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科技圈今天爆了一个大新闻。

软银宣布收购——注意,是收购,不是投资——ARM公司,斥资234亿英镑(合310亿刀)。

ARM是半导体巨头,搞芯片设计的。在移动端,采用ARM架构的芯片远远超过用intel的,苹果的手机和平板,都是ARM架构芯片,大部分安卓机,也都是ARM架构的芯片。虽然在PC端,intel远超ARM,但在移动端,正好倒了过来。

软银大家都知道,日本公司。

于是我微信上感慨了一句,这可要哭倒一大片小粉红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用移动设备,怎么能做到方便快捷随时随地地倾诉爱国情怀呢?

偏偏这些移动设备的“心”,娘的,都是日本货啊!

连安卓机都是啊!

近来对小粉红的口诛笔伐,其实蛮多的,也不差我这一段。

小粉红在不少人眼里,就是“脑残”,或者“傻×”。

我也觉得傻得很。比如宣称苹果手机输入法里“击沉”后面紧跟“中国”,这个是大阴谋,必须要抵制它。

还有拉着大概可以去吉尼斯登记一下长度的超长横幅,抵制肯德基。

前者新华网看不过眼了,发了文章去解释这个输入是怎么造成的,后来人民日报公号还转了。

2.pic

后者连胡锡进都坐不住了,跑微博上说了一通。

1.pic

当然,胡总编骂了一句SB后,还是说爱国主义好,爱国主义出偏执狂的概率少的。

他意思大致就是当年老毛坚持的:成绩和缺点,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连七个指头和三个指头都坚决不认帐。

不过,我总以为,小粉红形成的本质原因在于:太年轻。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时下互联网动辄吹捧九零后、九五后乃至零零后,是想相当得不以为然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前者可以速成的,你发发狠,一年读书一百本(可别小看这个数字,中国人成年人人均五本都不到),三年之后,还是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但后者很难速成。行万里路讲的就是经历。人生没点阅历,书读再多都也只是个书呆子。

阅历,和年龄有关。

太年轻,还是长者说的好啊,图样图森破,naive!

早年互联网的时候,民族主义大旗迎风招展,所向披靡。

我印象中大致有这么几件事:

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99年5月。

中美撞机,2001年4月。

珠海日本人集体买春,2003年9月。

这都引起了网民的强烈情绪。

在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发生后,人民网开通了“强烈抗议北约暴行BBS论坛”,一个月后,正式命名为“强国论坛”。当时,这个论坛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05年,我去香港浸会大学念书,没事在图书馆里翻讲文革的书。

其中翻到一本讲林彪的。就是在这本基本对林彪持同情态度的书中,我知道林彪出逃前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至死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民族主义在今天,至少在江湖,是一个争议很大的词。

绝不像当年庙堂江湖双正确。

是那个时候的人傻么?我倒不觉得。

中国互联网,走到2005年才算网民过亿。99年、01年、03年,就那么几百几千万网民。

而这些网民有个特点:其实他们是整个社会里的精英人群。

道理很简单:PC很贵,上网需要一定的财力以及对电脑的认识。

大部分集中在沿海的发达城市里。

他们不是今天的小粉红,今天的小粉红,知识结构未必有当年网民的好。

他们只是,年轻。

说起来,当年那篇荡漾着些许爱国情怀的《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贴子,其实文采一般,很有些流水账的意思,网路疯传,被誉为中国足球第一博文,其中看客们传播的驱动力,真是颇可玩味。

写这篇博文的,可是微博上赫赫有名的大V:老榕。

他今天的态度,你去看看微博就知道了。

来自台湾,网名“胡同台妹”的知名媒体人宫玲去世了。

公开消息说她因抑郁症而去世。

媒体引用了她的好友的话:

她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来大陆以后才有的…她一直很清醒并且痛苦地生活在两岸,她对时局异常悲观。

她最后的公开文章里提到了戴立忍事件。她这么写道:

今天有感而发是因为戴立忍。

逝者已矣,但观点还是可以商榷一下。

时局的确没有必要那么悲观。

相较于十余年前的网络热点事件,今天,至少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最后,我推荐各位看四篇文章。

