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的指数们

4月头上,随着蚂蚁金服正式推出淘金100指数,BAT三家互联网巨头再一次在同一个领域里碰头:他们都开始做自己的股票指数。

如果算上新浪的i指数,迄今为止,已经有四家互联网公司编制股票指数。

对股票指数的投资,被视为一种被动型投资,它比较适合风险厌恶度高而且相对没有太多时间看盘的人。

我一向认为,在整个大势走好的情况下,投资指数,是一种不错的解决方案。算是顺势而为,又不用动什么脑子。

股票指数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互联网公司出手制作股票指数,是互联网金融大潮下的一桩新鲜事。

无一例外,他们都宣称自己:大数据。

下表可以比较直观地看一下这四个互联网公司做的股票指数的简单情况:

internetindex1

这个表能看到几个指数的表现情况,淘金100由于刚刚发布,不在统计之列:

interntetindex2

2015年以来的表现:

internetindex3

四个指数,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腾讯的腾安和新浪的i系列。这个属于“媒体指数”,不算什么太新鲜的事,赫赫有名的道琼斯指数、日经指数、金融时报指数都是媒体指数——由媒体发布指数。

腾安基本上没有提及如何利用腾讯的数据来制作指数——虽然我们都知道,腾讯拥有强大的社交大数据。腾安是发布最早的一个互联网公司指数,13年5月的时候,微信已经出发,但并没有像今天那样无孔不入。

从腾讯公司的发言人身份来看,它也的确是一个媒体指数。我查到当时的媒体通稿里都引述了马立的致辞,马立是腾讯网的副总编。

腾安强调了它的专家评审机制,有这样的话语:“腾安价值专家评审委员会阵容强大,由财经媒体、证券投资、资本运作、市值维护、行业研究、宏观经济以及金融工程等不同领域的专家组成,从不同的专业角度排除投资地雷。”

很奇怪,腾安指数不怎么提及腾讯自选股,后者是腾讯旗下在证券行当里非常重要的软件。腾讯自选股与腾讯网同属OMG部门。

新浪的i系列,号称与新浪财经大数据有关,“通过新浪财经大数据分析,找到一种有效的连接用户情绪与股价表现的关系,将符合这种关系的股票提取出来,是大数据因子的精髓,也是指数编制过程中最大的创新”——这个有效的连接用户情绪与股价表现的关系,十分让人不明觉厉。

新浪这样解释它的这个“有效关系”:用户在新浪财经对行情的访问热度、对股票的搜索热度;用户在新浪财经对股票新闻的浏览热度;股票相关微博的多空分析数据。

不过,新浪在互联网门户媒体里虽然很强,但不具有压倒性垄断优势。它的用户样本,是整个互联网财经领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要说能有效代表,比较牵强。微博倒是一个不错的数据源——因为新浪微博有压倒性垄断优势——但微博这个行当,本身在走下坡路。

我个人的看法是,新浪i指数,依然是一个媒体指数。

后面两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分析后的互联网公司指数。

百度的百发,可以视为基于搜索的指数。蚂蚁的淘金,可以视为基于流水的指数。这两种指数,在前互联网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也是前面提及的“道琼斯指数、日经指数、金融时报指数”完全做不出来的。

而且,它们与即时性有关,是真正的用“当下发生的”去预测未来。它们也和“全样本”有一定的关系,百度是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阿里是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在各自领域具有压倒性的垄断优势。虽然百度和阿里不等同于全部的搜索和电商,但要说它们能代表搜索和电商,应该没有太大的疑问。

搜索,反映着人们的兴趣(或者称之为意愿),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关注”。而且,人们在使用搜索的时候,是需要自己填入一个或者若干关键词的。搜索关键词理论上讲,可以找到人们在盘算这个议题时候的思考重点。

谷歌利用搜索,做了全美流感趋势判断,号称比医疗系统出来的数据还快还准,这是大数据领域中会被反复提及的经典案例。

淘金100则建立在阿里平台上的交易流水,根据电子商务的交易流水,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做了一个“维他命平台”,来判断行业景气度情况,然后根据这个行业景气度,筛选股票形成淘金100指数。

用电子商务交易流水来判断行业景气度,这个逻辑是可靠的。著名的巴菲特买可口可乐的故事也说明了这点:巴菲特看到很多人从超市里大量购买可口可乐从而决定入股巴菲特。这个故事可靠性有多高不得而知,但大致逻辑是可信的。

这两个指数,各有优劣。淘金100,在我个人看来,更能反映2C行业的景气度,而证券市场上,也存在大量2B业务的公司。2C的景气度能否推2B,理论上可以,但并不完全,模型建构更复杂。百发100,2B和2C都能覆盖,但从搜索意愿和兴趣到实际的公司基本面情况,中间链条比较长,而且数据清洗工作比淘金100更难。毕竟销售达成和消费意愿,有关联但还是不同。

但这两个指数所仰仗的数据源,是可以信任的。大数据的难点之首,就是数据采集。没数据,后面就啥都没有了。

这四个互联网公司指数如果做一个横向比较的话,我大致是这样一个结论:

