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因果?笨蛋!

非常热的大数据概念里有一个重要的法则,那就是:判断相关,而不是因果。

比如说,在亚马逊上你经常会看到:60.7%的人买了A书后还会买B书。

这句话的意思是,买了A书的行为,与买B书的行为,有一定的相关性。

但很显然,买了A书这个行为和买B书的行为,很难构成一种因果。你不能说,因为买了A书,所以要买B书。

为什么买A书和买B书有相关呢?这里面肯定有因果。但这个因果需要再去做研究。

买啤酒和买尿布显然不存在什么因果关系,真正的因果关系是:因为把啤酒和尿布放在了很近的地方,男人买东西又不像女人那样喜欢逛着买。

因果是一个非常难以研究的关系——所以,才会有很多学者去研究因果,因为难嘛!

搞不清因果关系是要闹笑话的。

笑话一:在还不太了解科学的古代,农民会认为,蜻蜓低飞了,所以天气要变坏。

这显然是因果倒置。因为我们今天知道,是因为天气要下大雨,所以蜻蜓会低飞。

笑话二:某项研究发现,吃野生海参(或者其它什么昂贵的食品,我这里只是举例)有益于提高智力,因为研究注意到,经常吃海参的小孩,呈现出更聪明的特点。

这依然有可能是因果误判。存在这样的可能,小孩经常得以吃到海参,是由于家庭相对富裕。相对富裕的家庭可能会更重视小孩的教育,所以小孩呈现出更聪明的特点。这是非常典型的c导致a,c导致b,ab高相关的例子。

正因为因果是一个非常难以判断的关系——这需要大量的仔细的严谨的而且要有智商的研究,但人们的天性又是喜欢凡事问个为什么,所以,在真正的因果关系没有出来之前,阴谋论、动机论便得以呈现。

而且你会注意到,越是热门的事件,就越容易滋生阴谋论和动机论。因为这是一种最简单的诉诸因果——大部分情况下是假因果,偶尔,会被猜中。

没啥稀奇。猴子也会买到涨幅惊人的股票的。

但我依然要说,这是阴谋论、动机论。

动机、过程、结果。

是一个人做一件事,必经的三个步骤。

很多人喜欢去猜测一个人做事的第一个步骤:ta为什么要这么干?

这个问题有其现实性。因为没人会吃饱了没事干去做很没目的的事——尤其是大事。

柴静自己摸出来一百万银子和一年的时间,带着一支小团队,产出了《穹顶之下》这样一个作品。这是一件大事,投入之高,时间之长,不是脑门一充血就能完成的。

她摆出来的理由是:一开始我不太关心这事,但我女儿的遭遇,让我要彻底搞明白这件事。

于是,就有好事者开始鉴定她这个理由。

他们先是发现,柴静女儿出生在美国,柴静本人吸烟,柴静还开了一台排量不小的汽车,等等等等。于是他们就有理由怀疑,这不是柴静的动机。那她的动机是什么呢?

形形色色的阴谋论出炉。

这些阴谋论你不能说完全没影子,因为有些的确是客观事实。

比如说,高层某个家族里有一个重要成员据维基百科说,是现任国际节能环保协会会长。

比如说,能源产业经过一系列反贪腐事件,现在上去踩两脚,十分安全。

还有人像侦探一样,从结果倒推: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是主谋者。柴静的《穹顶之下》,貌似环保部是最大的受益者(看,多少人从此知道了那个电话,多少人经过柴静的诉说发现环保部其实没权),这件事一定是环保部的公关。

还有人去看谁在为柴静鼓与呼,他们惊喜地发现,人民网在这里折腾得很起劲,甚至视频未出之前就开始推专访了。和官媒搅合在一起,说明什么?

阴谋论得出了重要的结论;柴静所为,就是跪舔,就是五毛,就是维稳。

人的智商“高”到这个地步,夫复何言!

人的智商低到这个地步,夫复何言!

一边是柴静做了一部片子,一边是一些道听途说可能为真可能为假的客观存在/抑或压根不存在。

它们有没有相关性都不好说,遑论因果!

