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为先:读《金融e时代》

金融e时代 近日[i],阿里支付宝忽然非常低调地推出了一个名为“余额宝”的服务,微博上盛传将支付宝中的款项转入余额宝后可获得“利息”。我去查看了一下,发现所谓“利息”,其实是指当用户将金额从支付宝转入余额宝时,就等于购买了天弘基金公司的基金,根据该基金的收益情况,可以获取一定的利益。支付宝提示说:“根据基金行业的长期经验,存入300元以上有较高概率可获得每日收益。”实际收益计算方式为:(余额宝资金/10000 )X基金公司公布的每万份收益。

早在马云辞去CEO职位之时,我就以为,未来阿里最大的看点不在陆兆禧,而在彭蕾,后者是阿里金融的掌门人。银行业务三大模块:存贷汇,支付宝在“汇”上玩得风生水起,是中国头号第三方支付工具,贷上则有阿里小贷不断向前推进。来自互联网的新兴力量,正在试图“摇一摇”传统金融行业(语出马云)。

本书作者万建华,是一名资深的金融专业人士,早年就在初创的招商银行中推进银行业创新服务,后又受命筹建中国银联,这本《金融e时代》是作为一个“传统的”金融家的视角,来回顾和看待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数字化进程。

包括银行、证券业在内的金融,其本质就是“一堆的数字”。故而金融业数字化的工作起步其实很早,也很快速。万建华写道,1993年国内ATM机还非常稀罕,10年后,美国已经出现独立法人的互联网银行,visa和mastercard在全球四处铺设POS刷卡机,而国内招商银行则用“一卡通”这一新金融工具,迅速奠定了自己在金融业中的地位。而在今天,自助式的金融服务随处可见。金融电子化已经不再是什么新事物,另外一头,电子正在金融化,互联网公司(比如阿里),正在迅速渗透到信贷和支付,国外的Facebook则在踌躇满志地试图接入存贷中介功能。

在金融业行当搏杀的公司们,可能最核心的部位就是“大数据”——这个基于数字的有别于传统的数据仓库的新理念。作者在第七章专门提到了大数据在证券业中的利用:2012年,国泰君安的研究人员就根据20万户的样本研发了一个“个人投资者投资景气指数”(3I指数),借由这些投资者的各种交易行为,建立一个逐项加权汇总的量化模型,来反映整体投资景气度。万氏认为,3I指数表现出了一定的领先性,它的走势和实际资本市场走势有较好的拟合效果。与传统数据仓库向后望的分析理念不同,大数据的向前看分析理念,的确在金融这个投机也好投资也好的行业中,有着领航灯般的作用。

银行业也可以利用大数据(持卡用户的消费数据)来更有针对性地进行广告推送,加大消费者的消费量以从中获利。作者以mastercard为例,这家公司收集和分析来自210国家的15亿信用卡用户的650亿条交易记录,比如它发现一个人在下午4点左右给汽车加油,接下来一个小时前往购物或去餐馆吃饭的概率会较大,消费金额大致在35-50美元之间。这样的分析结果是有意义的:比如某餐馆可以在加油小票后附上一个本饭店的优惠券来吸引客流。

现在的问题在于,类似阿里金融这样的电子金融化公司,正在截留金融业的数据,比如支付宝的快捷支付,让银行只能获得一个用户转出多少多少金额的记录,而对消费了什么全然无知。阿里小贷更是由于掌握了商家的具体经营情况,且借助互联网数字化操作,能做到随借随还,让贷款客户由年化利率的18%降到实际的融资成本6%左右。这家不足300人的公司——根据作者披露——到了2012年年中,已经投放贷款总额280亿元,7月就实现了单日利息100万元。这样的规模和发展速度,确实值得让银行家们重视起来。

阿里金融未必会去替代银行,我一直认为它去开设一家银行的想法过去可能有过,但今天应该已经兴趣不大。阿里的平台化运营,将从淘宝(平台接入各种电商)蔓延到物流(菜鸟网络接入各种快递公司)再到金融(阿里金融接入各种银行)。阿里所图,远超过一家银行。未来金融电子化和电子金融化的博弈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整个行业的游戏法则,将由谁来制定,还尚未可知。


