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出行公司的共享成分已经很少,但是……

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地公布了本地的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再一次将“共享经济”这四个字推到了公众视野中。很多讨论文章,都涉及到共享经济、分享经济之类的词语。

除广州外,北上深三地的管理条例十分严苛,北京上海各自均要求网约车车牌为本地牌,司机具有本地户籍。深圳对具体车型的规定,将1.6排量以下的车排除在外。随后,滴滴发出了一个颇觉委屈的声明。

网约车起步于所谓的共享经济,不过,实际操作层面上,共享经济只是一种过渡,包括滴滴在内的很多所谓共享经济公司,其实已经走向了一种新的机构作业模式。而这种模式,对过往“传统”模式,形成了巨大的挑战和冲击。

上海的管理意见稿中就明文禁止网约车前往机场火车站承接业务。这是很明显的对出租车公司的保护,也就是在有意保护帮助传统模式进行竞争应对。

利用新模式的迭代后的机构,与过去的机构,竞争性是首要的,什么帮助不帮助传统机构进行产业升级,那是一套公关话语。最终的结果,倒不是谁吃掉谁的问题,而是谁大谁小之类的格局地盘问题。

成立于2001年的维基百科,可以说是“共享”的鼻祖。基于这个平台,成千上万名来自全球的网民共享他们的知识。这个网站在现任上海纽约大学教授的舍基的《认知盈余》一书中被详细讨论过。

在第一年,维基百科就建立了两万个条目,平均每个月有1500条新条目诞生。到了第二年,维基百科将其域名.com改为.org,从而放弃了商业化道路。至今,维基百科主要靠募捐的资金来进行运营。

所以,维基百科的确建立在“共享”的理念上,但它很难用“共享经济”来形容。即便如此,它依然对一个旧有的事物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2012年3月,大英百科全书宣布,放弃纸质印刷版。

维基百科存在着一定的问题,比如在严谨的学术圈,一般意义上并不接受将维基百科的内容列为正式的学术注释。但在大众层面上,维基百科基本属于“可信”。这家运行了十五年之久的共享式网站,今天依然有着其勃勃的生命力。

很多新媒体都基于“共享”理念出发。

比如赫赫有名的“赫芬顿邮报”。它的开始,就是使用大量的第三方来稿。这属于舍基的“盈余分享”的概念。

如果说国外的赫芬顿邮报距离我们很远的话,那么,国内的诸多科技媒体,比如钛媒体、虎嗅都出身“第三方来稿”。一直到今天,它们还是自我生产与第三方来稿混合的模式,并且,很重要一点,并不支付稿酬(这与专栏式的腾讯大家有很大的区别,倒是与今天的腾讯科技频道非常类似)。

内容共享,在共享经济这个名词没有被大规模使用之前,用的都是“UGC”(用户贡献内容)的说法。从豆瓣到知乎,从独立博客平台(BSP)到门户博客,UGC支撑起数个彼时声名远扬的互联网公司。

微博、微信公众账号平台、各种聚合类内容客户端上的这个号那个号,又何尝不是大规模的第三方内容聚集的内容共享平台?

在今天内容创业四个字被提起后,新一代的媒体机构正在崛起。它们对传统媒体形成了巨大的冲击,而后者,除顺应时势外,别无他法。

如果我们对新媒体机构迭代老媒体机构表示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其它行业,也没什么不可以。

互联网可以在很短地时间内集结大量的供给,由此改变稀缺,最终引爆价格(也就是成本的降低),这是利用共享经济进行机构迭代的一个法门。但,时机很重要。

如果说维基百科更多是在“认知盈余”上的话,那么,ZipCar这个在上世纪末就成立的租车公司,那是确凿无疑的共享经济鼻祖了。

ZipCar利用人们闲置暂时不用的车,租给正需要的人。但这个公司并不是太成功,创始人被赶走,公司被收购。直到共享经济四个字如雷贯耳的今天,很多人也并不知道这家公司。

一个12岁就开始创业,后来弄了一个IdeaLab,前后折腾出一百多家公司的商界传奇精英,Bill Gross,曾经在TED上提到AirBnb这个大名鼎鼎的住房共享公司时这样说道:

众所周知,Airbnb极其成功。但很多聪明的投资者与其失之交臂。很多人这样想:没人会把自家房间租给陌生人。当然,事实证明这个想法错了。促使Airbnb成功的,除了好的商业模式、创意和执行力,就莫过于时机了。这个公司在经济萧条顶峰应运而生,人们确实需要额外收入,这种需求克服了拒绝把家租给陌生人的心理障碍。Uber也一样。。。司机急需外快,这点非常重要。

