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王者荣耀被诉

有新闻称,

6月1日上午,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就腾讯运营的“王者荣耀”手机网络游戏侵害未成年人权益一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这是全国首例由社会组织提起的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

王者荣耀在原告看来,共有五条“罪行”:

1.腾讯不断下调适龄标准,当前游戏评级不符合“12+”;2.游戏人物形象设计过于暴露,网站及社区存在大量色情、低俗等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的内容;3.游戏人物篡改了历史人物形象,践踏民族传统文化;4.游戏商场充值限额及抽奖模式违反了国家规定;5.潜在的诱导性沉迷设定弱化了未成年人的自控力,增加了沉迷风险。

我仅就第三条,所谓“游戏人物篡改历史人物形象,践踏民族传统文化”发表看法。其余四条,不做评价。

游戏人物篡改历史人物形象,践踏民族传统文化,这两句话,实质是这样两个彼此高度相关的核心议题:

大众文化出品(游戏当然是其中之一)有没有演绎历史人物的权利?
以及
如果有,演绎的边界在哪里?

关于第一个问号,无需掌握太多的文化理论,就可以回答出:当然有。

太多今天流行的文化作品,甚至包括让人有高山仰止之感的殿堂级经典作品,都在那里演绎历史人物。

三国演义没有演绎历史人物么?
水浒传没有演绎历史人物么?
西游记没有演绎历史人物么?
……

(这个名单我可以拉出成千上百条记录)

尤其是三国演义,演绎历史人物已经到了可谓以假乱真的地步。以至于今天正经讨论三国历史,不乏有人会提醒讨论者:我们在讨论历史,不是演义。

但似乎三国演义的演绎,从来没招致“篡改”乃至“践踏”的批评。

比较复杂的,是第二个问题。

我同意演绎是有边界的。篡改、践踏这些词,以我的理解,其实也就是在说,你演绎演得太过分了,越界了。

在今天这个具体的时代背景下,演绎越界,需要有三个特征,是和的关系,不是或。

首先,是指冒犯了某种民族感情或大众共识。这里的冒犯很重要。而且,还有一个很难量化的东西:你得冒犯大多数,一小撮感觉被冒犯并不等于是越界。

其次,我们要厘清的是:这个历史人物的真实情况是什么。这是原点。基于这个原点跨越多大,这是演绎边界。原点很重要。更多的新的史料被发现导致某个形象完全被颠覆,原点变了重新演绎,这没什么不可以。

第三,我们还要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背景来看,不能用今人的标准去武断地定性这个历史人物。我很多年前在知乎上回答过类似的问题:岳飞是民族英雄吗?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说岳飞阻碍了民族统一?我回答:用今天的观念去理解古人的行为,那不是刻舟求剑是什么。

上面三点,我用举例说明。

秦桧,公认的奸臣。今天的文化作品,非要给他翻案,给他一个诸葛亮也似的人设,这就出了问题。

1、冒犯了大众共识;
2、和真实历史原点跨越度太大;
3、你不能用什么秦桧推动了民族融合来为他辩护,因为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不存在这种观念。

秦桧其人,史学界不是没试图给他翻过案,比如吕思勉就干过。但没有形成公论,所以也谈不上颠覆大众认知。翻案演绎也就是不妥的。

但另外一个大众层面上公认的误国奸臣贾似道,文化作品给他一个统率力较高的能打设定,未必出问题。

1、的确有冒犯大众共识之感;
3、贾似道后来的确误国。

但是,第二点是可以讨论的。真实的贾似道,的确统兵作战且在关键战役中大胜过,黄州之役可圈可点,并非全然不知兵的不学无术之徒。但如果非要弄成统率力极高战神似的人物,这就和原点的跨越度太大了。

再来看诸葛亮的形象。这是一个智谋著称的正面历史人物。但某文化作品非要给他一个武力值爆棚可以手撕敌人的人设(但不是莽夫,你大致可以理解为属于赵云这样的而不是许诸这样的),较原点跨越度太大。然而,这种演绎,未必有什么“冒犯”。毕竟,还是正面设定。

只有三点合起来去测量,才能得出越界与否的判断,才能举起“篡改”、“践踏”这样的大旗。

现在回到具体问题上。这个协会是如何例证王者荣耀的篡改和践踏呢?