腾安指数,腾讯网在中国互联网网站中流量排名第二(仅次于百度),数据比较大,有强大专家评审团。

新浪i系列,新浪微博是它的重要武器,在微博全盛期,覆盖量极大。微博现在已不如11年那般辉煌,但依然有庞大的数据量。至于新浪财经的数据,实话说一句,不代表什么。

百度百发,基于搜索的指数,数据源强大但过于碎片,数据清洗工作量大,不过能覆盖到几乎所有的行业。

蚂蚁淘金,基于流水的指数,数据源强大,而且可以横跨桌面和移动——这是前三个指数所不具备的——,数据清洗工作量相对小,但覆盖2B行业有点吃力。

作为一个证券投资者,可以购买腾安、百发和淘金的基金产品(淘金100的基金产品相信很快可以获批出炉),,亦可购买四个指数。从过去的收益率来看,似乎都还表现不错。

但要从互联网金融这个意义上讲,百发和淘金,更深入一些。

最后的一些个人脑洞大开的思考。

10年的时候,我曾经作为一个外部评委参加过一个运营商视频基地的内容采购评估。当时很多视频网站都前来应标。搜狐视频的应标者的话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宣称,他们知道中国最受欢迎的演艺人员都有些谁。

这是拜搜狗输入法所赐。搜狗输入法可以侦知人们经常用的词都有哪些。经常用的词,某种意义上自然代表了热度。

输入法是跨平台的,你可以在各种网站、软件、应用中使用到。而且输入法也是横跨桌面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搜狗输入法进入到iOS之后,更是全面覆盖到了苹果的硬件产品中。

所以,我个人觉得,下一个做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指数的,可能是搜狗,它具有一定的条件:数据源。

利益声明:作者在写作此文时,并不持有文中所涉及的任何一个基金,也未购买文中所涉及的任何一个指数。

—— 首发 上海观察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erweima.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

为什么上海媒体不热衷于创业公司的报道

这个问题的前一个问题是:上海究竟有没有创业公司?

答案显然是:有。

虽然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地区,但要说没有创业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上海有没有值得报道的创业公司?

从体量上说,仅就互联网这个行当,就有不少公司目前做得还算ok。

比如网络音频这个细分行业里的两个“巨头”,都在上海。

但我的确很少看到有上海的媒体报道它们——甚至因为地处上海,外地媒体(比如京媒)也很少报道他们,毕竟联络不方便。

但其实这两个公司,都是坐拥近亿或者过亿用户的主。

在博客非常火的07-08年,我所在的博客服务商,就我所知,也就是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过一篇长篇报道。

没有什么沪媒来采访过我们——这点我可以这么说。

上海的媒体,主要是传统媒体。

也就是说,报刊广播电视为主。而且是体制内的报刊广播电视。

换句话说,所谓的市场化媒体并不多。

这类媒体机构,很忌讳所谓的“软文”。

我记得我曾经给某家报社提供的稿件里提到了某公司的名讳——立刻被删除。

对创业公司的报道,其实很容易被视为“软文”。

因为它主要聚焦于“一家公司”,而不是“一个行业”。大有为某公司鼓吹之嫌。

传统媒体的工作流程比较…正规/或者用“死板”,编辑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怀疑:你这个记者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去做算了。

上海而且还缺乏专门聚焦于创业企业的媒体——如果有这种媒体,专门报道创业公司也不奇怪。

但就我目力所及,世纪出版集团旗下有一张发行量不是很大的报纸倒是喜欢这个。我参加过他们组织的一次面向创业者的论坛。但这家报纸很有些做软文的外界名声,也许是误会吧。

上海的创业公司,习惯上也不太喜欢对外发声。

比如说上海有一家做本地服务的公司,躲在交大徐汇校区里。它的老板是非常有名的博客,不过人那个有名的博客是英文写的,而且这个文艺青年式的创始人,性子极其低调,你很少在什么会议或什么论坛看到他。

再比如说我前面提到的那两个网络音频公司,姑且分别称之为Q和X,我和这两家公司都多有接触。

Q公司上个礼拜有两位员工前来和我闲聊。其中一位员工提到,魏老师你认为我们不高调宣传是不是不太好?我说凡事都有度,低调成你们这样,确实不好。

另外一个员工神秘兮兮地和我说和谁和谁达成了合作,不过你不要说出去啊。我问为啥啊,她说虽然合作达成,但还没做成什么事呐。做成再说呗。

同样的,X公司我上周去拜访了它的两位创始人,也提到了一些和牛逼公司的合作,也再三叮咛,我们是朋友说说无妨,你别对外写啊。

我唯唯称是。

但我心里想的是:北京那帮创业公司,刚见面就敢放话说达成合作意向,达成合作意向就敢说签订合作协议,签订合作协议就敢说结成战略合作关系。你们啊,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上海创业公司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凡事做三分说一分,绝不做三分说五分,说十分?要了他们的命了。

所以,他们也很少有强烈的被报道需求。

甚至会主动寻找不被报道的可能:这事你别对外说,那事你就听听。

我在我的一个系列文章《论忽悠》里提到过这样的段子:

