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视频的长线买卖

最近在网络(数字)视频领域里,有两起比较大的手笔。其一为新浪投资土豆,以平均持股成本25.86美元成为土豆第五大股东,比例为9.05%。另一起则为腾讯宣布启动视频的新战略,在耗资亿元打造了数百个服务节点后,实施以原创内容为核心,“启动辅助原创节目、自制网剧、微电影、短片大赛/扶持计划”四大举措。

网络视频这四个字的含义,在我看来,应该是包括在三个屏上的:电视屏、电脑屏、手机(或者叫移动设备)屏,而不是仅仅狭义地只指向桌面互联网。如果只是在桌面互联网上,让用户固定地坐在桌前可怜巴巴地看着17寸屏,网络视频这盘棋大不到哪里去。不过,就桌面互联网相对有一个较好的竞争生态而言,电视和移动设备,还稍嫌恶劣。

先看移动设备。既然是移动屏,就会涉及到无线网络,也就必然涉及到流量问题——而流量的价格是控制住运营商手中的。中移动视频基地面向终端用户的政策是:只要你花上十数元一月的订制费用,观看它的视频是无需再缴纳流量费的(即使不包月,也可以用点播的形式一次缴纳数元看一部视频而豁免流量费),且这笔订制费用无需什么第三方支付帮忙。这一招可谓是杀手级政策,以至于连央视这样的大佬,即便在中移动不允许视频中做贴片广告之下,对其招标都不敢怠慢,力争胜出。

而从中移动视频基地这样的运营平台来说,很看重投标方的原创能力:如此它的节目才够有吸引力,才能使得它和中电信、中联通有竞争的可能。到处可见的大路货是不入它法眼的。这就是使得在竞标中,运营商会更倾向于能够自产内容的公司,而不是光做内容整合的公司。但我们都知道,今天的互联网视频网站们,恐怕偏向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的确,很多互联网视频网站们在版权大战中,囤积了不少版权作品。但问题是版权是一个微妙的东西,所谓“独家”或“首发”,恐怕前面都有若干定义:比如电脑上独家。一个版权作品卖出很多个“独家”拷贝,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关键看这个独家,独家在哪种终端上。故而,在移动屏的较量中,互联网视频网站所囤积的独家作品,是不是真得囊括了所有终端上的独家,难讲。

再来看电视屏,这一块,目前的局势更加混沌。

从价值链上讲,从最终视频观赏者,到原始的内容制作者,中间有三个环节:电视机生产厂商、有资质的播控平台(七家IPTV商,以及从中再选出来的三家互联网电视商:杭州华数、CNTV和上海百视通)、内容整合商(比如视频网站或者电视台之类)。这三个环节都在力图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将环节缩短。而这些环节上,现实点讲,目前最有能力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大的,是播控平台。因为它借牌照优势,上可以挤压电视机厂商不甘于只做硬件制造的雄心,下可以花钱直接向内容制造者购买各种版权挤压内容整合商的空间。但我这里强调了一点,播控平台是“目前”最有能力,理由无非就是一纸牌照在为它保驾护航。

互联网某大佬曾经放言:三网融合是个伪命题。这话对,也不对。对的地方在于,如果视频观赏者有足够的能力,弄一台联网的电脑,用一根视频线联通电视机,然后在电脑和自己的手机里各装一个免费的XBMC软件以使得手机能成为遥控器,对于这个用户而言,三网已经融合。但不对的地方是:“目前”又有几个用户会这样折腾呢?

从静态的人口态势来看,使用互联网的属于相对年轻人群,使用电视机的属于相对老年群体。要老年群体这般“三网融合”,委实有点要求太高。事实上,这里的根子问题就在于什么叫电视机,什么叫电脑。从纯技术观点来看,这两者已经很难区隔,但从有司及相关政策来看,这是条红线,一旦被逾越,今天的视频领域的不少牌照,就是废纸一张了。

回到文头的两起新闻,新浪的投资,也许可能带有投机成分,但腾讯的做法,则必定是在做一笔长线买卖,因为它的着力点是自制原创内容。这笔长线买卖能够再造一个宏大商业故事的前提就是:当前的政策发生变化。又或者,有司依然要严控电脑和电视机的区别,但使用者,随着今天的所谓年轻群体逐步进入中老年,他们自己会把电脑和电视机不再做区分了,从而倒逼今天的政策自动成为废纸一张。而到那时(或者政策变化,或者用户自己变化),有着大量原创内容的腾讯,在商业合作上会具备相当的优势。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盛大想要酷6的什么

