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管Facebook叫“脸书” 现在管Meta叫什么呢


硅谷今天的大新闻是Facebook宣布改名了,改叫Meta。

详情可以点击这里。

段子挺多,比如国内有媒体宣布,Facebook不要脸了。

还有这张很有趣的图:

不过这张包浆严重的图有个小毛病,按照前后逻辑要一致,google不是google,是Alphabet才对。

这波改名操作,其实让我想起的,倒不是google改名叫Alphabet,而是新浪微博改名叫微博。通过这样的改名,迅速占据了心智点,把一种业态改成自家品牌。看着新浪微博叫微博,当年的诸家微博们,情何以堪呢?

同样的,Facebook以后就叫“元宇宙”了,你们所有在元宇宙这个领域想要找机会的,大概都有些。。。哈哈哈。。。难以形容的心情吧。

所以这个事吧,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我即元宇宙的霸气,也许可能保不齐会失道寡助哦

玩笑开完了,书归正传。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Facebook的口碑持续性不佳。从特朗普上台那场竞选开始,媒体们就对这家公司火力全开。一直到Haugen这个深喉走向前台成为吹哨人,脸书的股价从今年9月的高点下跌了近两成。

她控诉facebook有四桩罪:

对名人账户的差别待遇;
被投资人告上法院;
Instagram 有害青少年精神健康;
“利益比安全重要” 政策。

Haugen 在离开Facebook之前,复印了多份公司内部文件和备忘录。

就在公司宣布改名前一天,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 开始着手调查此前被公开的内部文件是否有欺骗行为及其产品是否披露了不良影响,以及调查脸书是否违反了 2019 年双方就隐私问题达成的和解协议。”

它有没有滥用用户的隐私呢?

我看是有的。

但它有没有像媒体说得那么邪恶呢?

真不好讲。

facebook是一个邪恶帝国,其根源来自于公众和媒体尤其是主流的公共知识分子对大公司的提防和恐惧。道理也很简单,公司作为一种组织,从来是集权化的——甚至是极权化的,一个人说了算。这样的组织小弄弄赚点钱也就罢了,但如果大到已经内化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以及——这点极其重要——它似乎不再以赚取利润为目标的时候,人们就开始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它了:

我多年前读过一本书,从这本书中,你可以读到作者对“大公司的深深敌意”:

有一部叫《圆圈》的电影,女主角就是《哈利波特》的赫敏,男主则是汤姆汉克斯。电影中那个邪恶的公司显然就是暗指facebook。这部电影其实很一般,但可以从切口中观察好莱坞左派是怎么看待facebook的:

(该电影的韩版海报)

昨天我和北大的胡泳教授在百度上做了一场直播,主题就是元宇宙。交谈中必然的,提到了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的雄心。

我扯的很远,信马由缰,扯到了一本看上去和科技、商业毫无关系的书:

这本书应该很小众,因为我很少看到有人提到它。而且豆瓣分也不高,估计是因为写得相当晦涩(也有可能是翻译的原因)。晦涩有晦涩的道理,因为托伊布纳在谈一个我们以前从来没碰到过的问题:

事实上,主权国家、民族国家的历史并不长。主权国家是欧洲三十年战争之后确立的,而民族国家则是一战后兴起的。这样的全球秩序并不是古已有之。在全球秩序之下,公司的发展早先并没有跨越国界,跨国公司出现后,战后的全球秩序作为一件衣服,打打补丁,也是可以穿的。

但随着互联网的到来,跨国公司变得越来越常见,而人们也已经不再把互联网视为一种工具,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当人登上互联网后,原先那件衣服的补丁打不胜打。而全球化在今天,我相信所有人都应该看到,矛盾重重,冲突重重。衣服,快要穿不下了。