ZipCar可能真的不是好时候。2000年后,互联网极速增长,虽然历经2002年泡沫,但经济层面上,美国依然在高速成长。恐怕人们对外快需求的不足。更重要的是,移动互联网、支付等等,都还没有起来。

戴着共享经济帽子的公司们,初期的发展,的确是在利用资源的共享。但走到后来,很难再用什么纯粹的个人分享来实施。

这里面的关键是“运营”。也就是平台方对资源要进行适度的调控。这非常像一个国家的经济,既不能完全信赖无形的手,但也不能事事都要插手。

第三方在平台上寻求利益时,也会产生淘汰机制。相对来说,个体无论是时间投入还是精力投入乃至资金投入,都无法与机构进行抗衡。慢慢的,一个过去看上去是很多C(个体)聚集的平台,就会演变成小B(小机构)聚集的平台。

事实上,AirBnb上已经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小机构,它们一口气拿下若干套房子,在AirBnb上统一运营。中国有一家做智能门锁的公司,就一口气拿下了很多房子,它的方法是:免费装智能门锁,但得交给我代运营一段时间。

早年AirBnb拒绝中介机构的态度,其实早已成为历史。操作性上讲,它也很难管得着。

一众出行公司们,其实有着大量的司机在职业开车,具体数目目前不详,但我有理由相信不低。在此次意见稿出来后,滴滴称上海注册有四十万司机,其中只有一万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也就是说,在滴滴平台上,非户籍人士与户籍人士的比例是四十比一,无论如何今天在上海的居民没有这个夸张的比例。只有两个解释:要么就是非户籍人士特别喜欢共享,要么就是大量非户籍人士就是把这个当职业来做。

也有一些就是小型的租车公司转型而来。在uber中国没有被滴滴并购前,一个电视台曾经做了一档专访柳甄的节目。为了做好这档节目,作为嘉宾的我,还事先以神秘乘客的身份,专门找了几台uber车暗访。其中一个司机,就不讳言他就是一个租车公司的老板,带领着旗下所有资源,在uber上谋求新的生财之道。

而至于像OFO或摩拜单车这样的自行车出租公司,一开始就没有怎么考虑大规模集结C端,他们其实是自营自行车出租。OFO只有10%的业务来源于所谓的用户共享,摩拜则清一色自营。它们和共享经济,实在也沾不上什么大边。唯一沾边的,大概就是从C端买点旧车了。

自行车公司一开始就搞自营,这和自行车本身成本远远低于汽车有关。所以,共享只是一种手段,需要的时候可以用,没有必要的时候,手段是可以放弃和改变的。

对于同一家公司而言,不同阶段,当然也会采用不同的手段。

滴滴、易到、神州,经过几年的搏杀,国内现在就这么几个玩家了。我更愿意称他们为出行公司,而不是什么共享经济公司。神州基本上没有共享的影子,易到则共享味大点,滴滴居中。

他们利用移动技术,在挑战既有的出租车公司,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机构迭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关键是在机构与机构的竞争中,政府应该制定一种什么样的政策。我以为,门槛准入上,应给予公平。

本地牌本地户籍,我个人倒是可以理解。北上广深都有各自的外地牌限行规则,非本地牌的确会耽误乘客。而本地户籍,至少京沪出租车司机就要求本地户籍,算是一视同仁了。—— 它们的本地出租车管理办法明文这样写着,虽然实操上诸位可能间或碰到没有当地户籍的出租司机。

但有些条款,实在不能算是公平。

比如深圳关于车型的限制。对于出租车,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的要求是排气量在1500毫升以上,但对于网络预约车,则要求排量1950毫升以上(或排量1750毫升以上且发动机功率110千瓦以上),这并不公平。深圳这个条例,几乎把所有的A级车全部排除在外。——虽然在实操层面,深圳本地大量的出租车都已经在1.8L以上,但律法就是律法,两个条例之间的不公平,是很明显的。

深圳地区还要求车龄在两年之内,这样的规定,有些过于荒唐了。

再比如上海地区禁止网约车到机场或火车站接客。这有很强的歧视性味道。以我频繁的飞行经历来看,专车开进机场车库接人,通常并没有造成车库的堵塞。至于由于出租车排队处长龙不见,只能说明出租车越来越不受待见罢了——其实叫个专车走机场车库,还是很有些远的,期间还得来回几个电话。

