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之死

昨儿开始流传一张沪上早报将于2017年1月1日起停刊。这张报纸并不是什么小报,在沪上乃至全国都相当有名。

关于这张报纸要被关闭的传言一直有,这一次,看着貌似比较靠谱(搜狐传媒去采访,得到否认。不过这种否认嘛,嘿嘿)。

事实上,沪上另外一家传媒集团,也有流言说,旗下要考虑关一张报纸。

我觉得是好事。

我参加过不少传统媒体的论坛、峰会、圆桌。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我作为一个圆桌的主持人,主持了一场报纸究竟会不会死的讨论。

其实我觉得这个讨论还蛮无聊的,因为我坚信报纸一定会死——这句话并没有特别的时间点,但总是我能看到的。

道理异常简单:年轻人不读报。我的儿子更是不读报。

我难以想象等他们成熟时,会忽然想起要读报纸。

不过我作为主持人,主要是控制嘉宾发言节奏,并不方便自己去发飙观点。

媒体人曹林还和别人打赌,说纸媒死不死的。那个赌约很无厘头。我以前提到过,懒得再提了。

中国有中国的国情。

很大程度上,报纸拖着不死与国情有关。

因为领导还是习惯看报纸。或者说,领导的秘书靠报纸去收集信息给领导看。

领导也是会退休的。今天的年轻人,总有一批人未来会做领导。

比如沪上宣传部长,今年54岁,倒推可得,一位六零后。

沪上市委书记,五零后。

再过几年,就是七零后上台做宣传部长,可能对很多报纸都不在意。但对解放日报还比较在意,因为市委书记是六零后。

再过上几年,连市委书记都是七零后了,你说ta对解放日报会不会在意?

所以,即便在中国国情下,我这辈子都能看到,报纸成为古董一样的东西。

我甚至可以这么说,连在帝都的那张头号报纸,我都能看见。

但还有一个国情,也在拖延报纸的死亡。

这就是人事问题。

这个问题相当棘手。

沪上曾经关过一张晚报,动静不小,涉及几百号人。

你动了人家饭碗,人家肯定要急。有些人有出路,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出路。

报纸一般都是体制内单位。体制内单位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叫“举报信”。

你动我饭碗,我就动“举报信”。你不让我安生,我怎能让你安生?

几封举报信上去,对主事者是很大的麻烦。就算自身正举报的东西子虚乌有,也是麻烦。

中国所有纸媒的老大都不是真正的老大,无非就是“为官一任”。旗下员工的工资,也不是ta发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惹这种麻烦干嘛?

所以,沪上今儿传这张早报要关,后面还有话的:员工整体并入某湃新闻网。

没有这条,难弄。

早年那张晚报关,是借着势的,彼时集团刚刚成立,主事者被寄予厚望,汇报上去比较容易得到这样的答复:放手去干,党和人民支持你!

这家集团旗下还有一张某某某某导报,也是一直在传要关要关,缺了那条“整体并入什么什么机构”,着实下手不易。

早报后面有个新媒体,体量还比较大,名声也不小,这是纸媒关张的解决方案。

所以,我对于曾经发出“纸媒未死,我们陪你读到地老天荒”这个声音的早报要关张,态度上是乐见的。

说句有点拍马屁的话:这说明,早报搞的那个新媒体转型,还是成功的。

关掉一张知名报纸,还把员工给兜住了,怎么不是成功。

但凡一个市场,设计退出机制其实相当重要。

我以前混证券行业的,这个行当里过去一直有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上市公司退出机制。不能只管上,还得管怎么退。

市场里没有退出机制,一定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老的东西不死不退,新的就进不来。一个市场没有新鲜血液,这个市场相当堪忧。

