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和社会学

还是要说说twitter,这两日忽然起来的一个古怪念头。

在Blog世界,有BSP提供的Blog和自己独立架设的Blog两种。前者又分为门户类、IM类、独立BSP类和空间类,后者则使用不同的开源程序,例如WP、MT,不一而足。有一点虽然没有实证数据支持,但逻辑上应该是成立的:大多数使用独立Blog的,都是对新媒体或网络媒体比较热衷的人。我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独立Blog,但我以为,不会是一个很小的数字。

架设独立blog的动机何在,我很久以前曾经写过一篇东西,文中提到了四个初始动机。这四个初始动机合起来就是一句话:装扮自己。我在另外三篇霍夫曼剧场理论的blog解读中也提到了“装扮”的问题()。大致上讲,blog就是一个装扮自己的东西,以自己为核心的印象整饰。

近来相当火爆的twitter,有称之为微博(micro-blog)的,也有称之为迷你博客(mini-blog)的,但好像至今没有什么人开发一个架设独立微博的程序,或者说,即使有人做过这件事,也没有被大范围的应用。我虽然比较宅了一些,但这种东西,应该不会没有看到的。(UPDATE:有网友在底下告诉我,有这方面的程序。一个是Laconi.ca,我倒以为这个更像是康盛做的那些程序平台,并不能算是独立架设程序。可以供一些网站拿来使用。另外一个是pagecookery.com,我跑去一看原来是个开发者社区,倒是这里面提到的http://tripbeta.com,那就是标准的独立微博了,不晓得和twitter啦hellotxt啦通不通,通的话,我倒是很有兴趣也搞一个,蛮有意思的。)

为什么很多网络新锐人士会应用独立blog,而独立微博,却无人问津呢?

我的答案是:微博不是一个装扮自己的东西。或者说,blog的重心在blogger自身,而微博的重心,却不在微博作者自己身上。

我以keso为例(呵呵,不好意思,我其实是想以自己为例的),我的确不太发现keso会在别人的blog下留言,虽然有很多教程告诉你如何成为一个名博的方法之一就是多多去人家blog上留言。我更发现这是很多成名blogger的共同特征:除非ta实在有话要说,一般情况下,你只能发现ta在自己的地盘(blog)上指点江山。但我同时又注意到,keso并不是一个不爱和别人说话的人,在5GSNS里,在他的keso’s view里,在他的twitter里,他还是相当活泛的一个人,这一点,许多名博,同样具有这个特征。

独立blog程序最大化地满足了“装扮自己”(这个装扮包括了自己去长篇大论地写一篇自己认为不错的东西),虽然配备有trackback或者pingback的机能,但重点不在互动之上。方兴东说blog是大教堂向大集市的转变,在微博没有出现之前,我以为然。但微博出现之后,我赫然发现,blog,只是大教堂变成了若干个小教堂罢了。而真正的集市,应该是以twitter为代表的微博:嘈杂但又互相依存。

所以,严格说来,blog的社会化程度比微博来得低。一个重心在社会化上的东西,做独立架站程序,应该是没什么前途的罢。技术问题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需求,总会有人想出各种ideas来解决。但关系问题,却不是技术能够解决的。

不可否认的是,blog有很明显的信息孤岛特征,独立blog更甚。好在blog一般都文字比较多,借助搜索引擎,还能招来一点访问。但一旦微博也独立了,那可真就成信息孤岛了。一个人在那里成天叽歪磨叽而无人呼应,想必也无趣得紧。

把twitter称之为社会化媒体我觉得是不太恰当的,因为“媒体”这两个字和“关系”距离很远——媒体属于新闻传播的范畴,而无论是新闻学还是传播学,理论涉猎是不太讲关系的,除了“人际传播”是个例外(不过人际传播和媒体既离得远又不为人重视,更多的只是一些在术层面上的阐述,比如面试经之类)——似乎换为“社会化平台”更贴切一些。

twitter以及sns的兴旺证实了我早些时候的一个观点:互联网不仅仅是一个媒体,更是一个社会。运营互联网的人,大部分学业出身于技术类或新闻传播类,但甚少真正学习过社会学。新闻传播的理论已经无法解释互联网的社会化倾向,建立于大众传播基础上的广告营销法则,更与社会化格格不入。因为从谱系上讲,前者属于宏观社会学的一部分,后者则是微观社会学。

