,比如组织招聘,比如活动策划。

于是,有人开始惊呼:H5会杀死原生应用(native app)——不过,这句话其实好几年之前就有人喊过,Facebook一度还使用所谓的“网络应用”来替代原生应用(不过但没过多久,就退了回去。网络应用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对交互性的即时响应)。

但我始终不这么认为。网站并没有杀死软件,web app也很难杀死native app,即便得到H5支持的web app。更有可能的是,一个native app里在部分甚至大部分模块里包含H5——事实上,微信就是这样的应用,Facebook所谓退回native app,本质上也是网页打包进入它的那个原生应用。很难有泾渭分明的web app或者native app。

还有一点是值得我们担心的,那就是今天对H5的使用,过于营销化了。朋友圈里动辙可见的H5,都是营销信息。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了一度非常火爆的minisite,商业公司曾经疯狂在这种小型网站上烧钱,一个策划专题投入上百万都不算罕见,最终,minisite可以说是营销需求催动,也毁于过于营销化。普通用户图个新鲜第一次会看,第二次第三次,他们总有厌烦的一天。

真正能让H5大火的,绝不是今天朋友圈这些移动互联网里的“minisite”,而是能切实解决某种需求的H5式解决方案。一个我个人很看好的方向是视频。H5理论上是不再需要嵌入什么Flash技术了。不过,到目前为止,以谷歌、Firfox、Opera为一方,苹果为另外一方,就视频格式问题,还在继续纠结磨叽中。

—— 商业价值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信用时代

作为一个经常网购的人来说,隔三差五有点快递是很自然的事。快递送货上门,恰恰家中无人,于是都是由小区物业代为签收。双十一过后,我亲眼见到小区物业处,包裹遍地,以至于屋中都无法容纳,门口堆起好大一堆。

这里面其实存在一个问题:包裹到底不是客户本人签收,但事实上,这样的事天天都在发生——即便出现过一些麻烦。人们之所以愿意让物业代为签收,背后其实是两个字:信任。

其实今天的网购本身也在信任基础上。支付宝在淘内是有担保作用的,但在淘外(非阿里系网站)则没有。微信支付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没有担保作用。但人们依然使用这些工具给商家打款,即使在货物要过好几天才会送来,而且这个货物还从来没有亲自验看过。这和早期的网购截然不同。要知道,在易趣主宰零售电子商务的时候,上海的地铁站点沿线,可是出了名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地方。

人与人,企业与企业,人与企业,这三者之间流淌着“信任”关系,无此,市场经济寸步难行。信任程度越高,商业运转得就更有效率。而一个人/企业,是否得到别人的信任,与ta的信用,密切关联。

最近美国的一家P2P平台Lending Club上市了,这家主要业务定位于私人消费信贷(也有部分商业信贷)的公司,当下市值已经逼近100亿美元。它是如此标榜自己的:Lending Club 是全球最大的撮合借款人和投资人的线上金融平台,利用互联网模式建立了一种比传统银行系统更有效率的、能够在借款人和投资人之间自由配置资本的机制。

其实背后就是一套征信体系。Lending Club起步于Facebook,后者的用户在同意LC获取ta的FB状态及朋友圈数据后,可以申请贷款。LC上线之后的三个月(也就是07年的5月到8月间),共有13000 个Facebook用户登录Lending Club,获得75 万美元的贷款。LC之所以能撮合借贷关系的成立,就是建立在FB的用户互相之间,总有一些“关系”。

后来,基于亲和力准则,这家公司开发了一套搜索和识别贷款机会的Lending Match系统。Lending Match系统包含了多种关系,包括47000 个美国城市、1000家公司、500 个政府机构、6300所大专院校、1600 个国家组织和其他组织以及数以千计的Facebook关系群和网络。LC还拥有一个Model Rank来计算借贷人和投资人的信用资质,以决定贷款成立与否以及贷款的等级。

这是对“连接一切”的互联网的一种典型应用,也可以说是一种极其庞大的应用。连接,本身是一个不存在好坏的定量性质的维度,但信用却有定性般的评级。一切商业行为都基于连接,但其本质,是基于信用。

我的一个前媒体人朋友有一次和我聊天,他把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比拟成早期火车刚刚发明出来的时候。在火车刚刚出现在世界之时,人们只关心一件事:火车是不是能以一种安全快速的方式将我送到目的地,至于火车车厢本身情况,并不是最重要的。当火车出行变得习以为常时(也就是火车连接了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火车上能提供什么服务,开始变得更为重要。火车全盛之时,铁路运营者,比铁路制造商,显得更具备话语权。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不过几十年光景,真正意义上把世界上的每一个端点(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连接在一起,也就是最近这十年才开始大规模普及。在当下,连接依然是最重要的任务,但有理由相信,连接的重要性在未来数年里的重要性会慢慢降低。连接以后能完成什么,连接以后在完成一个目标上的效率与体验为何,会成为未来最为关键的事。

而在我眼里,恐怕信用二字,是将来的关键词。因为它就是商业社会的基石。传统的线下社会,由于缺少连接而缺少信用(征信不便),未来的线上社会,既然彼此连接,信用的计算成为可能,也成为必要。

互联网上奔腾的各种数据,其背后实质,奔腾的,就是信用。

—— 商业价值 供稿 ——

注:本文成文于去年年底,今年一开年,就开始启动征信了,老夫颇有先见之明,哈哈哈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