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启示录之十一:SNS

作者:魏武挥

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社会性网络服务,一种帮助人们建立社会性网络的互联网应用服务。它的热门据说和六度理论有关:通过六个人的转介绍,你可以认识胡锦涛,或者克林顿。

但其实人类本身就是社会化动物,人类无时不刻地在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寻求各种社会化工具。事实上,中文世界里,有理由相信最大的社交网络群是QQ,而不是各路打着SNS旗号的新兴网站。

以QQ为代表的IM工具(即时通讯工具)解决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用户连接后干什么:聊天(人际传播)。通过各种形式的聊天,用户和用户之间形成了各种关系,上至学术同道,下至援交一夜情。

这个现象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原理,SNS只是工具,不是目的。人类从来不会因为SNS而SNS。关于社会互动,有很多社会学理论,其中我个人比较信服的是“交换理论”这一脱胎于功利主义的社会学理论。人和人之间的sns,一定是建立在某种东西的交换上的,也许是物质,也许是精神。

但目前大量现存的SNS网站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我以某sns网站为例。这个网站中的几个管理执行人员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所以我就不明写出这个网站的名字了,姑且称为A站。

A站的特色是一个大量用户以实名制出现的sns站点,更进一步的是,这些用户不仅实名,而且将自己的过往履历填写得很仔细,仔细到一点不亚于出国填写政治审查表。A站还有一个很不错的功能,用户写一篇东西,可以通过转发机制发给他/她所有的好友,这些好友还可以继续再发一圈给各自的好友群。即使A站限制了转发层数,但一篇东西的传阅率的确不低。

我曾经有段时间在A站上花的时间很多,但渐渐地,我离这家网站越来越远。我大致在这个网站积累了三百个好友,但我不知道和这些所谓的“好友”在A站上能干些什么。网站也花了不少心思来解决sns之后干吗的问题,但始终没有什么兴奋点。

我不得不很遗憾地说一句,A站,相较于它最红火的时候,的确没落了。

有人说,秉持google的理念,让用户离开网站越快越好。比如说,用户上google搜索东西,很快就可以得到结果,点击后,立刻离开了google网站。这个理念对于google很有用,但对sns很致命。sns网站需要用户具有极高的黏性。至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网络游戏说:玩家们,你们下线越早,我越开心!

之所以说到了网络游戏,是因为我不得不要提到一个sns网站(有很多人认为它是网络游戏):Second Life,这家知名网络法学者莱斯格在他的书《代码》中不断提到的网站。

SL至少解决了SNS后的问题:打扮也好,造房子也好,用户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不会觉得无事可干。重要的原因是,用户不是为了认识什么克林顿而来的,为了更好地在那个虚拟世界中生存,他/她自发地需要建立SNS。从某种角度而言,SNS是网站的目的,却是用户的工具。

好的SNS网站是可以让用户在上面完成time killing的。Facebook就是另外一个典型的例子。在一个用户爬上那个网站,看到将近8000种应用(application)的时候,他/她会自觉地花上不菲的时间去摆弄这些应用,并且还会不断地从他/她的好友那里得知又有什么应用被好友们使用,以及,请教他们如何让自己也能使用起来。(事实上,Facebook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SNS的某种应用:社会化软件开发,通俗地讲,就是公开邀请所有的IT公司来为它也为自己开发更多的应用,Facebook是一个matrix。)

我个人思考并不是太成熟的观点是:纯sns网站不能独立存在,它必须依附在某种介质之上。只有这样,用户才会知道自己上站干什么,顺便地,完成了SNS的连接。

新媒体启示录之十:Email

作者:魏武挥

电子邮件的出现,给人们的沟通带来了更大的便利。这个工具,比信件邮递可是快捷且方便多了,更进一步的,它是免费的,且可以携带传输更多的东西(比如一段音乐,或者一个动画)

早期的电子邮件,主要是用于人际传播领域的,但后来商业者注意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广告投放工具。于是群发诞生了,电子邮件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种大众传播的工具,也成为了电子杂志投递的有效手段之一。

不过,群发邮件历来受到很大的诟病:SPAM(垃圾邮件)。网络上的垃圾邮件多到超出我们的想像。所幸各个主要的邮件服务提供商都在不遗余力地阻挡SPAM。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群发软件和反spam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也永远不会停止。

对于新媒体而言,我认为,电子邮件的最大作用并不在于群发,而在于人的定位,并且是有效且快捷的定位

互联网上只有两样东西:信息,以及人。RSS技术打通了互联网各个内容平台的信息传输。正如我在之九里所说,利用rss技术可以很容易地将其它平台里的内容信息在自己的内容平台上体现。1.0时代里的内容陷于单个平台里而无法交换的情况被彻底改观。

但互联网上的人,却很难在各个平台里打通。任何一个使用过类似“注册用户”的服务的人都知道,用户ID很有可能被抢先注册。在A网站里的张三这个ID,和在B网站里的张三这个ID,背后完全可能代表的不是同样一个人。因为仅仅由字母或者数字(包括中文)组成的用户ID,没有唯一性。

有一个非盈利性的互联网服务OpenID在试图打通这个“人”的互相认证,但一直处于未能广泛推广的阶段。以一家之力(且无商业化帮助),我虽然仰慕,但并不看好。

但电子邮件完全不同。邮件地址,不仅从理论上,而且从实际上,都具有唯一性。abc@hotmail.com,在现存的网络世界中,仅此一个(事实上,OpenID的原理和这个也差不多)。

这就是为何后来很多网站都推崇用email地址来注册的重要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在于这种注册方式可以通过自动验证邮件来识别该用户实际就是该邮件地址的拥有者。

越来越多的邮件注册制直接的后果就是:各个平台之间可以进行用户的互通。如果仅仅通过注册ID,两个平台之间的用户数据库将无法判断和识别两个“张三”的异同。但通过邮件注册制,这是很容易操作的事情。

我对互联网上“人”这个元素的互通保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