媒体这个行业,实在是媒体太多了。这里包括各种传统媒体,当然也包括各种互联网新媒体。

连公号一脉,都有2000万个。更不用说网站、app了。

整个媒体行业,单个媒体死了也就死了。新媒体死掉,估计天天都有。

新榜上次说有3成公号已经僵尸化了。

传统媒体之死,也必须考虑。

不是说讨论它们要不要死(肯定的),而是要讨论,该怎么死法。

早报给的路径是:搞一个新媒体,想办法接班。

它搞的不错,还是接上了。

所以这则流言如果被证实,是喜剧,不是悲剧。

其它的,就未必了。

于是,还僵在那里。死不死活不活的,拖着。

中国的地方报纸,很多都是靠行政垄断活的,因为原则上异地不能办报。

比如a省里,b省就没法过去办报。上报集团想要跑隔壁的苏州去办个报纸,可能性非常小。

这是圈地后形成的行政垄断。

这一招在互联网时代,非常不灵光。因为互联网可没说要圈地当壁垒。

被冲击的最厉害的,就是当年报业中最旺盛的:都市报。它没有壁垒,行政靠山也不是很靠得住。

中国记者杂志的陈国权认为,第一批死的报纸就是都市报。争议不小,但我基本同意。

都市报所在的集团,会想搞本地新闻客户端。

恕我直言,这是死路。因为本地新闻客户端还是要建立在行政画地为牢的基础上。这个基础不成立,本地新闻客户端就不成立——政绩工程,行政大力支持例外。

要么就把本地新闻客户端当O2O模式来做,搞服务为主。这个路还有通的,就是利润率可能不高,员工也缺少新闻事业的那种“神圣感”。

腾讯几家地方上的大字头新闻站,我旁观看都快转成服务地方的O2O项目了。

纯搞本地新闻的,没啥活路的。

上报有三个新媒体项目蛮知名的。

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它的确有一定奥妙。

第一个是上海观察,这个属于得到行政大力支持的,坐收订阅费。你看你们这帮搞知识电商的,热火朝天地讨论能不能收费。人家拿到一纸文书,早就开干了。哈

另外两个,都是切垂直领域的。一个弄时政,一个弄财经。

切垂直领域,至少,比切本地新闻,有戏。

地方上的媒体集团,可以考虑走这条路。比如体育领域?娱乐领域?文化领域?

切垂直领域,也是可以搞大工程的,不是说做个公号那么简单。搞大工程有利于向上要点资金扶持。

养上个两年,有点动静了,就准备关报纸吧。

有接盘,就不是悲剧。

最后说说那句纸媒未死,地老天荒。

不要觉得人打脸看笑话。

广告语你也当真?

那个啥体育品牌还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真的么?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今天是TA的生日

不好意思,我说的不是那个90岁的生日,我说的是:4岁的生日。

今天是微信公号上线四周年。

公号“茂巍生活圈”发了一篇题为“四岁了,公众平台!”的文章。这个公号的主人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前微信团队成员,负责开放平台与公众平台接口设计与运营工作,现创业中,祝好。

这篇文章披露了上线时的一封邮件,里面有张图,值得保存纪念。

文章还披露了第一个被封号的原因。

微信公众账号可能是中国移动互联网这几年来最重要的新生平台。我甚至觉得“可能”二字都不见的,而是“肯定”。当然,像阿里系的支付宝也是极其重要的,但毕竟支付宝并不是新生平台。

如果不是微信及其公众账号,几乎没有什么“内容创业”的可能。

在我看来,微信最重要的三个部件是:通讯、朋友圈和公众账号。

通讯是刚需中的刚需,微信的通讯,几乎秒杀了短信。过年时我相信大家都有这种感觉。

微信是2011年1月上线的产品,在增加了语音、摇一摇、身边的人等等功能后,2013年4月19日,朋友圈上线。朋友圈是一个重要的社交领域,但从功能开发来看,一开始朋友圈有点模仿instagram的意思。直到今天,当你长按摄像头想发纯文本时,微信都会说这只是一个测试功能。

但朋友圈是后来的公号图文传播的重要阵地。

我个人猜想的是,公号图文获取阅读量的路径,从比例排序而言:朋友圈、点对点(群组)通讯、公号自身推送。

尤其是对于粉丝不过万的小号。

我亲眼所见,一个只有2个粉丝的号,一篇图文获得了数万点击。

所谓爆文带粉,应该说,是靠朋友圈为主力。

所以,一个比较有趣的观点就出现了:内容创业者脚下的起跳器,其实是朋友圈。

微信公号到目前为止,一共有三个类型:订阅号、服务号、企业号(并不是以企业为认证主体的号,这依然是订阅号或服务号)。

企业号基本用于企业内部,微信搞了个企业版微信,有可能是要替代掉这个号的。

服务号很难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句话是对照订阅号而来的。

大多数内容创业者,选择的都是订阅号。一日一发的订阅号,显然比一月四发的服务号有更强的内容传播优势,虽然服务号接口更多。

微信公号带动了内容创业是有原因的。

我曾经写过一些东西,这里稍许重复一下。

在PC时代,整个互联网的大节点是搜索。但搜索排序和内容价值本身无关,它是一个技术活(如果你不愿意砸钱做推广的话),SEO。

可以这么说,搜索是抹杀内容价值的,它在意的是页面的技术价值。

对于投放营销费用的甲方来说,调研并投放成千上万的网站(中国网站数量以百万计,全球以亿计)实在是太麻烦了,而投大节点,省时省力且有效。

所以在中国,每一块钱的营销投入,有两毛多就到了百度手里。另外两毛多到了阿里系手里,毕竟有很多电商在淘系生存。

内容本身好坏,在搜索掌控一切的桌面互联网时代,并不讲究。

其实,本来还有两样东西,产品逻辑上,存在一种可能将内容创业推起来。

第一个东西是SNS。我曾经在当年一个很小的科技圈SNS里试过,一篇博客文章在这个SNS里可以获得巨大的访问。

但以人人、开心为代表的SNS,后来没落了。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它们并没有善用移动互联网。

