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日记-老大(4月5日)

谁是老大?好象有这样一种不成文的说法:给钱的乃是老大。通常,这是一个定理,但绝对不是公理,因为,在证券市场上有时候就不是。

先来看一组数据:1996年,中国A股市场上的公司平均净资产回报率是18.2%,97年是15.5%,98年是9.9%,99年是9.7%,到2000年只有8.7%,果然是一蟹不如一蟹,王小二过年啊!

可就是这样一个破烂货,你我还是在市场里抢来抢去,一级市场中签率用万分之的概率来计算。而二级市场呢,越破越值钱,越穷越光荣。想想真是不公平,搞了半天,是我在掏钱买你公司啊,怎么就变成了上市公司是大爷?承销商是大爷了?

根子出在什么地方了?

供求理论告诉我们,需求曲线和供给曲线交叉形成了一个价格。先看需求,也就是资金面。市场上很多资金来自银行贷款,中国的银行也真是笨到家了,只会存款、贷款,而中国大众又习惯于存款。于是乎,市场上的资金来自于贷款,赚了钱再回去存着,形成下一批贷款,贷了去炒,炒了去存,存了去贷,泡沫就是这样堆出来的。

先不来看银行坏帐,我们假定所有的贷款都是按时按要求还的,那么,这些贷款最安全的地方是什么呢?当然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哪怕是坐庄,危险也很大,去年的行情就是大庄稼也自身难保。所以,在新股发行上,需求的大量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

再来看供给。一切根子就坏在这上面了。中国公司上市也需要路演,路演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促销”。国外的公司因为路演失败而不上市的多的是,中国的路演呢?嘿嘿,纯粹就是玩概念,赶时髦,找个网站,弄个论坛,贴个图片,冠冕堂皇地回答几个问题,就是路演了?上市是有指标的,不是凭实力说话的,是凭路子说话的。

曾经有业内人士说过,当年他搞上市的时候,需要一个公关,要求是:女性、活的、年轻的、漂亮的、会喝酒的、会跳舞的、本科毕业的,还不明白上市这个光圈下的道理?

中国上市公司从来不需要促销,不需要推广,按要求发公告,发招股说明书就是了。一方面银行的贷款源源不断,一方面公司上市就象一个垄断产业,一方面又没有卖方分析师,从来没有真正的空头,你让我们股民玩什么呢?上市公司差是差了点,大家都知道,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只好投机喽,只好暴炒喽,只好搏傻喽。

最后,一句话,中国证券市场就是一个典型的卖方市场,这个状态不消亡,我辈只有认为最好的投资就是投机。

从前,咱们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候,你叫人家是小甜甜,现在,却叫人家是:

不成熟的股民??

令狐冲日记-高雅(4月3日)

最近,据说发生了好几起民众不给面子的事情。堂堂的艺术殿堂,演奏交响乐或者歌剧,上面的指挥挥汗如雨,底下的观众打手机的打手机,闲聊的闲聊,走动的走动,搞得最后指挥是一脸怒色,又发作不得,最后用“践踏”来形容人们的艺术的不尊敬。

于是,就有有识之士出来说话了。声称需要对高雅艺术进行普及教育,要人们对高雅艺术有着美好的情趣,并且要教会大众一大套聆听高雅艺术的规矩,就差进行礼服展销了。

当然,听歌剧时候打手机是不太礼貌的,不仅影响台上艺术家们的创作,也影响台下其他观众的欣赏。不过令狐倒是认为,这和普及高雅艺术没什么关系。这是为人最基本的礼貌,难道我去看三级片就可以边看边打手机了吗?

普及这个词,乃是针对芸芸众生的。俺令狐喜欢炒股票,喜欢数钱时候的快感,也想教育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赚钱高手,至于高雅不高雅,有什么实在的现实意义呢?难道要天下所有的大学生都能听“高山流水”不成?俺喜欢听一曲十八摸,躲起来听就是了,有这个必要非要拽着俺去听什么命运、田园、抑或英雄吗?

虽然我不是很懂音乐,但我想好的音乐,不在乎高雅还是低贱。古人绕梁三日的主角也不过是一个村妇,照样震撼整个村子的居民。如果我们从另外一方面来想,听众要作些闲事,难道台上的艺术家们就没有一点责任?难道就因为这些艺术家是什么“顶级指挥”、“世界大师”就一点责任都没有了?反倒是100%的过错全在听众身上?

忽然联想起2001年的投资者教育年了。似乎这个股市就没有好人了。全部是一群需要接受再教育的人。是,市场投机心理是严重,但难道100%的过错全在民众身上?

中国五千年文明了,官本位的思想根深蒂固。我是官,你是民,所以我天生就有教育你的权力,而你呢,任何错误都是自找的,天生就有被教育的义务。这又是哪门子的文明?

孩子犯罪,现在的人们倒是知道父母也有责任的。国家有一个小偷,当然是小偷的问题,但国家如果有十万个乃至百万个小偷,究竟是政府的责任还是小偷的责任?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其实是三首歌曲:阳春、白雪、下里巴人。据传某人在市集上高唱下里巴人的时候,大众一起附和,唱白雪,只有一半人附和了,唱阳春,就没几个人了。古人都明白曲高和寡的意义,不知今人为何倒活回去了?

高雅需要普及教育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啊也,别生气,研究研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