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blog的戈夫曼式解读(下)

这一周真是不一般得忙,赶了两份稿子(其中一篇很长),备了两次各三个小时的课(还得用英语上),又处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琐事,这篇关于戈夫曼剧场理论的blog解读的收尾,一直拖到现在。真是很不好意思。

剧场理论的重点是在前台,但也没有忽略后台(back stage)和舞台外(outside)。按照Goffman的说法,后台就是前台压抑的事实或各种非正式行动可能出现的地方,比如说演员的后台。顺便说一句,由于某种机缘,我倒是去过后台。那是一场话剧。话剧前台演员扮演的某个安静角色,和该演员在后台的手舞足蹈,让我当时形成了剧烈的反差。

舞台外是第三种领域,既非前台,也非后台。比如说,当你和你的朋友钻进出租车的时候,那个密闭的空间就有可能成为舞台外。大多数人会完全不顾忌出租车司机的存在而进行私密话题的讨论。所以,有时候出租车司机属于消息灵通人士也就不奇怪了。

前台也好后台也罢,包括舞台外,都不存在一个特定区域。在不同的互动中,这些东西都可以发生转化。演员们在后台进行互相交流,事实上,他们之间的互动已经变成了“前台”。如果你在出租车上和出租车司机猛侃,舞台外就也变成了前台。

blog是一种网络的我的存在,这一点我想已无异议。但它的现实存在,就是一种后台。blog的展现很有可能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但现实生活中他/她未必如此。可能每篇日志底下都来一段唐诗宋词,但现实中,这位风雅的人可能一句都背不出来。

按照中山大学程乐华老师的说法,blog是一种补充自我(也有可能是补偿自我),它是自我的另外一种实现方式:比如在上例中,我很希望我自己是一个满腹经纶的人,但由于小时候太偷懒,只好在网络上完成这种心愿。

除了剧场之外,Goffman另外一个重要的理论是“污名”(stigma)。我们都需要社会认同(social identity)。有些属于虚拟的社会认同,有些则是实际的。两者之间的差异,就是Goffman所谓的污名。有些污名是显而易见的(不名誉的污名),比如伟大的残疾人学者,但有些污名是不可见的(可不名誉的污名),比如这个伟大的残疾人学者是一个异装癖。事实上,剧场就是用来处理那些讯息以避免污名让观众知道。

而这个后者,我想,就是程乐华老师所称的补偿自我:现实生活中尽力扮演一个正常的丈夫角色,而在blog中(或者网络中),肆无忌惮地显示出他同性恋的性取向。

剧场:blog的戈夫曼式解读(中)

在社会学中,行为(behavior)和行动(action)是需要被区分得相当清楚的。前者更倾向于某种下意识的动作,和心理学很有些关联。而行动则是有意识的过程。社会互动理论研究的更多的是,参与者互相之间的行动。

Goffman对于互动领域的见解,很大一部分上是“隐瞒”,或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印象整饰(impression management)。人们为了在前台演出时呈现一种美好的形象,他们会尽可能地展示好的一方面,换而言之,隐藏坏的一面。

blog是一个很好的进行印象整饰的工具。因为这种传受之间的互动具有“延时性”。当两个人在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包括互联网上的即时通讯),虽然行动者们都在刻意地进行自己的印象整饰,但即时性使得有时候整饰得并不到位。中国古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控制即时对话是一件很有些难度的事情。

但Blog的日志发布和BBS中的帖子发布又不太一样。前者是有布景和个人门面的,而后者只是一个注册ID。虽然一个注册用户在发布一张帖子是句斟字酌,但遗憾的是,他在BBS中所有的印象不过是一个“注册ID”而已,整饰便无从谈起了。

我们来看看一个blog可以从多少方面进行自己的印象整饰(包括并不限于以下的例子):

Blogger可以斟酌他们的每句话,并尽可能地完备它们,甚至可以事后修改他们;

Blogger可以仅仅呈现他们的论述结果,中间的制造过程统统可以忽略。比如说,你永远不可能知道我这篇日志究竟花费了我多少时间来完成的。

Blogger可以隐藏内容制造中的卑劣行为,比如说,我看了其它blog的文字,不全文拷贝但进行思考拷贝。

Blogger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来展示出他博闻的一面,事实上,五分钟之前他对于这个领域还是白痴。

Blogger有权利去删除他们认为不妥当的有损自己形象的留言评论,并用积极探讨的方式来引导blog区域里的所有留言和评论都是正向的(positive)

等等。

最重要的一点是Goffman笔下的神秘化(mystification)。

在blog领域之间的互动,是颇有一些神秘化倾向的。这也正是无法将blog看成简单的人际传播的缘故。大多数blog读者和blog之间的互动都是通过网络上完成的。事实上,只有很少一部分blog(比如我)会公布自己的照片,即使公布了,也是挑选最佳状态的照片。换而言之,本质上,读者对作者的了解,有时候非常深刻(文字的力量是非常大的),有时候又非常肤浅(你连这个blog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e)是极其遥远的,但有可能心理距离又是那么得相近,相近到如果我发布一条日志说我打算以5万元的价格卖出我那部用了两年的手机,读者们至多以为我疯了,而绝对不会认为他们支付了5万元之后我不给出我的手机。

印象整饰,充分建立了网络上blog之间的可信度,虽然,有时候有那么点过于美好。(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