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华人人日 一手腾讯百度 梨视频喜提6亿巨资

邱兵是一个很大大咧咧的人。

吴晓波写文章《我的总编同学们》,说他很帅很邋遢,后面是实话,前面纯属恭维。

与他当年在澎湃三年三篇情怀文相对应的事是,这哥们并不像文字所展现出来的那种书卷气十足。

他很喜欢看某个内容客户端,并且会由于太过投入而坐在马桶上长达半小时之久。

有机会我一定要提示他注意健康。

但他又不太乐意让别人知道这事,所以他断言那个产品很难社交化:让吴晓波知道我喜欢看这个,还被他发现我喜欢看哪些文章,不太好吧?

 

去年他有一次神神秘秘地和我讲,梨视频正在做融资,投资方如何如何牛逼。

我表示我想到“刷屏”里吼一声:有人做了个小混改啊!

他一脸苦相地求我不要大嘴巴,因为还没有完全落实。

不过我还是在“刷屏”里吼了一声,只是语焉不详,并没有说是梨视频,也没有说都有哪些牛逼的投资方投资了这个短视频平台。

时至今日,尘埃落定。

梨视频接受了腾讯领投共四方总计6个多亿的投资。投后TOP4投资人占股比例排序:华人文化、腾讯、人民网和百度。估值大概在30亿上下。

除了阿里没有加入,真有点迷你混改的意思:国媒巨头+江湖大佬。

 

当年他离开澎湃,是从一个幼儿园公号里暗搓搓地发布了消息。他去他女儿幼儿园做了一次分享,提到了他卸去了澎湃CEO一职。在那篇分享中,还是很能看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疼爱的。

不过他从来不在朋友圈晒娃。

邱兵的朋友圈很单调,一般每天七八条,量多的日子会丧心病狂的多达数十条。单调就单调在,除了转发梨视频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内容——大多数男性创业者和一小部分女性创业者都这个德性,拼命给自家企业刷存在感,乏味之至。

但如此单调没有变化的朋友圈,倒也不失趣味,因为梨视频还是有不少好玩的东西,比如前两天邱兵就转发了一条狗拳的短视频:虽然毫无战斗力,但招式真的好生搞笑。

梨视频由于某条视频,是吃过亏的,然后就全面转向为生活化,但邱自己则更喜欢用“民生化”这个标签来定义这个平台的内容调性。

当下内容行业的大气候和背景,对时政类内容不利,同样对三俗类内容也不利,反倒是对梨视频这种民生化的有利。

更加上它拿到了人日系的投资,邱兵常年的一种焦虑,想必有了很有效的缓解。

我总觉得,一个坐在马桶上连刷半小时事后自己都觉得空虚但依然不晓得爬起来的人,骨子里是有焦虑的。

 

30个亿的估值,应该是内容视频领域里的一个benchmark。

这种短视频的生产,比纪录片式的长视频轻,但比抖音快手类的小视频重,国内官媒体系也是有人做的,比如新京报的我们。

一位互联网从业人士在微头条上这样评价短视频:

短视频能火,是因为人的回忆就是由短视频构成的。不是文字,不是静止的图片,也不是长视频。就是由一个个短视频构成。好莱坞牛逼动画片《头脑特工队》里,描述人大脑重要的核心记忆球,也是短视频样式。

邱兵对特斯拉的马斯克曾经转过他们的视频,很是骄傲。他最近一个心得是,其实那些看上去很严肃乃至于到有些boring的场合,一个短视频一样能带起巨大的关注。

因为短视频会提供图文无法表达的观感,孙宏斌说自己是傻逼,蓝衣女怼红衣女的白眼,的确是把那些严肃到颇有些boring的场合弄成了全民关注的议题。

由第三方(拍客)提供素材,然后经梨视频剪辑加工,再加以全网发布。为了支撑数万名拍客,梨视频还开发了一套管理系统Spider,这被邱兵称为统治级别的系统。

邱兵很希望2018年这个体系能有五万名核心活跃拍客。其中有个路径就是:一帮地方传统媒体能成为梨视频拍客,并开设在梨视频上的官方号。这符合梨视频在地化的目标。

他用跑出去给人讲媒体融合转型的方式,当做BD的手段之一。

不过,作为复旦的高材生,他也有些落寞。

一次酒喝多了的时候,他提到,跑出去讲课居然只有两千块。

我安慰他,你一个中级职称,当然只有两千块。体制内初级给一千,中级给两千,高级给三千,院士也就五千。符合规矩。

他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之后问我:那你什么职称啊?

 

邱兵执掌东方早报的时候,他的副总编们,是很出了一些风云人物的。

比如吴晓波。

吴晓波还是他复旦的同学。

吴晓波才叫一个帅(真的,说邱兵帅我实在无法接受),再加上真叫一个功成名就,于是他们的同学聚会,大家纷纷找吴晓波合影留念。

邱兵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因为没啥人要和他合影。

30亿的估值,总算让邱兵在被同龄人抛弃的路上,又紧赶慢赶了几步。

30亿的估值,也使得他把当年的一位副总编给抛下了。

右边这位愁眉苦脸一脸皮笑肉不笑拼命躲闪左边邱兵灌酒的同学,一手创办的新榜,大概也就10个亿上下吧。

 

骨子里,邱兵其实很传统。

他不会用支付宝,我估计这就是为什么小混改里阿里缺席的原因吧:居然连支付宝都不会用,还想拿我们投资么?