可惜的是,社会学,被大多数人认为是:没用的学科。

BTW,推荐一本书:《人际传播-社会交换论》,鉴于已经很难买到,且年代久远,所以给个电子版下载好了:这里。(udpate:唉,难得推荐一次大米盘,居然今儿那么不争气,挂了?深更半夜的,好像又好了)

我所理解的“推”

前天和一个媒体的朋友在MSN上聊起twitter,我既懒得打那么多字母,也懒得写推,而是用了另外一个称呼:微博(我的拼音输入法里造了这个联想)。朋友说,是不是你太拘泥于blog了,称它为微博可能会影响它发展吧。我答曰:其实,twitter本质上和blog是一回事。

方兴东博士所谓的blog的四个零门槛,我至今认为是有道理的,只不过用“零”有点过于文学化。事实上,twitter的门槛比blog还要低。这个门槛低不是在技术层面上的,而是在心理层面上的:当你看到一个大大的日志输入框时,只写一句“我今天早上吃了四个生煎包子”,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但twitter那个狭小的输入框则会让你心安理得。

BBS、Blog和微博(我还是用这个词算了),包括未来的任何一个web2.0(貌似这个词现在很过时了)与UGC有关的应用,大体上都应该分为两种:其一、个人的“风花雪月”、“唧唧歪歪”和“无病呻吟”,其二、带有意见领袖式的评论式书写。这个区别,我去年在“blog的路径”这篇日志里提过,不再赘述。

在微博中的评论式书写,确切地说,应该是格言式书写。作者尽可能地言简意赅地去评论某件事,或者发布某种想法。我的微博是属于这个类别,当然,偶尔也会冒出来一句“这两天超累”的无病呻吟。但我有理由相信的是,大多数微博一定是第一种类别,而且比例远远超过blog的,道理还是那句话:那个狭小的输入框让你觉得唧歪一句是天经地义的。

正是因为如此,微博的商业应用应该比blog的商业应用来得容易一些。第一,它的用户会远远超过blog的。虽然现在看上去还不够火爆,但由于twitter奉行的那种大量api的应用,会使得有很多网站和它结成无需谈判的同盟。第二,微博的互动结构使得它的纯看客数量会很少(也就是说微博的读者一般都是作者,这和blog、bbs非常不同)

最重要的一点是,微博制造大量的垃圾。在前年的“简单:赚到了钱,制造了垃圾”里我也写过,也不再赘述。

商业应用是很怕一个平台充满着思辩式的精神的,blog大大的输入框会聚集一批很难被商业利用的所谓“知识分子”。让blogger帮助品牌去推广,特别是成名blogger,很难,成本也很高(比如你得花个大钱请他去南非玩一下来推广南非)。今天很多访问量过百万的blog在那里搞商业推广,我得实话实说一句,blog是存在的,但blogger不存在(这话请自行琢磨)。

一个人一天原创十篇日志太困难了,但原创十篇微博小菜一碟。商业上的合谋不涉及自己的面子问题,会很快被自己新的内容“冲”到后面去。而且,读者也是快速阅读式的,谁会来理会微博中的微言大义。而这种快速发布、快速阅读,本身符合商业的需求,特别是,从古至今,要鼓动人,千万不可长篇大论,这是至理:一句“impossible is nothing”是绝好的微博,但让写篇文章来诠释一下,未免画蛇添足得紧。

事实上,90%的marketing行为都是在制造垃圾,这非常符合整个微博中垃圾比例的状态。

(小小注明一下,本文的垃圾不带有感情和道德色彩,我只是想用垃圾来表明,很多文字时过境迁后并无意义。更何况,垃圾和主观心态有关,早上吃了四个生煎包子可能很多人认为是垃圾信息,但对于特定的人而言,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