托伊布纳试图破的,就是这个局。但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无先例可循:主权国家民族国家之前,没有那么大规模以及那么深刻的全球化,主权国家民族国家之后,我们又从来没解决过公司和国家之间的关系——或者说,我们从来认为,公司在国家之下。托伊布纳写得佶屈聱牙,完全可以理解。

但有句讲句,托伊布纳没有什么好的药方——这是我个人的读后感。

学者们总是试图把问题想周全,但商人这种天生注重执行的物种,早已按捺不住,开干。

这叫摸着石头过河。

我总觉得,扎克伯格和马斯克、贝索斯的Great Dream(嗯,great,但我不觉得是伟大的意思,只是想说比big还要big),本质是一回事。

马斯克和贝索斯的选择,是离开地球。这件衣服我不要了,跑火星上再做一件衣服。

扎克伯格的选择,是深入数字世界。也是这件衣服我不要了,但跑数字世界再做一件衣服。

这是图谋赚取更庞大的利润吗?

不不不,您格局小了。

他们想做的事,是同一件:扮演上帝。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家,也有。还记得豆瓣的阿尔法城吗?

在讨论元宇宙的时候,其实,我想到过曾经的这座最终失败的“城”。

他们的野心如此宏大,怎会不让他人产生一种警觉?

这是凯撒要渡过卢比孔河啊!

请原谅,我这篇文章写得有点像个书单了。

这本今年出的新书,写得非常好看和精彩。我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已然看完。

在作者的笔下,共和国覆灭前夕,其实没啥一般意义上的好人。即便是加图、西塞罗这种后世当圣人供起来的主,也使尽了阴谋诡计、合纵连横,更不用提其他人了。

今天野心勃勃们的硅谷新贵们,会是成功渡河的凯撒吗?

不知道。我倾向于不会。

因为图谋太大,成本高昂。又完完全全无先例可循。

但他们的失败,如果会失败的话,并不会烟消云散,而会成为后来者的经验教训。

那件衣服,迟早是会被扔弃的。

我有一个以前的学生问了一个问题:

元宇宙越近,那人类离缸中之脑的猜想不就越近。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

用今人的观念去衡量一千年前人的行为,叫刻舟求剑。用今人的观念去衡量一千年后人的行为,也叫刻舟求剑。

元宇宙这种东西,我不觉得是会短期内成功的。我也很武断地认为,脸书不会成功。但它肯定是未来。

无论作为今人的你,是恐惧它还是拥抱它。

最后,关于标题里的问题,总要有个答案不是?

(图片来自网络)

—— 首发 扯氮集 ——

百度会狂喜于第三方内容向其开放吗

​一

来自彭博的消息称,有关方面正在试图让腾讯和字节两家公司将其内容向搜索引擎开放,换而言之,也就是作为用户,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搜到来自腾讯系内容(主要应该指微信公号和腾讯内容平台)以及字节系内容(主要应该指头条号,至于抖音,视频搜索可能会难一些)

在中国具体国情下,搜索引擎一般指百度,毕竟其市场份额已经遥遥领先于后来者。这个市场的玩家大致还有来自360的360搜索、来自阿里的夸克、和已被腾讯收购创始人已退出的搜狗。

我有朋友表示,利好百度。也有朋友甚至用“百度狂喜”的词来形容。

但我却不这么看,至少我不觉得百度有什么好狂喜的。

19年的时候,学者方可成写过一篇题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事由是在手机百度上搜索,排在前面的都是“百家号”的内容而不再像过去搜索引擎向全网根据网站权重来分流——而这些内容良莠不齐,甚至出现了一些谣言。这引起了方可成的批评。百度当时做过回应。

我后来跟着写了一篇《重病患者百度》,有一定的补刀意味:从商业模式这个角度出发,讨论了方可成的批评,百度是很难去改的。

如果说刚开始,颇有些内容平台上的信息百度无法爬到而使得公司有些懵逼的话,后来它就已经完全不以为意了。

从百家号到百度动态(一个类似微博、微头条的功能),百度已经重仓自有平台上的内容建设。这个意义上讲,作为搜索,百度的确死了。但作为内容客户端,百度正在努力重生。

从类似营收、利润之类的商业角度看,百度从2016年魏则西事件之后的谷底,已经慢慢爬了出来。

对于一个内容分发公司来说,内容分发并非它的目的,因为分发这个动作本身并没有商业模式。总不见得用户每搜索一次,就需要支付一毛钱?