他对互联网有很强的陌生感,以至于王兴在他朋友圈里他一直不知道这哥们到底是谁。不过幸好他除了会转发梨视频的东西,也没其它内容了。

我告诉他,如果他既想看一点事实上蛮三俗无需动脑的东西但又想保持对外的逼格,可以看即刻。

他一脸懵逼地问我,即刻是什么东西?

好了,现在不用懵逼了。你们是兄弟公司了。

在内容环境颇有些严酷的2018年,梨视频一举拿下可能是内容创业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真是有钱又有背景的主了。

实属可喜可贺。

不过,我想,以后邱兵再出去讲课,两千都拿不到了吧?

🙂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大学,难道不应该禁止师生恋么?

网上开始流传一个实名举报:现长江学者沈阳教授,20年前性侵一名女学生。

后该生在就读期间自杀。

我看到的时候,访问量才两万多,但现在已经过了十万加。

另外还有一篇文章,是女生当年两位同学所写,也应该视为一种实名举报。

有人说,这二十年的陈年旧案,现在再翻出来,举报人当年干什么去了?

我觉得还是要持平而论。

二十年前,整个大环境大气候不是这样的。举报人后面留下了当下的工作单位:1、三名在美国执教,一名定居加拿大,很可能受到了metoo的影响;2、到底是实名举报,也是押上了自己的声名的。

退一万步讲,迟到的正义,总比缺席的正义好罢!

 

在举报信的最后,举报人是这么写的:

本文提及的性侵,并非严格的法律意义上的概念,而更多的是师风、师德意义上的概念。

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大概应该是指,并不是举报沈阳强奸女学生。

一位朋友也说,按照追诉期,20年前的案子,现在也已经过了。

举报信就沈阳到底有没有和女学生发生实质性关系,写的比较隐晦和曲折。但的确是发生关系了,细读就能明白,不再赘述。

但举报人又说不是严格的法律意义上的概念,这里不太好懂。

不过,在举报人写的那句话上面还有一段:

所谓性侵,指任何未经同意的性行为。换言之,即使对方没有说“no”(不,绝对不行),只要她或他没有说“yes”(是,可以),而你却跟人家发生了性关系,就已然构成了性侵。可见,对方是否知情与许可,是界定性侵的主要标准。

我不是法律专家,也不知道这段话是不是真的就是符合法理。但根据逻辑来讲:

1、举报人知道她的同学与沈阳发生了性关系。

2、举报人说性侵是指只要不说yes,就是。

3、举报人说本文说的性侵,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概念。

推论而得:女学生可能真的至少说过一次“yes”,虽然心里是不愿意的。

 

我一直听说,我所在的上海交大,是严禁师生谈恋爱的。

可能我小讲师一枚,级别不够,没有看到过相关红头文件。

但我非常支持这样的规矩,如果有的话。

我个人极度鄙视师生恋,大致有这样几个原因:

1、存在可能仗势压人,如果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还是导师和弟子的关系的话。

2、虽然大学生大部分已经是成年人,但到底涉世未深,属于欺骗无知少女/男

3、这个观念你可以说我传统:老师总是要讲师德的吧?

4、这个老师的社交圈太窄了,搞来搞去都是自己的学生,丢不丢人?

5、如果该大学地处郊区(今天中国很多大学都不太在市中心),该老师占人家便宜还不肯支付高额成本——郊区大学旁边没什么可消费的地方,这点很猥琐啊。

文科院校,师生恋其实很多年了,我从教十一年,也就鄙视了十一年。

师生恋不是两个成年人间正常的恋爱,因为它实在是瓜田李下,有太多的说不清楚。

 

我们学院最近进行了一次拆分,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我底下那条小尾巴,已经从“媒体与设计学院”变成了“媒体与传播学院”:设计系独立成院了。

媒体传播学院近日喜提新办公大楼,组织上派员前来调研教工对新办公场地的装修要求。

部分同仁提出,应该每个教师都配备独立办公室一间。

这个提议我是理解的,到底东北那所职校的新闻学院,真的是人手一间。

但我用开玩笑的方式提出了反对。

教师一人一间办公室,来个学生聊正事,其实不方便的。我院男教师居多,女学生又是乌央乌央的一堆,学生跑上门来,为避嫌我还得开着个门。

两个人一间就不太需要了。虽然大学老师也不坐班,但到底你吃不准另外一个啥时候会跑进来,嫌疑会少很多。

虽然我的语气是玩笑的,但我是真心这么想的。

要独立一间办公室干啥?

文科搞研究没啥的,有时候图书馆坐着都可以弄。

 

在一个满是新传老师的大群里,我表达了师生恋是不对的观点。

有朋友表示支持。

如果是真爱,那就等毕业后再谈吧。实在是等不及了,要不学生退学,或老师辞职?

是,本来成年人之间的私事,双方你情我愿,旁人真不该说三道四。

但老师和学生并不是,因为这里的所谓你情我愿,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

导师不签字,学生就无法开题,后面什么答辩、毕业都不用讲了,这里的学生包括本硕博三阶段。

至于有些学生想入党想做学生官(学生会那种的),都得班主任签字。

学生毕业如果是通过公务员考试去做公务员,接收单位做背景调查是要给班主任打电话的。

大学,应该禁止,完全禁止,师生恋。

管你什么真爱不真爱。

 

这个沈阳教授真的是蛮卑鄙的。

女生自杀后,一直在试图撇清此事与他有关。

按照举报信的说法,甚至说过这样的话:

有人为我自杀,这说明我有魅力!

我呸

也就是专盯懵懵懂懂的女学生下手,外边姑娘大概都瞧不上你吧?这也叫有魅力?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