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谷的战争:读《移动风暴》

移动风暴 苹果和谷歌一度的确关系非常好,这两家公司在气质上有一些共同之处:反固有的东西。苹果的理念是“不同凡响”,谷歌的理念则是“不作恶”,多多少少都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那种狂傲的劲。不过,更重要的是,苹果和谷歌,在彼时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微软,或者说,wintel联盟。

但“一山不容二虎”,移动领域这座山的利益又实在太大,大到赢家可以控制整个产业,输家就只能沉沦的地步。这两家无论于公(企业利益)还是于私(私人交情)都曾经水乳相融的公司,最终兵戎相见。这本由商业记者沃格尔斯撰写的《移动风暴》,为我们回顾了两家公司交恶以及在整个移动领域中争斗的过程。

但在开战之前,这两家公司的确处于一个相当纠结的位置,因为他们各自的董事会成员和外部顾问实在过于盘根错节。沃格尔斯这样小结到:

“比尔坎贝尔是苹果董事会的长期成员,乔布斯的密友,同时也是施密特、布林和佩奇最信任的一位顾问。前副总统戈尔是谷歌的顾问,也是苹果的董事会成员。英特尔CEO保罗奥特里尼是谷歌董事会成员,但苹果是英特尔最新的大客户。基因泰克公司的亚瑟莱文森是两家公司董事会成员。”

沃格尔斯没有特别提到施密特,这位谷歌时任CEO,是苹果董事会成员,因为这件事知道的人实在太多了。苹果iPhone第一代发布时,施密特在发言中这样表示:“许多公司的董事会之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不过无论如何都比不上苹果和谷歌的情谊。很可能我们两家公司有朝一日会想要合并,到那时我们就改名叫苹果谷公司。”至于乔布斯,那更是布林和佩奇的偶像和导师型人物,三人经常一起散步探讨问题。以至于乔布斯手下向乔布斯汇报谷歌有制造手机构想时,乔布斯认为这事散个步就可以了结了。

但最终事态的发展,让乔布斯说出了这样的话:不作恶?那是一句狗屎(Do not be evil?it’s bullshit)。一直到死,乔布斯都认为安卓偷窃了苹果iPhone的创意和技术,并声称要用所有的储备现金和谷歌奋战到底,直至最后一毛钱。苹果虽然和谷歌没有产生过直接的诉讼官司,但它打狗就是打主人,先是对HTC,后是对三星,都提出过诉讼。后者更是以10亿美金的天价赔偿,彰显了苹果的战斗决心。

苹果的iOS生态与谷歌的Android生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逻辑。我曾经打过一个比方,苹果有点强调政府介入经济管控的凯恩斯的味道,而谷歌则偏向于自由资本主义的哈耶克。苹果主张控制,无论从硬件生产的每一环,还是从软件(应用)的严密审核力度。苹果从生产个人电脑起,就一直延续着什么都必须在自己控制之下的风格,乔布斯坚信,只有这样,才能给用户带来最完美的体验。但谷歌的逻辑完全不同,谷歌崇尚开放和竞争,相信从竞争中会产生最好的产品。谷歌制造手机更多意义上是为了获取手机制造的经验,以便做出更符合手机制造商需求的系统,Android相对iOS来说,几乎可以用“自由散漫”来形容,以至于形成了著名的“版本分裂”问题。近年来,谷歌有意在终结这个版本分裂问题,统一android,但对于手机制造商修改android,植入它们自己的东西,依然不闻不问,放任自流。

前任CEO施密特这样评价过:苹果公司始终是封闭系统的卓越创新者…封闭系统的好处就是控制。但谷歌有一个明确信念,认为开放才是更好的做法,因为开放会带来更多的选择和竞争,消费者的选择面也会更广——他有一句潜台词没有说出来,我个人的看法是,正如中国道教所崇尚的以柔克刚、不争才是最大的争一样,这种“开放”行为,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最大范围的控制。

这两个逻辑的竞争,目前来看,似乎谷歌的胜算更大一些。虽然一直有所谓开发者更愿意在iOS上开发的调研结果,但从系统在市场上的份额来看,android的上升非常明显。沃格尔斯这样写到:

“正如苹果在2011年以及iPhone发布后的3年间占领了市场一样,android在移动电话和平板电脑市场上的份额持续上升,在智能手机中占75%,在平板电脑中站50%。此外,这场竞争把苹果在某些设备上的定位拉低了,从而侵蚀了苹果曾经所向无敌的利润率。”

市场表现上看,谷歌的股价总体上一直处于上升的态势,目前刚刚突破4000亿市值大关,但苹果已经从最高的6235亿美元回落到今天的4854亿的水平,苹果有先发优势,但谷歌追赶的脚步非常快。更何况,在智能电视、智能汽车、智能穿戴设备诸多领域中,谷歌一门心思搞系统,更多的事让别人来的路径,扩张速度会远远超过一切自己来的苹果。这场世纪大战,苹果所处的境地,其实是很危险的。

