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根本目标是利润?

我一直有做一个书吧的梦想,曾和朋友谈起,说是我愿意为这个书吧公司每年亏损50万,这也是我现在不能承受但我未来愿意为之承受的一个数字。友人极其惊讶:那你还开它作甚。我答曰,有人喜欢旅游,每年消费50万(如果ta有足够的实力话),我开公司每年亏损50万和这种行为有什么差别呢?只要我高兴就好。

教科书上说,公司的最根本目标是利润。放在经济学里是不错的,但放在个人头上,未必是真理。即使是在经济学中,也大可疑问一下:难道公司的根本目标不是生产,而是利润么?

我不能算一个有什么伟大理想的人,我从来未曾考虑过为更多的人创造就业机会。我乐意是做一切事情的前提。当然,公司是别人的时候,你不可能以一个打工者的身份说:嘿,首先考虑生产什么,再考虑怎么赚钱吧。商业的一个很重要的法则是追求结果,不问过程。结果亏得一塌糊涂,总不能说对得起别人的钱(投资)了。但如果的确是自己花钱做公司,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人生中的一个事情来做呢?

赚钱,实在谈不上是个“事儿”。在做公司这件事上,赚钱实在可以说是副业。生产是目标,赚钱,副作用罢了。

当然,在很多人眼里事情不是这样的。只要赚钱就好,管它做什么呢?所以还有一句经常被人引用的俗语:船小好调头。根据市场需要,进行生产,才是有效率的做法。所谓市场需要,就是赚钱。

朋友emile曾写过一篇“为了什么去做企业”,说了半天的“目标”,但到底没有公布她心目中的答案。我不晓得是,如果做公司的目标是做出一份大大的赚钱的事业来的话,是不是就是她的。

但我个人的观点则是,做公司,生产是本,赚钱是末。也许有的人会认为,我这个观点压根就是本末倒置:为生产而生产,亏钱活该。

咳,管它呐,反正花的是我自个儿的钱,不必听别人说三道四了。而年亏50万做个书吧,算不算败家呢?

嘿嘿

公司这档子事

联想在大裁员时,曾经有员工写下了一篇饱含感情而又似乎带点看破红尘的文章:公司不是家。据说,柳传志看到后也心潮澎湃,回应了一篇。当然,公司不是家,所有员工都亲如兄弟姐妹,也至多就是“如”,而不是“是”。

公司首先是一种“政权”性质的组织。如果你接过哪个人的名片,头衔上大书“行政副总裁”的话,你千万不要认为这个家伙就是管管物业和后勤的。严格意义上说,行政副总裁在公司里的位置,就像是一个国家的总理。行政行政,行使政权也,几乎就是公司里的二把手了。

公司的“政权”性质是“威权”式的,没有任何一个公司是纯粹民主制的。你看到过哪个公司的重要主管是所有员工投票决定的?更重要的是,公司的任何一个阶层的主管是向上负责,而不是向下负责的。这种威权式的金字塔结构注定了公司一定是独裁或者少数人独裁的“政权”性质。

威权式组织的各阶层leader是任命的,不是选举的,小到班组长(这么小的阶层主管,为了体现组织的民主式气氛,有可能采用选举方式),大到总裁。行政任命造就了各阶层主管的合法性(legitimacy)。而归根到底,合法性的来源不是民意,而是金钱。

总裁是董事会任命的,董事会说话的权力来自于董事们各自后面代表的金钱力量。股东大会就更是如此了:一股一票,股多票多,股多的唯一原因就是钱多。是故,公司是一种彻头彻脑的经济组织,为了一个共同的经济目的(附属一些社会目的)而勾结起来的经济组织。

然而,运作优良的公司(所谓卓越型),必定还有另外一样东西:文化。我不止一次地把公司文化看成是某种教义。各阶层主管除了对如何赚钱要殚精竭虑外,还需要努力地向他们的下属传播公司的文化:布道。教义的正确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所有人认同。比如Philip Morris就要传播吸烟是有益于生活情趣的理念(呵呵,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tic only,就是marlboro),而迪斯尼所谓“将欢乐带给每个孩子”的教义也是建筑在让孩子们的父母多掏点钱的基础上的(比如说,在上海我幼年时有一种“米老鼠奶糖”,这种奶糖虽然给无数上海幼童带来了快乐但有鉴于迪斯尼认为侵犯了它的版权而从此销声匿迹)。

卓越型公司都有宗教组织的影子。创始人非常象大主教,有着被人顶礼膜拜的偶像崇拜(在东方更明显)。如果创始人够智慧的话,就会逐步将教义深入人心而与他/她无关:组织教义的传承就有条件展开。

很多人喜欢说商场如战场,更进一步地,将公司与军队做类比。事实上,军队的确是效率最高的组织,但我们很少听说哪个正规军拥有自己的文化(有一支军队有些例外,它有类似双首长制的结构,不过负责脑袋的那个首长地位比那个负责手脚的首长的高一些。这个双首长制的结构在连一级的低层组织上就开始了。在上个世纪前半段,这支军队的三大法宝之一就是“双首长制”,并打败了据称实力远远超过它的另一支军队)。军队的惩罚措施是最可怕的:毁灭肉体,所以将军们敢于说no excuse,但公司没有这种手段。公司要让它的行政畅通无阻,除了刚柔并济的萝卜加大棒的考核政策外,画饼式的教义灌输,份量更重。

于是,公司是什么的答案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一个政教合一的经济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