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最重要?

老牌科技公司微软,桌面互联网败给了谷歌,移动互联网败给了苹果,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正当全世界都为它的未来捏把汗的时候,

它推出了HoloLens。

这款被称为“全息眼镜”的东东,刚一出世(也就是展示),就得到了科技圈的热议,中国科技圈也不例外。

我看了视频,这个玩意儿,真得很牛逼,高科技含量,简直可以亮瞎太多人的眼睛。

不过,

一来太亮丽,亮得让人不明觉厉。

二来还是有些笨重,难以想象,一般人会戴这么个玩意儿出门。

所以,这只是个测试品,距离真正的商品,还有好几年道路要走。

做眼镜的,微软不是第一家。

谷歌也做了,叫Google Glass。

谷歌眼镜最近不太好,虽然一出来也是艳惊四座,但到了今天,貌似一派要偃旗息鼓的样子。公开新闻说探索版已经下架,停止销售。

下架新闻一出,一堆的批评总结文章就出现了——还记得谷歌眼镜华丽丽登场的时候,一堆赞美的文字吗?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谷歌眼镜,不好用。

好用很重要。

2006年1月31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公布了一项重要计划——《美国竞争力计划》(American Competitiveness Initiative,ACI),提出在这个时代,教育目标之一是培养具有STEM素养的人才,并称其为全球竞争力的关键。

所谓STEM,就是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纯理工科领域。

STEM大致的逻辑是这样的:数学是基础中的基础,基于数学,产生科学。科学派生两支:技术和工程,它们的完美结合,就是我们普通人日常用到的各种物件,从随身的玩意儿,一直到高楼大桥,等等等等。

2006年这项计划是有其时代背景的:硅谷已经崛起。

到了2006年过完的时候,回顾这个年份,这个小小的一块地盘,总共有225,300个高技术职位,其密度居美国之首。每1000个在私营企业工作的人里有近300人从事高科技业。高技术职位的平均年薪亦居美国之首,达到近15万美元。

2008年,硅谷人均GDP达到83000美元,居全美第一。其总量占全美5%,而它的人口,不到全国的1%。

但是,硅谷不是生来就那么牛掰哄哄的。

硅谷中的高科技人才,又称为“极客”,这个词,也不是生来就那么金光闪闪的。

极客是一群什么人?

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智商高,这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但注意,未必情商高。

不修边幅,这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甚至还有人常年不洗澡。

思维古怪——当然,你可以说成是过于敏捷,一般人跟不上。

对人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机械、代码——这些玩意儿,女孩子一般都敬而远之。

在硅谷没有发达之前,极客就是“变态”、“怪胎”、“书呆子”等等负面意味极强的词。他们不是主流社会的成员。你很少听说极客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也很少听说极客是什么运动健将。是的,在美国大学的传统观念里,体育好很重要,运动健将身边总是美女如云的。

早期的高科技软件公司,其实并不在硅谷。硅谷这地方,名字就看懂了:硅,那是造元器件的地方,是高科技的制造业。

第一代最为牛逼的软件公司,微软,它不在硅谷,而在临近西雅图的雷德蒙德市。

西雅图的确是一个科技城市,到今天为止也是。但西雅图还有很多其它特点。比如说,星巴克咖啡是诞生于此的,再比如说,与艺术相关的商家,据称是美国最多的一个城市(按人均来算)

比尔盖茨的确是一个具有极客范儿的企业家,但他同样也出身“世家”——美国主流家庭。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忘年交,是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段友谊。

硅谷那个等同于“变态”、“怪胎”、“书呆子”的极客,是不入主流社会的。

80年代,微软开始统治世界,一方面是美国传统的商业精神的延续,另外一方面,也彰显了极客的力量。只不过,在那个时代,纯极客公司并没有太多的出头机会。

微软的胜利,恐怕是美国所谓主流传统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商业胜利。接下来的世界,是极客们的。

是谁让极客这个词咸鱼翻身,成为一种正面标签的?