第二个东西就是微博。微博出现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已经开始。本来借助移动飞速发展的人口红利,微博也有可能推动内容创业,因为它也带有social的特质。

但微博一来一直强调140个字,早期所谓长微博都是图片式的,二来新浪微博自身也犯了一些错误,其它家微博后来纷纷偃旗息鼓。

微信公号来了。

重复前面的观点:朋友圈这种带有social特质的timeline,再加上通讯功能,共同推动了微信公号。

甲方在微信生态里一时间迷失了方向,他们找不到大节点。如果说微博还能看到所谓大V的话,朋友圈哪里来什么大V(早期微信还没有通讯录限制,现在都限制为5000人,而且朋友圈还有屏蔽与被屏蔽的开关功能)。

当甲方愿意在内容本身上投放营销费用时,内容创业就开始了。

过去做网站,总要做好一年半载没有任何入账的准备。

今天已经全然不是。

有时候我觉得一些并没有太强social基因的平台,也在鼓吹内容创业,是很诡异的。

很少有平台能够像微信这种不做流量分发,但公号自身依然可以凭借很少的粉丝获取巨大的流量。

下一步就是粉丝留存。

微信公号的订阅机制是最容易做到粉丝留存的,这是对内容创业者莫大的鼓舞。

毕竟,一次流量大但如果没有粉丝留存,意义不大。

但微信公号毕竟已经走了四年。

很多人开始讲公号打开率下降,微信用户到顶,内容创业已然没有助推大潮。

接下来该怎么玩呢?

应用号。

在内容这一端,微信公号已经做了相当多的努力,比如设计原创标,设计赞赏机制。微信的确正在内测付费阅读功能,但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个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功能。

我坚信互联网内容大部分都是免费的。

坦率讲一句,买本好点的书,也就是几十块的事,为什么非要花几块十几块的钱看篇文章呢?

付费阅读对头部大号、网络小说都是好消息,可能还包括证券股评之类。但不是全体内容创业者的好消息。

在广州举行的“2016 微信公开课 pro 版”上,张小龙透露了应用号。

这个月14日,认证为微信安全风控中心高级总监的郑力鹏发微博称:大家期待的应用号很快就来。

有传言说,今年微信应用号一定会上线。

圈子里都在猜应用号的入口在哪里。

我倒是对应用号到底是个什么号更感兴趣。

打开微信钱包,在底部你会看到包括滴滴、点评、艺龙、同程、微票儿、京东、58到家这些“第三方服务”,我认为,这就是应用号。

未来会有更多的,甚至有可能支持用户自行选择,比如说,我非要用易到神州,就是不待见滴滴。

这将推动:技术创业。

应用号应该和图文什么的,没太大关系。

前天我们基金的一个项目创始人和我说,内容的下一个增长红利在哪里啊?平台或形式。。现在看得到吗?

我的回应是这样的(表打我):互联网发展,内容居然成了风口,是一个变态行为。

新的一季腾讯财报出来了。

腾讯一直是个游戏公司——这句话可能要变了。本季度游戏收入占腾讯收入的一半以下:游戏收入是171.24亿,占比48%。

其实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马化腾几乎不参加任何游戏行业的会议论坛(比如ChinaJoy他就不去,网易丁磊倒是去的),也不给自家游戏站台。

他喜欢讲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诸如此类的高大上的东西。

游戏还是不够高大上。

二季度主要是这两块收入:广告收入同比60%增长。其它收入同比275%增长,腾讯解释主要靠腾讯支付和云服务收入。

目前不知道腾讯云收入到底几何,阿里这个数字是12.43亿。

阿里发财报的时候,我在四番群里说,亚马逊也是云收入大幅上升,阿里也大幅上升,好像腾讯也在大幅上升,云计算商业上是真来了。

云计算的背后就是物联网。

PC时代,OS称王(windows),移动时代,OS称王(iOS和Android),物联网时代,还是OS称王。

就是不知道是哪家。

反正腾讯断不会放过。

如果应用号铺天盖地而来,卷起一阵飓风,微信就是OS雏形。

这一切,起步于四年前今天晚上22点52分那封邮件。

有趣的是,那封邮件收件人里并没有看到张小龙,也许,他在那个产品运营组里吧(彼时广研还不是今天的大团队,扔一个组里很有可能)。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