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五人六之后:不断做加法的人人

人五人六 28日,人人网宣布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全资购入视频网站56网,之后该公司股价大涨4.5%,似乎资本市场对此并购颇有些期许。人人这番动作,真得让人期待么?

09年年底,盛大购入酷6,作价3700万美元。在当时,酷6和56在alexa上排名均在100-200之间。不过,时至今日,经过内部人事地震的酷6,排名已跌至400之后,而56依然还在300名左右。根据来自google的统计数据,7月份56流量是6千6百万单一访问者,而酷6只有5千1百万。人人这次动用8000万美元,谈不上买贵了,也谈不上捡了一个便宜货。在我看来,属于价格适中之举。

关键是,这起并购对于人人的业务有何帮助?一向自诩中国版Facebook的人人,实际上,已经离facebook越来越远了。

对于Facebook而言,其核心竞争力在于两项:足够详细的用户数据,以及容纳了成千上万各种应用的开放平台。后者帮助了用户量得以不断扩张和黏着。在握有翔实用户数据之上,广告得以形成细分、精准,最终让Facebook成为google的有力竞争者,并十倍市值于一样火爆的Twitter——Twitter的用户相比之下实在过于面容模糊了。

再来看看人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人人的用户数据也很翔实。但它有两个很致命的缺陷。其一是活跃度不高,人人IPO之时自己也承认活跃用户仅只有3成;其二则是用户一直给人以“大学生群体”的印象,广告价值偏低。而一旦这些人毕业属于可以赚钱的阶层时,便跑到微博上去了。

故而,摆在人人面前的问题就是解决这两个致命的缺陷。从数年钱校内改名人人便可以看出,陈一舟和他的团队意识到学生群体的招牌是不能长久打下去的。但他们的做法却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不断地给人人添加新的概念或者功能,力图向自己的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却不料,离“开放平台”越来越远了。

人人目前旗下有团购(糯米网)、职场SNS(经纬网)、轻博客(人人小站)、问答(车问网),加上它自己的游戏平台,此番又购入56网,还有和艺龙合资搞旅游产品,可谓产品线“丰富”,但丰富的同时,却也造成大量的第三方应用无法进驻。以人人区区一个公司之力,又如何开发海量应用来黏着用户呢?

所谓腾讯与全网为敌的说法,也是指腾讯产品线漫长,但无论这个说法是否成立,但到底人是每个季度9亿美元收入的公司,有这个底气。而人人呢?一季度收入不过3千万美元,却要摆出腾讯的架势,在当今“平台型对抗”的态势下,依然实际上在排斥大量的第三方合作者,难道不是和Facebook这个人人视为榜样的公司背道而驰么?人人上市时,便称自己的概念为“Facebook+Zynga+Groupon+Linkedin”,难道今后还要再加上“Youtube”和“Quora”么?而这样的公司,不是一个四不像又是什么呢?

由于我个人的工作关系,故而是人人每日都要登录个两三次的活跃重度用户。在我的观察中,的确有相当多的学生具有制作视频的能力,也有更多的学生喜欢在人人上分享他们看到的视频。人人注意到了这一应用在自家网站的受欢迎程度,也注意到了可以在视频上贴片广告以增加整体收入。但就为了这点蝇头小利,中国第一个号称要做开放平台的网站,它开放的道路,也就基本到此为止了。

一边是Facebook召开F8开发者大会,一边是人人到处插手不断做加法。中美互联网之比较,有时候真让人只能为之一叹。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

网络的司法管辖:服务器的物理位置还是所有者位置?

这个月月中的时候,美国科技网站ZDNet报道说,根据爱国者法案,谷歌向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递交了它欧洲数据中心上的资料。套用一个时髦的概念,就是欧洲人(或企业、组织)“云”上的数据,谷歌将之交给了美国政府。

这个事和谷歌“不作恶”的信条关系倒不大,毕竟它是美国的企业,遵守美国政府的指令谈不上“作恶”。但问题也是很显然的:欧洲人的隐私以及欧洲组织的组织机密,被公布在一个外国政府的眼皮下,对于骨子里其实有点排美的欧洲人来说,总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一个涉及互联网司法管辖权的问题,可以这么说,这个问题自互联网诞生以来就一直争议良久,有些被解决,而有些,则至今没有太完善的方法解决,也没有听说过国际上有什么通行的公约惯例或各国政府都事实接纳的处理方式。

有一些互联网上的现象,就属于司法管辖议题范畴。比如在A国,一些网络服务是不犯法的,但在B国,属犯法之列。那么,B国公民利用网络远程控制,在A国开设这种服务,他/她是不是犯法?目前通行的处理方式是:此人犯法,需接受B国法律制裁。

但谷歌这个事引发的争议是这样的:隶属A国的一个互联网企业,它的某台服务器置放在B国。对这台服务器的司法管辖,是在A国手中还是B国手中?说在A国手中有道理,因为服务器的拥有者——这个企业到底是A国的,自然要遵从A国管辖。但说在B国手中也不见得没有一点道理,因为这台服务器以及服务器上的数据,“物理”上的位置在B国,受B国管辖,也可以成立。

国与国之间的博弈还是利益博弈,故而,从利益角度来看,这类争议最后的解决方案会是什么呢?我个人以为,很有可能实施的原则是哪国的企业,归哪国管。也就是看服务器的所有者在哪里,而不是服务器物理存在在哪里。

从短期来看,这样的解决方法,让本国企业或个人有些吃亏。在谷歌这件事中,那些把数据放在谷歌服务器上的组织或个人,就可能倒了霉。但从长远来看,这样的方案实施,会鼓动本国企业或个人,使用本国网络企业的服务。因为,对于一个正常的文明国家来说,本国的立法相对于外国的立法,显得可控一些。在没有突发事件的刺激下,一个国家要求自己的网络企业交出国内其它企业或个人的信息数据,并不容易——这使得大多数民用企业和个人比较放心。而一旦有了突发事件,该国政府也比较容易控制至少是本国信息不外流。

这样的解决方法,和现行的现实社会中某些做法有些冲突。比如A国企业在B国开设分公司,一般而言,B国政府要求它披露内部信息以配合B国某些行为是很常见的现象,而该企业通常也是照办(根据当地法律和政策如何如何)。但如果按照我上面的分析,服务器上的资料,司法管辖属A国而不是B国,如果A国不允许该企业这么做,企业就必须服从A国的指令。

目前这样的案子还不多,谷歌是一宗,前一阵子微软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根据爱国者法案交出在国外的数据。这些案子会引发国与国之间的反复博弈,但以我个人看来,最终会形成本文所述的一种国际惯例。虽然这种做法会有违于现实社会中的一些通行法则,但基于各自的利益最大化,这样做的好处,却是最大的。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

这篇东西,看得懂的人,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在警告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