不是微软,是谷歌。

这家成立于98年的公司,到了2004年,成为公众公司,并且给投资人带来巨大的财富。

一时间,谁都在问:下一个谷歌是谁。这个问题,本身就代表着对谷歌的莫大敬意和推崇。

即便到了今天,这个问题依然还会有人问(你应该很少听说有人问下一个微软是谁)。

谷歌的两位创始人,是标准的极客,其中一位谢尔盖布林,全名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布林,一看名字就知道不是纯种美国人。他出生于苏联,6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这种身世,很难说能够真正意义上融入美国主流社会。

谷歌这个公司,没有什么正统的美国传统商业精神,甚至有时候还和传统做个对。比如说,它上市采用的拍卖方式,和一般意义上IPO的公司截然不同。它上市的计划募集资金量,还要玩个理工男的小花样:数学常数e的若干整数倍。

04年上市的谷歌,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我个人一直认为,谷歌崛起和布什的那份计划,有着一定的因果关系。

另外一家金光闪闪的公司,苹果,它又彰显着什么?

设计。

乔布斯其实很难说他是极客,他既不擅长写程序,也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工程师。

很多人认为乔布斯是一个营销天才,因为他有说服人的本事,还神秘兮兮地给他安了一个“现实扭曲力场”。

但我以为,一个营销天才其实是很难改变世界的。微软的鲍尔默也是一个营销天才,他能把销售业绩提高,但他改变不了什么。

乔布斯的贡献在于:他倡导设计为先,设计至上,并证明了这一点极其关键和重要。

乔布斯是什么生?文科生?理工男?

不知道,丫连大学都没修完。

不过他修过一门关于字体的课,这种事,理工男好像不太会碰。

STEM升级了。

clip_image001

这里的Arts,就是在STEM上增加的一个新元素。Arts本身带有“文科”的意思,不过我更倾向于把它翻译成艺术、设计——当然,根据图表中Arts项下的诸多内容,做人文社科解,也可以。

STE@M挑战了一个很重要的创业理论:鸿沟理论。Geoffrey Moore在他的《Crossing the Chasm》(中译跨越鸿沟)一书中称,基于创新扩散理论上发现,几乎所有高科技领域,早期市场与主流市场之间都存在着无法轻易逾越的“鸿沟”。

clip_image003

但iPod没有这个鸿沟,后面的iPhone、iPad都没有这个鸿沟。Geoffrey Moore认为,这是因为营销做得好,把这条沟给跨过去了。

但我以为不完全是。

关键是设计。

如果翻开早期的科技产品图片,你就会发现,技术上在当时都是一时之选,但设计上委实惨不忍睹。很多科技产品非常不好用,哪怕它的确能完成非常重要的目的,但就是不好用。

微软的windows,其实的确“抄袭”了苹果的图形界面——至少是理念上抄袭了这点。Windows和DOS的巨大差别就是:好用。双击点开一个文件夹看看里面有什么文件,总比你学习并记忆dir来得容易吧?

这让我想起我去年跟着湛庐文化去美国聆听苹果早期最重要的设计师Robert Brunner的一次讲演。他这么说道:

管理—》市场—》设计—》工程—》制造—》发布—》销售—》支持,这是Brunner眼中大多数公司所奉行的一个流程。在这个流程中,设计只是其中一环。Brunner认为,设计这一环,应该渗透到从管理一直到支持的每一环中。

换而言之,一个高科技产品,从创立之初,设计就必须参与进来。一个好的符合人性需求的设计,是能够帮助高科技产品“跨越鸿沟”的——不是营销,是设计。

我深深地同意这一点。

回到文头的两幅眼镜上来。

谷歌是一个极客主宰的理工男公司。谷歌做出了很多很成功的产品,但不等于它做的产品都成功。

另外一个技术含量极高的产品,wave,也早就宣告失败。Google wave,实在是太不好用了——如果你用过的话。

微软,这家传统高科技公司,它的Lens能不能跨越鸿沟?

