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日记--重装(6月23日)

标题要读成“chong zhuang”,不是“zhong zhuang”,千万不可搞错。

我是一个重装机器的迷。我的电脑平均一个月要重装一次。所谓的重装就是格式化硬盘,然后装上windows、office、ie6、dreamweave、flash、fireworks、photoshop、norton等等一系列软件,前后要摆弄四个多小时。在重装之前,还需要将自己的文件、地址簿、邮件、收藏夹等一些独一无二的内容转移。前后次序一定不能搞错,一个失误,统统完蛋。

我最惨痛的一次重装记忆就是,没有备份好自己的东西,然后呢看也没看自己的机器配置,装上了windows2000,不料这个系统很多机器硬件都不认,我在网上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才找回驱动程序,而且,我的文件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重装的原因是因为我太喜欢最新的软件了。什么软件只要一升级,我肯定要装上玩玩。有时候没什么问题,有时候就是整个系统崩溃,只好重装。现在想想,其实完全不必要,因为我不是个专业技术人员,没这个必要什么都用最新版本,很多功能我根本不会用上的。而原来的系统包含了太多自己的东西,用熟了当然比用新的而又用不惯来的好吧。

不禁想到炒股票了。这个市场里面很多东西都是新的。其实比较保守的办法就是先挑50个股票,然后长期跟踪,捉摸它们的股性,然后就一直炒这50个股票。毕竟50个股票自己还顾得过来,熟悉了,感觉也就出来了。市场上上千个股票,全部要顾及,忙得过来嘛!至于天天都会有涨停板的股票,完全没有必要懊恼自己,唉,这个怎么就没抓住呢?

刚刚装上了OFFICE XP版本,用了快一个月,总觉得启动很慢,有些地方还用不惯。算啦,还是去复原到OFFICE 2000,看来又要重装啦!^_^

令狐冲日记--自由(6月21日)

两天没写了,原因是实在太忙。倒不是说忙得没空来涂鸦几笔,主要是因为人一忙,脑袋就有点空,想不出有什么好写的了。

今日温度写了一个帖子,事关“自由”,这倒引发了我的一些思索,特记录如下。不过事先要声明的是,我所谈的和温度所谈的,完全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他的帖子让我想起了什么罢了。

什么自由?这个问题很值得思考一下。诠释的方法很多。但更进一步的问题是,什么才会带来自由呢?

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据说某个地方有一条街,街旁边是两个大户人家。本来,这两个人家互不相让,墙壁紧贴墙壁,而且还有争,互相指责对方过界。后来受到调解,各自把自己的墙壁往后挪了一点,于是,就产生了一条路。

这个故事,很能启发自由的来源这个命题。自由到底是怎么会来的呢?原来就是“宽容”二字啊。

我经常上易富的聊天室,也经常看到有些朋友在里面吵架。我在想,如果这两位各退一步,以宽容的心态对待对方,也就不会吵起来了,结果也就带来了大家在聊天室谈股论今的自由。

自由是要争取的,,而自由的争取是主观上的事情,于是就有了太多为自由而付出的代价。反过来,宽容却不是主观上就能完成的事情,需要双方乃至几方的配合。而人们总是习惯于以自己的出发点来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宽容就实在是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