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之重

在中国微博竞争版图里,新浪微博在第一轮吸引眼球的竞争中,已经获得了优势。从用户数量上而言,腾讯微博应该排名第一,但从用户质量而言,腾讯应该不如新浪。从一个小小的例子中可以看到端倪:腾讯头号微博刘翔拥有千万粉丝,新浪的姚晨不过500万,但他们两个人微博下的评论和转发,让人感觉刘翔的粉丝只有姚晨的一半都不到。可见,新浪微博用户的活跃度远远超过腾讯的。

新浪推微博这项服务,是不遗余力的,甚至可以用“孤注一掷”来形容。虽然有所谓“看新闻上新浪”之类的用户意识占有率,但到底网络新闻在整个互联网应用中的份额年年下降。CNNIC最新的第27次报告(2011年1月)中,显示出这种应用,相较于09年年底,又下跌了3个百分点。另外,展示广告自身,也面临着以搜索引擎为主的点击广告以及以SNS为主的社交广告的竞争,新浪以中国数字公司知名度如此之高的身份,收入却一直在单季1亿美元之下,排在其它六家公司之后。到了去年第四季度,以美国会计标准而言,由于一笔投资交易的关系,甚至还出现了上亿亏损。

新浪MBO后,管理层和新浪的前途捆绑得更加紧密了,于是才会有了曹国伟亲自挂帅,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来力推新浪微博。在每个员工都担纲拉名人的指标的运营执行下,新浪微博拉拢了大量的有眼球效应的名人。另外,媒体人也蜂拥而至新浪微博去挖掘新闻,联络他们想要的采访者。新浪微博的第一步,相当良好。

那么,下一步是什么?我并不认为新浪微博会马上大规模展开商业化道路,它还需要巩固和扩大战果。根据一位业内观察者的分析,他撰文认为新浪微博有价值用户数(粉丝超过100人的)不到500万。去年的新浪微博第三方开发者大会也许是一个信号,它想集结更多的第三方力量为新浪微博添加更多的有趣的服务。

但时至今日,我们却可以看到,基本上,这个大会是一场公关式的大会。新浪微博并没有打算在第三方应用上做多么深的文章。一个例子是,新浪微博于近日推出了一个名为“微领地”的服务,这是个和上海捷步士合作的产品,后者做LBS类服务已有时日。不过,微领地启用的域名却是vld.sina.cn,换句话说,新浪在使用第三方公司的技术实力,OEM了一个自家的LBS,这是和所谓的“第三方应用平台”完全不一样的合作。事实上,在LBS领域,新浪微博一度和街旁走得相当近,但眼看着LBS服务可能的未来越来越大,新浪微博到底还是自己下手了。

另外一个可以作为佐证的公开消息是,曹国伟近日宣称,新浪微博有计划在人数扩张一倍。这是一个新浪微博打算自己下场做一些它认为有前途的应用的信号:不然它需要那么多人干什么?也有网友发现,新浪微博在两周前,出现了一个类似在线IM的测试功能(未大规模公开)。这些信息,都是新浪微博在不断强化自身微博功能不断做加法的开始。

我个人倒是挺理解新浪微博最终还是把第三方开发平台当面子工程的动机的。在一些特殊的时刻,微博使用者会发现一些数据同步出现了故障。第三方应用平台有一定政策上的风险。而如果新浪将大部分基于微博的应用都甩给第三方来做的话,那么,它自己做什么呢?搜索?这同样是具有政策风险的一个项目(想想在某些时刻新浪主动关闭微博搜索就知道了)。

站在第三方开发者的角度而言,他们在应用的提交上更多是兴趣性质的、试水性质的。微博的应用平台和iOS、Facebook之类的应用平台不同,它只有用户而没有钱。说的实在点就是,第三方开发者可能通过微博获取一些用户(考虑到整体用户数量的有限,这个数字可能还不够大),但微博本身不是一个钱池子,开发者并没有直接利益可图。而一般第三方开发者团队较小故而对直接利益期望更大,导致了新浪微博的第三方开发平台,始终是一个很美好的大饼罢了。

留给新浪涅槃重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去年第四季度财报新浪固然可以用“一笔投资交易”来解释亏损,但今年的一季度呢?二季度呢?新浪必须再给微博烧一把火,坐在那里期盼第三方应用开发者一起来烧火,有点水中望月了。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生意:想让人帮你一起赚更多的钱么?前提是:你足够赚钱。