关键是A,不是STEM。

—— 钛媒体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微信公号要开评论区

这事空穴来风,有端倪可循。

一个叫“骑行西藏”的公众账号底下,已经出现了这个模块。这个账号据称是微信团队员工所为,过去经常会在这个账号下看到微信日后会推出的功能(比如阅读量这个功能骑行西藏就是首个测试号)。

image

 

评论区会推出当无可疑。但这里依然个问题,就是评论的显示,以何机制运作?

第一个做法,简单粗暴,就是后台有个开关。公号运营者可以打开评论区,也可以关闭评论区。关闭一条都不显示,打开就全部显示。

第二个做法,由公号运营者决定每条评论是否可以显示。在骑行西藏这个号下,出现了这样一个评论:

clip_image004

张小龙这个所谓“让我上评论区吧”,疑似目前评论显示是这么个机制。也有可能是类似博客里的评论审核机制:该用户只要一次通过,以后都通过。

第三个做法,用户A能看到的评论,都是ta的关系链好友。这个机制对技术要求最高,而且保护了一定的隐私。这个做法可能性略大。

微博的运营者曾经吐槽微信的公号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结构:公号运营者能够看见用户反馈,但用户和用户之间,彼此不可见。这种机制非常像伯特的结构洞理论。这位社交网络学者这样写道:

个人在网络的位置比关系的强弱更为重要,在网络中的位置决定了个人的信息、资源与权力。因此,不管关系强弱,如果存在结构洞,那么将没有直接联系的两个行动者联系起来的第三者拥有信息优势和控制优势,这样能够为自己提供更多的服务和回报。因此,个人或组织要想在竞争中保持优势,就必须建立广泛的联系,同时占据更多的结构洞,掌握更多的信息。

在过去,很多公号运营者其实相当喜欢这种结构洞,比如说做导购服务的号。订阅者如果被坑了,也不能发个差评以示报复,现在,则隐约出现了这样的可能。而一个差评的确会影响其他用户的判断。

评论区的出现,会适当减轻这种结构洞。所谓适当,就要看这个评论区的机制是什么。

第一种简单粗暴的做法,其实最终结果,是大量公号会被迫打开开关。因为如果选择“不显示评论”,有“心中有鬼”的嫌疑,会遭到用户退订。

第三种做法,关系链好友可见,依然会一定程度上弭平结构洞。更进一步,当我发现我的关系链好友给了一个差评,导致我对该公号的不满会大概率上增加。

现在看看第二种做法。也是目前看上去最有可能的。

第二种做法加大了公号对自身运营能力的要求:每条评论审核,不是一个真正的个体自媒体号能完全负担的(太过滞后的审核通过,可能会导致评论者不满。在这个一切都要瞬时反馈的碎片时代,人们总是希望你反射弧越短越好)。如果将来微信公号是这样一种评论机制,运营能力的强调,将大幅超过对原创能力的强调。

故而,有两种公号是一个利好。

其一,编辑号。由于内容生产几乎没有成本和精力,它有大把的时间来运营。如果微信的评论显示还能显示公号运营者的回复的话,运营能力的彰显,就更加淋漓尽致了。

其二,机构号。团队机构有人,总是有能力去运营的。

评论区,对个体原创号是一个噩梦。它会裹挟着你去处理评论,要么,在中国今天平均160个人就拥有一个公号的浩瀚账号中,湮灭不见。个体原创号需要机构化、团队化。稍大一点的个体原创号,需要去雇个助理。

地下生意会多一种,除了刷阅读量和增粉以外,出现提供机器人评论服务。

公号这个东西,我现在可以说成是:博客重生了吗?哈哈哈哈

关于微信新功能,还有如下流言,未经核实,仅供参考:

1.公众微信将合并订阅号和服务号;
2.服务号每天可以群发;
3.不限制48小时才能交互;
4.用户对公众号评论可见;(已出现)
5.关系链好友可以看到评论;
6.钱包功能将会把入口浅化;
7.卡包功能也将全面优化提升;
8.新版微信可以分享到QQ;
9.视频通话可分屏;
10. 也许还有其它更多可能。

—— 钛媒体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