四地征求意见稿出来后,舆论有些小哗,认为这是对分享经济的冒犯。我倒并不以为然。

分享经济这个东西,至始至终只是一种提供服务的手段。故而,我近两年一直把这几家公司看成是出行公司。类似滴滴、易到或许是从分享起步的,但并没有什么道理要对使用这种手段的公司格外的“网开一面”。

现在都还是只是征求意见稿,意思就是还有得商量,有得讨论。出行公司到底是一种提供车辆/司机的出租服务,把它这些业务看成是出租车,也没什么不妥。

所以,尽可能和出租车的门槛管理保持一致,是应该的。最终交给市场去选择,而不是人为地故意提高门槛。

对新生事物一开始放任不理,然后倒向一个极端,极力抬高门槛从严要求,这是中国很多行业管理的通病,应该改变这种作风。

最后说一句,即便是出租车司机管理,本地户籍,我看也是必要性不大了。保护本地就业率么?

这是公然的就业歧视啊!

—— 首发 腾讯大家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消费领域的挤牙膏效应:沉迷网游后的一点心得

虽然我时不时会善意或恶意地黑一下上海的复旦大学,以至于我有几个朋友都认定在西南技校执教的我对这个东北职校有着深深的怨念,但我还是要承认一点,职校的确培养出不少极有文采的人。比如说公号馒头说的撰写者和运营者馒头大师(他是著名公号石榴婆报告背后的男人)就是一个相当有才华的人。

馒头大师曾经和我提起过“聚爆”这款游戏。这是一个相当棒的iOS游戏大作,68元无内购。馒头提到的事情是这样的:曾经有媒体采访该游戏的开发商台湾雷亚,问他们为什么不考虑内购。得到的回答是:做游戏内购,大陆人实在太厉害了,我们不会玩,索性就一把收费了吧。

做免费游戏+内购,大陆公司真的可以用如下词语形容:如火纯青、登峰造极、一时无两、无出其右。

还记得著名的无尽之剑么?这款收费+无内购游戏出了三代之后被腾讯纳入旗下,然后就推出了无尽之剑的所谓免费版。再然后,三代收费版统统下架,以至于我儿子恨得咬牙切齿,删掉了手机pad上所有的腾讯游戏。(顺便夸一下我这个儿子,当得知无尽之剑被腾讯拿下后,他就嘀咕过一句:被腾讯弄到手的游戏,最后都会废了。果不其然)

无论是聚爆还是无尽之剑,单看价格,都是几十块的主,不算便宜货。但如果你要真玩上一款免费游戏,那就不是几十块的事了。

我最近的确有点沉迷网游,我在玩一款免费手游,姑且称之为k。

我沉迷到什么程度呢?在美国,数据漫游时30块/日,在以色列,则是60块/日。美国以色列的wifi不知道为何如此之慢,所以我开着数据漫游在接入这款游戏。

我的手机上有数个闹钟,提醒我在每天的好几个时刻要接入,去打地宫抢宝箱k大boss参与公会战,等等。

这款游戏是免费的。我刚刚开始玩的时候,天真地认定自己玩自己的,通关就好,付什么钱呢?

正如馒头大师回忆自己魔兽的经历:你只要第一次付钱破功之后,以后就由不得你了。

所以游戏界,首充(第一次付款)是非常重要的运营指标。而各种免费手游,都会变着法儿地诱惑你首充。一旦你首充之后,之后的道路,就不是几十块的事了。

与很多免费手游一样,k游戏为付费玩家冠以“v”的标记,从v1到v15,一共十五个等级。对应的人民币是这样的:

VIP1:10
VIP2:30
VIP3:60
VIP4:100
VIP5:200
VIP6:400
VIP7:600
VIP8:1000
VIP9:2000
VIP10:5000
VIP11:10000
VIP12:15000
VIP13:20000
VIP14:30000
VIP15:50000

只要你到了v4,那你支付的费用(100元),已经超过了很多纯收费游戏。至于v11以上,土豪的世界,不是你能懂的,哈哈。

我是从v3起步的,之所以一把掏了六十块,就是觉得还是比聚爆便宜啊,而且v3的一个好处是可以得到一张“月卡”:未来三十天每天可以领取120个钻。这貌似很吸引人。

馒头大师在魔兽里抗拒了很久才破的功,而我,必须承认,不到24小时,就缴械投降了。

但我现在并不在v3,到底多少,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只想告诉你的是:v3并不是一个付费玩家的终点。而后面的道路,是怎么延展的呢?

