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是如何撩来舔去的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这是屈原在《离骚》中的名句。

屈原在他的诗作中,多处提到了类似的话语,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香草美人”的典。

汉王逸写《离骚序》,说香草是屈原自比,表示自己很忠贞,而美人则意指楚王。

但现代也有人认为,香草美人都是自比,很有一些我明明是香草美人,君主咋不懂珍惜呢?回头我零落了迟暮了,多悲剧啊!

但无论如何,屈原这份心思应该没跑:我本高才,奈何人主不识货,怀才不遇啊。

管仲和齐桓公的事,可谓家喻户晓了。

管仲本来是跟着公子纠混的,帮着公子纠回国抢君位。路上看到了公子小白(齐桓公),就射了一箭,小白装死,管仲不查,就慢悠悠去齐国,结果被小白抢了先手。本来小白想弄死管仲(公子纠另外一个手下召忽就自杀了),还好得知己鲍叔牙说情力荐,管仲不仅逃出生天,还被拜为相国。

这一出,在《管子》里还多了一个细节,非常活灵活现地再现了拜相过程,大意是这样的:

两人会面。齐桓公一开始说:你能帮我定社稷吗?就是想守着自己一亩三分田就算了,有点躺平的意思。

管仲回说:您得想称霸,不称霸社稷定不了。

齐桓公很谦虚:这事我哪里敢指望。

管仲又请。

老大还是不干。

管仲就不高兴了,您这么不想卷一卷啊。于是各种推托,老子不干这种low事。起身就走,一直走到门口了,齐桓公赶紧召回来,还“公汗出曰”(都流汗了),那就努力努力,搞一把大的,管仲才答应做了相国。

《管子》基本上是一本托名管仲的典籍,有很多后世人夹带进去的私货。这一出,极有可能就是私货,主要是想掩盖管仲对公子纠的“背叛”:然臣之不死纠也的原因是要辅佐你称霸啊。春秋时期,虽然不大讲对国家的忠诚,但对自己上司要忠诚,还是很要紧的。不妨可以对比一下豫让刺赵襄子的故事——这都已经到战国了,还推崇这个。

管仲图谋极大,如此之大,那种背叛相应就是细枝末节的事儿了。

所以孔子碰到学生问管仲不算仁吧,是这么给管仲洗地的: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最后一句的意思是:哪能像普通百姓那样恪守小节,自杀在小山沟里,而谁也不知道呀。)
《论语宪问》

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可是名人名言,不是管仲的话,华夏就亡了,我们都要成蛮族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齐桓公对管仲,也相当于一场舔狗。齐桓公一开始就是十万当量级的筹码,守守家业得了。管仲瞧不上啊,你没个几百万砸出来卷一卷,咋叫真喜欢呢?

诸葛亮自比管乐,管仲如何被齐桓公舔,上面已经说了。而乐指的是乐毅,著名的燕将。

燕昭王得到乐毅,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先是要搭个黄金台,也是砸几百万才叫真喜欢的主,然后还得对郭隗很客气还拜为师,做出一个不仅物质上砸钱还精神上很尊重的样子。乐毅是以魏国使臣身份来的燕国,昭王开撩,也不是一次性得手,撩了好几次,乐毅才算从了。

唐人陈子昂作诗:

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

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霸图今已矣,驱马复归来。

也是一副咋还没人来撩我舔我,报国无门啊的派头。

诸葛亮自比管乐,其实是有些嚼头的:他为啥要自比这两个人呢?大概有三个原因。

其一,管以政见长,乐以武留名,诸葛亮想包圆,表示自己一才多能;

其二,管乐都是被撩的,不是主动求官的。自己舔着脸求官,不合适;

其三,管乐的权力极大。管仲基本上就是齐国之主,乐毅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一点,诸葛亮也很向往,而且是最重要的一点。你看诸葛亮就没自比伊尹姜尚,也没自比孙吴。毕竟这些人,权力没那么大。

诸葛亮在《出师表》里写“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被视为有三顾茅庐这回事的铁证。《三国志》则写为“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诣字是去往某处,但内涵了带有很尊敬地去。

