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土豆合并之后的网络视频业

youkutudou 周一传出消息,两个吵吵闹闹多年的视频网站土豆和优酷,以换股的方式进行了合并。鉴于换股之后土豆网退市,基本上也可以把这个“合并”视为优酷“吞并”了土豆。

早在土豆未上市前,市场上就流传优酷想拿下土豆的传闻。由于创始人的婚姻问题,土豆错过了最好的上市时机,故而融资额只有优酷的四分之一,市值也只有优酷的三分之一。以土豆相对优酷资金少公司小的态势,后者对将其纳入囊中怕是念念不忘的。土豆上市后,创始人王微的股权比例被稀释到只有8.6%,投票权不过四分之一强,当资本的力量心心念念要做一个动作的时候,王微是挡不住的。

土豆的股东通过一个换股,拿到了看上去更有前景的优酷股票(优酷一直是中国视频行业的老大,据美国市场调查公司comScore去岁的一个全球视频行业排行,优酷仅次于Youtube,不过这个排行没有考虑到非独立视频站,比如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优酷则通过一种“兵不血刃”(毕竟不是现金交易)的方式,将一个吵闹了多年的竞争对手拿下。但就具体运营而言,两者合并最明显的一个好处不过就是在版权交易上可以节省一些重复投入。

微博上有论者认为这是一个视频行业整合的大动作,也是一桩能影响视频行业的大交易,我倒并不这么认为。这两家公司的模式几乎是一样的,视频内容也多有重复,受众群体区隔并不明显。这桩交易让优酷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是真的,但对于类似腾讯视频、搜狐视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作用。

最新的财报显示,优酷持有现金6亿美元,土豆则持1.4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优酷纳入土豆之后,并没有高比例的现金增量,也不会出现巨大的受众增加。该买的版权还是要买,该投的设备带宽还是要投,该吵吵嚷嚷的版权口水仗还是得吵。2011年全年亏损2730万美元的优酷,增加了一个新的包袱:同年亏损8120万美元的土豆。这不能叫如虎添翼,更多的,是“抱团取暖”。

不过,这起并购案,至少说明了一点,独立视频行业是很难走通了。从酷6网纳入盛大系到56网嫁入千橡集团,网络视频行业当年的几个独立大站,也就只剩下今天的优酷网和土豆网了。乐视网、激动网都有广电的资源和背景,迅雷PPlive走的是客户端的道路,后来者要做独立视频,已经宣告没戏。

但优酷土豆依然面临着来自传统网络巨头的竞争,比如搜狐、腾讯、百度旗下的奇艺,特别是前两者,由于不是独立网站和上市公司,很多数据都在水下不得而知。但搜狐在美剧上有一定的口碑影响力,腾讯更是大手笔地在自制剧上动作,优酷土豆只能让他们觉得竞争对手大了点,但未必就是“强”了点。这种既没有消灭主要竞争对手又不能出现独占内容独特收看体验的并购,怎么谈得上“撼动”国内视频业呢?

归根到底,网络视频并非是一个被证明已经成功的商业模式。有些网络数据说,现在又有多少多少人不看电视了,但网络视频受众主体很大一部分是在校大学生构成(他们没有电视机)。从广告意义上讲,学生群体并非优质群体。别看电视受众老龄化,但社会学却告诉我们,一般意义上,年轻和富有是成反比的。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KPCB)的报告说,全球整个网络广告的CPM(以广告图形被播映1000次为基准进行的收费)单价都只有电视广告的十分之一多一点,网络视频,广告价格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这个市场,的确会让小玩家不得其门而入,但它本身却是在探索以及混乱中行进的。靠这么一桩交易,就能让格局变得清晰起来,不亚于天方夜谭。

