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活化石的个人IP之路 | 我在今日头条V计划沙龙上的分享

8月26日,我跑了趟帝都,主要是参加今日头条V计划沙龙,应邀根据“如何打造个人IP”做了半小时的分享,也和行业几位同仁王志安、潘乱、曲凯一同对谈行业热点并探讨对于个人IP的理解。

“V计划沙龙”是今日头条“V计划”的其中一个环节。什么是V计划?就是今日头条希望邀请平台上有才能有价值的创作者,通过品牌赋能和扶持,帮助作者孵化个人品牌,让平台上越来越多的个人IP涌现。

作为一枚“互联网活化石”——这个词其实是头条小伙伴给我加上的——我的IP之路可谓历经颇多媒介兴衰,算得上是“多朝元老”。借这次分享机会,我也回顾了互联网各个时代的个人IP差异,也有一些自己在做自媒体“扯氮集”的一些思考。故特别整理一版,贴在这里与各位共同参详。

——正文的分割线——

我从事互联网比较早一些,应该是1999年年底就加入互联网。我特别的羞愧,从业的时候很多人在当年都不知名,现在人家事业做得很大。而我现在还在学校里面,做一个穷教书匠,距离商业上所谓的成功很远。

我很早就在互联网上写作,个人主页基地时代就摆弄过这种靠静态页面组织起来的个人站点,后来我管过BBS做版主,经常写写帖子。再后来博客时代来临,我曾经做过一家博客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当然自己也一直在写Blog。在写东西的过程中,我也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打小数学一直不错的我,后来咋就成了个写东西的文科生。

我小时候受过两种“折磨”。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其实应该是“媒三代”。我爷爷在解放前的大公报工作,我的父母都是搞媒体的,母亲是记者父亲是编辑。小时候他们出差带我出行,本来对我来说是旅游,但他们会要求我回来写日记,还是特别长的那种。我小学五年级去普陀山,大概待了七八天,写了一万字,对很多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有一次我在坐上海黄浦江的摆渡船的时候,我把手放在外面,我外婆说:“赶紧把手拿进来不然会被夹断”,我当时竟然这么回答:我宁愿被夹断,这样就可以不用写字了。

我还受过一种“折磨”,大概在初高中的时候被连续“折磨”数年。我母亲“折磨”我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要求我写班上同学的优缺点。每个同学都要写,可以写他好,也可以写不好,当然属于私人日记不会当课堂作文公之于众,这是对人的观察,而且是不同角度的。第二件事情,小时候比较穷,家里没有空调,所以夏天会出去乘凉。乘凉的时候,我母亲会随便指一样东西,比方说指一个砖头,请你以砖头为题,想十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当然不用我写,说就可以了。我可以从砖头上发现十种意义,这个是从小被“折磨”的。

其实中学时代,被我母亲训练的是看世界的方法,或者是看世界的角度,文字真不是太在意。我写东西到今天,我对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个人评价一直是非常低的。我不太会写文采斐然的东西,你让我情绪饱满地写一篇文章,我不会,我是真不会。

事实上,刚才沙龙演讲嘉宾也提到了像某些自媒体走煽动情绪的路线。我知道非常有效,但我不会写,我文字表达能力很差。我自己注意到,我在一两千字的文章里面会经常出现同样的形容词或者副词。我也知道,自己特别喜欢用“其实、事实上”。我文笔并不是很好,就是角度比较奇怪一点。

当年Blog的文字挺粗糙的。早期做Blog,今天很多人回忆那个时代会有所谓特别的清纯感,所谓那时的文字没有受过商业污染。我从Blog时代过来的,我注意到,很多人在今天自媒体平台里文字的锤炼,比在ta当年在Blog时代的锤炼高很多。那时候的文字更重要的是角度。

我个人并没有打造个人IP的经验,只有长期写东西的经验。你写完东西以后可能需要——尤其今天的自媒体平台,你需要去运营粉丝,你需要去想办法求得粉丝的关注,甚至有一些自媒体还会建多个500人的粉丝群,跟他们互动,我没有这个能力。

我的Blog有10万名RSS订户,对于这组数字我不得不说这里面有渠道的力量。有一方面是因为某个RSS浏览器,这个浏览器和某博客平台有合作的,我是某博客平台的coo嘛,所以这个浏览器把我的Blog设定为用户默认订阅Blog中的一个。我从这件事情上认识到: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这是不需要争议的。

今天早上,有人看到本次活动的海报,问我说,“怎么打造个人IP”?