摩拜单车现在非常火,这个由前uber上海城市经理王晓峰创建的自行车项目,已经拿到了c轮融资。另外一个类似的带有共享理念的自行车项目ofo,也走进了c轮。(关于这个事,我一直在构思一篇共享经济的文章,看,我也不是一味沉迷网游)。

三表感慨道:满街都是摩拜,能让这么多中国人掏三百块押金,还是挺牛的。

说起感觉上的“富庶”,我是真心认为,中国的五大城市北上广深杭,超过很多国际大都市。比如说,我真感觉上海人比纽约人有钱。

但这只是感觉上的。事实上的是,北上广深杭的房价,恐怕已经压垮了大多数年轻的中间阶层。现在上海的房价,已经超过了香港和东京。香港我零五年去读书的时候,还惊讶于他们十分之一平方就敢卖上万港币,至于东京,那是过去出了名的房价的全球宇宙中心。

摩拜也好,ofo也好,就诞生在这种国际大都市里。前者起源于魔都,后者起源于帝都。他们的目标用户,就是死命扛着房价天天叫穷的房奴但又不吝于花点小钱的中间阶层。

这和手游里那一堆中低v用户,是何其类似。

笛卡尔有金句曰:我思故我在。

消费主义当道的今天,应该这么说:我消费故我在。

对于中间阶层来说,消费,是一种寻找存在感的重要路径。

所以在今天,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社交网络都异常发达。在社交网络中,人们尽情展示自我,而展示自我的背后,就是消费。

比如,一个上海人在这两天是没什么必要晒晒在东方明珠前的照片的,但在异国他乡,就很有必要了。这是基于消费的一种存在感彰示——粗鄙地说,叫装逼。

有很多小额消费现在都挺火的。

比如说,收费阅读这件事。钱当然不多,一年也就两三百,但这种消费,能找到存在感。可能是在平时聊天时,可以动用这里面的一些说法,也有可能直接在朋友圈里进行分享。现在的收费阅读,都允许做一小部分朋友(比如五个人)得以免费阅读这篇文章。

健身这件事也是小额消费。对于中间阶层来说,买个运动装备(无论是鞋子还是手环)的投入并不大。本来中国人在健身这个议题上并没有那么热衷,自从可以在社交网络上晒运动记录后,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运动成了一个时髦行为。

以自行车代步,不仅有运动元素(其实这事不能细究,细究下来就北上广深杭这马路上的汽车排放,也只好呵呵),还有环保元素。

微博上有一个自称“摩拜一族”的自组织,是一个骑行团,还搞了一个团旗。王晓峰看到很开心,我看到后,则看到了“寻找存在感”。

小额消费的“小额”也的确因人而异。略有钱的,旅游可以出国游。没啥钱的,旅游可以周边游。在自己觉得不贵的情况下,小额消费所带来的存在感是相当可以让人满意的。

当一个天价般的巨额消费清晰地展示你面前时,你是存钱去应对呢?还是索性小额消费呢?理性上讲,似乎应该是前者。但事实上,是后者。因为那个天价实在让人绝望,但我不能就此而丧失“存在感”。

像K这种游戏,和很多手游一样,都会精心设计“小额消费”。

比如说,累充好礼。每天消费六块钱,可以买六十个钻合计可以得到四百二十个钻,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连续搞七天,六七四十二块,就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强有力的中等装备(在k游戏里,是一种翅膀、一个宠物或者一把武器)。

三万才能升到v14,这实在让人绝望。如果不具备小额消费也能得到存在感的话,这种游戏,想必是会失去大量玩家的。

游戏的平衡性也很重要。一个v8的用户,也就是消费了一千块的人,距离一个v15,如果进入游戏的时间接近的话,战斗力差距并不会让前者绝望。因为像K游戏这种手游的设计里,翅膀是可以合成的。也就是说,你连续走两遍累充好礼,两个翅膀可以合成为一个高阶翅膀,翅膀属性有50%以上的增长。

这就像一个社会,买不起房子的人,和买得起的人相比,ta不能全盘绝望。必须要给买不起的人也有可能有存在感的彰示,不然这社会,还了得?

