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生态化反

11月14日,也就是昨天,供职于《财经》的女记者宋伟在其公号“latenews by 小晚”上推送了一篇她为第一作者的长篇报道“乐视危机虚实”。手上未有《财经》杂志,不过我相信这是一个职务作品。

这篇报道除了对乐视手机浓墨重彩之外,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写乐视汽车的。对于乐视汽车,文中有这么一句话:

多数接近乐视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评价,压倒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是汽车业务。

11月15日,也就是今天,上周资本市场的“明星”公司乐视,再度放出了一个消息:乐视汽车,获投6亿美金,投资者为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们。

段子手又开始出动,人们纷纷表示,要赶紧去读书。

商学院EMBA叫读书?

笑话。

有媒体采访我,提及有人说乐视碰到的资金难题,是互联网泡沫或冬天造成的。对此观点,我有何看法。

纯属胡说八道。

乐视的问题是个案,与什么资本寒冬,互联网泡沫完全没有关系。更何况,资本是不是寒冬,互联网是不是泡沫,还可以讨论。

乐视在做一件颠覆商业规律的事。

如果它做成了,就真的成了贾跃亭口中的“创新与颠覆”。如果做不成,你就不得不承认,商业铁律就是商业铁律。

这个铁律是什么呢?

说起来很简单:饭,要一口一口吃。

虽然小米现在碰到了一些麻烦,但雷军倡导的单点突破,是有道理的。

这与其说是雷军的发明,不若说是对过往互联网商业的总结。

比如BAT,现在的业务都很庞杂,但刚刚开始的时候,都是聚焦于一处,全力成为这个行当里的老大。或者说,优势极其明显的领导者地位。

在巩固了第一个产品的地位之后,开始进行商业延展,这里会借助到前面那个优势产品的资源。比如阿里是搞定了电商行业的龙头地位后,才开始真正发力搞以支付宝为核心的互联网金融生意。腾讯是拿下了IM的龙头地位后,才开始不断地在QQ上弹啊弹窗,来获取流量的。

我想,大概除了互联网公司以外,其它公司也都是这样的吧。

但乐视却是个例外。

在所谓的乐视八大生态系统中,没有一项,敢说已经确立领先优势的。

齐头并进,多线作战。

每一条业务线都不是那么牛逼,但贾跃亭似乎全指望,一旦合拢产生点所谓化学反应,就能出来一个特别牛逼的“生态化反”。

我认为,这就是乐视的创新。

如果被它这么“全新地齐头并进,多线作战,都不牛逼但总和极牛逼”的模式给做成了,

怎么不是颠覆?

颠覆了我们千百年来对商业运作的认知。

公号“环球老虎财经”今天稍晚一点时候的一篇文章,讲述了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们是如何投资乐视的。

整篇文章给我的感觉就是:

班长代表了同学们下了一个term sheet(投资意向书),因为班长是这么说的:

首先,股权结构还没计算……

这就是投资意向书。

在创投领域,拿了TS就到处喊拿到投资的,一般都是草创公司,已经有点分量的公司,通常自重身份,不干这事。

因为TS被作废的,不计其数。

乐视也算是有江湖地位的公司,拿了个投资意向,就开始高调宣布拿到投资,只能让人做如下的猜测:

乐视实在太需要维护住已经跌破四十元的股价了,因为这涉及到贾氏姐弟的大量股权质押。一旦股价跌破某个事先设定好的价位,金融机构将会抛售这些质押的股票以挽回损失,于是,雪崩便会来到。

虽然获投的是乐视汽车,并不是上市公司乐视,但在资本市场上,这些区别可能无关紧要。

乐视在努力地传递这样一个消息:我们有钱了!

而且,按照宋玮那篇文章的说法,乐视汽车是整个乐视最大的出血点——其实贾跃亭那封内部邮件也有这样的意思表达。而如果乐视汽车拿到了钱,就等于整个乐视止住了最大的出血。

我终于有点明白,贾跃亭为何会写那封内部邮件了。

真是传播优先、公关主导的公司。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乐视究竟是不是个骗局?

你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其实这取决于乐视能不能成。

这话有点以果推因的混乱逻辑,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了。且容我慢慢到来。

我有一些朋友,坚持认为乐视是一个骗局,类似于庞氏。

我并不以为然。

庞氏骗局看上去也是拆东墙补西墙,拿着后面借来的钱,还前面的债权人的一部分钱款。最后总有还不起的时候,爆仓。

庞氏骗局爆仓的核心原因就是:它只是借款,并没有把这些借款形成更多收益的有效渠道。爆仓是必然的。

乐视也是拆东墙补西墙,到处拢钱(借钱或要投资)。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写的《乐视会像当年德隆一样大崩盘吗?》一文中揭示得很清楚,乐视拢钱之多。

但乐视不是庞氏的原因就在于,乐视还是在搞业务的。视频、手机、电视机、汽车,诸如此类。如果说汽车这个东西还见不到太多影子的话,视频业务(包括影视)是实打实存在的,电视机手机也是实打实在卖的。

所以,都是拆东墙补西墙,乐视和庞氏,有非常大的区别。

不是所有拆东墙补西墙都是庞氏骗局。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段子,我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过,我以为,揭示了不少商业运作逻辑。

一个老头子和比尔盖茨说,我推荐一个人做你女婿,这个人是世界银行副行长。比尔说:好!老头子和世界银行行长说,我推荐一个人来做你副行长,这个人是比尔盖茨女婿。行长说:好!