[i] 本文作于6月14日

—— 刊发于《人物》杂志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亚马逊的彪悍:读《一键下单》

一键下单亚马逊的“一键下单”非常有名,这是一个专利,一位名为哈特曼的程序员在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要求写的一段程序,这个名为“通过通信网站进行订购的方法和系统”的专利其实就是一堆流程图,这本书这样描述道:显示顾客通过怎样的步骤来实现一键购物:提取顾客第一次购物时输入的身份和付费方式,输入系统,等他第二次查看一本书时,会在用户界面上看到一个一键购物的按钮。

其实这个专利一点也不奥妙,没有什么特别高深让人竖然起敬的东西。这也是一个相当有争议的专利,被称之为“过程专利”,因为只是描述了如何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不知道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是怎么想的,反正亚马逊就是在1999年获得了这个专利。巴诺书店为这个专利和亚马逊缠斗了很久,花了三年的时间双方达成和解。而苹果则老老实实地购买了这个专利,于2000年放到了自己的iTunes商店里。后来这个专利受到复核——因为它的争议性实在太大了——不过,亚马逊仍然在2010年获得了专利局“永久专利”的裁定。

一键下单作为一个专利是相当简单的,如果这本书就是在谈这么简单的一个专利,以及围绕它发生的一些商战故事,这本书只要十来页就够了。其实这本书的中心思想就是在讲贝佐斯的彪悍之处和偏执狂般的经营手法。可能作者勃兰特并没有这样直接描述,但从他写的那些故事中,稍加思考,是不难得出这个结论的。

偏执和彪悍这两样东西经常是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有内在偏执精神的人通常外在也很彪悍。世人都认为乔布斯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经常不买这个账不甩那个人,但其实乔布斯自从被苹果踢出局自己在那里捣鼓创业之后,已经学乖很多。Google两位小年青当年也在VC的压力下请了施密特做总裁。而真正嚣张的,大概就是贝佐斯了。有一篇文章曾提到这样一个细节:在01年股东大会时,一位妇女问道:我想问问,批评是否对您彻底无效呢?

贝索斯的偏执至少在两个层面上是很明显的。第一个层面是“万事不求人”,说微软战线之广,比起亚马逊来还稍逊一筹。在它的财报中,足足列出了六组竞争对手。亚马逊其实早就可以盈利,但它偏偏喜欢用收来的钱大肆扩张两个基础建设:线下的实体仓储和线上的虚拟仓储(服务器)。上一段落提到的妇女的提问,大致就发生在它实则可以盈利但却到处投资的时刻。一时间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但贝索斯的固执,使得“批评无效”。

第二个层面的偏执在他极度重视“适用性”以至于到了狂热的程度。本书中这样一句话“他既不是创新方面的世界领袖,也不是满足顾客需求方面的领袖”还是很到位的,但他是“如何满足客户需求”的领袖。一键下单从专利角度而言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但你不得不承认,在99年贝索斯就在动脑子怎么让用户少点击两下,这个念头在当时还是很有先进性的。本书还披露说,08年亚马逊又推出一个动作购物的专利,“希望计算机或者其他设备能够追踪用户的动作,这项新的亚马逊专利的题目是动作识别输入机制。忘了键盘和鼠标吧,很快你就可以通过对计算机、Kindle电子阅读器或者手机点点头来购物了。业界把这戏称为’点一下头专利’。”

动作购物专利涉及到摄像头捕捉人体动作,很有技术含量,的确可以申请专利。但它的本质其实和“一键下单”是一样的:让你用越少的动作来贡献越大的消费。

就在这个月,亚马逊又获得了一个科技专利,数字产品二手交易。这个专利在我看来又有点像“过程专利”:用户所拥有的数字产品将存储在用户的“个性化数据存储”空间,当用户将自己拥有的数字文件转让给其他用户时,系统就会将该文件复制到受让用户的“个性化数据存储”空间中,且会把该文件从它原来的所有者的存储空间中删除。——真得不算什么复杂的东西,但就是图个简便。

亚马逊就是这么个公司,在公司层面上,偏执地去广树敌手(或者索性把人并购掉,早在99年全年就几乎每个月都收购一个公司了),因为它认为自己做才有可能协同最好;在消费者层面上,偏执地去拼命迎合,这样才能尽可能扩大市场。这两者内在实际是统一的。

这本书老让我想起十多年那本《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 刊发《人物》杂志 ——

说明一下,这本书在不同的人眼里是不一样的。对于混IT圈子或者更聚焦一点混电商圈子的人来说,这本书没什么新鲜的东西。但对于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来说,商业八卦故事看看还是蛮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