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不是一个道德问题

最近腾讯的开放声音特别大,15日要开一个开放大会,也宣布要发布Q+平台,声称战略转向,开始开放。互联网人士都睁大着眼看腾讯如何开放。一个做公关的朋友私底下对我说,最近他有个客户对此深表焦燥,因为该公司早就宣布要开放,但现在这个势头搞得好像腾讯开放是最火的一样——业内抢概念的风气司空见惯,也没什么出乎意料的。

对于开放这个词,讨论得很多。一个讨论的重点在于到底谁才是真开放,谁有伪开放。今天业内风潮搞得好像一个公司不弄点开放,就羞于见人,与时代落伍。但在我看来,开放不开放,并不象这个词本身带有的褒贬之意那样,它压根就是一个赚钱套路问题,而不是企业道德问题。

很多人都认为谷歌比苹果开放,但有一点是客观事实:第三方开发者更喜欢iOS平台而不是android平台,即便android系的设备总体出货量已经超过了苹果i系列。一个APP开发者是这么告诉我的:不喜欢android的原因在于它的界面没有苹果的漂亮,控件不够标准。苹果只有一种尺寸,而且phone、touch甚至pad都能用。

开放平台的核心问题在于:平台在开发者赚钱的基础上而赚到更多的钱。这里面的核心关键词就是:钱。故而这是一个相当纯粹的生意问题,而不是什么道德问题。苹果平台能够帮助到开发者赚到钱,故而开发者趋之若骛,至于它到底是“真开放”还是“伪开放”,谁又关心呢?

就系统的开放性而言,windows比Linux封闭得多,后者是一整套开源体系。但从一般使用者角度来看,windows比linux好用很多。网上有一个程序员写了一篇题为“这是一个由windows支撑的世界”的文章,列举了从采矿冶金到娱乐传媒十数个行业是如何依赖windows的。史上最成功的一个系统,从“真伪开放”的视角来看,却是一个封闭的所谓开放平台。

苹果iOS的努力在于如何让开发者尽可能方便地开发一个应用,并且在多种设备上都能运行起来。故而与其说是一个开放平台,不如说是一种PAAS(平台即服务)。至于其它问题,苹果对开发者并不友好。比如开发者的确能知道哪个国家地区的人下载了自己这个应用,但如果想和这个用户联系联系做点客户服务,对不起,连个email地址都欠奉。

开放平台 大趋势一定是走向垄断的——垄断不是个坏词,利用垄断不正当竞争才是坏词——对于开发者而言,平台店大无所谓,只是不要欺客即可。成千上万的开发者云集,大多数志向并不高,能赚到钱即可。搞开放平台的人,一脸悲天悯人,宛如产业救世主,那就是乔布斯嘴里的评价:it’s bullshit(这是扯淡)。

中国的这股开放风,已经吹了数年,至今很少听说什么人靠什么平台赚了大钱——如果非要较个真伪开放的真,那就统统都是伪开放。文头那位PR朋友提了一个问题:怎么帮自己的客户把这个风头抢回来?我笑言:这个平台上有人赚钱了么?如果有,拉出来遛遛,这是最好的PR路径。

国内开放平台要搞公关,自吹自擂自家是真开放是没用的。苹果的iOS名声,是愤怒的小鸟打造出来的;Facebook的开放平台,是Zynga捣鼓出来的。至于iOS和facebook,到底真开放假开放,重要么?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

开放,开放,开放 —— 垄断

很多年以前,微软有着巨大的麻烦:美国政府和19个州联合起诉它,因为它涉嫌利用垄断力量阻扼和打压竞争对手进入市场。事实上,微软在遭逢这个官司之前,windows系统就已经居于了垄断地位,以至于微软为了避免100%垄断的尴尬,在97年还投资了当时快要倒闭的苹果公司1亿5千万美元,以帮助麦金塔操作系统半死不活地陪着它在市场上玩。由于技术力量和产品受欢迎而形成的市场垄断地位并不是罪过,但一旦试图利用这个地位来阻挡竞争者就是罪过了:不正当竞争。微软利用win系统的普及,免费搭载的浏览器“IE”一举将网景击败,成为了这起官司的诱因。

虽然微软最终逃过了被拆分的命运,但它的形象一直不太好,google崛起后,没几个人同情这个老去的王者,因为大家都认为它太霸道,而且其实很多产品都是买来的(包括最早期的DOS系统)而非自己创新。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没有人注意到,相比苹果的麦金塔系统,它可谓是早期的“开放平台”了:任何一个程序员或开发团队,都可以开发基于win系统运行的软件,或免费+广告,或直接收钱,微软从来不问。

但就是这样一个“开放平台”,越多的人加入,就造成它的垄断态势越强。近来苹果虽然再度崛起,市值已经超过微软,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在桌面电脑领域,win系统的强悍依然稳如泰山。苹果并不是在桌面设备上翻身的,而是在移动设备上。即便google如日中天的时候,它也始终面临这样一个尴尬:google搜索再强,也得让用户经由win系统打开IE才能进入不是。

Facebook可能是互联网最大最热闹的第三方开放平台,数十万应用在这个网站上被无数人使用着。它不仅把控着用户获取信息的第一渠道(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那样),甚至还做到了让用户虽然使用各种公司出品的应用却始终没有离开过Facebook网站——这已经几乎到了Facebook就是互联网本身的地步了。国内有一家公司在效仿这样的做法,就是百度的“框计算”——这也是一个所谓的开放平台。

在百度中输入“小游戏”,第一映入你眼帘的就是3992个小游戏,分为38页呈现。点击任何一个小游戏,你都可以在不离开百度页面的情况下玩乐。这里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有3992个小游戏,但数字世界无论如何都不会只有这区区几千个。而且,通常用户也就点点第一页、第二页的小游戏(有些用户可能会去点第38页),但中间大量的小游戏,就被忽略了。

这样的开放平台会造成两个后果:其一平台自身的垄断力越来越强,其二众多第三方应用呈现“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马太效应。开放平台到此画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图景:开放的走向,乃是垄断。而且这种垄断,是能够让后入市场者不俯首乖乖合作便无路可走的。

最近腾讯启动了“Q+”开放平台,它的实质是将用户桌面侧边栏作为战场(而不是仅仅右下角了),但这个侧边栏腾讯本来就没有占领,故而乐得以一种“开放”的姿态,邀请天下数字公司共襄盛举。进入到这个侧边栏的应用显然是有限的,腾讯Q+嫌这点还不够,还可以让用户一键便从win系统桌面切换到它的Q+桌面。在这个桌面上,连windows经典的“开始”按钮都不见了,整个儿的QQ系统。

开放平台的出现,意味着早期互联网精神的彻底终结。未来的竞争,将在两个层面上展开。巨头的平台之争以图吃肉,以及众多小公司在某个平台上斗殴不过是喝口汤。互联网最一开始那种平等游戏已经结束,随之而来,将会是“井然有序”的产业链金字塔。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可视为腾讯的Q计算之姐妹作,以及开放平台:从单个企业到联盟企业到星云企业的最后本人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