这个老头子是不是骗子?

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在推荐所谓世界银行副行长给比尔盖茨做女婿时,是一种“欺骗”,因为那个时候并不是。

但如果这件事一旦成了,老头子并不是骗子。甚至是一个四赢的结果:老头子、被推荐人、行长、比尔盖茨,没人吃亏。

老头子其实是一种忽悠。

这个段子非常有趣,有趣的地方在于,我们假设有第五方:张三。

当老头子跑去和比尔盖茨说完后,张三跟比尔说:老头子在骗你呐,那个人不是副行长。比尔盖茨如果去核实,就会发现:老头子就是个骗子。

但如果比尔盖茨没有去核实,认为张三的话不值一听。最后这件事做成。

这时候谁是骗子?

好像张三才是骗子,哈。

这个段子的核心就是:整合资源。

以某种话语(一般是许以未来,如果你配合,你会得到什么什么好处)将各方的资源都整合起来。搞成,就牛逼。没搞成,就是骗子收场。

老头子只是忽悠两端,成事的概率不大,但也不算太低。假设老头子要忽悠二十个人,成事的概率就会小很多,但一旦做成,极其牛逼。

所以,苏秦的难度比张仪大,他比张仪本事大得多。

因为苏秦要忽悠六国,只要一国不答应,他就做不成任何东西。但张仪其实只是为秦国做事,有一国不答应,不是怎么影响大局。

六国拜相,不是那么容易的。

现在说说乐视这个局。

这个局有很强的忽悠成分,但现在真得很难说,这是骗局。

因为存在这个可能,最后皆大欢喜。就像老头子那个段子。

赵何娟那篇已然十万加题为“乐视会像当年德隆一样大崩盘吗?”的文章底下有个留言,是这么说的:

乐视之所以现在资金链紧张,是因为钱不够,如果它再融100万亿,嗯,最好是美元,生态应该可以化反了,钱不够,就只能生态画反了。

通俗点讲,乐视缺钱。如果给到足够的钱,它这事就成。

同样的逻辑,只要比尔盖茨答应被推荐人做他女婿,老头子就能做出一个完美的局。

这就是和庞氏非常大的不同。庞氏骗局是给再多的钱,最后也是爆仓了事。

但如果要比尔盖茨答应这件事,光一句“副行长”可能说服性不够,老头子需要更多的包装。比如说,这人是常青藤盟校毕业生,这人的照片看着相当帅且有气质,这人经权威机构鉴定智商高达210,等等。

对于乐视来说,这些包装就是:PPT、发布会、哽咽、高歌一曲,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生态这两个字,就是整合。

空手套白狼,也是整合。这个做成了叫技巧高超,做不成就是骗子。

有的做生态的,不是空手,而是实手,而且实得很厉害。比如说微信生态。微信提供了一个“实”:数亿月活。于是各方都跑进来捞食,客观结果也帮助微信将月活用户量越做越大,越做越稳固。所以,微信生态不是骗子。

老头子就是空手,因为被推荐人其实啥都还不是。但如果他包装的那个被推荐人真的是盟校毕业生、智商210、帅且有气质,那他也不完全是空手。

乐视也不是完全的空手,它有东西。但它的东西,不如微信数亿月活那么“实”。这就意味着,相较于很多人相信,向微信靠拢会赚钱,相信乐视故事的人,可能会少很多。

我在一个群里说起这个段子的时候,赵何娟说,这是金融行业里比较喜欢的段子。很多金融中介商常用这个段子来解释自己做的事。

所以,乐视这个故事,首先不是生态化反,而是一个金融资本的故事。

现在乐视要解决的问题是这样两个:

面对债权人,要说服他们,我们业务不错,会有很多投资,还你们这点钱不成问题,别逼债。

面对投资人,要说服他们,我们业务不错,这点债务轻如鸿毛,只要再给投资,生态化反一定能成。

一如老头子和比尔盖茨、世界银行行长说的话。

乐视前阵子(10月中下旬)在美国搞了一个盛大的发布会。

华尔街日报有这样的报道:

Chinese technology and entertainment company LeEco staged a showy U.S. debut Wednesday, but its presentation raised as many questions as it answered.

我一个做公关的朋友说,这些玩文字的都是坏人。

因为showy其实是一个贬义词,有引人注目的意思,但也有过分装饰的、过于华丽的意思。

连起来看,一个过于华丽的处女秀,老美玩文字的,也真是不厚道,哈哈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

后面的话:

昨儿财新爆出一个新闻:被控受贿助乐视网等企业IPO 证监会前官员当庭认罪。

在这个新闻里,有两段的表述特别有意思。我标黑了,你们自己理解。

第一段:

为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0518.SH)、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SZ)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年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

第二段:

对于李量涉案,相关人士曾对财新记者表示,十分惋惜,认为他即使在发行部门给予某些企业“通融”的待遇,也应该是按照上峰指令给予方便,“因发行部整年坐在火山口、聚光灯之下,战战兢兢,怎敢有非份之想。”“即使收了好处,也是在压力之下”。

乐视存亡,老实讲一句,我以为,已经无法用商业逻辑去衡量了。

公号“市值风云”近日发出一篇文章,题为“直击暴风眼中的乐视投资者会”。这篇文章里,提到了一位过去的重仓投资者也是现在潜在的白马骑士:鑫根资本。何方神圣?文章里有说明,可自行搜来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