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止于智者。。。这是一句很奇怪的话

这六个字非常常见。

但依然有必要仔细说道说道。

明知是谣言还要传播的情况不是没有,有些特例,比如有一个说法叫谣言倒逼真相。这个属于例外,不讨论。

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当我们知道这是个谣言,就会停止传播。这个不需要“智者”,普通人就能做到。

所以,这六个字的真实意思应该是:

智者能分辨出这是不是谣言。

一篇从“兽爷”这个公号发出的“铁证!所有证据指向武汉生物和长春长生,触目惊心”刷屏了,创造了十万加。

我很多朋友都在转。

其中包括一些德高望重的传播学教授。

方可成也转了,事后他意识到中招了,所以他写了“我也被假新闻骗了 ◞‸◟ 我总结了这些教训”

在这篇文章里,他提到了三点教训:

第一,判断信息真伪的最重要步骤是,仔细察看来源和作者。

第二,别太在意别人转没转。

第三,分享之前三思。

说得本身没有什么大错,但依然有可以再讨论的地方。

看信源这一招,在本案中,其实作用不大。

首先,所谓正版兽爷的公号是“售楼处”。这个售楼处非常有公信力?不好意思,不敢这么说。公信力是依靠时间积累的,在我看来,即便这个号影响力很大(其实就是看的人多),并不代表就一定有公信力。

其次,我们不装外宾,售楼处的正版兽爷有没有可能有个小号叫“兽爷”?完全可能。

现在要问,假定他有个叫兽爷的小号,他为啥不肯发大号“售楼处”,而是用小号呢?

也完全可能。

正如方可成在文章里说的,这篇十万加的文风和平时售楼处完全不同。其实这篇并不是文章,只是罗列了超过一百个case。材料堆砌而已,说文章都高看。

所以用个小号发发,也有可能。

作为一枚普通读者,有没有可能去问问兽爷:这个是不是你的小号啊?

我看苛求了吧。

社交场域里有没有起哄的成分——其实起哄这两个字不妥当,我暂时没想出其它词,各位恕罪,看个意思就行。

在我过去这篇“也许,你并不知道,你也是一个戏精”的文章中,我已经说明,社交场域每个人都在表演。

表演不是贬义词,请允许我再声明一下。

表演包括情绪的表达,立场的表达。

表演和事实本身关系不大,情绪和立场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但它们本身不是事实。

方可成在那篇文章里自己都提到他为什么要转发这篇所谓假兽爷的文章。

人之常情,完全不用苛责。

分享之前请三思。

说的挺好。

问题在于,你三思什么?

有些事情是超越你的知识的——所以我不太认同这个世界有常识。有些常识甚至有可能压根不对。比如常识是乌鸦总是黑的。

回到这篇文章。

它所提及的小儿痉挛,你具备这个方面的所谓“常识”?

所以兽爷在刷屏里的这个说法:没有常识。

我无法认同。

我没有转发“兽爷”的这篇十万加。

这不是我聪明,智慧,一眼看到真相。

是我压根觉得这算什么文章。而且我不喜欢这种文风。

但今天早上7点多,我转发了这篇:这一次,我要对兽爷说不!百白破疫苗不会导致婴儿痉挛症!

请注意一个小细节:作者自己都认定那篇兽爷的十万加,就是售楼处兽爷写的。

这篇文章的转发,不是因为我认识这个作者(方可成和作者大概前同事,认识),我压根不知道这人谁。

而且,这篇文章大多数知识我压根看不懂。

但有两点我很欣赏。

其一,文末提供出处,虽然我并不会去考证这些出处,但至少形式上让我很舒服,说话讲理据。

其二,这句话非常关键,直接打动了我:

先后关系不是因果关系

这是标准的有逻辑的说法。

于是,我转发了。在我转发的时候,我依然不知道兽爷那个号是真兽爷还是山寨兽爷——这重要么?

所以

三思的是什么?

看文章不要只看结论,还要看方法,后者可以说更重要。

有媒体人朋友中招,在微信里自怨自艾。

我看完全没必要。

一时里因为某种情绪某种立场的表达,这是非常符合人情的东西。

社交节点上的一个微信朋友圈ID,一个微博账号,只是你自己叽叽歪歪而已,不要以为那是一个必须具备公信力万事要求证的所谓“媒体”。

误中某种谣言,有什么大不了的,不代表你智商低下。

只是你不了解某些知识而已。

而在今天知识分类如此之细的情况下,隔行如隔山,不知才是正常的。

我从来对发了一个事后被证伪的谣言,就要说这个人秀了智商(低),嗤之以鼻。这个跟智商一毛钱关系没有。

你可以高标准严要求自己,社交领域说话,句句要核实,要三思,要谨慎,这很好。

但你不能高标准严要求其他人,然后告诉ta:谣言止于智者,你中招你就是智商低。

真的要神州六亿皆尧舜么?

最后说道说道这篇我看不懂的科学文章。

请注意底下点赞最多的评论(不是那两个置顶的),是很可以玩味的。

然后再注意一下这篇看不懂的科学文章的访问量吧。再去对照一下售楼处那个只是说有山寨兽爷的短文章吧。

你们真关心事实么?

哈!