一个老头去和比尔盖茨说,我的儿子是世行副行长,我们结为亲家如何?盖茨说好。又和世行行长说,我的儿子是盖茨女婿,来你这里做副行长可好?行长说好。于是,这个老头的儿子就成了盖茨女婿兼世行副行长。

随后,我这样写道:

这个段子的意义就在于:我以为,它揭示了商业中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这种规律性的东西,放台面上说叫“整合资源”,但说白了,就是忽悠。

比如说,有个人做了个手机ROM,现在要进军手机制造了。他遇到两个比较大的问题:其一制造手机需要很多钱,比做ROM费钱多了。其二手机业上游零配件供货很重要,如果产能不足就不能有规模,价格下不来,手机做也白做。

这两个问题有点鸡和蛋的意思: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上游供货商不愿意把你当成主要的合作伙伴。但如果没有足够产能,也没什么资本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要把造手机这事做成,就得先同时搞定一批供货商和一笔资本,达到一个level后,再搞定更多的供货商和更多的资本,再上一个level。

整合资源是不能空麻袋背米的,总要有些自家的资源。这个老头在向两位大佬推荐自己儿子时,估计得拿个照片什么的。长得歪瓜裂枣,就难了。可能还要个简历什么的,常青藤盟校毕业就更有说服力了。

同理,造手机也一样。你一个真屌丝,两头就会不太愿意和你接触。你是高富帅,愿意和你接触的概率就大了。你这个高富帅还很有名,概率又大了。做的ROM受到很多关注,概率又可以增大。

互联网行当的创业大抵就是这样的:没钱没用户,没用户也不会有钱。这时候的忽悠,有时候就得编故事,讲…唔…姑且称之为夸张的话吧。

很显然,上海的创业公司,不谙此道。

其实很吃亏。

媒体报道者,媒体被报道者,两头我都说完了,现在来看看受众市场。

换而言之,就是作为读者的上海人。

如果他们对这种故事足够感兴趣,媒体报道者怎么着也会写两篇,被报道者再不情愿,慢慢也会情愿的。

问题是,大部分上海人,不感兴趣。

前文提到,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城市,比起北京那种你没打算创业都不好意思和人聊天的疯狂气氛,上海那是绝对要自愧不如的。

这个职场文化浓厚的城市,对创业这件事兴趣不大,也没什么奇怪。

但这不等于说,压根没人关心。正相反的是,虽然比例不大,但毕竟上海人口庞大,绝对数量而言,不会小到连一个媒体都撑不起来。

《第一财经周刊》,这个可以说某个角度创造了业内奇迹的杂志(据说第一年就盈利),对创业公司的报道还是浓墨重彩的。

它用讲故事的手法,来报道一个创业项目。这本杂志主要的阅读群体是职场小白——也就是进入职场几年的小白领——看上去,还是挺受欢迎的。

但我一向认为,《第一财经周刊》是传统媒体在日薄西山时的一次回光返照。这本杂志的成功,不代表杂志业从此复苏。

种种原因吧,《第一财经周刊》很快就没了全盛之时的光环,而纸媒业的没落,也越来越变得毫无疑问。

但上海的网络媒体,没有接上。

北京有两本专门聚焦于创业的杂志,甚至他们由三个字组成的刊名里都有“创业”两个字。

J杂志后来大力拓展它的互联网媒体,而B杂志,本来就是靠一个网络社区发展出来的。

科技媒体里,北京大大小小真不少,这些网络科技媒体,对创业故事非常感兴趣。

说起来,那个以超人母星球命名的科技媒体,以前还是上海的,呵呵。

上海并没有太有力量的专注商业经济的网络媒体。

上报倒真搞了一个财经媒体,不过,总部还是在北京。

文广旗下的第一财经系网络媒体,还是不够强。完全没有当年它的纸媒在同业里的地位。

既然创业公司多在北京,而且他们喜欢向媒体唠叨,那么,喜欢报道创业故事的媒体云集北京也就不奇怪了。至于读者嘛,这种报道商业故事的互联网媒体,本来就不太在乎读者(或者叫用户)究竟在哪里。

960万平方公里,想读这种故事的人多了去,和上海也好北京也好,地域性已经不再重要。

上海倒是有一个专注于创业人群报道的网络媒体,不过这个成立于11年的彼时声称聚焦于八零后创新人群故事传播的平台,聚焦的不是商业(创业),而是创业的人本身。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

我曾经写过上海为什么出不了平台级的互联网公司,但那篇文章我其实压根没有那个意思说这点很不好。我只是很简单地分析原因。
我从来不觉得纽约不能成为硅谷有什么可遗憾的。

上海没有平台级互联网公司,有啥好遗憾的。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特点。

这个世界,打工的人群数量,在可见的未来里,比做老板的多,是很正常的。

所以,沪媒不热衷于创业公司的报道,其实,也没啥好痛心疾首的。

—— 首发 上海观察 ——

本文写作完毕后,我就看到界面倒是刊发过一篇文章讲网络音频的,4月2日出品。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55735.html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erweima.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