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是否要实名?

韩国女戏子崔真实自杀后,韩国人开始研究修订实名制上网问题

为预防以匿名方式产生的互联网副作用,计划从11月起执行《信息通信网法施行令修正案》,增加适用‘限制性本人确认制’的网站。

据说这位很有名的明星是被网上各种言论逼死的。我从来不看韩剧,故而也不知道这个“据说”是否属实。倒是实名问题,我是蛮关注的。

是否要实名,或者,Blog是否要实名?这是个立场问题。

我个人的立场

我是坚决主张Blog要实名的,我甚至还在Facebook上发起了一个Blog in Real Name的Cause

这是我个人的一贯主张。因为,就我而言,我觉得我会对我的言论负责,而且,我胆小如鼠,有些言论我永远不会去说,所以没什么可以害怕的。

作为一个社会公民的立场

我依然主张Blog要实名,这样blog和blogger就能对上号起来,言论负责,对于整个社会有好处。

即使不考虑言论问题(很多blog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需要密切关注的言论),blog实名,对于商业和经济也有好处,比如,可以考虑在blog上买卖东西。

作为一个中国社会公民的立场

我坚决反对出台类似韩国的这种制度,我坚决反对blog实名。

道理很简单,言论,得不到应有的保护。

我相当腻味各种所谓“国际惯例”的提法,因为至今,中国,不是国际的。

我们可以用举国体制来赢取五十一个现代角斗大会的头名,但我们无法避免千倍于这个数字的小孩的肾结石。

我们可以用倾国之力让我们的神七上天,甚至有能力击落已经报废的卫星,但我们依然不是世界创新大国,而是一个世界制造工厂(今天,这个称号都恐怕要失落了)。

这里没有国际惯例,不是国际的,这个惯例没用。

我们还有一记杀招,叫中国国情。

将这两个看似矛盾的东西能够统一起来,是阴阳之道,运用之妙的最佳典范。

我赞美我们伟大的西西皮,祝它永远正确,永远荣光。

如果这个“one world”真得可以“one dream”的话,代表全人类利益的party,theoritically,不是不可能的。

祝光荣而正确的它,能够达到那一天。

待到那一天,我们,实名吧。

Blog是…?

blog是小为美?还是大为美?我觉得这个问题蛮有些意思。因为这个问题就像做如是发问:人是有钱有名好?还是默默无闻好?(答案未必是前者,仁者见山,智者见水)。

归根到底,Blog是网络中的自我代入的“人”。如果理解这点,Blog是大也好,是小也好,都不重要。有的人现实生活中就是追名逐利的,有的人则比较淡泊一点。投射到网上,笑骂有人,还不是那个人自个儿的事。

一些名博,通过Blog或成就了名,或成就了利,于是就开始讨论blog到底是小好还是大好,我觉得herock这段话写得极妙:

就像一群男人闲暇时经常打台球取乐,后来其中一个姓丁的打的很好,为此赚了很多钱和名声,其他男人就变得很尴尬,因为经常被人问,你们老自己掏钱打台球,又挣不来钱,是脑子有水吗?

至今有Blog喜欢在侧边栏加载一些广告,来获取收入(比如google adsese),这是Blogger的自由,没什么。不过,如果认识到Blog是虚拟的人后,你就会发现,blog侧边栏加载广告,就像是一个人脑门贴一个logo一样。当然,每个人的脑门都是一种“媒体”,一天被百十个人看到还是有可能的,但恐怕大多数人出卖自己的脑门赚不了几个钱吧?

当然,有一小撮的人的脑门还是很值钱的,他们并不售卖脑门,还是售卖自己的生活以及习惯。比如,我只喝××可乐,以至于开新闻发布会,火气上来拿着竞品可乐去砸记者,也被赞助商数落一顿。这一小撮人,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明星。投射到网上,就是名博。所以,名博的侧边栏弄点广告,大抵是有收益的(据说有人考证每个月多少多少万ip,一年好像就有7万美金的进账了)。

往blog侧边栏投广告,大多数blog就像大多数的人的脑门一样,没什么太多的商业价值。但商业组织意识到的是,大多数人即使脑门没什么价值,但他/她的口碑还是有价值的。于是,建立在blog言论上的营销手法开始浮现出来。

最近对于口碑营销的讨论很多。我个人向来不太主张付钱让Blogger去谈一些什么具体的产品(除非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个Blogger的确在使用这个产品),我倒是能够接受Blogger去谈品牌(品牌和产品是两回事)。但即便如此,一个人愿意写写彻底的公关软文给杂志,就要拔高到这个社会大有问题了,显然有点大惊小怪。相对于所谓1亿blog,在那里码字赚钱的blog,真得是少之又少,倒是码字赚钱的记者,真是海了去了。更甚的是,相比之下,鼓吹消费主义最盛的广告,倒很少有人在足够大的大众媒体上批判两句。

用人性来理解博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