我在一个讲座上说过一段话,方可成朋友圈摘录了。我就晒一下:

人之常情,世间本如此,不用痛心疾首,也不用拍案而起让人做尧舜。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一文获赏三十万的是非

有个前律师——关于这个前律师的身份,我后面还会扯两句——张凯,写了一篇公号,获赏超过三十万。

请注意,是获赏,不是获访问,也不是获赞,就是获赏,真金白银的打赏。

不知道你什么感觉。

反正我挺艳羡的。

我不和钱过不去。

 

这篇文章大概内容就是和疫苗有关。

颇有些文章和新闻业调查记者有关,于是获得惊人的访问量。这篇文章则和律师有关。

好多年了,媒体和律师这两个行业,总是有些悲情在的。

张凯这篇文章渲染了一些情怀在里头,于是,就这么结果。

但很快,

事情似乎反转了。

 

首先是有人质疑张凯的身份。

有人如是说:

然后还有人发现,张凯在那篇文章里更换打赏用的二维码。

这个稍微要解释一下。

微信似乎有个规则,单个二维码收款单日不能超过三十万。张凯这篇文章获赏达到了三十万,于是按照规则他不再能收到钱。于是张凯修改了这篇文章,更换了新的二维码,以达到继续收款的目的。

我目力所及,张凯已经发出了四个二维码——这不代表他已经收到了九十万,不得不启用第四个二维码。而是似乎微信注意到了某些很特殊的情况,他后来部署的二维码读者在打赏(其实是二维码转账)时会得到一个风险提示。张凯应该是想更换出一个不会有风险提示的二维码。

当发现张凯能更换打赏用的二维码时,就有人好奇:咦,微信文章不是只能修改五个错别字么?居然能改图了?

于是第三点被人发现了,张凯这篇文章,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推送,而是他做好了素材,读者在公号里输入一个关键字,公号就会下发这篇文章。这种操作,并不是“推送”,故而他可以自由地修改,顺带,他无法部署通常能看到的赞赏按钮,而是只能贴一个二维码来获取转账。

立刻就有人认为,张凯这是钻微信的空子,故意用关键字回复使得他可以修改他的文本(包括图片)。

总之,短短一个上午过后,张凯就从一个充满情怀的前律师,变成了一个让人“可恨的”(我一个朋友语)“发国难财的”(我又一个朋友语的)“吃人血馒头的”(我另一个朋友语的)“败坏自媒体风气的”(还是一个朋友语的)“涉嫌欺诈的”(我这样的微信朋友还真不少,哈哈哈)卑鄙小人。

接下来,我一点一点的驳斥回去。

是,我基本站张凯。

 

关于关键字回复。

在公号江湖里,的确有人可以在推送一篇文章之前就信心满满地认为这篇文章肯定十万加。不过,这种情况通常出现在大号这里。一般的中小号,很少有人有这么强的信心。

至于信心满满地会认为自己这篇文章会获赏(无论是微信赞赏还是二维码转账)达到顶格的,你见过这种狂妄之徒么?

反正我没见过。

我不觉得张凯事先会估量出自己这篇文章会获得如此多的赞赏,所以,所谓心机深沉,故意用关键字回复这种方式使得自己能够在获赏顶格之后换一个新的二维码。。。。

有这种想法的神人,大概觉得别人和您一样算个大神吧。

您真是太高看别人了。

用关键字回复获取文章这种做法的最大可能只能是:张凯发现这篇文章无法推送出去。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拜托,你也不看他写的是啥。无法推送的可能性,远远超过他心机深沉的可能性。

 

三十万顶格就是吃人血馒头?

这让疫苗事件中的高某芳情何以堪,张氏算吃人血馒头的话,你怎么形容高氏的行为?

张凯在这篇文章最后二维码的上方写的很清楚:卖文为生。

他一不偷二不抢,自己写篇东西(到目前为止,并未发现是抄的),也没说你一定要给了钱才能看。给与不给,丰俭多寡,任君选择。

我不知道这怎么能算吃人血馒头,怎么能算发国难财,怎么能叫涉嫌欺诈。

当发现这篇文章拿到三十万转账无法再拿钱时,换个二维码,希望能继续再拿到打赏。

这种心理,我不觉得有啥毛病啊。又不是求你再给点,总要允许三十万之后,还有新人给新钱吧?

不要觉得别人拿了三十万还想拿,就觉得自己给了个八块十块特别冤。

冤从何来?

恨,又从何来?

见不得别人好么?

 

可能会有人觉得,你这么一个情怀满满的人,咋就那么爱钱。

画风变化太快。

但情怀满满的人,为啥就不能爱钱?为啥就不能图一己之私?

有道德的人有情怀的人就必须是穷人,就必须不爱钱。

这都哪门子教育出来的。

 

最可笑的是败坏自媒体风气。

简直就是贼喊捉贼啊——其实后者还真不是贼。

最后说说张凯这个身份问题。

熊太行提到的直播案情一派的律师这几个字,我不是很明了。

但代理“我爸是李刚”的受害人,这个没什么。

我不是不知道“我爸是李刚”这几个字有误读处。但一个律师,全力为当事人谋求利益,忠实于自己当事人,这不很正常的事么?这个不是职业道德么?

至于教案。

这事非常非常非常敏感。

我只说一句(光这句我这个号要没了都不奇怪):中国从来不承认某某冈派出的主教。

 

张凯目前已经被封号(是,不是仅仅删文)。

按照微信赞赏的规则,如果他这篇文章用的是赞赏套路,那么,他所有的钱都等于没有,会被原路退回。

而现在的二维码转账,我琢磨着,如果没有后续,那么他就该到手了。

我不觉得这有啥不好。

虽然我一分钱没赏过,更没转过这篇文章。

因为我对这篇文章的看法就是:兜售情怀。这种货色的内容,我通常都是草草一读直接关掉。

但人兜售人的,我不愿意买也好,愿意买也好,他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的,不过是你罢了。

然后一个有问题的你,还觉得又要情怀又要赚钱的他有很大问题。

抱歉,你真的很有问题。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