新浪微博的下一步很有可能是开发一些重量级的应用,这个应用可以借助微博平台来获取用户,同时,这个应用也有很清晰的赚钱套路。新浪会在这种应用上投入它既有的经过多年锻炼的营销队伍来获取收入,而至于微博本身,它的做法应该是继续深化服务,而不是直接从微博上赚钱。这些应用很有可能是OEM式的(也就是技术驱动力来自第三方),而不太会是“开放平台式”的。

新浪对微博这个项目的期望极大(这是主客观环境共同造成的),在未来,我们会看到,新浪微博,会变得越来越重。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热闹的开发者大会告诉了我们什么?

近日,新浪微博召开开发者大会,热闹非常,盛况空前,据说但凡你从一个会场中有事暂离,你就休想再回到会场里了。这样的场面,在我记忆中,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新浪出身于门户,但严格意义上,这种类型的信息聚合站点,很难说是一种门户:它的确为用户打开了一扇门,但你就在它这个站点里晃吧。和搜索引擎不同的是,它并不希望你从它的站点跳跃到其它站点上。这种封闭的网站形式被称呼为互联网的“门户”,实在有些诡异。

从98年创立以来,新浪一直做的是尽可能把所有信息聚合在自己站点上,而不是指引用户去往其它站点——这是一种单向的信息数据的输入。从商业角度讲,它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和合作者分享它的用户信息和数据,更不用谈将大规模用户而带来的巨额收益和合作者拆账了。

微博这样东西,改变了它的运营理念。

从产品上讲,微博是一个很轻的应用:百八十个字的嘀咕。但这种应用正因为很轻,故而对用户要求不高,由此便可以在门户的流量优势上再聚集很大规模的用户群。据新浪自己表态,短短一年间,以及累积到了5000万用户之巨,这和当年的博客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守着这样的用户群体,干瞪眼不发财,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但包括微博始祖在内的Twitter,都在一步一步尝试赚钱的法门,动用自己的力量,在平台上逐个尝试可行的方法,效率不高,且成本巨大。而利用第三方开发者的力量,这种不断的试错行为,是非常经济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互联网的生态环境正趋于巨头化,单打独斗的创业者,在这个行当里所能谋求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只有依附在一个平台上,才有可能得到成功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巨头说要搞开放平台,第三方开发者会趋之若骛的根本原因。早些年类似“打败雅虎”的挑战行为,在今天看来,不仅不切实际,而且连一句口号都不会有人喊了。中国网站站长的最成功者,蔡文胜曾经提出 “改站长为开发者”的说法,在我看来,就是别做鸡首了,做牛后吧。

基于万维网基础上的桌面互联网,正逐步褪去了“创业神话”的外衣。基于互联网创业,变得十分空洞:倒不如基于互联网上的某个巨头去创业,才更实际一些。

巨头,需要第三方的力量来为它不断地试错,最终寻找到一个吸金大法(或者一个吸金体系),创业者,则需要依靠巨头的规模,减少创业的风险,这就是一场合谋,这场合谋从理论上讲,看似是双赢的,但实际上,当创业者每赚取1元钱收入巨头分去0.1元之时,后者的财富累积速度,远远超过了前者。

不过,比起早年尽可能不给小玩家机会的“剿”策略,今天和小创业者共享利益的“抚”策略,总体上还是一种进步。我们还必须看到的是,这个行当的巨头不是只有一家。新浪微博推出了第三方开发平台,紧随其后的网易和搜狐,想来不会按兵不动。而腾讯的马化腾,3Q之战后他所提到的反思,表明一贯自己捞钱不考虑他人的腾讯,也会有所触动的。

巨头之间的抗衡,给小型开发者也会带来机会。一个成功的第三方应用,虽然给某个巨头“剥削”了,但它可以在若干个巨头上都得到利益。生态环境中最重要的平衡,很有可能,就此得到建立。从这个意义上讲,商业竞争手法更高级了,互联网商业文明,也就更发达了。

我一贯鼓吹的“信息渠道集中化,信息制造离散化”的论点,看上去越来越得到实证。前者一门心思于规模,后者专心致志于制造。一个包括巨头与巨头之间,巨头与小团队之间,小团队与小团队之间的动态商业平衡,正逐步显现。

—— 结束的分割线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当期专栏,报载标题为“巨头微博斗法给小开发者带来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