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启示录之九:RSS

作者:魏武挥

RSS(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又可以视为Rich Site Summary,但我个人更倾向于前一种,因为它带有Syndication这个联合组织化的意思)是一种描述和同步网站内容的格式,一个古老的技术。这个技术早在Netscape统治浏览器世界(在微软的IE诞生之前)时就已经被发明创造。

但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并没有使用RSS的需要,基本上收藏夹替代了RSS的功用:想知道一个网站是否更新,从收藏夹里找出网站并访问之。Blog的兴起带动了RSS的发展。因为即使是中文Blog也有号称3000万之巨,而大多数Blog的更新时间是不确定(偶发)且相对稀少的(每日一次已经算多了的):微内容站点,频繁从收藏夹里找到blog地址并访问显然过于麻烦,而RSS技术能够更有效率地让受众获知blog的更新。

严格意义上说,RSS并非是一种新的媒体形式,但它的确是一种让新媒体能够更迅速地普及且深入的工具。如果说Blog造成了RSS的“死灰复燃”,同样也可以说RSS造成了Blog的加速兴旺,特别是一小撮Blog发烧友。

之后的发展,RSS形成了三种主流的应用

第一种,类似于“我的日报”或者“我的新闻”的应用。这种应用分为两个小类:RSS浏览器和个人门户主页。

RSS浏览器又分为web式的和客户端式的。这非常象电子邮件(同样有web式的和客户端式的)。blog的更新就仿佛是一个人向受众发送了一个统发邮件。如果是全文式RSS,那么邮件正文包括了全部内容。如果是摘要式RSS,那么就是一个通知:我的blog有更新了,快过来看。

全文式RSS好还是摘要式RSS好,各有各的论据,不能笼统地说,一定是某种形式好。

在今天的网络世界里,web式浏览是主流。这和RSS主要应用在IT先锋人群中有关(他们相对更崇尚WEB方式)。

打开一个web式浏览器的界面(比如google reader,比如抓虾,比如鲜果),就象是打开一个web式的电子邮件界面。哪个blog有更新,就类同于收到一份新的邮件。没有更新,就没有任何提示。这对于需要访问大量微内容站点(更新不规律且不频繁)的特殊受众而言,非常方便。

第二种就是个人门户主页,比如igoogle,或者一个叫netvibes的服务。它为使用者设计了一个上网第一个就要访问的页面,这个页面汇聚了这个使用者自己先行定义的访问站点,并利用rss技术传输内容。

“我的日报”应用有一个前提,就是使用者必须了解RSS技术,懂得寻找需要订阅的网站的RSS地址(俗称种子)。相对于邮件应用,这个应用门槛比较高,

订阅式应用可能造成受众的阅读视线变窄。有blogger说在前一阵子,他完全不知道有“嫦娥一号”这个事。因为所有的信息都是他事先定义的,而这些人没有进行嫦娥一号有关的写作。这种阅读方式排除了“信息偶遇”的可能。芝加哥大学的Sunstein C.教授在《网络共和国》中认为:这种过滤是他们各自在封闭的情形下做出自认为完全理性的选择,汇集在一起后,往往与民主的目标背道而驰。量身定制的力量使公共媒体的社会角色日渐式微。

不过,如果blogger在撰写文章的时候,在文本中大量加入超链接,可以减低这种可能性。比如草莓、煎蛋均是值得推崇的方式。我个人更主张网络上存在一套谁都可以使用且更新的tag系统,让blog撰写的文本中自动匹配相应的关键字超链接。

RSS订阅式应用还有一个分支,就是类似于哪咤inezha.com这个网站的利用rss技术基于IM工具的应用。不过这个应用非常小众(做这个应用的站点少,使用这个应用的人也少),不再展开。

第二个应用是利用rss技术架构一个新的网站。

比如,我想架构一个关于IT评论的网站,但我自己很少能进行这方面的写作。我就可以利用rss的技术,将理论上是全天下的进行IT评论的网站的内容聚合起来,重新输出一个网站。如果借助tag技术,还可以进行更灵活的频道栏目设置。