根据他们的记者招待会记录,律师举证如下:

其一、刘备用纽约教父的皮肤,俨然黑帮头子,篡改了践踏了;
其二、刘邦用德库拉伯爵(著名的吸血鬼)的皮肤,篡改了践踏了;
其三、李白怎么是一个刺客呢?
其四、荆轲怎么是一个女性呢?

逐一讨论。

原告称,刘备是

三国时期蜀国的开国皇帝,古代著名的政治家,大家从小就听说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德惟贤,能服于人等名言就出自于他。这些名言也对塑造未成年人正确的价值观起到了重要的引导作用。但是在《王者荣耀》游戏中,腾讯公司为刘备这一角色设置了名为“纽约教父”的黑帮形象,刘备身旁甚至还有一个衣着暴露的色情女郎。“教父”这一角色源于美国一系列的黑帮电影,主要讲的是一个黑帮家族发展过程的故事。这部电影包含了大量色情、暴力、犯罪内容,我们认为腾讯将刘备与纽约教父的形象进行关联,是对历史人物、时代背景的严重歪曲。(引自记者招待会原告方的发言,下同)

我主要讨论教父形象,不讨论衣着暴露的色情女郎。色情两个字有点过,当官家审查人员吃干饭的么?但衣着暴露,的确是今天游戏行业的普遍问题。

刘备是不是黑帮头子?

实实在在告诉你:真有那么点味儿。

什么叫黑帮?就是有组织的抗拒政府既定的秩序呗。刘备有没有?有啊。

要知道鞭打督邮的,真实历史是他,不是三国演义里说的是张飞。

殴打钦差,严重的抗拒政府行为。而且刘备打小就有那么点不务正业,仗着自己那个其实也蛮可疑的皇家血统,成日里想入非非(正面说法叫胸有大志),后来还拉帮结伙(所谓桃园结义),鞭打督邮后还结伴潜逃,跑到军阀那里去勾结官员寻求庇护,当然是有组织的准黑道行为。

最符合刘备的设定,就是一个乱世枭雄。不过,他和曹操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历史上没有刘备屠城的记录。也就是刘备的确不滥杀。但是,也就这样了。

黑帮老大就不能说出点醒世恒言了?

不大懂三国真实历史的人,脑子里都是演义里的忠厚长者形象。

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

这话真是鲁迅说的。

关于刘邦,原告称:

刘邦是西汉的开国皇帝,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战略家和军事指挥家,是汉民族和汉文化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他对汉服的发展以及中国的统一有突出的贡献。但是腾讯在《王者荣耀》游戏中却为刘邦设计了一个名为“德库拉伯爵”的形象。我想看过相关影视作品的朋友都知道,德库拉伯爵是国外一位嗜血,专挑年轻美女下手的吸血鬼。被告将西汉的开国皇帝与吸血鬼的形象进行关联,严重扭曲了刘邦的历史形象,对未成年人造成了严重误导。

刘邦起身很微末,中国正统王朝开国皇帝里出身排名倒数第二(朱元璋倒数第一)。

刘邦有着很地痞流氓的一面,紧急情况下是父母老婆孩子都可以扔掉的这么一个人。古代社会妻子如衣服这种观念倒不奇怪,但要说连父母都不顾了(请项羽烹之再分我一碗吧),显然都不符合古人的观念。楚汉争霸胜出后,中国朴素的劳动人民关于刘项的评价,恐怕项羽会更高一些。项羽抓了刘邦父母,到底也就是威胁威胁,没真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烹之。

刘邦对开国功臣也不好,异姓王被他杀了个干干净净。项羽没烹他父母,他倒是把一个功臣给剁成肉酱,还分给大家吃。

说刘邦有吸血鬼的那种恐怖味儿,不算过分跨越原点吧?

关于李白刺客的设定,原告方无非就是觉得大诗人怎么能是刺客呢?

