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这档子事

联想在大裁员时,曾经有员工写下了一篇饱含感情而又似乎带点看破红尘的文章:公司不是家。据说,柳传志看到后也心潮澎湃,回应了一篇。当然,公司不是家,所有员工都亲如兄弟姐妹,也至多就是“如”,而不是“是”。

公司首先是一种“政权”性质的组织。如果你接过哪个人的名片,头衔上大书“行政副总裁”的话,你千万不要认为这个家伙就是管管物业和后勤的。严格意义上说,行政副总裁在公司里的位置,就像是一个国家的总理。行政行政,行使政权也,几乎就是公司里的二把手了。

公司的“政权”性质是“威权”式的,没有任何一个公司是纯粹民主制的。你看到过哪个公司的重要主管是所有员工投票决定的?更重要的是,公司的任何一个阶层的主管是向上负责,而不是向下负责的。这种威权式的金字塔结构注定了公司一定是独裁或者少数人独裁的“政权”性质。

威权式组织的各阶层leader是任命的,不是选举的,小到班组长(这么小的阶层主管,为了体现组织的民主式气氛,有可能采用选举方式),大到总裁。行政任命造就了各阶层主管的合法性(legitimacy)。而归根到底,合法性的来源不是民意,而是金钱。

总裁是董事会任命的,董事会说话的权力来自于董事们各自后面代表的金钱力量。股东大会就更是如此了:一股一票,股多票多,股多的唯一原因就是钱多。是故,公司是一种彻头彻脑的经济组织,为了一个共同的经济目的(附属一些社会目的)而勾结起来的经济组织。

然而,运作优良的公司(所谓卓越型),必定还有另外一样东西:文化。我不止一次地把公司文化看成是某种教义。各阶层主管除了对如何赚钱要殚精竭虑外,还需要努力地向他们的下属传播公司的文化:布道。教义的正确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所有人认同。比如Philip Morris就要传播吸烟是有益于生活情趣的理念(呵呵,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tic only,就是marlboro),而迪斯尼所谓“将欢乐带给每个孩子”的教义也是建筑在让孩子们的父母多掏点钱的基础上的(比如说,在上海我幼年时有一种“米老鼠奶糖”,这种奶糖虽然给无数上海幼童带来了快乐但有鉴于迪斯尼认为侵犯了它的版权而从此销声匿迹)。

卓越型公司都有宗教组织的影子。创始人非常象大主教,有着被人顶礼膜拜的偶像崇拜(在东方更明显)。如果创始人够智慧的话,就会逐步将教义深入人心而与他/她无关:组织教义的传承就有条件展开。

很多人喜欢说商场如战场,更进一步地,将公司与军队做类比。事实上,军队的确是效率最高的组织,但我们很少听说哪个正规军拥有自己的文化(有一支军队有些例外,它有类似双首长制的结构,不过负责脑袋的那个首长地位比那个负责手脚的首长的高一些。这个双首长制的结构在连一级的低层组织上就开始了。在上个世纪前半段,这支军队的三大法宝之一就是“双首长制”,并打败了据称实力远远超过它的另一支军队)。军队的惩罚措施是最可怕的:毁灭肉体,所以将军们敢于说no excuse,但公司没有这种手段。公司要让它的行政畅通无阻,除了刚柔并济的萝卜加大棒的考核政策外,画饼式的教义灌输,份量更重。

于是,公司是什么的答案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一个政教合一的经济组织。

慈善这档子事

本文写作于汶川大地震背景之下,并仅代表个人观点。

很多人把慈善和公益是混淆的。严格说来,慈善有点象“施舍”,是不求回报的。而公益则是求回报的。慈善以个人为主(也有组织去搞慈善的),基本上就是捐款,而且以不留名为佳。国内外都有不少慈善基金(某种意义上讲,我更倾向于说海外慈善基金是比较正宗的),个人可以给那些基金捐款。而公益么,花头就多了。在今天这个所谓“公益年”的说法下,公益,已经彻底蜕变为一种组织公关的做法。

慈善既然是施舍,既然是不求回报,那么,就是完全个人的事情。慈善从来不是什么公民(或者组织)的义务。没有任何一个说法,说公民必须在这一生必须去做慈善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一个说法,说公民有义务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必须献出他/她的爱心。

我见过网上有人痛骂李开复,说他数十亿年薪在四川大灾时,身为成都人,表现不够。我明确地公开地表达我的个人观点:对此说法我很不以为然。李开复愿意献爱心,捐款以亿计,固然很好;如果他抠门一些,没捐或者少捐,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还有网站去收集IT公司在这场大灾难的捐款表现,做了一个专题(链接我就不给了)。主事者的动机我不想评判,也不好评判,但客观上造成慈善的“攀比”,似乎不捐款就显得没爱心,捐少了就爱心不够似的。

什么逻辑?!

事实上,那些网站的捐款做法,严格意义上已不再是慈善,而是公益了–商业组织的公关套路。

我的的确确感到了今天的“公益”泛滥。当然,也没什么不好。获得帮助的人,给予帮助的人,中间搭桥的人,各取所需,也完成目的。

但我对媒体对这种打着公益旗帜行公关之实的行为推波助澜,咳…不予评判。

新教和天主教有个很大的不同点。圣经里说,富人想上天堂就象骆驼要穿过针眼。但新教却认为,个人财富的增加却是一种现世的自我救赎。在新教教义的基础上,产生了美国式的资本主义,也就造就了今天的世界经济格局。

所以比尔盖茨赚了很多钱,实现了他的个人自我救赎。既然有那么多钱,左右无事,再去救赎救赎别人,实现更大的自我救赎,也无不可。于是他搞了个基金,专门跑亚非拉的发展中地区,去到处“施舍”。

比尔盖茨这种半公益半慈善的做法,是有个很大的前提的,他自己的确成功了,赚了很多钱。

但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那些捐钱的大佬们,是的,有些公司自己是在赚钱,但有些公司还在靠投资人输血。我就不明白了,当一个组织尚不能为它的股东负责的时候,就匆忙间投入“社会责任”的运动,是不是太过理想了?

就像个人一样,你总得先把自己管好罢。古语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都管不好自己就去管别人,个人立场上是没什么不可以的,但如果成为一种社会风气,我不得不实话实说,这个社会,浮躁而无底气。

汶川大地震的死伤十数万,我始终认为和我们的经济基础尚薄弱很有一些关联。我们都晓得,日本是个地震多发国家,但地震起来死伤数万却不多见。这和该国的经济实力有关,至少人家有钱去建一堆一堆的抗震房子。

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还很薄弱,而一国经济实力,基本上就靠它的商业组织们的强壮与否。是故,一个企业,最先要做的慈善是:先让自己能活下来,不要制造失业大军,且,尽可能地帮助更多人就业。

豪情万丈地捐上个百八十万,过了两年自己破产,导致一堆的下岗员工,这算是慈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