第一篇文章,公号“媒记”刊发,詹万承(是,媒体札记后期颇有一些文章并不是徐达内写的,而是他写的)写的“赵薇为什么被骂那么狠?可能是因为最近放暑假了

推荐理由:作者自己说的,这个写法很魏武挥。

第二篇文章,公号“叔的刀法”刊发,李方写的“若信,请坚信:哪怕一人一票,小粉红也分分钟投死你

推荐理由:我就喜欢李方和很多自由派做对的那种江湖不正确的劲头。

第三篇文章,公号“阑夕”刊发,阑夕写的“几点看法:关于小粉红”。

推荐理由:第九点,可以看到一个爱国小青年转变为公知型中年。

第四篇文章:公号“娱乐芒果酱”刊发,作者不详的“今天凌晨五点,赵薇安排了日出

推荐理由:这篇文章显示已经十万加,也许各位都已经看到了。但我的point在于,看,这就是不同的声音,至少有人能帮你把这事前后梳理出来,而不是一味在喊口号。

老实讲,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喊口号的,讲大词的,抖机灵的,编段子的,都很有可能,其实是一路货色。

台妹若看到这些,许不会那么绝望吧!

谁没年轻过呀

你老过么?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今日头条的估值与站队

前日,微信公号“开八”放出消息说,腾讯要投资今日头条,还说一周内这事就搞定。

在开八的文章里,有一个数字引起了一些讨论:今日头条估值80亿美金。

这个估值颇有争议。

一个做内容分发的平台,八个独角兽,太厉害了。

今日头条上一次宣布的C轮融资是2014年6月,红杉领投1亿美金,估值5亿。

两年后,16倍。

值吗?

罗超今天在钛媒体上发表了他的观点。在他看来,不值。

他最主要的依据是,头条宣布的用户量是4.5亿,按照80亿美金算,一个用户得十几块美金,未免太贵了。

和罗超有类似观点的,还有四番群里的我的一个朋友。他和罗超一样,认为80亿人民币还差不多。

但我以为,80亿人民币真心有点少。

两年前人是30-40亿人民币,两年时间就只不过double一下,估计头条怎么着也不肯的。

头条宣称自己日活用户5000万,这个数量比微博公布的数字少。

但微博当下的市值是:67亿美金。

按照收入估算的话,头条就很值钱了。

前两天阑夕在他的文章里,引用了来自头条一位VP的话:今日头条今年的广告收入目标是60亿人民币。

2016年已经过半,这位VP还这么说,估计有谱。

来自一位财经媒体的高管在微信里向我透露说,头条可能会下调这个目标至55亿。

如果按照55-60亿人民币来算的话,80亿美金估值,市销率十来倍,还过得去。

新浪的一年广告收入是7.5亿美金,市值35亿美金。与市值只有十来亿美金的搜狐不同的是,新浪广告收入的季同比增长是正的(大概在八个点),搜狐可是负的。

这么来看,头条似乎是有点高。

但我不觉得高得离谱。

我甚至认为,如果非要接受BAT任何一家的投资——哪怕是很小比例的财务投资,就意味着站队。

要张一鸣站队的话,怎么着得百亿起吧。

移动端的封闭性是有目共睹的。

APP与APP之间的跳转,比PC端网站和网站之剑,来得相对更为不方便,体验也不是很好。

这使得移动端有很强的“巨岛效应”——如果你流量足够大,就会比同样流量的PC站更值钱。

站在甲方的角度考虑问题,PC端数百万网站,一个一个去调查投放监测实在太麻烦,还不如投一个大节点简单省事。于是,每一百块网络营销预算就有二十块跑到了百度那里。

(另外二十块跑到了阿里那里,电子商务是一个巨大的营销市场,但的确和百度没什么关系)。

到了移动端,甲方怎么办?

所以,我曾经在一些会议论坛上说过,从甲方的眼里,移动端的今日头条,和PC端的百度,是差不多的:大节点。

从这个角度出发,今日头条的估算方式,与门户新浪的估算方法不同。它更值钱。

张一鸣在年初放话说,今日头条将来要年入100亿美金。

这个将来,是2020年,也就是再过四五年。好像不是很久远的将来。

我曾经和一个朋友私下里讨论这个目标,坦率地讲,貌似有点难。

因为头条的广告容量是有限的——它从产品属性上讲,到底不是搜索引擎。

头条有不少标注为“推广”的原生广告——顺便讲一句,今天工商总局正式出台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是这么说的:互联网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显著标明“广告”,使消费者能够辨明其为广告。这个不知道会不会对头条产生影响,比如说财务上包括税费在内的计算,或者是用户点击的比率。

原生广告可以比旗帜广告有更多的容量,但头条整个产品的场景是“巨量效应”:大部分用户注意力集中在几个区域。这些区域(比如说首屏的上端,或类别首屏的上端)的广告位寸土寸金。但还有更多的区域,价格会大幅下降。

一年广告收入六十亿,会不会是头条的天花板?

