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定制化的悲剧:读《网络共和国》

凯斯桑斯坦是美国当下相当重要的一名法律与宪法学者,他的著作有十数本已经得到了译介,而这本《网络共和国》,是这些著作最薄的一本,大概只有10万字。但这本书,是桑斯坦关于舆论(另外还有两本《信息乌托邦》与《谣言》)中非常重要的一本。总体上来说,桑斯坦对于网络上的“个性化定制”充满了忧虑。

桑斯坦把定制化信息称之为“我的日报”,其实早些时候谷歌曾提供过类似的服务,名为iGoogle。这项服务启动于2005年,在去年7月份的时候,谷歌宣称将在2013年11月正式停止。这个服务其实是一张网页,用户可以将ta感兴趣的内容源(比如某个博客的内容)放置其中。置放多个内容源后,iGoogle就可以输出一张用户感兴趣的内容。在我看来,这项服务比较好地彰显了“我的日报”的特征:我不感兴趣的内容(源)我没有放置,自然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谷歌关闭iGoogle的原因并不是什么定制化不好,我的看法是,iGoogle还是不够定制化:它只是允许用户定制内容源,而不是内容。博客世界里的确有博客经年累月只谈某一个领域里的内容,但同样有更多的博客除了主要谈某领域的内容外,还会谈及其它。这种内容的输出显然还不够定制化。今天的数据挖掘和语义分析能帮助更好地完成定制化。比如分析一段文本中的标签,从而归类它属于哪个领域,然后输出给用户看。在技术的帮助下,用户可以得到更加贴心的“定制化信息”服务。

但桑斯坦忧虑的事就在这里。他依然认为公共媒体是重要的。他这样写道:

报纸和新闻报道能为几百万人提供一个共享的参考框架。这个参考框架不仅或者总是有益的:垄断不是民主的朋友,但在一个多样化的社会中,共同的经验起着一些有价值的功能,它提供了一种社会粘性。

他始终认为:大部分公民应该拥有一定程度的共同经验……这是完善民主的前提…而更多的选择和量身定制的力量使公共媒体的社会角色逐渐式微。

其实台湾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一个名词“族群分裂”是最好的描述。本文我无意从价值观念上来评判蓝绿两个阵营究竟谁是谁非。但蓝绿阵营的尖锐冲突,使得这个地区一度空有所谓民主的皮囊。台湾领导人孜孜以求的所谓“最大共识”,就是想让整个地区的公民至少能够分享一些共同经验,失却这个土壤,选举是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

定制化信息很容易让人们出于一个封闭的状态中。桑斯坦认为,各自在封闭的情形下做出自认为理性的选择,汇集在一起后,往往与民主的目标背道而驰。

早期的BBS其实很有一些公共媒体的味道。其一、它不提供所谓定制化的功能,或者至少是非常弱化的。所有人看到的版面都是一致的。其二、它对个人的赋权色彩很小,除了版主之外,大部分BBS用户是平等的,这个世界里会有一些和版主关系不错的所谓大虾级人物,但更多的用户都是普通用户。BBS世界里很少有成群结队成规模的所谓大V。

我个人早年主管过一个财经类BBS,也是经常厮混于一些BBS中的重度用户。BBS里的确有争吵,但BBS很少会出现根据某些“偶像”而进行站队的事件(根据某个话题站队倒是有)。天涯社区中极其著名的周公子大战易烨卿事件,并没有形成所谓的周公子粉丝团和易烨卿粉丝团。总体上而言,人们仅仅就某一个具体事件进行争吵不休,但很少会因为所谓某人“脑残粉”而不问青红皂白地支持或反对什么。

但微博显然和BBS非常不同,虽然它的评论机制几乎和BBS是一样的。微博上有成规模的大V用户,也有着大批大V所谓的“脑残粉”“死忠粉”。微博这个140字体裁本来已经很难长篇大论深度地去讨论某些复杂的事情,再加上所谓偶像情结,在我这个资深BBS用户看来,微博显然更加得乌七八糟。

微博与BBS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一个定制化媒体。我反复告诫我的学生说,不要以为你看到的微博就是整个世界,因为其实你只看到了你定制过的那批你以为值得关注的人为你制造出来的世界——这只是世界中很小的一部分。想想微博号称5亿账号,但你最多只能关注2000个。这是多么小比例的一部分,但恰恰有很多人会认为这就是整个世界。

定制化媒体是为了满足喜好而存在,但桑斯坦认为,自由是让人们有机会去追求自己的喜好和信仰,并且要置身于充分的信息以及广泛的、不同面向的选择中。“我的日报”体系,其实很难满足这一点。长期浸淫于定制化媒体之中,会带来桑斯坦个人更加忧心忡忡的结果:群体极化,传播市场将会继续分裂下去。

组织传播学中所谓的Small Group Thinking(小团队思维)就是在群体极化的基础上形成的。一群对某国厌恶度各自达到60%的人聚集在一个封闭的圈子中经常互相传播后,他们的厌恶度会普遍上升到8成乃至100%。原教旨主义者就是这么来的。而原教旨主义,也许是民主最可怕的敌人之一。民主其实并不是制造各种尖锐的不同和对立,民主恰恰是在寻找所谓的“最大公约数”——最广泛的一种同意。

桑斯坦此书作于2002年,彼时大规模的定制化媒体尚未出现。桑斯坦的忧虑,其实颇具远见。看看今天的中国网络,群体极化自然还谈不太上,但理性辩论,恐怕已经是稀缺货了。