《三国志》后面还有细节,说刘备对诸葛亮非常好,都招来关张吃醋,刘备舔得非常到位:

于是与亮情好日密。关羽、张飞等不悦,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愿诸君勿复言。”羽、飞乃止。

《三国演义》则更进一步,对“情好日密”做了一番发挥:

玄德待孔明如师,食则同桌,寝则同榻,终日共论天下之事。

诸葛亮被撩,然后被托孤,然后成了权倾朝野的一代权相,这一出故事,撼动着历史上多少知识分子的心。

大体上,古代知识分子,都希望主君来撩自己这个“香草美人”,虽然现实情况是,唐以后,科举制(你自己主动报名去参加考试)越来越发达,被撩的可能性越来越少了。

李白算是有个不羁的人设了,有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洒脱,也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傲娇,但该拍马屁还得拍。

先是给皇帝写了一个《大猎赋》,狠夸了一通太平盛世,顺带也要盛赞道家,毕竟李家自命老子后人。然后三首《清平调》,那可是给足了杨贵妃的面子,舔得相当到位。最后跟着永王混,写了后来十一首招来大祸的马屁组诗永王东巡歌,其九可以欣赏一下:

祖龙浮海不成桥,

汉武寻阳空射蛟。

我王楼舰轻秦汉,

却似文皇欲渡辽。

后世都看不下去,有说这是伪作的,因为整首诗实在是太俗了,老干部诗风扑面而来,怎么会出自太白之手?

但无论如何,知识分子不管现实如何,那种被撩被舔的念想,是从来没放下过的。编排了一些类似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被舔桥段。

想来早年诸国林立的时候,这种事还会间或发生,到了秦汉之后,大一统是主流,舔是必须易位的了,至于撩,撩得不好,也会人头落地被夷三族。

因为撩大致还有一种撩完了等你来舔的意思,这是很危险的勾当,分寸很不好把握的。

一个罪名就叫:

卖直。

讲到底,知识分子基本上是帮衬人的,而不是自己挑头的。

搁今天,就是最多做个“联合创始人”而不是“创始人”。

所谓君臣佳话,君要扮演好撩的角色,得先发。臣也得回报以舔,可以后发——类似我主圣心远虑明见万里的话得张口就来。

撩来舔去,才叫君臣知遇,善始善终。

必须的。

—— 首发 扯氮集 ——

西游记里的龙

在古代,你会发现,龙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有时候很威风,但有时候也很普通。

皇帝会被看成真龙天子,用的东西都时不时要加个龙字,坐龙椅着龙袍,一具肉身也要称龙体,搞个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还要蹭龙王法力来个“雨露均沾”。但同时,各种以仙界为大背景的神话里,龙也很平常,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一流形象。

封神榜里哪吒摆出衙内范儿撒泼杀了龙王太子,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大众还为之叫好称快——这一段,细看封神原著就知道,哪吒实在是恶霸作风,何来什么被逼之下奋力反抗,龙家又何尝做过什么对不起李家对不起老百姓的事。

这大概可以说明,麻瓜世界里,龙是一种牛逼存在。但在有神通的世界里,这种牛逼存在就泯然众人矣。

老百姓通过神话故事,编排编排龙这种生物,来获得某种奇怪的快感吧!(注)

西游记就是一个以神佛界为大背景的神话故事,看看这部书里,是怎么编排龙的。

龙族姓敖,据说来自“鳌”——海里的大龟。

李天飞在《万万没想到西游记可以这样读》一书中,考证了龙在唐代都不是什么正经的神,一直到清代雍正年间才得到官方册封为四海之神(民间自然会更早些)。想来一只大龟足矣。

在西游中,所有的龙,都不怎么禁打。

老一辈什么四海龙王就不说了,小一辈的正当年的龙,也不甚会打。比如唐僧胯下的小白龙,西海龙王三太子,一部西游记里,投队伍的时候打了一次,黄袍怪那里又打了一次,都很狼狈。