但游戏始终是游戏,从小额消费起步,慢慢慢慢,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一个氪金玩家序列。我所在的146号服里,就发现好几个用户,其实也是从v3之类的等级慢慢变成v8、v9乃至v10的。

如果这个游戏就是一个世界的话,这种消费,是可以累积的。每天六块钱,百日后得到的战斗力,和一次性充它个688然后再也不充,甚至前者更划算一些——到底有累充好礼。

但现实社会并不是。

你出国玩了一趟,花销了两三万块,它并不会累积成一套房子的某一个角落。

每一次存在感的寻找,都是对巨额消费的一次伤害。

不过幸运的是,人生不过百年。存在感找着找着,人生也就差不多了。

如果人可以活一万年,那该如何?

本来这篇文章已经写完了,但前日我看到曹政在他的公号“caoz的梦呓”上写了一篇东西,题为“断崖式下跌,创业者的噩梦?”,还是很有感触的。

请允许我引这么两段:

你看到数据蒸蒸日上的时候,会自以为掌握了用户,诉求,流量,经营的认知,自以为假以时日,推到百度,对决腾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然后突然增长变缓,不再增长,这时你觉得需要进一步的思考和调整,并自认为找到了下一步的优化和转进策略,然后,猝不及防,所有数据指标断崖式下跌,你的一切升级,优化,改进,如泥牛入海,毫无声息,直到最后,惨淡收场,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曾经忠诚,高频使用你产品的用户,突然之间,移情别恋,不再追随。

游戏行业,大家都已经默认,断崖式下跌是产品发行到一定时间不可避免的遭遇,只是看谁能熬的时间久一点; 但非游戏行业,很多人依然意识不到这种风险和危机。

游戏行业的断崖式下跌,以我看来,是小额消费出了问题。

曹政说:

游戏行业比较普遍,核心玩家达到一定等级和关卡后,失去目标,逐渐流失。

到底是失去什么目标呢?通关么?

至少K游戏这种手游并不是。

K游戏这款游戏,你如果真的心志坚定,是不需要花钱的,一样可以通关。而且,时间未必会比那些氪金玩家长很多。NPC的妖魔鬼怪,战斗力并不强。

真正花钱的原因是:比较。看,那厮有个大翅膀,我也想来一个,这时候,你就得花钱了。

一个花了好几万的土豪,ta之所以还愿意在这个游戏里玩,是因为一大批小额消费的玩家或者没消费的玩家的存在。这种差距的存在,才会让ta觉得这几万值,我还可以继续玩。而那些小额消费的玩家,距离ta的差距并不遥远。如果一个v15被一个v3砍死了,岂非笑话?

所以,最重要的是小额消费玩家们的目标。

k游戏我玩了几个月,我认为它的累充好礼其实很失败,因为它每次给出的七天后的装备,变化不大。虽然可以合成,但总不如得到一个真正全新的翅膀让人有成就感。

146号服,现在的人数已经很明显少了很多。

一位v15的土豪玩家,现在之所以还愿意在这里每天打地宫,无非图的就是“合服”,据说隔壁147号服里也有一个土豪,战斗力还比他高点。

这是他的目标。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当小额消费所带来的存在感彰示让人麻木时,这事真的就挺危险。

旅游晒照片?收费阅读晒心得?骑个车晒团旗?

一个一个让人觉得越玩越没成就感的时候,这个社会就该断崖式下跌了。

还好,现在看来,总有聪明人会弄出点小额消费的新鲜事,以帮助一大票巨额消费难以承担的群体,天天在那里挤牙膏,也是生活的乐趣吧。

所谓轻奢这种奇葩,就是这个原理。单个轻奢的兴起和没落,都和存在感的获得与失去有关。

放假闲扯两句,顺便为自己沉迷网游找点借口,哈

你看我打游戏还是思考的嘛!

说起馒头这个人,真得很聪明,极其擅长做标题。而一个标题,几乎决定了一篇文章的生死,这话不算太夸张。

馒头说是他今年早几个月忽然想起来用心运营的号,粉丝增速非常快,已经搞了好几篇十万加了。

他曾经赏我薄面,应邀去腾讯的芒种培训计划里讲过一趟课,主题是小号粉丝该如何增长。因为赏了薄面,所以收费低廉。

这是相对他讲的课的价值而言的。曾有学员惊呼,这是一堂价值500万的课。

复旦还是出人的。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投资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