酷6前一阵子的所谓“暴力”裁员事件,站在酷6立场上的说法很多(我自己也写过一篇),但陈天桥毕竟是一个顶尖的企业家,乱拍脑袋随手而为是不可能的。从并购酷6到清洗酷6创始团队,并非没有他自己的一本商业逻辑帐。

陈天桥一直想把盛大打造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迪士尼世界:以娱乐为本的商业帝国,这可以说是以游戏发家的盛大愿景。在这个商业帝国里,媒介,是重要的一环。早年盛大曾经偷袭新浪想要入主后者,但被新浪的毒丸计划击退。江湖传言的是,彼时入股新浪时,陈天桥内部会议上公开表示谁反对他这个想法,谁就立刻离开。虽然能说明盛大内部陈天桥说一不二的作风,但同时也能反映出陈氏对媒体的渴望。这个行动虽然最终失败了,但这不会意味着陈天桥会放弃对媒介的图谋。

目前盛大旗下一共有四家上市公司,外加一个正准备上市的盛大文学。盛大的企业链条是这样的:从文学那里获取故事脚本以及庞大的拥趸者,然后进入网络游戏,实现再次价值体现。如果还有一个媒体,则可以帮助它进行更多的产品宣传,以及进行第三次价值体现:比如说,拍个动画片什么的。

就国内具体政策而言,盛大是不可能象迪士尼那样拥有电视台的,网络视频便成为一个最好的选择。但这个选择其实是很微妙的。

在中国,目前的网络视频业可谓是一片“红海”,无论是优酷还是土豆这种独立视频网站,还是奇艺、门户视频等背靠巨头的视频分支,没有一家敢说自己已经实现稳定的持久性盈利的。视频网站的受众覆盖度非常高,但它的广告收入就是上不去也是事实。

指望视频网站当下就能成为现金奶牛,已经属于奢望。从陈天桥一贯的经营手法来看,他以及他的盛大并没有这份耐心。无论是当年的盛大50万倾全力一赌传奇,还是最近传出的边锋游戏“港式五张牌”都会隐隐约约显示出盛大的急功近利和做事喜欢豪赌一把的作风(即便是入股新浪,也是闪电战式的)。让陈天桥耐着性子看着酷6一季一季的营销成本不断抬高而又实现不了盈利,是不符合他一贯的性子的。

盛大进入酷6即使不用“乘人之危”来形容(这属于价值判断,不好断言),也是可以用“抄底买入”来描述的(这是事实判断,的确可以断言)。陈天桥敏锐地意识到了网络视频对互联网受众注意力的争夺,而这份注意力对于盛大整个价值链又至关重要。在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进入酷6,想不出太多的反对理由。

故而,陈天桥进入酷6要的是一个影响力平台,但他和李善友的分歧就在于如何搭建一个影响力平台。但这种分歧并非是理念之争,而是一个事实之争。看上去李氏走的是大片路线,陈氏走资讯路线,属于理念的冲突,但实质在于:哪个路线更烧钱?因为在网络视频不能立刻贡献真金白银的利润的当下,陈氏的选择,对盛大而言,是最务实的——但对酷6而言,并不一定是最好的。

酷6一旦进入盛大系,已经成为盛大整盘棋局的一部分,而并非一个独立单元。酷6烧大片如果能在短期内烧出盈利来,陈天桥乐见其成。但如果不行,让陈天桥的盛大每年都贴上个数千万美元去维持这个影响力平台,那何不去买个广告版面呢?

这就是陈天桥的算盘,这个算盘和李善友及其创业团队的算盘是不同的。盛大从来不会去做投入期过长的事,这家公司的风格就是短线式的:从它过往的一系列并购来看,纳入囊中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用很直线条的手法进行人员上的调整。有论者认为盛大此番“暴力”之举,和它想赶在财报出台前完成人力调整有关。有一定道理,但核心是:盛大一向如是。

未来的酷6,越来越不会成为一个棋局,而是盛大的一枚棋子,用于卡位的棋子。但卡位的力量很弱。老实讲,国内政策即便对于用文字和图片播放新闻也卡得很紧——至今非媒体开办的网站只是被默许在体育和娱乐上有采访权——更何况在视频上。陈天桥希望通过资讯路线来保住酷6过往尚存的一点影响力,有点异想天开了。不过,盛大做过很多热闹过一阵子后来又无疾而终或者彻底边缘化的事,酷6如果亦如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一点,未来哪家公司要被并购,得掂量掂量一件事:我是想靠盛大继续壮大呢?还是见好就收变现走人?

答案,似乎很清晰了。

—— 《商界评论》7月号约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