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 时空变奏曲 第二章 海中仙

?地球。

公元202年。

一条巨大的船航行在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中。这是一条坚固的海船,配备了数百名有着二十年航海经验的水手,储存有足够使用一年的水和粮食。

大海一直很平静。海上的太阳很好客,温柔地洒下一片阳光。浪花轻轻地拍打着船身。风也很合作,微微吹动着白色的大帆。

船上有五百名童男童女。半年前,他们告别了父老乡亲,在一个很大很美丽的宫殿里住了数月后,便被送到了这条船上。

在海中已飘了月余。他们除了吃饭、睡觉、排泄、看海,或者是小声交谈外,就没有什么其它事可以干了。

船上还有七十名凶神恶煞的持戈甲士,个个身高马大,很是威武。他们可以喝酒,可以大声笑骂,也可以呵斥那些水手,但绝不敢对那五百名童男童女有丝毫不敬。 船上还有一群道士,领头的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道,整天盘坐念经,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甲士们都对他敬而远之,也有点恨他。若不是他出的什么出海寻仙的馊主意,他们怎么又会飘在这神秘莫测的大海之上?

“真他妈的混蛋,那群鸟仙在哪儿?”一名甲士小声地骂道。他绝不敢破口大骂,把神仙叫成鸟仙,给始皇帝知道,那还了得?

“听说大海是有边的呀!”另一名甲士怯声道。

“那便如何?”先前那名甲士喝了口酒,胆子似乎壮了一点,声音也提高了很多。 “那我们会不会从边上掉下去呢?”这名甲士看来有点胆小,说道。

“掉下去也许不错。”另一名甲士笑道,“说不定还能碰到几个小仙女呢!”

一旁几个甲士看了看船边的一群童女,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也许不好玩吧。”那名胆小的甲士又道,“据说大海边缘是诸魔居住的地方呀!”

众甲士都变了脸色,随之疯狂地大笑起来。

“笑什么?”突然,笑声中滑入一个苍老的声音,“只要心诚,哪有求不着蓬莱诸仙的道理?”

“啊,是徐道长!”

众甲士慌忙站了起来,作揖的作揖,打拱的打拱。

“求仙务必心诚。象你们这样三心二意,又怎么会求到神仙呢?”徐道长呵斥道。 “是,是,小的们愚昧无知,下次不敢,下次不敢!”

徐道长看了看身边几个道士,微微叹了口气,转脸对海,似有满腹心事。

突然,不知从何方,吹来一阵大风,卷起了数丈高的大浪,巨大的海船立时晃了数晃。

天空,也不知从何方,飘来大块大块的乌云,大有遮天盖日之势。

“道长!”一名站在了望台上的水手大声叫道:“我看见岛了,可是蓬莱么?”

那徐道长猛地一惊,慌忙收拾道袍,急急向甲板走去。

云雾,已渐渐四合,日光消隐。

海风呼啸,啸声猎猎。

那岛,隐在水雾之中,若隐若现,也不知远近如何。

忽地,“咯啦啦”一声巨响,一面大帆竟被那暴怒的海风拦腰吹断。波浪在愤怒的飞沫中呼啸,越过船舷,传来数声惊呼,只见几名童男童女在海中挣扎了半下,便不见踪影了。

“快收帆!”有人大叫。

“来不及啦。这海风不仅吹得怪,来得也太突然,一点预兆都没有!”

“不得了了,船左边塌了!”

“是不是遇见神仙了?”

“见你个头!肯定是恶魔!”

“进水啦!”

那徐道长似未听见人群的惶恐惊叫,非常非常严肃地整了整衣冠,面对着那几乎已不可见地岛,跪将下来,口中默祝道: “弟子徐福,乃下界无名小道。大秦始皇帝陛下一心向道,特命小道领五百童男童女,赴蓬莱求取长生不老之药,无意触犯仙颜。望诸位仙长大量,怀慈悲之心,指引弟子一条生路。”

说罢,又磕了几个响头。身边的道士们业已五体投地了。

海上诸仙似仍不满徐福的祷告,只是催动海神。海风越刮越烈,巨浪也越抛越高。一艘前无古人的巨船,在风云变色中,也不过苍穹下一叶风雨危舟。

“师父,看,快看天!”一名道士叫道。

徐福猛地一巴掌掴去,口中骂道:“神仙降临,尔等还东张西望,好大胆子!诸仙发怒,俱是尔等……”

徐福骂了几句,却猛然打住。 他只觉眼前有一丝明亮,随即越来越亮,亮得几近眩目。

他很奇怪地向上方看去。

一阵刺目。

呀!