西海龙王的妹夫泾河龙王,有个儿子鼍龙,也就是沙和尚的水平,“战经三十回合,不见高低”。后来跑去抓鼍龙的摩昂太子,略能打些,但也要“混战多时波浪滚”,费点时力,才能获胜。且算两边拉开队伍群殴而非单挑,个中有没有仗着人多,还不大好讲。

所以,龙这类种族,不是以会打面目出现的,套用游戏的说法,就是武力值很一般。

但龙有一个特殊的本事,就是会降雨。降雨对老百姓而言,是事关生存的大事。会降雨,就是能活众生。这里,我可以称之为政治值很高,都是天生的内政类人才。

龙还有一个相对布雨而言不大知名(悟空知道但天庭为过官的悟能悟净就不知)的牛逼技能,就是它的尿也是宝物。孙悟空丸药医朱紫国王,用的就是白龙马的尿。按照白龙马的说法:

我若过水撒尿,水中游鱼食了成龙;过山撒尿,山中草头得味变作灵芝,仙僮采去长寿。

这么珍贵的物事,可惜产量极少。白龙马得“往前扑了一扑,往后蹲了一蹲,咬得那满口牙龁支支的响喨,仅努出几点儿。”

所以,龙属文官一类,并非武将。是天庭中自带特长的文官体系一脉,还世袭罔替,久而久之,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族类。

泾河老龙王九子,除了鼍龙,

第一个小黄龙,见居淮渎;第二个是小骊龙,见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官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大家兄处砥据太岳。

你看从老大到老四,都占了大江大河,淮渎济渎江渎河渎,就是济水淮河长江黄河(济水按山海经的说法,古时是一条很重要的大河,今天已经消失了)。至于泾河老龙王本龙,则是八河都总管,司雨大龙神。

势力其实不小,以至于有人阴谋论解读,天帝是故意要弄死泾河龙王,防止他造反——这个解读有点过,毕竟只是一帮有政治才能的龙,但很不禁打,手下虾兵蟹将全是乌合之众,没大可能造反。

泾河老龙王被斩,是因为布雨的时候,故意弄错了时辰,还在工作量上打了折扣。

这让人感觉,龙完全就是一个布雨工具人,天庭不发旨,啥都干不了。一发旨意,龙就得照章执行,准时准点,工作量既不能多干也不能少干。

道理上的确如此。但也只是道理上而已。官僚体系总是能找到一些例外,并非想象中的严丝合缝的机器。

西游记中,多处有龙施雨时搞自选动作。

在车迟国和虎力大仙等三道斗法,龙王就晚了点时辰。这或许可以用“我在帮唐僧降妖”这个大义名分解释,但至少说明,降雨这个事,是有可通融的例外空间的,且可先斩后奏。

另外一起有帮唐僧降妖大义名分的私自下雨的例子,是孙猴子与红孩儿对战,四海龙王带着各自水族全上,着实是一场大雨。但这次降妖的效果很差,孙猴子还差点没了命。

在朱紫国,孙悟空给国王弄雨水做药引,东海龙王是这么回答他的:“大圣呼唤时,不曾说用水,小龙只身来了,不曾带得雨器,亦未有风云雷电,怎生降雨?”—— 你看,全然未提什么玉帝下旨。最后打打喷嚏吐吐口水,在凡间就是一场好雨了:龙王这个打喷嚏吐口水,搞了一个时辰,真是口水甚多,喷嚏积年。

但有一处,龙王一点小动作都不敢做,就是在凤仙郡。

凤仙郡上官郡主,将斋天素供推倒喂狗,口出秽言,是正好被玉帝撞到的。玉帝亲自发狠,弄了米山面山金锁三件事,做不到就不给下雨。最高层领导公开发话,连把门的保安队长护国天王都知道,挂了号的天字大案,龙王哪里还敢打喷嚏吐口水。却又不敢得罪猴子,官话就一套一套的了。

岂敢推托?但大圣念真言呼唤,不敢不来。一则未奉上天御旨,二则未曾带得行雨神将,怎么动得雨部?大圣既有拔济之心,容小龙回海点兵,烦大圣到天宫奏准,请一道降雨的圣旨,请水官放出龙来,我却好照旨意数目下雨。