李白的剑术的确不错,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纯文人。他的豪气干云,是有些武人的味道的。那种慷慨激昂,的确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洒脱。

李白甚至有一种对刺客的向往: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从这首著名的《侠客行》,可以体会到这份向往和赞许。

基于李白有一定武力值以及对刺客赞许向往的历史原点,跨越到设定他为刺客,不算太越界,而且,这有什么冒犯之感么?

关于荆轲的女性角色设定,对于专门生产帽子的原告方,我这里倒有一顶帽子可以奉还:

名刺客演绎成女性不行吗?搞性别歧视么?

对历史的演绎,只要不越界,对真正去了解历史学习历史,未必没有帮助。

我必须承认,我对三国历史的兴趣、日本战国历史的兴趣,完全拜光荣系列游戏所赐。演绎的文化作品,从这个角度出发,相当于降低了门槛,人们有介于此得以较为轻松的接触。

但人和人不一样。有些人游戏打打,会自发地去了解真实历史。而有些人游戏打打,是需要有外力去引导的。

这就是教师的作用。

而为青少年保护忧心忡忡的原告在那里说:

老师们在研究的时候也会发现,他们说“我们在上课,我们在上历史课的时候会讲一些重要的历史人物,但是在讲历史人物的时候经常会偏,为什么会偏?因为这些孩子们,他会从这些历史人物马上联想到《王者荣耀》当中的人物,他们就不会再讨论历史人物是什么样的,中国的历史是什么样的。他们会讨论游戏战绩,讨论英雄的各项技能,而且直接说出游戏的台词。”胡乱的向老师提问,老师根本招架不住,本来一个正常的历史课,最后变成了《王者荣耀》的讨论课。

我必须很不客气地指出,这些历史老师,太不合格了。

他们的教育理念陈旧之至,教学手法浅薄如斯。

也好意思叫自己老师么?

教育理念的陈旧,体现在:1、以为今天的小孩还是一张白纸,或者说,不切实际地希望今天的小孩大脑空空一张白纸,以至于可以让师长随便涂抹;2、对于历史人物的脸谱化、神圣化——这其实是教育行业长期的一个顽疾:知识的简单化与庸俗化。嗯,对的,后面的两化和前面的两化,有对应关系。

早在电视被发明出来以后,家庭学校共同构建的所谓信息篱笆已经开始像筛子一样,到了互联网时代,更是千疮百孔。因为只能从家长老师那里获得信息的状态,一去不复返了。

今天的教师,需要懂得因势利导,也就是小孩的脑袋并非一张白纸,但需要教师去把他们往正确的道路上引。

学生们在课堂上说,刘备是黑帮教父啊,这怎么算“胡乱”提问呢?一个小孩子,提问哪有胡乱不胡乱的。倒是教师,完全无法应付,这厮未免太挫。

如果我是历史老师,我会笑着告诉学生们,是的,刘备有黑帮老大的气质那一面。鞭打政府官员,就是他干的。

但是,我也会很正能量地继续引导:这代表着刘备对当时东汉末年腐化的政府和制度的极度不满,是一种正义的反抗,巴拉巴拉,云云,完全没有妖魔化刘备嘛!——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被专业耽误的优秀的思政教师。我不乏有学生同意我这个观点。

讲到底,还是那个文化作品(游戏)没到胡说八道的地步,它的演绎并没有越界。教师完全有因势利导的手段。

而我不得不说,中国长期的k12教育,有相当多的脸谱化神圣化的成分,看看原告方是怎么评价刘备刘邦就知道了。原告方这帮成人,都是这种教育的受害者,完全意识不到历史人物的多面性,意识不到历史人物也曾经是活生生的人。自身历史知识的匮乏与不自知,到头来还要一味灌输光荣伟大正确,是恰如其分的历史教育么?

这才叫不负责任,扯淡之至!

插一个与本文关系并不紧密但也有关联的papi酱视频作品:

https://weibo.com/tv/show/1034:4642950379143316

你们知道papi酱吐槽的对象叫什么?

褒义说可以用微言大义,贬义说,则是深文周纳。

其实,这就叫文字狱!

只不过,古人只有文字,今人,有各种形式的文本罢了。

都什么玩意儿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