天的四周,黑云低垂。只在巨船上方,却是霞光灿灿,明艳无比。

“神仙显灵了!”

“神仙显灵了!!”

伴着船上众人激动不已的欢呼,自那霞光中,洒下一片七彩幻芒,紧紧罩住了巨大的船身。

从此,再无他人知晓这条船的下落。

有人说,早已沉于千米海底之下。

有人说,东渡扶桑,船上的人成为日本大和民族的祖先。

又有谁想到,他们无论是生,无论是死,都早已不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之上了。

第一本 时空变奏曲 第一章 第二百八十一条时空隧道

诺克行星诺克文明。

没人敢说诺克文明是落后的文明,也没有人敢对诺克文明嗤之以鼻。在数以万计的银河系诸文明中,诺克,不可不谓是其中的翘楚。早在五百个诺克年前,诺克人成功地铺设了第一条时空隧道后,至今,银河系中已经有且仅有二百八十条诺克民族的时空隧道了。

时空隧道,便是时空之间的桥梁。凭借这些四维空间的隧道,诺克人驾着时间机器,遨游于过去、现在和未来之中。

如今,是第二百八十一条时空隧道的铺设了。

怒与茜达斯将欢送的人群甩在了身后,走向一个半圆形的建筑。

“亲爱的,感觉如何?”娇小可爱的茜达斯问她的情人。

“一切正常。”魁梧的怒答道,“你很兴奋吗?”

“当然啦!”茜达斯道:“怎么,你一点都不觉得刺激吗?”

怒笑了笑,吻了吻茜达斯,道:“这都是第三十二次,兴奋什么?”

是的,对于一位已经铺设了三十一条时空隧道的专家而言,再铺一条,就象吃青菜豆腐一样平常。

不过,茜达斯却是新手,第一回干,不免有些激动。即使在实验室里模拟操作了上千回。

大门开了,欢呼声中,他们手拉着手,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巨大的指挥大厅。

这是唯一能看到半圆形建筑内部的地方。虽然它们之间不能互相通讯(半圆形内,是四维空间;指挥大厅内,还是三维空间),但至少,还能互相看到。

希巴斯在悠闲地抽烟。虽然身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但细节问题都是那些助手干的,这个总指挥实在是很轻松。

于是,他乐得闭起双眼,想想数十日前的那个陌生女郎。尽管他每天都在想,但每天都会克制不住地想了又想。

她干吗要对自己回头一笑?

后来……

后来的事情,他一直没有想清楚过。只依稀记得,莫名其妙地走进了一幢别墅。

然后……

然后,那双手,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多情,那么的令人心醉。

接着……

接着,他好象说了很多话,很多很多的话,但说的是什么呢?

突然--

“指挥官,看!”一名助手大声地尖叫。

“他们打起来了!”另外一名助手大叫。

打起来了?谁?怒和茜达斯?不可能!他们是我见过的最蜜里调油的情人。茜达斯这小妞实在是我见犹怜,怒再大怒,也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

希巴斯有点困惑地睁开了双眼,大声道:“谁,谁在打架?”

“怒和茜达斯!”一名助手高声答道。

活见鬼了!希巴斯有点气急败坏地走向监视台,看了看高清晰度的显像屏。

天哪!那是在打架吗?

两个人,横眉怒目,牙关紧咬,浑身是血,手里拿的是刀和铁棍。

那不是在打架,那是在玩命!

是什么力量使昨日卿卿我我的情人成为今天不共戴天的仇敌?