龙虽然掌握特殊技能,但不是生来就可以有编制进体制做官僚的。

比如鼍龙就属于妖怪一类,没编的。有混的不错的在编龙,如四海龙王。也有混的很逼仄的,比如井龙王,有没有编都不一定。还有本来打算逍遥物外结果不小心被灭族的,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那一家子,只活了一个龙婆,还被穿了琵琶骨锁在塔心柱上,也是惨极。

更有些龙,会被做成食物给神仙们吃了。如来降服孙猴子,天庭办庆功宴安天大会,就上了叫“龙肝凤髓”的菜。有人认为,这就是形容菜的珍贵性,并非是真的龙肝凤髓,理由是如来吃素,怎么会碰这种东西。

我不大以为然。安天大会规模甚大,天庭这边也有神仙参加。请了“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千真、万圣来此赴会”。在凌霄宝殿和踢翻八卦炉逃出来的孙悟空赌斗的王灵官,拖住了孙悟空让天庭得以请来如来,居功至伟,上不得桌?托塔天王哪吒虽没打赢,但好歹有苦劳,是实实在在出现在宴席之上的。

最重要的是,安天大会就没说过这是一场素宴。如来本人应该吃素,但他其实不介意身边人开荤。狮驼国金翅大鹏被降服后,就问他:

“你那里持斋把素,极贫极苦;我这里吃人肉,受用无穷。你若饿坏了我,你有罪愆。”如来道:“我管四大部洲,无数众生瞻仰,凡做好事,我教他先祭汝口。”

你看如来对吃人肉受用无穷若饿坏我有罪,可正面答过?

所以泾河老龙王被斩了以后,肉身也有可能拿去做菜。杀了一个官剁成肉酱分而食之,这种事,历史上也是有的。

只是,即便对于天庭来说,龙肝也是稀罕物,是要开国宴才会上的菜。

刘勃把龙族比作“世家”,有对处也有不对处。

对的地方是,世家都是大族,颇有子弟入朝为官,却也有破落户。不对的地方是,世家不仅是大族,不仅是有子弟做官,而且都是占据要津的大官,甚至可以垄断官场资源,所谓世家高门是也。龙族没到这个份上。在整个西游记的神仙界里,龙族其实都是些小官。

更确切地说,龙应该算吏。

古来官这种东西,谈不上什么专业技能,科举考试不考专业。但吏有专业性。子曰君子不器,如是教导,后世儒生都是以凭专业技能谋生为耻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拥有降雨专业技能的四海龙王,和拥有驯马专业技能的弼马温,也没啥差别。

对于世家高门,朝廷防当然是要防的,礼数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而对于龙这种专门从事某种职业的,就是个使唤,规矩重着呐!

不过,吏也有吏的好处。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王朝更迭,官是要讲站队的。但吏倒是不必。毕竟是吃专业饭的,哪怕孙猴子真掀翻了天庭,轮着他做了,下雨这个专业活,估计还得找龙家干。

所以龙家,还是有其吃香处。你看那唐僧胯下白龙马,投靠了佛界,最后也得了个正果,五圣之一,从一个没有职位品级的西海龙王三儿子直达八部天龙广力菩萨,级别还不低:

唐三藏孙悟空都是佛级别的大职正果,沙悟净是菩萨级别的大职正果,猪悟能菩萨级别的汝职正果,他也混了个菩萨级汝职正果,和当年掌管朝廷水军的天蓬元帅老猪平级哩!

—— 首发 扯氮集 ——

注:民间传说中,有认为皇帝这条真龙是天帝在人间的化身,其它龙,都是所谓“业龙”,也就是野龙、孽龙、小龙的意思。甚至还有说各方业龙的老祖是天帝妹妹在凡间的私生子。西游记中泾河龙王求唐太宗救命,就自称业龙。但我倾向于理解成百姓在编排龙这种生物时,给加的一道求生欲性质的政治护身符。实质上,还是看龙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