关键词的竞价广告,才是它的目的。搜索作为一种分发手段,汇聚了大量的流量,使得理论上每一个词都可以进行售卖,乃至由买家卷出一个价格。桌面端的搜索引擎背后的商业模式,是一个让人艳羡不已的躺赢印钞机。

但搜索引擎同时要做到一个事:用户在其网站上停留的时间越短越好。因为这意味着命中结果的效率极高。与大多数互联网服务不同,搜索引擎就用户停留时长的指标,是恰好反过来的。

手机这个小屏,对搜索引擎的关键词广告,产生了冲击,因为没有那么多广告位了,更无所谓什么左侧右侧广告了。假定今天全网的内容都还依然向搜索引擎开放,后者在手机端里的商业模式依然是关键词竞价广告,恐怕,它早已不能像桌面互联网那样活着了。

内容客户端(或者叫新闻客户端)还是一个内容分发者,但它的广告收入却不是关键词售卖,而是信息流广告,也就是几条内容插一条广告几条内容插一条广告。它希望用户能够不断下拉的屏幕,从而做到广告能够触达。如果依然用第一条第二条就能命中用户需求的逻辑,哪里来什么信息流广告售卖。

内容客户端另外一块广告位置在内容页上。当然,前提是这个内容页上的广告必须它能控制。像桌面搜索引擎把用户分流到第三方网站上的做法,到达页上的广告当然和它没什么关系。有时候内容客户端会采用嵌套的做法:也就是内容还是第三方的,但嵌套了一个自己的frame(框架)。在这个框架上的广告位自己能控制。但这种做法,第三方很不爽,而且内容页上的广告,其实和信息流广告相比,还是小头。

长期以来,中国头号图文内容平台微信公号生态,对百度是隔绝的,但对搜狗却是开放的。

一方面,这并没有给百度带来多大的打击,事实上,百度有的是法子(真的很多,详细不展开)在自己的平台上建立起一套内容生态。另外一方面,也并没有给搜狗带来多大的提升。2020年,搜狗的全业务年收入不到10亿美金,同期百度的网络营销收入体量是这个数字的10倍。

从用户角度而言,想找找微信公号内容,还是习惯在微信上搜索。因为这个搜索动作会带来其他更多的结果:比如搜索到聊天记录、朋友圈里命中的关键词信息。微信自11年以来,历经十年,用户的习惯早已养成。百度即便可以搜到公号内容,也拗不过用户的习惯。正如当年360拿着用户份额第一的浏览器,内嵌360搜索,一场3B大战下来,也没怎么撼动百度的江湖老大地位。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单个渠道比单个内容值钱得多,关键是渠道背后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同样是分发,逻辑是完全不同的。

也许有人依然要搬出优秀内容的例子,如何如何受欢迎,如何如何有价值,如何如何能赚钱。对,说的都对,好内容是有价值的。

但我还是要提醒这样的论者一个词:长尾。

亚马逊的长尾商品收入和头部商品收入,并驾齐驱。内容行业,一样的。

内容为本,渠道为王。

最后开一个脑洞,假定从今天开始,公号内容、字节号内容,都向百度开放了,你觉得你会在手百里搜索,搜到它们的内容吗?

这个问题其实包括两个部分:第一, 是不是可搜到;第二,是不是排序靠前?

我的答案特别清楚:

可搜到,但恐怕你不易看到。

所以,百度不会狂喜,连喜都不会喜,甚至会有些烦恼:这些塞给我的菜,咋整整?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