荒唐得宛如关公大战秦琼式的大杂烩小说。一锅乱炖,还眉飞色舞地觉得自己比所有人都通透。

事实和事实之间,的确存在各种包括因果在内的关系,探明这些关系,有时候比探明具象的事实更重要。然而,最可怕的,是脑补出一些链条,捏造出一些关系。

即便存在相关,也不能定论为因果,否则就是一种非形式谬误,方法论没学好的后果。很可惜,方法论这门课,很多年前的中国大学并不进行通识教育,即便到了今天,也有很多人没好好学过。

我唯一能判断的出的因果是这样的:

正因为那些客观存在,所以柴静这个片子的政治正确的可能性很大——这话的意思就是,很安全。不太会被彻底封杀,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这个作品。

这个因果的成立概率很大,但我依然不敢说死。

政治正确。

这个词其实没啥坏的。

坏的是,为了政治正确,而放弃义理正确,放弃事实正确。

在义理和事实正确的基础上,政治正确会更有效率地导致这件事得以可操作。

对于雾霾治理,这,难道不好吗?

有司含笑点头,短信感谢的事,就是十恶不赦?就是罪恶滔天?必须批判?必须横眉?

哪门子道理!

柴静这部片子,我在家庭晚餐上和我老爸说,这是一个补锅匠。

我的意思就是,这个片子看完了,你不会觉得怒气冲天,也不会觉得绝望至极。它很难让你产生这样一个念头:明儿我就移民,这地方,没法待了。

如果具备这样的控诉性和斗争性,却又如何?

960万平方公里上的十数亿人,有多少具备明天就移民的能力?

正相反的是,这个作品给了你希望:别的发达国家也经历过这样的时代,他们克服了。所以,只要方法得当,我们能够战胜雾霾。

这个方法是让今天的体制做一些改变。注意,是改变。

所以,是补锅行为。

我一点也不反对补锅行为,这是最具操作性最有现实性的做法。

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的经验都告诉我们,政府要有所为。这件事没有政府,几乎难以做成。

为什么要把锅给砸烂了,才算有救呢?

或者说,为什么要看到柴静怒发冲冠地去砸锅,才是值得称道的呢?

高呼口号、义正辞严,最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们见得还少吗?

—— 钛媒体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_thumb.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生态之战

事实上,第一家在中国做生态的互联网公司,是阿里。

不过这个生态里,大多数玩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

淘宝是一个很庞大的生态,时至今日,已经有数百万商家。另外,这个生态里,似乎还有着一种“职业生涯发展规划”的味道。

我认识一个姐们,以前是卖家,第一批入淘卖家。卖货卖了几年后,实在觉得累(不是没赚到钱,而是赚这个钱极累),就去淘宝大学做讲师,有经验有资历有技巧,讲的都是干货。再后来,做讲师的人多了,她又改行去做面向卖家的crm了。

这是一个所谓生态的非常重要的特点:有太多的人,在依靠你活着。

生态一旦建立起来,跨起来其实也很难。因为有很多人依靠你活着,他们会本能地去阻挡或延缓你这个生态的下降态势。

微软的windows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即便到了今天,对微软的批评不绝于耳,但这个生态依然存在,依然有无数多的人在依靠微软吃饭。

诺基亚就不是生态,没什么人依靠诺基亚活着(除了一些上下游的企业),它即便曾经如日中天过,但跨起来,也飞快。

所以,苹果是生态,但中国几乎所有的依靠andorid系统起来的手机厂商,都没有生态。

这里包括一直在吹嘘打造生态的小米公司。

投资了很多公司怎么就叫生态呢?难道红杉做了一个生态?

miui是重要的分发渠道,但如果miui跨了,这个世界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腾讯,以前是没什么生态的。这是一家被人指责为“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公司。这显然不是生态的玩法,即便它利润极高。

3q大战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这场公关战可以说非常剧烈地改变了腾讯,让它得以审视自己的巨头策略:吃独食是不行的。

3q大战也催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的改变。大家都开始谈论起一个名词:开放平台。很多坐拥上亿用户的互联网公司都宣布要做开放平台,这里甚至包括今天被指为没落的人人网——毕竟宣布要做和真的有没有去做,是两回事。