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干瞪着眼。

“干瞪着眼?”少年问道。

老然答道:“是的。”

少年又问道:“他们为什么不大叫大喊,来提醒发疯似的怒和茜达斯?”

老人道:“可惜操作室内是属于四维空间的,而指挥大厅存在于三维空间,其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通讯联络。”

少年想了想,又问道:“那他们为什么不去砸开操作室的门,或者是敲碎几个窗户的玻璃,爬进去呢?”

老人道:“这也不可能。操作室内的动力设备一经启动,内部就是一个力场。门窗若是一开,那来自玄妙空间的力量会将所有人拖入时间之中,那真是永世不得超生了。”

少年又想了想,叹了口气,道:“所以,他们只有干瞪着眼?”

老人道:“是的,干瞪着眼,别无他法。”

他们只能看着。

看着茜达斯的刀捅入怒的胸膛。

看着怒一棍子打烂了茜达斯的脑袋。

“看来,只好等动力设备能量耗尽,自己停下来了。”一个助手道。

“幸好主动力机还没启动。”希巴斯道,“不幸中的万幸!”

忽然,又是一声尖叫。

“天哪,那儿还有一个人!”

今天真是鬼见鬼了。操作室内居然跑出第三个人来了?进门时分明只有两个,这第三者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他是谁?立刻去查!”希巴斯大声道。

“指挥官,大事不好了,他向上爬去了!”

那神秘来客已走到了明处,穿的是一身紫衣。他爬上了钢梯,伸手去动导向仪。

“他要干什么!”希巴斯嘶声叫道。

这句话纯粹是废话。导向仪控制着时空隧道铺设的起点和终点。那紫衣人分明是要去破坏。

他胡乱地转动了几下导向仪,又慢慢爬下来,伸着长长的手,去按一个红得耀眼的键钮。

“啪”的一声响,有个机器的声音问道:“三秒钟内说出你的工作代号。”

紫衣人似乎愣了愣,又是“啪”的一声响,一副手铐铐住了他的手。

那紫衣人似乎也很蠢,又伸出第二只手去按那个键钮,结果是第二只手也被铐住了。

指挥室中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想的都是待会儿要揭开紫衣人的头罩,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混蛋。

“天哪,第三只手!第三只手!!”又是一声惊讶得变了声的尖叫。

果然,那个紫衣人不知从哪儿伸出了第三只手,被铐;然后是第四只手,第五只手,第六只手……

希巴斯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知道铐具虽然是宇宙金打造,但只有十副,也就是只能防止十次非法按动键钮。老天保佑那个怪人只有十只手!

第八只手也被铐住了。那个怪人忽然伸出了脚。于是两只脚都被铐住了。

“那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幕景象委实过于怪异了。一个八只手章鱼也似的怪物!

“机器人吧,再不就是人造人了。”

“笨蛋!操作室内不能生存机器人、人造人的!”

“那就是外星人。”

“对,肯定是外星人。”

“但是银河内好象还没有八只手的智慧生命呀!”

“那就是河外来的。”

这倒是有可能的。希巴斯想到。不过,河外人飞越几千万光年到这儿来,专为破坏时空隧道么?

幸好这个怪物的八只手和两只脚都被铐住了。连脚都伸出来了,大概是没戏了吧!

半空中,那个怪物扭动了几下,全身骨骼啪啪作响,忽然自胸口前冒出了一样东西。

“第九只手!”

完了,一切都完了。希巴斯想到。

主动力机启动了。

一道七彩的光芒自操作室内射出,划过长空,消失在群星之中。

“准备抓住他!”希巴斯恨恨地道。他决心要以一百零三种早已不用的古代酷刑来惩治这个怪物。“先剁掉他的四肢!”

好象不对,应该是十一肢吧?

那个怪物又扭动了几下,那第九只手不知从怀中掏出了什么东西,大叫道:“咱们地狱见吧!”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

从操作室到指挥大厅,火光熊熊,烈焰升天,千里之外仍清晰可见。

从此,据说这件事不再有了任何一个目击者,只有一条铺错了的时空隧道,通向的两端是:太飞和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