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说起来很惭愧,我并不知道我的理发师到底叫什么名字。不过我可以肯定的事是,他不叫Tony。

 

我的微信一世号上有他,但那个号虽然可以登录,通讯录却高达5000人。我忘记做备注,很难再在5000人中把他挑出来。

 

我也从来没问过他是什么地方人,当然我可以肯定他不是上海人,因为他曾经和我抱怨过小孩子读书的问题。非本地户口的小孩,在上海读书,总有些额外的麻烦。

 

掐指一算,我已经禁足25天,我不知道他回上海了否,也不知道他重新开业了否。

 

估摸着,不大容易。这个理发店的物业,不会太便宜。

 

 

我认识这位理发师非常久。06年家门口喜来登开业,我就在里面理发。


当年我儿子头上还是头毛而不能叫头发的时候,就是他拿的剪刀。转眼间,我儿子今年已经要参加高考。

 

我看着他加入到这家理发店,从一个普通理发师干起,变成了这个理发店的老板——他从上一任老板手上盘下了这家店。

 

他后来还把部分店面盘了出去做美甲,算是做一个二房东。

 

这家理发店一度逼格很高,充过值算是vip级别的客人进门,有免费咖啡喝。理发师理发时,旁边站着一个小工,时不时帮你清理一下面前的碎发。

 

但这个逼格成本想必太高,慢慢的,这些花活后来都没有了。

 

我倒从来不在意这种事。因为我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坐下不用交代任何事项,他就知道该如何剪,这对我来说,比一杯咖啡重要多了。

 

我在北京有个朋友,和一个理发师合伙开过一个店,帮我剪过一次发。在我头发侧面耍过一次手艺并留了影。我拿着照片问他,这手艺算不算好的?他笑笑,这有什么,你有兴趣我也可以搞一搞

       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这个侧面手艺,是他搞的,不是我北京那位朋友的手笔)

 

我问过他,咋不找个好一点的街边店面开个理发厅,或者加盟个什么,他笑笑,觉得那些都太累了。做点类似我这种老主顾的生意,有点小钱赚,就够了。

 

他没有再雇其他理发师,倒是有个伙计。这使得我对他能赶回来继续给我理发,还抱有一点期望。

 

 

在他的一众老主顾中,我可能不算贡献度大的人。

 

主要还是几个女性主顾。男人的头发,从绝对价格而言,不算什么大数。但我和他有共同话题。

 

其中一个话题就是阴阳师。在我极度沉迷阴阳师的时候,他也乐在其中。但他没有花过一分钱,以至于我对他居然还有n个ssr,表示过极大的不满——尤其是辉夜姬。我可是寮里一片一片求来凑到的,他居然是整个儿抽的。

 

弃坑阴阳师后,他还问我有啥游戏可玩的,我建议他玩玩猎魂觉醒,只不过我自己都肝不下去,就此作罢。

 

理发师另外一个有趣的特点是。。。唔,我姑且称他为“理发师中的公知”好了。。。他很喜欢和我吐槽点社会上的事。

 

他对抖音快手这种东西很反感,对头条这类内容聚合类客户端(当然他不大知道这东西的品类叫这个)也很看不上,认为low得不行。他一直怀疑各种手机app都在偷取他的个人信息,并对此很愤慨。

 

有时候我会和他解释几句,至少几年下来,他似乎也没那么反感所谓个性推荐。但APP偷东西这事,毕竟他一直在用安卓手机,这个生态的确让人无话可说。

 

 

其实我是一个挺懒的人,我最长记录大概有近半年没去光顾,理发师对我这种懒惰早已见怪不怪。

 

我儿子比我更不愿意理发,倒不是因为懒,而是他自以为头发长到能遮住眼睛,是一种“帅气”。

 

一大一小两个人,去的又低频,消费额又不高,充一次值能花很久,实在是难以说对他有什么很大的支持——我太太并不在那里花钱。

 

我倒是在19年年底的一次理发中,充过一次值。

 

怀念这位理发师,并非因为这笔钱(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钱),实在是这个人,已经算是我一个朋友。

 

虽然见面不多,但在我心里,比我微信上很多从未见过一面也未聊过一句最多仪式性点赞的所谓朋友,更像是一个朋友。

 