事实上我也不太会。后来Blog写多了以后,我在媒体上写专栏。最疯狂的时候,有三个“周专栏”和四到五个“月专栏”,这意味着,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写。周专栏是经济类报纸,都是当时非常有名的报纸。所谓出名,这都是平台的力量不是我的力量,这些报纸本身就很知名,你在报纸上写专栏当然容易出名。

所以,我特别认同白岩松说的一句话:在他那个位置上放一条狗都是名犬。我觉得,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所谓的个人IP。

刚才曲凯特别谦虚说他是“中小V”,如果他是“中小V”,我就是纳米V。他有6位数的粉丝,我只有5位数的粉丝,整个不堪一击。不过有个情况也要注意到,有时候,有些朋友会跟我说,在一些商业科技网站上会看到我的文章。这些平台确实能增长我的影响力,所谓的影响力是借助其他的媒体而不是我。我个人觉得运营粉丝是特别难的,我不会也懒得学,而且我也不会在这上面花很多的精力。

我有两个写作规则:一是道,一以贯之;二是盲人摸象。

我特别不喜欢一个号在不同的时间上表达不同的世界观,我认为这个人是混乱的,甚至是哗众取宠。比如,我坚定地认为,个人隐私应该受到保护,坚定认为公权力不能被用在私生活中。这是我坚持的原则,我不会因为时下的这些情绪改变这种原则,这些原则会体现在我的写作中。

我在学校里教书,有三本书如果你特别推崇的话,你大概是一个文科生二年级的水平或者文科生研究生二年级的水平,所以我管这个叫“文二病”。一本叫《乌合之众》,这本在社会心理学中不算什么,没有严谨的论证。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作者的文笔非常的漂亮。我当年读这本书的时候,也觉得这话写得太漂亮了,太牛逼了。后来,慢慢意识到这本书是畅销书,这本书和《货币战争》没有什么两样。

第二本是《娱乐致死》,尼尔·波兹曼自己都说过,他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我要建立一个恒温器效应,这个世界大家娱乐太多了,所以我想把它扳回来一点。按照中国人的表达就是矫枉过正,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矫枉过正,你还认为他说的是真理。

第三本就是《网络共和国》或《信息乌托邦》所提及的“信息茧房”。我针对这个写了很多的文章,我这里只说一个结论:“信息茧房”只有在社交圈才会被建立,而不会在算法推荐的工具里被建立。

如果今天动不动就举这三本书,这就是对于普通的老百姓,对于普通的大众缺乏认知。或者你的认知是所谓的精英视角,你认为老百姓都是垃圾。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大众,不是每个人都是对的,但是我也不觉得他们是乌合之众,这是我写作的道。

另外曲凯也提到角度问题。盲人摸象的意思就是“摸到象鼻子和象尾巴的会吵起来,因为他们对大象的认知是不一样的。”越是公众事件,越容易出现这样的事情。别人的观点跟我不一样,我只能尽可能理解,他的观点背后代表的是他的经历和立场,尽可能丰富自己的角度和立场,这样对自己的写作是有帮助的。

这是我今天分享的内容,也欢迎关注我的头条账号。谢谢各位。

(右图是头条某个小伙伴p的,能把左图p出右图的灭霸响指感,我也是服)

“V计划”是今日头条助力优秀内容创作者打造个人品牌,建立影响力的又一新动作。该项目将通过“V计划沙龙”等活动,邀请平台上持续产出优质内容的诸多领域创作者一同探讨个人IP成长及其它热点话题,分享自己的智识和见解,打造知识分享盛宴。今日头条”V计划“将致力于为优秀内容创作者提供成长和交流平台,助力孵化和发展个人品牌。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为什么说滴滴顺风车应该永久关闭

我上一篇推送,说顺风车应该被永久关闭。

从留言看,有不少争议。

微信群聊天,也有很多朋友认为不至于到这样。

这里的关键点在于:滴滴顺风车上暴露出来的疏漏,是可以整改好的(那就不用关闭),还是不可能整改好的(放着无可弥补的隐患置之不理,总是不对的)。

我的结论是后者。

本文详细分析一下为什么是后者。

从昨日我所引述的虎嗅一文来看,这样的细节值得注意:

滴滴顺风车在5月份空姐遇害事件风头过去之后,又重新悄悄将乘客个人信息,从默认隐藏改成了默认公开,此次命案的嫌疑人也有可能是通过重新公开的个人信息来挑选“下手对象”。

为什么要恢复成默认公开?

这一点和成单有关。也就是说,滴滴在默认隐藏乘客个人信息后,发现成单不高,所以才会又悄悄改回默认公开。

从司机端出发,想看一下乘客个人信息,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诉求。因为到底是顺手带人,对乘客进行挑挑拣拣,人皆有之的心态。

退一步说,司机还怕乘客抢ta不是。

所以,默认公开乘客个人信息是能提高成单率的。这就是滴滴的动机。

但随着成单率的提高,安全隐患也就随之而生了。

这个问题有没有解?

滴滴要么面对成单率急速下降,要么选择个人信息默认公开。而这两点,看来不能同时完成。

虎嗅这篇文章至今,已经创造了十万加,有着足够的影响力,滴滴不可能没看见。而面对这一指控,滴滴没有任何说法,可以视为“默认”。

上了顺风车,乘客应该坐在哪里?