头条以图文聚合起家,最近已经开始涉足视频领域。

一位从事短视频领域的创业者说,他们在头条上的流量巨大,超过了优土。而且他说,头条现在要求直接上传视频。这意味着与图文这块不同,头条不是做聚合,而是做视频托管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解决牌照问题的,头条网站上仅显示了它有ICP经营许可和网络文化经营许可。

用这种方法拓展新的领域,其实是为了增加广告容量。

但这好像还不够一百亿美金。

百度2015年全年刚刚突破一百亿美金:102.48亿。

头条接受BAT的投资,江湖里也一直有流言。

腾讯OMG一直视头条为头号竞争对手。虽然腾讯系的内容客户端用户量超过了头条,但头条方面则一直认为OMG的技术基因不够。证据是:头条用户的停留时长超过了腾讯。头条一个高管给我的数字是:70分钟/天。

时长高,意味着内容的匹配做得更好。这个是技术活——不过我觉着和头条进入视频领域有关吧。

但不管怎么说,头条肯定认定的是,自己在这个领域中,技术属于领先者。反正它也不生产内容。于是,它最需要的是:资源。

对于时下的头条来说,它应该不缺钱。但它缺少资源。这种资源,是能够帮助它打开收入天花板的资源。

说得玄乎一点,就是它需要想象力。甚至是新的商业模式。

BAT有吗?

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DSP,百度拥有海量的中小广告主资源。

这对头条是一个加分项,但加分加得并不够。

贴吧事件和魏则西事件,对百度的商业打击是实打实的。百度2016年财报可能不怎么好看,处于自顾不暇的阶段。刚刚突破100亿美金年收的百度,也许很难帮助张一鸣达到2020年那个目标。

所以,百度并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投资者。

那么腾讯呢?

虽然头条认为腾讯OMG比它弱,但要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腾讯的广告收入崛起得相当迅猛,16年Q1达到了72.6%的同比增幅。无论是腾讯新闻客户端还是天天快报,流量依然很可观。更重要的是,腾讯的微信公众帐号平台,因其强烈的粉丝订阅关系与社会化传播路径,俨然是内容创业者们的首选考虑。

如果接受腾讯的投资,头条的压力会小点,开八在文章中甚至设想腾讯将天天快报交给今日头条(仿效电子商务里的易讯、搜索里的搜搜)——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只是今日头条和腾讯接触中的单方面提案。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站腾讯的队,基本上只能达到减轻压力的作用。腾讯的主营业务在游戏,只能作为头条的广告主介入。自身的广告收入这两年增长很快,并不太会轻易放弃。

现在来说说阿里系。

罗超和我都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开八的文章里提到了百度,提到了腾讯,就是没提到阿里。

但其实阿里对内容有着异乎寻常的饥渴。它在桌面上不像百度掌握了大节点,在移动端不像腾讯拥有一个微信公号平台。阿里的确投资了不少媒体,但始终没有到“大节点”这个量级。至于微博,我个人相信阿里想全资收购,但微博这两年一口气喘了过来,未必愿意。证据是:微博近来在财报这个议题上,老喜欢明确一件事:来自非阿里的收入达到多少多少。

与腾讯一样,整个阿里系在产业的布局上相当庞杂,而且介入得更深,能提供给头条的资源并不少。更重要的是,阿里没有类似头条的产品,完全可以让头条放开手脚去发展。

选择站阿里的队,当然意味着更要和腾讯死磕。但站在张一鸣的角度考虑问题,他是愿意弯道消灭竞争对手呢,还是索性放手一搏,力争百亿美金收入?

所以我老觉着,开八没提阿里,真的是故意的。

最后说一点今日头条超出商业逻辑的一种估值计算。

算了,不写了,我还不想被封号。

不过我琢磨着,头条可能会在未来有国家特殊管理股。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