最后说一下优酷土豆在我眼中的未来。几年之后,土豆作为一个独立品牌很有可能会消失,其创始人王微则除了担当董事外会淡出管理层。这两家公司本来一南一北,各自风格都很突出,却不相似,再考虑到的确会有冗员出现,优酷土豆公司未来的内部动荡,是少不了的。而从这个意义上讲,一旁的竞争对手们,倒是因为这起据说是“强强联合”的联姻而机会大增——比如说,人才撬动。

—— 应《东方早报》之邀所写,刊发于今日报纸 ——

市场上一个老大吃掉老二,老二基本上未来都会不复存在。往早里说,有和讯购海融,往近里说,有分众拿聚众。我个人对王微的下一步动向的兴趣,远远超过对优酷土豆的。这位有个性的创业者,会成为虞锋么?

事关规则 无关伦理

唯冠vs苹果 就iPad商标,唯冠深圳公司认为苹果公司在获取时有欺诈行为。曾有报道说,唯冠欲在美国索赔20亿美元。坊间舆论一片哗然,很多人都认为唯冠狮子大开口,逮着个有钱的主,就要求若干若干。不过,后续报道称,唯冠方面“没有提出具体赔偿额”,唯冠“寻求的只是一个商业性质的合作,即把唯冠所有的中国大陆iPad商标权卖给苹果。”而有论者注意到,唯冠这个曾经的全球四大显示屏制造商之一,今天已经非常困顿,大部分资产已遭法院冻结,前主席杨荣山更是在2010年8月就被法院颁令破产。

一个是如日中天市值超过微软加英特尔的苹果,一个是日薄西山苦苦挣扎的唯冠。一个是风靡全球人人皆想拥有的苹果iPad电脑,一个是2000年出过概念产品且用的是老式显示器(CRT)最终不了了之的唯冠iPad电脑。唯冠自己做得一塌糊涂,却眼红苹果的巨大财富,想从中分一杯羹。国人自己实业上不争气,不老老实实秉着创新精神开发自己的东西,在这上面挖空心思搞钱,殊为可叹——这大抵就是有些论者的论调,极端的,甚至上升到国民素质劣根性问题上。

不过,可惜的是,如果非要说“劣根性”,大抵老外也颇有些劣根性。中国有一本很有名的杂志名为《读者文摘》,发行量号称数百万之巨。在93年的时候,碰到与美国《读者文摘》的法律纠纷,最终被迫更名为《读者》。我们能简单地说老美眼红中国版《读者文摘》的巨大市场份额么?

另外一个相当著名的和数字世界有关的品牌纠纷,就是腾讯的QQ。在早期,QQ并不叫QQ,而叫OICQ这个带有典型的C2C(Copy to China)风格的名字。腾讯也从来不否认,这款产品是在“山寨”美国的即时通讯软件ICQ。发展了几年后,远在大洋彼岸没有多少中国用户的ICQ认为OICQ侵犯了它的利益,在巨大的压力下,OICQ被迫改名为QQ。不过,时至今日,恐怕知道QQ的人远远比知道OICQ的人多得多。这个故事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结局:ICQ后来经营不利,试图出售,腾讯一度是竞购者之一。

不仅中国人和老外之间很有些品牌方面的纠纷,老外与老外之间,也一向是剑拔弩张绝不是什么好好先生。谷歌旗下知名的邮件产品Gmail在德国就规规矩矩地叫做“Google Mail”,概因德国早就有一个电邮服务商Gmail。谷歌为什么不买下这个德国电邮品牌呢?其实就是个“价格”。价格合适就买,价格不合适就拉倒。商业社会里,谈的都是利益,至于动机不动机,一来别人肚子里的东西,外人不好乱加揣摩,二来说穿了就是利益,商人不图利,就不是好的合格的商人。

至于唯冠不好好经营自己的实业,在品牌二字上大做文章,是不是有悖商业伦理呢?也不见得。在美国,大有一些所谓专利公司,做的就是专利囤积,然后伺机倒卖——这也算是一种“实业”吧。如果囤积专利还需要一些专业的技术知识,一般人还不会摆弄,那么,囤积域名倒买倒卖的“米虫”,这又算什么呢?这一行后来颇出了几个大佬,比如蔡文胜,还是不少人的偶像,我倒是不觉得,蔡先生有什么商业伦理问题。