这是一种典型的内容跨平台应用。这可以帮助那些话语能力不足(不擅长或无时间写作)的人架设一个有话语影响力的站点,也可以帮助更多的受众能够访问他们感兴趣的信息。

对于这些网站的受众而言,甚至可以无需知道RSS的存在。与RSS订阅不同,这种阅读是没有门槛的。

内容跨平台应用有两种做法。第一种是仅聚合标题和超链接,可能再附带一小段摘要。受众如果想全文阅读,便需要点击后跳转至原始站点。另外一种做法是全文聚合:即将原始站点的全部内容放在自己的网站上,比如豆瓣的九点。后者存在媒介伦理问题 。

第三个应用是RSS统计,这个应用和BLOG密切相连。

既然利用RSS订阅,可以减轻频繁访问微内容站点之苦,那么就有很多人使用rss技术而非直接访问来获取内容,这对于Blogger统计自己的访问量带来了新的课题。有问题就有解决方案,RSS统计应运而生。

国外的站点是Feedburner.com,国内则是Feedsky.com。

使用这种服务的前提是一种我称为烧烤的过程,也就是把自己站点的原始rss文件托管给这种网站,换取两个便利:

一、降低了自己网站被频繁触发rss文件读取的负担;二、获取统计信息,比如有多少人订阅我的blog:订户数。并将该数字放置在自己的站点上以满足某种程度的虚荣心。

在基于RSS统计托管的业务上,诞生了一种新的广告形式:在输出的RSS内容文本里植入提供这种服务的网站的广告。这为Blogger获取收入提供了一种“理论上”的赚钱模式,因为这种广告号称是用户分账式的。

还有一些旁的小众应用,比如为一个没有提供rss种子的网站制作一个rss种子:feed43.com就是干这个的。

新媒体启示录之八:TAG

作者:魏武挥

tag,中文翻译有很多,诸如标签、关键字,或者说得复杂一些:一种读者对某篇文章的一个符合自己思维模式而加入的一个附注。

另外一种称呼叫大众化分类(folksnomy)。这种说法与图书馆分类相对立。图书馆分类更多带有结构的意味,而大众化分类则带有解构的暗示。

举个例子。

去年联想并购了IBM笔记本部门,获得了IBM ThinkPad的所有权和经营权。这个新闻事件,按照图书馆分类方式,一般会放在“并购”或者诸如“IT动态”之类的名词下。但也许有人认为这是“豪赌”,标注了自己的tag:豪赌。这种分类方式含有极强烈的个人属性和行动见解。推到极致,标注方式可以和社会公认的或者能接受的方式格格不入(越轨):比如“脑子进水”。

tag的出现,起源于此。

如果纯粹走大众化分类的道路,tag并没有太多的价值。其实,在每个人的电脑里,文件夹名字都可以视为tag。除了“我的文档”可能大部分人计算机名称一样外,这个文件夹下的诸个文件夹想必会出现一些差别(几个windows事先定义好的文件夹例外)。不过,相较于文件夹而言,单个文档只能属于单个文件夹,而tag可以属于多个。

在互联网浩瀚的信息海洋里,纯粹的大众化分类没有意义。没有一个人看到“脑子进水”会推理到“联想并购IBM笔记本部门”的。太个性化的东西,只能属于孤芳自赏。所谓的大众化分类,在某种意义上,需要被大众接受(正如很多人电脑中存放游戏的文件夹名字都有可能自定义为games一样)。比如,blog、博客都可以成为tag,但在中国大陆,部落格成为有效tag的可能性并不大(在台湾正好相反)。

全球最大的tag中心:technorati.com只是基于tag的博客搜索,重要的是后者。这个网站与众不同的特点在于它坚持微格式(针对普通用户的开放数据结构)。

但是,如果将tag从大众化分类这个名词中释放出来,回归到“关键字”本义中,就可以发现,基于tag,互联网上的信息有得以联通的可能。

tag的最大价值,便在于此。

点击某个站点的某个tag,可以进入另外一个站点。网站之间的信息连通,通过tag来完成。

对于互联网而言,信息是无法形成图书馆式目录结构的,而只能成为网状结构。tag就是这些网状结构上的信息节点,一个虚拟文件夹。而这些节点于信息本身的关系并非一一映射。

但我目前的个人主张还是:tag基本上应该由把关人把持,而不是彻底大众化。(互联网上的信息代议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