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的呢喃

一名少年,立志成名,决定以一己之力肃清世界中的种种不良。他跋山涉水,飞越万里,终于进入了一片古老的森林,拜访了据说是银河中的最老的老人。

老人问道:“你想以何卫道?”

少年道:“武器。”

老人问道:“那你想用什么武器呢?”

少年道:“自然是最厉害的武器。”

老人又道:“那你以为什么样的武器是最厉害的武器呢?”

少年道:“是三尺青锋剑吗?”

老人却道:“孩童之见。”

少年又道:“是取人性命于千米之外的激光枪吗?”

老人笑道:“妇人之见。”

少年又道:“是毁千万人于旦夕之间的核武器吗?”

老人摇头,道:“常人之见。”

少年又道:“是杀人不留痕,轻取千万生的中子弹吗?”

老人索性闭起了双眼,没有回答。

少年想了想,挠了二十三次头皮,道:“我不知道了。”

秋叶飘过,老人道:“你可听说过一种叫光子剑的武器么?”

少年道:“光子剑?”

老人点头道:“是。”

少年笑道:“光子剑岂非还是一把剑?”

老人道:“不仅仅是。光子剑虽然只是一个短短的圆筒,但从中可以射出一道四尺左右长度的光子束,形似剑,故称之为光子剑。”

少年问道:“这又与一般的剑有何不同呢?”

老人道:“凡它所及,无不化为灰烬。用它舞成的光团,滴水不漏,任何激光束、粒子束都无法透过。”

少年道:“那岂非是说,两敌相对,一方务必要以剑团护身,迅速进逼,取敌性命?”

老人道:“然。”

少年道:“那么,使用它的人岂非要无上的勇气、速度、力量和技术?”

老人徐徐点头,道:“的确如此。昔年使用它的光子骑士们平均都练过数十年苦功,方敢行走于天下,最快的,也用了一十三年。”

少年道:“训练之苦,时间之长,我倒是不曾在意。只是何方才有这样一把光子剑?”

老人道:“八十四年前,最后一名光子骑士死于中子星探险中,世上便再无一把光子剑的存在。”

少年道:“那我就再做一把。”

老人道:“似你这般想法的人,八十四年间不知几许,又为何再不见一把问世呢?”

少年苦笑,又挠了十七次头皮,道:“那我该如何?”

老人睁开了双眼,一字一字道:“世上最厉害的武器并非是光子剑,而是另外一种剑。”

少年忙道:“在哪儿?”

老人道:“在你的心中。”

少年道:“心中?那是一把什么样的剑?”

老人道:“心剑。融人之小宇宙与自然之大宇宙于一体的心剑。”

于是,老人向少年叙述了一个传说,事实上,那却是一段历史。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也算引言

少年人问道:“您要说的是一部童话吗?”

老人道:“不是。”

少年人问道:“那是不是一部侠客传呢?”

老人道:“只有一半正确。”

少年人不解,道:“只有一般正确?”

老人道:“那些人不是侠客,他们并未生活在冷兵器时代,没有传说中的各种天花乱坠的功夫。他们依靠无可想象得先进的技术和无可比拟得奇妙的特异功能,遍行于浩瀚的宇宙之中。”

少年人问道:“那他们是为什么而活着?”

老人道:“他们的身上,同样流动着侠义血,他们同样爱打抱不平,他们同样为自由和和平而战。”

少年人又问:“那他们究竟是谁?”

老人道:“他们是一群太空时代的侠客。”

毕星团。

距太阳系远隔四十万光年的毕星团。

毕星团中有一颗恒星,叫猛可特纳,猛可特纳只有一颗行星,但这颗行星却有生命的存在。

而且是智慧生命的存在。

他们把这颗生我养我的行星叫太飞。

太飞人有着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社会,自己的文明,也有着自己的传说。

这里说的就是太飞传说却也是银河中最令人扼腕不已的传说,一部血与火,灵与肉构成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