Android的核心逻辑正如本书作者引用鲁宾(android之父)和他的团队所提及的问题:既然无线网络和手机芯片都足以访问任何机器上的内容,为什么还要把用户拴在任何一台机器上?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提出,具有相当高明的境界,任何一个进入到平台之争这类绞肉机战斗中的人,都需要仔细回味这个问题。

额外多说一句,苹果谷的恩怨情仇总让我想起小米和魅族,哈哈哈

—— 网络传播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他们不需要我们:读《人与机器共同进化》

人与机器 在一家主营孵化器的创投基金的支持下,南京成立了一个名为“奇思会”的组织,名字来源于“奇奇怪怪的思考的会”。这个会有不少创业者参加,大部分时候讨论一些所谓务实话题,但偶尔也会讨论一些很虚无缥缈的事。比如在两周前,作为这个组织的理事之一,我就参与了一场题为“谁会逆袭,人还是人工智能”的PK式讨论。

这场讨论有些漫无边际,因为这事儿本身听着就有点漫无边际。很难以想象,在当今还活着的人的生命中,会真正面临到人工智能逆袭人的时代。虽然在《人与机器共同进化》这一书中,有人提出了相当激进的观点:30年内,技术奇点会来到。但这种说法,显然尚不足以成为共识。

《人与机器的进化》是一本文集,由二十多篇文章组成,其中最重要的八篇文章共同组成了一个同名专题,专门探讨人与人工智能。这八篇文章立场不一,观点有的地方也有激烈冲突,可以为试图了解这个虚无缥缈的话题的人,提供一个全景式的扫描。这本书亦是“1024”系列中的一本,1024是东西网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试图译介大量海外前沿话题的讨论文章,当下,已经面世了好几册。

我的观点非常清晰明了:人工智能总有一天会发展到超出人类智能,而且,到了那一天后,人工智能压根不需要人类智能。这个观点其实和凯文凯利有些类似,不过我这样考虑,有我的出发点。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机器再怎么发展,它未必有人性。人性是什么东西?人性的核心就是两样:贪婪,以及,恐惧。小到个体行为,大到所谓左派右派的各种主义,统统扎根于这两个基本人性上。因为我们贪婪,所以我们要征服自然;同样也因为我们恐惧,所以我们要征服自然。

但机器会有吗?机器会有贪婪吗?机器会有恐惧吗?如果机器没有贪婪与恐惧,它为什么要逆袭人类?如果机器会有贪婪与恐惧,它又会有何种的贪婪与恐惧,以及,它为什么要拥有贪婪与恐惧?

人作为一种动物,“延续”是最根本的需求:个体延续与整个物种的延续。于是我们有了贪婪和恐惧,但有趣的是,机器有没有延续这种需求?机器的再生,想象中比任何一种动物都简单。更进一步的问题是:机器需要物种延续吗?机器本身是物种么?

比尔乔伊在《为什么未来不需要我们》一文中已经描绘了一种景象:人类,已经成为这个世界无足轻重的一部分。当机器毁灭人类时,就好像人类毁灭某种动物时“纯属无意”:我们并不是要故意毁灭它们的,它们也根本不在我们的贪婪与恐惧的范畴中。就如同一个人一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一个物种毁灭另外一个物种,却毫无目的。很悲哀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器的眼里,我们就像人类眼中的蚂蚁。也许被毁灭,也许不会。但总体来说,根本不重要,直接被无视。这件事让我们十分沮丧。

不过,这样的思考方式忽略了一点。拜大量的科幻小说和电影所赐,人工智能总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另外一样事物,是人将机器予以智能化。但现实有可能是这样发展的:人类自身加以机械化,从而变成一种以人类本身为基础的人工智能。

事实上,从桌上的电脑,到可携带的智能设备(手机平板),到可穿戴的智能设备,再到可植入的智能设备,这条路径正在展开。我们正处于第三个阶段,即可穿戴设备大规模普及的前夜,也零星有一些可植入智能设备的问世。而在未来,一旦可植入设备大规模问世之后,我们,就是人工智能。我们,就是机器人。而这一天,也许,的确就是二三十年的事。

如果把这种进路考虑进来,就意味着这样生成的人工智能具有人的最根本特性:贪婪、恐惧,也就意味着他们对未能升级的人类具有攻击毁灭的可能:因为到底还是一种动物,需要更多的资源。这种攻击毁灭并非是直接消灭,而是采用淘汰的方式。比如一个未能植入大脑芯片的学生,在高考之类的考试中,没有疑问地被淘汰,在社会中也毫无竞争力。这会驱使更多的人寻求各种可能,成为“人工智能”。而真正意义上所谓的纯种人,将不复存在。

这样的未来,是好是坏?是足以乐观还是需要悲观?我倒是以为,这样的问题毫无必要。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道德感和准则,用今天的道德感去衡量古人会很可笑,去衡量未来,同样可笑。杞人又何需忧天?

或问:当我们的身体里有着大量的智能设备,我们就好像人工智能一样,那我们还是人吗?这个问题就像古希腊的“忒修斯之船”一般,其现实意义,已经远远小于哲学意义。

—— 网络传播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