一个对乘客比较安全的选择是:坐在后排。因为司机在车厢里,对后排乘客很难做什么事。

赵姑娘遇害这件事,我总疑心她坐在前排。因为她一开始还能拿手机向亲友用微信的方式求救,但后来手机被关机。中间有可能是嫌凶以某种方式威胁赵姑娘交出手机。坐在后排,被威胁的可能性小。

但对司机比较安全的选择是:乘客坐在前排。同样的,司机也有理由担心乘客对自己不利。

另外还有一种心态是,顺风车是帮忙性质,乘客坐后排,对司机不够尊重和礼貌。这种司机的心态,也属正常。

那么,在顺风车情况下,孤身一人的乘客,到底坐前排还是后排,才是最好的选择?——请注意,这个问题不仅是针对乘客的,也是针对司机的。

不少自媒体已经对本案的时间线进行梳理,一个基本事实是,假定滴滴和警方都积极投入到求助中,乘客赵姑娘也已经遭遇不幸。

王志安王局在今天的一场交流会中提到,我们有两个诉求,第一个诉求是罪案能告破,但这个诉求是比较低级的比较基础的。更高一级的诉求是:我们希望罪案数量能尽可能降低。这也是一个文明社会中合理的诉求。

虽然我们知道,不可能完全杜绝,但我们总要尽最大努力,去修补可能有的漏洞。

很不幸,顺风车作为一种模式,天然就有这样那样的缺陷,却很难弥补。

当我们发现飞机或者汽车或者其他什么交通运输工具,存在一个致命缺陷,虽然引发事故的概率很低,但我们恐怕也不会视而不见,放任这个工具继续被使用,然后说:这是小概率事件,随便它去吧。

现在有个问题是:如果永久关闭了顺风车,这一大块需求该怎么办。

我首先要说,顺风车不是需求。需求是出行,或者说比较舒适的出行才是需求。顺风车只是满足需求的手段。

我以为,整个针对互联网叫车用车的政策是错的。这个是政府的锅,不是滴滴的锅。

其实政策是严控专车/快车,而对顺风车持放任态度——他们甚至并不把顺风车归入网约车范畴。

而对于网约车所谓本地户口本地牌照,所谓排量要求,都是极为莫名其妙的管制措施。

这种措施下,只会让本可以成为网约车的车辆,成为变相的顺风车,或者索性就是黑车。

放开对所谓网约车那种不当的限制,才会使得供给能增加,才能将车资予以降低。而不是用顺风车的方式,来完成“比较舒适的出行”。

当然,我知道,可能放开限制后的专车/快车,价格比顺风车还是要高。但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当公共交通都是摆设么?

而公共交通不完善,显然就又是政府的锅。

类似滴滴这样的公司,大多只能在所谓手机APP上做一些改良,对司机进入门槛进行一下把关。但这远远不够。

有人提及国外uber的情况:

请注意最后一句话:五分钟到了现场——写作者还特意强调这个时间。

以中国的警力配置(中国每10万人只有120个警察,相比之下,美国有245个,英国有307个,俄国有246个,日本有197个),我很怀疑我们能做到五分钟赶到现场。

应该对进行营运的车辆本身,做一些适合营运的改造,以做事先防范。

这一点,我在昨日的文章已经提及,比如加装防护栏以既保护司机也限制司机,放置破窗锤使得乘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破窗向他人呼救。

这些措施,在顺风车上很难实现,所以也是顺风车本身无法克服的缺陷。

而这种缺陷,显然比今天的出租车、专车/快车大——不用和我提没有互联网时代的出租车是什么样的。这种讨论有刻舟求剑的意味。

我在财新APP上读到一篇援引自海淀法院的办案札记(发布日期为2018年5月14日),文章提及多个顺风车抢劫杀人案。有兴趣的可以找来一读,我相信网上其它地方也有。

今天,在浙江地区要求下线顺风车之后,滴滴宣布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个什么期限。

有媒体称,滴滴在顺风车上一年斩获利润8个亿。倒也不奇怪,因为这个业务,滴滴没有车辆和人员的硬开销,规模越大,利润就越高,这是带有互联网经济特点的。

而滴滴顺风车规模现在做到什么规模了,可以点击这篇来获取相关信息。

另外一点对于滴滴尤为重要。

顺风车可能是滴滴最后一个带有共享经济特点的业务。砍掉这条业务线,滴滴基本上就是一个出租车公司。

所以当有朋友问我,滴滴如果永久取消顺风车,估值会受到多大影响?

我的回答是:大概要砍掉一半吧。

所以,顺风车业务,绝不是什么“一个公益性的拼车平台”——2016年,时任滴滴顺风车总经理的黄洁莉曾这样表示。这是个谎言。

一些延伸阅读:

从Facebook到滴滴出行:平台的黑化,作者方可成。

互联网顺风时代结束,作者胡涵。

还有一本我早些时候推荐过的书:

这本书对共享经济扒皮扒得非常狠,我基本上也是受此书影响,对共享经济的态度有所改变的。

最后我还想发表一个观点:

我以为,无论从什么角度,程维保持沉默都是不对的。尤其是前两天他的一个专访刚刚被推出,虽然这种专访也是早些时候都开始做的,但公众——甚至是你滴滴自家的员工——看到的是,高光时刻你来了,至暗时刻你倒溜了。

有没有一点担当?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