—— 网络传播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这个未来还比较遥远:读《3D打印》

3d打印 5月5日,一名只有25岁的得克萨斯州学生科迪•威尔森发明了一款塑料手枪,他将设计文件放到互联网上,两周内获得的下载次数超过10万次。利用这个文件,再配以一台3D打印机,任何人都可以“打印”出一把塑料手枪,不仅可以实际发射杀人,还可以通过金属探测器的检查。这件事引起了美国安全部门的注意,四天后,威尔森收到美国国务院发来的一封信,信中指控他违反了《武器出口控制法案》,并命令他立刻从网站上将文件删除。随后,美国国土安全局向全球发布了一则警告。他们用整整3页的篇幅描述了这种武器的危险。他们写道:公共安全因而受到威胁;不幸的是,他们没有办法阻止这种武器的制造。

事实果真如此吗?澳大利亚警方进行了试验。他们只用了27小时就完成了所有零部件的制作,花了1分钟完成手枪的组装。然后,他们将子弹射入了一块明胶。德国人也关注这个事,不过并没有大肆声张。英国《每日邮报》记者们则成功“打印”并组装出一支这样的手枪(威尔森命名为解放者),并通过了金属探测器的检查,带上了欧洲之星火车。

这件武器不在于它的火力有多强劲,威尔森自行制造的一把解放者试射了十次而未损坏,威尔森就认为它通过测试了。但它的生产过程实在太简单了,任何人,只需要一台联网电脑,一卷塑料(倒不是普通塑料,但也不是什么非常难得的塑料,学名烯腈-丁二烯-苯乙烯共聚物,就是用于制造乐高积木的热塑性塑料。),一颗钉子和一台3D打印机,立刻就能拥有一把可以偷偷摸摸带上飞机的能杀人的手枪,而对于恐怖分子来说,能射十发已经足够了。

核心的技术就是所谓3D打印,这项技术的正式名称叫“快速成型”或“增材制造”,3D打印只是人们给它起的一个貌似有点形象的别名罢了:打印一个物件可不就是三维打印嘛。胡迪利普森和梅尔芭库曼合作写作了这本《3D打印:从想象到现实》的书,书中比较详尽地介绍了这个技术的工作原理,以及这个技术目前所能达到的程度:能“打印”出什么东西。

一些食物的“打印”已经不再是什么难事,一些装饰物或桌椅板凳的“打印”也已然实现,这些可以用于3D打印的事物有一些共同特点:内部结构并不复杂。另外,有一些人体器官也可以打印出来,比如一个下颌骨植入物,或者是一片人造心脏瓣膜——不过这个还是机械的而非生物的。假肢也有公司开始商业化地为客户打印,不过走的是“时尚”路线:即把义肢做得很漂亮。但假肢有些功能依然还无法承载,比如人体的自身骨骼带有平衡压力的作用,就目前的技术而言,3D义肢要实现这一点,同非3D打印的义肢,一样有困难。

3D打印被鼓吹成一种可以让个体也可以制造事物的技术,技术的想象力似乎可以让巨型制造业解构了:因为人们自己可以为自己“打印”出种种:家具、电器、食物、服饰、锅碗瓢盆、以及各种装饰摆件。以后我们在电子商务网站上买的不再是一个货品,而是一个货品的设计文件,利用这个文件,再配以我们家中的3D打印机,为什么还需要物流呢?

事实上,自无线电技术诞生以来,人们总是对技术能够瓦解某种既有的垄断势力产生美好的想象。无线电能够突破媒体垄断,后来被证明是一场空想。互联网这个本意来自于去中心化结构的东西,后来催生了至少两代半的中心:门户、搜索引擎以及正在蒸蒸日上的社交网络(算是半代吧)。3D技术能够解构巨型企业吗?

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内部结构相对复杂的东西,是3D打印很难以解决的。比如飞机制造,目前看来还是有些问题。汽车制造,则有美国人已经实现,但成本其实不低:要5万美元才能做出一台。3D打印当前的主要技术障碍在于原材料昂贵、精度比传统机械制造差上很多。大型制造业会利用3D打印做一些零部件的生产,但整机生产,在未来的几年里,恐怕还很难用3D打印来胜任。

然而,一把小手枪虽然同样要求比较高,但总比造飞机汽车简单多了。更聚焦一点,一个机匣的要求又比手枪低一些。按照美国的枪支管控办法,枪支是通过机匣来识别身份的,正如车牌号是汽车的标识一样。威尔森先是解决了机匣的打印,发布了设计文件。也就是说,人们在获得这个文件后就可以打印机匣,至于枪支的其它部分,可以非常自由地从任何地方轻易获得,然后自己DIY就可以组装出一把枪支。这让美国枪支管理面临了严重的威胁。换而言之,3D打印还没怎么造福文明,就已经开始威胁到文明了。

但我依然对这项技术保有谨慎的乐观,第一代3D打印机就像早期的电脑那样,笨重而又效率低下(90年代的时候,人们甚至还会认为计算机比计算器难用多了,为了算个数,还要编程?),但Makerbot和Formalabs出现后,3D打印得到了改良。前者使用挤出成型式技术,后者使用立体光刻成型,比前者更为精确。电脑也从ENIAC(恩尼亚克)一路走来,变成今天灵巧的高效率设备,没有理由说3D打印机不存在这样的进路。当前的3D打印机已经开始慢慢变得廉价,并小规模走入人们生活中。

3D打印不太会大规模地终结什么制造业,就像互联网其实并没有大规模地终结什么产业那样(正相反的是,那些产业也在使用互联网技术升级)——大概也就是个纸媒行业被打了个落花流水——但3D打印会释放人的创造力,宛如电脑释放很多技术人员的创造力一样。这个未来虽然还稍显遥远,但值得期待。因为它会极大地提升甚至改变普通人创造东西的能力。

—— 刊发于《网络传播》杂志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