腾讯真得去做了。

如果说在qq这个工具上,腾讯还有太大的既得利益以至于放不开手脚的话,那么,微信,那就是一张白纸,尽可以在上面将“开放平台”推到它能承受的极致,形成它想要的生态。

到了今天,仅公众账号就有850万之众,完全可以说这句话了:有太多人,在依靠腾讯活着。

但商业生态,只是一个词的借用,它不是大自然那个生态。

大自然本身,是没有利益诉求的——即便有,也是自然女神,她的利益诉求,不是我们凡人能理解的。

商业生态,那是彻头彻脑的一种商业策略,商业工具。没有一个企业是为了生态而建生态,其根本目的,都是维护企业自身发展——这无可厚非,本来如此。

正因为如此,生态必须有一个中心,而且,只能有一个中心。

所以,与其说是生态,不如说是:星系。

生态的玩法,有两个地方,是生态建造者所天然警惕的。

其一,这是一颗恒星带着理论上数量可以无限的行星和卫星的游戏,但绝不是两颗恒星在一起的游戏。巨头并不介意中小玩家的入局——甚至是鼓励与欢迎,但对于同样当量级的另外一个巨头,保有警惕心,是极其自然的事。

其二,更为关键,不能有损于它的商业模式,或者,战略布局。

前文提到,阿里是第一个建构生态的互联网公司,但很早就屏蔽了百度爬虫。因为它的商业模式建立在为商家做广告上。如果能够通过百度来搜到想要的商品,那么,淘宝的商业模式就此崩塌。

腾讯亦然。在微信上的举措,与在qq上的举措,非常不同。比如说,qq那个面板上寸土寸金,全部是腾讯自己的东西。但微信上,当然可以有别家的东西(比如公号推送那一栏)。qq上的弹窗你没点技术本事根本关闭不了,但微信上那个预装的腾讯新闻模块,是可以自定义删除的。这就是qq有它的包袱(利润所倚),微信嘛,没有那么多的包袱。

终于说到今天的红包大战了。这是at再一次的正面对抗,而且,非常剧烈。

红包后面是什么?移动支付。春节期间发红包,场景对。红包数额一般不会大,小额支付。符合场景的小额支付,是做移动支付的,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移动支付后面是什么?就是互联网金融。金融业的“存贷汇”,都离不开支付。金融这块蛋糕太大太重要,尤其对于阿里和腾讯而言。

阿里做金融,有原生动力。所有搞零售的,天然就和金融近。搞零售的,总会拼命想点办法出来让自己更方便交易,金融就是这么诞生的。

腾讯做金融,没有原生动力,它不是搞零售出身的。但它有一个很强的动力是:收入构成里游戏能不能少点?

游戏很发财,真的,有电子海洛因的批评声。几乎就是卖白粉,怎么不发财?

但游戏似乎,对社会价值贡献不大。陈天桥靠游戏做了中国首富,心心念念想转型。他没转成,腾讯未必转不成。

阿里和腾讯在打的软件上也曾经大打出手过,道理一样:符合场景的小额支付需求。

当生态的建立者发现冲进来一个巨头,而且剑指的是自己重要战略地盘的时候,它的反应,摸着脚趾头都能想出来。at是互封的,在这个议题上,谁开放谁就是脑子进水。

这就是商业。

有律师跑出来说,这事涉嫌不正当竞争。

真的吗?

其实蛮难讲的。一个依据是工信部有关条例规定过,网络服务商不能强迫用户用或者不用某种网络服务。但这个规定有个前提:无正当理由。

阿里和腾讯有没有正当理由封杀对方呢?要找的话,分分钟能找出来:比如说我怀疑对方的程序代码有漏洞,会导致用户数据泄露。你把代码给我看看,我才能确信你是安全的。如果不给我看,对不起,先封杀着吧。

无正当理由这五个字就是个大杀器,双方公关战归公关战打着,但埋头建立自己的生态才是最要紧的。

生态的另外一种表述就是“基础设施服务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没有任何一家网络巨头敢说这样的话:我已经完备。

也正因如此,才会对对方那么警惕和防范。

在这个当口,个别人的价值观和个性,其实已经不再重要。组织的大局利益比天还大,而组织的大局利益,就是商业利益。

生态,是一种商业的高级玩法。

但它的本质,还是商业,不是什么“洁癖”。

至少在中国商业只是发展了三四十年的当下。

—— 钛媒体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4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