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日记-摘帽

在现下上下两难的牛皮市中,最引人瞩目的恐怕就是摘帽一族了。以白猫为先锋,都市开道,后面风起云涌,不知道还会跟出多少当年的PT一族了。

这里面其实有一个啼笑皆非的地方。比如说,兄弟当年在书桌上摆开双鹿的中年报,研究了半天,觉得冰箱行业前途无量,结果就买了100股。不料今日摇身一变,改做我一直嗤之以鼻的洗衣粉了。我居然不是因为看好冰箱而获利,而是因为一个可能我原来一点都不看好的洗衣粉而获利。这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股市的基本存在理由是资源优良配置。不好的股票大家抛,好的股票大家买,通过送配股,使得资本得以在比较优良的股票上集中。不过,现在奇怪的是,小散户可能是这样做的,可大资金不是这样做的。大资金看重的是垃圾股,要做垃圾股的大股东,这岂非是资源垃圾配置?在这种前提下,小散户当然也会对垃圾情有独钟,也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经济学的铁律是:利益和风险成正比。换句话说,暴利的地方必有大风险。农垦从3.8到都市的31.57,不是暴利是什么?股价一路推高,自然有一批人眉开眼笑。但这暴利的背后是什么呐?

政府的职能是尽可能地去抑制风险,这种风险是系统性风险。现在看着这些当年的PT族青云直上,不知道有何想法。难道去年下半年治理整顿股市不是因为觉得中国股市风险太大吗?现在风险来了,有何动作?

资源垃圾配置的根本原因还是一个“壳”字。本来,买壳上市,全球通行,无可厚非。可是,现在已经变成一种时尚,变成一种“亮丽的风景线”(顺便说一句,这话好土,但很流行,也不知是哪个文人想出来的),不得不引起一番深思。上市费用倒不是太贵,只是程序太复杂,周期太长,商场如战场,输不起时间二字。所以买壳,是必然的选择。

呜呼二板,忽然同情起深圳交易所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搞得深圳股市从此无新股上市。联想起此次的新股配售,居然想出来深圳帐户配售上海新股,然后再弄出个深圳配售的证券代码,也真可谓前无古人的“金融创新”了!

令狐冲日记-佣金

现在提到佣金似乎是晚了点,毕竟4月中旬,佣金大战已经暗潮涌动,5月份立马敲锣打鼓,粉墨登场了。

佣金是什么东西?说白了就是一种产品的价格,这种产品的主体部分是交易通道,根据各个券商的具体情况,可能在这个产品上还附加一点东西,比如咨询服务之类的,然后对这个产品进行定价。比较特殊的是,一般产品价格都是多少多少大洋,而这种产品却是多少多少千分点。

不过,现在对这种产品的定价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年费制。价格就变回多少多少大洋一年了。付了这笔费用,一年做多少次都是零佣金。已经颇有几个券商在暗中使用这种方法了。

窃以为,这种方式其实是相当科学的。以前券商做经纪,一切全看客户的资金周转率了,一个客户一年做一次和一年做一百次,对券商的影响完全是两样的。至于这个客户赚不赚钱倒是其次。而且,根据概率,客户做得越多,可能错得就越多。不是有种说法叫“长线是金”嘛!

于是,形成一种很奇特的悖论:券商希望客户做得越多越好,对于客户赚不赚钱无所谓。实际上,变相地造成很多客户在输钱。而客户呢,为了取得比较低的佣金比率,只好频繁周转。从大的概念来看,中国证券市场投机气氛浓厚和这个现象不无关系。

现在如果实行定额制收费(比如年费),至少券商不会希望客户做得多了。因为,做得越多,占用通道资源越大,券商成本可能越高,在定额收费前提下,可能就算不过来。而客户呢,也可以安安静静买个股票束之高阁了。这样,从大方面看,可能投机就会少一点了。

有人说了,本来客户买卖股票就是自主的,券商有什么办法可以强迫客户买呢?说这话的人是没经历过经纪人如何如何折磨的。你想啊,总有一个象唐僧一样的家伙在身边喋喋不休,甚至是苦苦哀求,或者是淳淳善诱,你挡得住嘛?!

不过,定额制收费中券商客户双赢,可惜有一家会输。因为这一家的收入还是和客户交易量挂钩的。大家都不交易了,岂不是一张白纸?所以,这一家理所当然地会不满,会反对喽!

这一家还是颇有点权力的,他高瞻远瞩地指出,这将引发券商的恶性竞争,并且还有一些知情的或者不知情的所谓经济学家把昔年的彩电大战抛出来与券商做对比。

其实,彩电企业和证券企业不同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退一万步说,毕竟还是一个产品,定价应当是自由的。如果某个券商的定价实在太低,一是他自己未必受得了,二来,中国虽然没有反垄断法,但毕竟还是有那么一部反不正当竞争法,其它券商可以诉诸法律嘛!干吗还是要搞那一套行政命令,长官发话制哪?

更何况,价格大战未必就是贬义的。彩电大战,至少使得很多人当年凭票排队买次货变成了很多家庭有两部电视机了。如今的全行业亏损,相当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过去是暴利的,是个地方就上彩电,成千上万的小型企业当然是不成熟的市场,不成熟要成熟怎么办?只好来一场赤裸裸的“革命”了!

一个可以抑制投机助长投资的收费制度至今还在桌子底下偷偷进行着,难道它真地会引发券商恶性竞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