望他一切安好,早日归来。

 

我会再去充一把值的。

 

—— 首发 扯氮集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我很怀念我的理发师

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

 

我的朋友三表在他最近我为什么要健身?弯了?(内附变强攻略)一文中起手就pick了我。他是这么写的:

 

老男人魏武挥一直对我健身的行为表示不解。

 

他甚至有个谬论:「你们中年男呐,肯定是心思活络了,想钩女了,才往健身房跑。」

 

他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他本人身材很差,像他这样差的中国男人还有好几亿。

三表龙门阵,公众号:三表龙门阵我为什么要健身?弯了?(内附变强攻略)

他没有完整阐述我的“谬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给他补全:

 

健身能健成这样(有兴趣的可以去顺着上面的链接看看三表的before/after的照片),这人没法做朋友啊。对自己都这么狠,啥事干不出来。

 

是吧?(笑)。

 

然后他接着写道,

 

我国男人应该是最不注重身材的族群,只要不是过于肥胖,都不会影响外界的社会评价。
三表龙门阵,公众号:三表龙门阵我为什么要健身?弯了?(内附变强攻略)

这点应该是有底层操作系统的原因的。西方人孔孟一级的大师亚里士多德是曰过的,奴隶就是无法控制自己欲望的人。所以你只要一胖,就显得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口舌之欲,奴隶怎么能上台面呢?。

 

所以西方政要,大多看上去都不会有太大的肚子。精英阶层很注意自己的身材。纽约这个城市,天蒙蒙亮,你会看到两种人。一种人是跑出来跑步的,精英人群。还有一种就是城市服务人员,算是底层劳动人民,身材就很不怎样了。

 

特朗普先生算是一个例外,但特朗普这种身材某种程度上也有好处。美国铁锈地带的人会认为特朗普和他们是一伙的(事实上真不是一伙的),增加了亲和力。

 

我们孔孟先贤,从来没怎么有过这种论调。

 

所以我说,底层操作系统是不一样的。

 

 

以上有些是歪理(比如谬论处),有些真不是(比如底层操作系统不同),下面正经说事。

 

我个人的确对锻炼身材这件事有点不大以为然。

 

但人到中年,按三表说已经老男人了,所以从健康角度,会稍许留意一下。

 

比如说,我现在外出都会带上游泳装备,酒店里有泳池就会光顾一下。但量很小,不会超过一千米。

 

可能还会增加点走路之类的运动,也主要就是从健康角度考虑,和身材不身材无关。

 

讲到底,我是靠脑子恰饭的。

 

哪天我萌生了三表那样对自己很不满意的念头时,我可能也会去搞一搞(搞得成搞不成另说)。

 

 

但个人以为是个人以为,生意这个事不能从个人以为角度出发。

 

中国健身市场不小——无论去健身的人是什么动机,但白花花的银子是客观存在的。

 

这个市场是我们天奇创投比较感兴趣的一个市场,做过一些行业研究和业态搜索。

 

体育局的官方数据是,中国常运动人群有四个亿之多。所谓常运动,就是说每周运动3次,每次30分钟以上。

 

另外一个数据是,我国目前健身房会员有4000万。而健身房的增长比率也很高,2017到2019年三年的数字分别是:5万多,7万多、近10万家,年增长率可以达到30%左右(其中,大概关闭了3-4千家)。知道2014年是个什么数字么?区区7000家。

 

今天新冒出来的健身房和过去传统的动辄一排跑步机,一堆撸铁设备的健身房也不太一样。现在出现的与其叫健身房,不如叫健身工作室。面积相对小很多,而且很聚焦,比如就有专门从事团操操房的项目。

 

还有做所谓共享健身房的,就是贴着小区放几个小的健身房间。这主要考虑到弃疗的一个因素:距离。贴着你小区,你总不用借口离家远了吧?