市场经济是所谓的“规则经济”、“法律经济”,这一点已成为了大多数人的共识。但反过来想想,有规则的地方就会有市场——这话的意思是,总有人会靠“玩弄规则”为生,甚至玩出一个大市场来。中国古人对这一点是很有矛盾心态的。著名的“子产铸刑鼎”事件围绕的就是这样一个核心:该不该把规则(这个故事里就是法律)公之于众。反对者认为一旦公布规则,那就意味着有人要去玩弄规则,钻规则的空子,人心就此败坏。这种观点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每个人都看到了,渐渐消没。而专门折腾法律规则的,更是发展出一个巨大的行业:律师业。你能说律师就是没有伦理的工种么?

平心而论,iPad这四个字母,本无意义(或商业价值),的确是苹果将之变成一个高价值的单词。但怎么也绕不过去的是,唯冠出手的早,且就各方报道来看,唯冠深圳并没有把大陆的iPad商标权给出售出去。如果这一点是事实的话,苹果要拿回在大陆的iPad,就必须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也就成了很多人的疑问:我辛辛苦苦让这四个字母成为财富,凭什么我还要为拥有它买单?不凭什么,市场规则,本来如此。

在我看来,这种事件,其实是和“全球化”有关的。一本名为《世界是平的》的畅销书,对全球化不乏溢美之词。我向来对一边倒的论著兴趣平平,草草翻过便算数。但这本书所注意到的现象:全球化在加剧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正是因为全球化,才产生了异国商标品牌在另一国的通行问题。正常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司法主权,在全球99%的地区卖得再好再知名,在剩下的1%地区,就得老老实实地先去拿下这个1%地区的通行证。你可以说是这是一种弊端,但恐怕这种弊端,在可见的未来里,还很难消除——它是要全球消灭国家这个概念为前提的。

有鉴于此,大名鼎鼎的Facebook已经开始着手做类似的准备工作,据称它在华注册了六十一个商标,坊间戏言“就差非死不可没有注册了”。这样的事看似有些无聊,但却是必要的前提。

按规则办事,没按(在司法机关的认定下),就得事后付出代价。这是市场经济的铁律,和商业伦理、道德,没啥关系。

—— 应邀,刊发于当日《东方早报》——

题外话几句:

1、配图是网络所得,其实反映出唯冠和苹果之间争斗,背后的银行图谋。这事有点银行幕后操纵,唯冠台前扮演的意思。不过也不好苛求银行什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放贷要烂账,忽然有这么一个机会,傻子才会放弃。

2、本文不探讨具体法律细节,官司究竟谁赢,那是法院的事。只说点法律之外的事。

3、果粉,特别是极端果粉,很看不惯这事,认为唯冠是从山上跑下来抢桃子。不过,苹果也不是善主。有一天有位朋友跟我说,乔布斯崇尚自由。我琢磨着就是早期苹果那个广告给ta的印象——那时候苹果还是微软的挑战者。现在上了台,嘴脸自然就要变了。乔布斯是个典型的独裁者+暴君,和“自由”两个字,离得极远。

4、苹果拿iPad商标,唯冠认为有欺诈嫌疑,这点网上已有报道,有兴趣可以去找找。搞个类似的段子给大家看看:坊间传闻,当时dudu.com在蔡文胜手中,陈一舟想买下,却被蔡开价100万。陈觉得太贵,让副总编故事来智取。副总发邮件给蔡,说她是一个新生儿的母亲,女儿的名字叫dudu,希望搭建一个记录女儿成长的网站。故事很美丽,蔡总很感动,最终以 5000元价格卖给了“母亲”。—— 这就是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