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启示录之二:特征

作者:魏武挥

比较起传统媒体而言,新媒体有如下的特征(不一定全,也希望看到读者们能添加):

第一个重要的特征是偶发(haphazard)。由于新媒体的UGC成分相当重,因此它的内容发布显得没有规律。对于大多数传统媒体而言,内容出版是有时间设置的,所以电视台电台节目都被称为program,一种可以事先设定的程序。但新媒体不是。

第二个重要特征是碎片(fragmental)。有一种说法叫“微内容”。大抵意思差不多,并非整块的内容,而是一片一片的内容。但“微内容”的说法只是形容了量上的特性,没有涉及到“质”上。碎片,我个人认为,是更好地表达出新媒体特性的词组,因为看上去很多内容只是零碎地堆砌在一起,而没有得到有效的整合。

碎片化的内容是由于去中心化造成的。新媒体对于传统媒体的所谓“颠覆”就是指这个。但事实上,去中心化这个态势是长久不了的。人类由于大脑接收信息的需要,会导致那些重新整合信息的中心化渠道出现。搜索引擎是极好的例子。

第三个特征是个人化/个性化(personalized)。blog是最显著的例子。一个提供博客架站程序的wordpress,由于开放其代码架构,使得网上有成千上万数不清的模板可供使用。于是,每一个blog都显得与众不同,如果blogger自身还有模板开发能力的话,还可以造就全世界只有他/她这一块的模板。

当然,不是所有的新媒体都有很强烈的个人化色彩(比如BBS),但的确有相当多的新媒体形式赋予了用户尽可能展示自己的工具。这种个人化的特征,直接拷问着“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条狗”的句式。换而言之,互联网,其重心开始由数据(信息)向人转变。

结合程乐华老师的说法,这种个人化直接带来了网络上的补充自我和补偿自我的出现。

偶发性和碎片化两个特征可以合力成为新媒体的第四个特点:连续的议程设置(continuous agenda-setting)

议程设置是传播学中的经典理论。关于这个理论的讨论和补充汗牛充栋不可胜数,简单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媒介不仅可以告诉我们想什么,还可以告诉我们如何想(判断什么事情是重要的)。

媒体的议程设置效果是得到实证支持的,但媒体们很少对一个议程进行连续的设置:a电视台就b电台的内容进行跟踪,然后c报再跟进(在中国,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但很少见,比如:十七大报道算一个连续的议程设置)。但新媒体却不是,它们喜欢连续式的进行议程设置,我称之为“链式传播”。每一个节点的影响力都有限,但合起来的力量是巨大的。典型的例子就是blog的话题接龙游戏:怪癖。

如果这个新媒体还有很强的个人化特征的话,自我便代入了。媒体拟人化后,就使得这个媒体的可信度增高,议程设置力量会更具有穿透性。

最后一个特点,当然,不是最不重要的:互动性(interactive)。不过,这个特点已经被说滥了,我就懒得再大肆唠叨了。

唯一需要在这里指出的是:跨平台的互动。 网络媒体天然具有互动的功能,但很多互动完成于媒体之内,比如在某篇文章下发表一个评论。但新媒体提供了跨平台互动的技术,比如blog的trackback和pingback功能。但截止到目前为止,至少在中国,跨平台的互动还没有成为大规模的态势。

39号令 以及新时代互联网的本质

新时代互联网,或者说,web2.0,它的本质是什么?

有人说是更加强了互动性,有人说是更加强了用户的自主性,没什么不对。但还不够本质。新的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不是这个本质。

在讨论这个本质之前,我们先看看所谓的39号令,即广电总局颁布的《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顺便说一句,这个部门规章事实上是于04年10月11日颁布实施的,但最近由于某个网站被16亿美金高价出售导致一窝蜂的国内同类网站出现,再加上互联网上所谓“恶搞”的盛行,近来政府才真正把这个条令予以实施的。

我们先来看第二条:

本办法所称视听节目(包括影视类音像制品),是指利用摄影机、摄像机、录音机和其它视音频摄制设备拍摄、录制的,由可连续运动的图像或可连续收听的声音组成的视音频节目。

这个办法,要管理的对象就是视频音频节目。所以,这一堆的形容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节目。究竟如何定义“节目”,节目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对于一部法规非常重要。怎么可以对管理的对象不做清晰定义呢?很遗憾,条令中没有,似乎这个词天然就无需定义。

那么,我只好自己揣测一下了。

节目这个词,在英语里叫Program。而Program,另外还有很多种意思。比如说,程序、纲要、计划等等。我在香港申请的学位,名字就叫“Ma in Commnunication Program”,即“课程”的意思。无论Program用在何处,这个词语都有着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有组织有计划的。而pro这个前缀,本身就有“居前、领先”之义,也就是:事先规划的。

程序当然是需要有组织有计划的,好的程序不是说是由好的语言或者代码写就(据说早期winodows就是basic写的),而是算法好。即编码计划优良。在传统媒体里,无论是电视,还是电台,哪个节目不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每天7点,新闻联播,那是雷打不动的事情,就是典型的“节目”。

39号令要管理的,就是这种节目。我并不认为节目不需要管辖。如果不管理的话,真的就有可能出现网络电视台、网络电台了。但是,拍一段blogbus内部那条叫bus的狗的视频节目,恐怕够不上“节目”二字,因为,bus这条狗的视频,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雷打不动,或者预先告知的情况。

一个需要有组织性计划性的东西,就会是一个组织所为。一个人吃饭,不需要组织性计划性(健康因素例外),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一个家庭吃饭,就需要组织性计划性。比如晚上7点,一家人团聚在餐桌,对于主妇而言,她就必须组织计划时间和菜肴了。

在人类历史上,拍视频和拍音频,是需要“组织”来完成的。在过去,甚至连拍照,都需要“组织”一下。但到了今天,连手机都可以拍录像了,人天然就已经不再需要“组织”这样一个平台来完成视频摄像的工作,于是,节目的定义,就变得更需要仔细斟酌。个人拍摄的东西,算不算节目?再进一步,个人拍摄的东西的无规律性上传,算不算节目?

有人说,如果有人排了反党反国家的视频,要不要管?我的答案是,请参照如何管理网络文字的办法来管理。广电总局要管理的是:节目,不是这种偶发性的东西。

新媒体的重要特征就在这里:偶发。

无论对于政府管理,还是商业利用,必须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而且,必须顺从它。这是历史的潮流,不可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