 

健身房赛道上的投资,根据天奇的研究发现,2017年到2018年就卷入了14亿之多。基于健身数据管理的需求,还催生出健身房saas的公司,

 

 

健身房这门生意,其实是一门高负债生意。它的成本主要是物业和设备,收入则以卖会员卡为主。教练有很强的销售职能,不仅卖卡,还要卖课程。当然,分账比例是不一样的。至于什么卖轻食之类,比例是很低的。

 

所谓的高负债就是一次性收入进来了,以后就要展开服务了,服务就是一种还债。当会员卡和课程销售不尽如人意的时候,整个链条就有可能转不动的,于是各位就会看到健身房老板跑路的新闻。

 

健身房是用地理位置去覆盖周边客群的,很难想象一个普通健身者会跑很远的距离去健身房。周边客群人数有限。第一把推广会有新会员尤其是有一定促销折扣的话,但如果这些会员没有复购,越往后获新越难,链条断掉的可能越大。

 

复购就意味着这个健身者得勤于健身,而中国一激动买了一张健身卡练了几次再也不去的人,就实在太多了——我好多年前有一张十年期的健身卡,我印象里似乎就去了一两回吧(含现场买卡的那一次)。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健身房要做小面积的(物业成本不高)、团操的(几乎没有设备支出)。团操还有个好处,是形成一种群体压力来push健身者,这比教练一个人成天唠唠叨叨来得强。

 

也有创业者琢磨,如何直接把健身房往健身者家里搬的——既省下了设备成本,也不存在物业成本。我们天奇创投投资了一个项目:myshape。

 

 

(本节为广告)

 

Myshape是一套和电视机相连的设备,大致长这样:

 

       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      

和电视机相连后,你可以看到很多视频课程,都是知名教练设计并亲身上场示范的课程。健身者可以跟随教练的指令进行锻炼。设备上的摄像头会捕捉健身者的动作,并判断动作是否到位,在电视机上显示这个动作的正确值。

 

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

      

健身者也可以pk各自的正确值,也就是两个健身者同时在这台设备前健身。

 

课程则分为四大类,每个类别下均有不同的课程

 

       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      

 

天猫上有售,有兴趣的还可以略等等,双十一了嘛。

 

当然,我也要坦率地说一下这个产品的缺点:

 

产品本身占地面积是非常小的,你甚至可以理解为就是一个链接电视机的游戏主机。但真拉开练,对场地是有些要求的。玩过wii游戏主机上健身游戏的人都知道。

 

(广告结束)

 

 

家用有氧健身设备比较常见的品类之一就是跑步机。

 

天奇有这样的发现:

 

       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      

 

跑步机美国有个特别土豪的品牌,一般给健身房、高端酒店使用。动辄大几万甚至还有十万二十万的。一般人并不会家用。

 

家用跑步机占地面积很大,所以我在很多年前费掉一张健身卡后,我的一台跑步机也扔到了我父母家里——他们家比我大,且居住人口比我少。我老妈有时候会把这个机器当成一个晾衣架。

 

这也是天奇行研后的发现:

 

       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      

 

于是,跑步机分出了一个分叉:走步机。

 

走步机的占地面积很小,而且声音非常轻。由于走路时健身者需要保持平衡的难度相对更低,所以走步机甚至可以用来边走边刷手机。走步机还有个好处就是如果速度调慢则运动门槛近乎没有,其实蛮适合我这种膝盖有点毛病的老男人的。

 

有很多人选择户外走路,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很适合春秋两季。但夏冬两季,或者是下雨下雪天,走步机就更合适了。

 

但不是所有的走步机都可以折叠(折叠后不使用时占地就更小了),小米生态链中的金史密斯是为数不多的可折叠品牌。我最近正考虑入手一个。

 

不是给我,是给我喜欢从滨江走上近十公里回家的拙荆。

 

也许我可能也会用用。

 

 

健身这件事,一种是为了健康,一种是为了身材。

 

为了健康所能覆盖的用户量更大。身材不身材的,我文头已经说过了,中国这个地方,社会压力相对不大,故而总比例在短期内不会很高。

 

但健康就是人的刚需了。

 

运动门槛低是非常关键的。且成本也不能投入太大——无论是健身者,还是健身供给者。

 

在坐飞机弯腰脱鞋费上老力甚至不巧会导致背部抽筋的那一刻,是我动念健身最强烈的瞬间。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小时学渣出身,现下一身暗黑金属风,儒雅二字与我无关。故告评论留言区引战者:尔要战,便作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扯氮集):身材差的我 其实很关心健身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