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潮的背后:知识阶层无尽的恐慌

一篇题为“没事别想不开去创业公司”,公号“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记”,作者Spenser。

这篇讲述创业公司有多难对人要求有多高的文章,7月22日21点发出,次日午间阅读量已过十万加。

还有一篇文章,题为“节节败退的中产阶级”,公号“野狼大势”,自称由野狼编辑部原创,但这篇文章大部分内容来自于对《经济学人》一篇“China’s Middle Class”的编译,夹杂着野狼编辑部自己的些许观点。

这篇文章于22日下午2点推出,次日午间访问量同样十万加。(后来被删除,不过颇有些公号又在那里推出,微信中能搜到同名文章若干)

这两篇东西,结合起来看,是很有些意思的。

创业门槛的确是相当低了。

以前可能还需要一些资金,懂一点代码,才能进行互联网创业,到了今天,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可以开始创业:只要你会写字。

我和朋友们在交流的时候,提到这样的看法:微信极大地降低了互联网创业的门槛,使得全然不懂程序代码的文科生,也可以大批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创始人(founder)。

这就是所谓“内容创业”的驱动力之一。

政府也在鼓吹创业,各地都有支持创业的政策,这里有安排就业的小算盘,也有借助创业来推动产业转型的大算盘。

但这些因素并不是全部。

在我看来,有一项更重要的因素:恐惧。

正是因为恐惧,才会投身到其实都明白的“创业维艰”。

这已经和赌博差不多了。

类似“没事别想不开去创业公司”这样的文章很多。

无非就是:创业非常艰难,创业公司的风险系数很大,无论是自行创业还是加入创业公司,素质要求极高。

类似“节节败退的中产阶级”这样的文章也很多。

无非就是:经济并不好,房价是天文数字,还有各种各样除却经济以外的因素,促发了太多中产们的移民念头。

不过,如果把这两篇文章联系起来看,就是很明显的一因一果。

正是因为对未来的极大担忧,才推动大批的人投身九死一生的创业,以期辛苦七八年,安稳一辈子。

这里面绝大多数人,我以为,够得上“知识阶层”——大多数人都受过至少大专层面的高等教育。

这当然就是“搏一记”的想法。

一对年轻夫妇,每个人都年入40万(税前),即便在北上广,家庭收入80万,都不能说是低收入群体。

但对于北上广的房价来说,这点收入,杯水车薪。

需要不吃不喝十数年,才能拿下一套地段、房型、面积都还过得去的房子。

更不用谈赡养老人抚养小孩。

另外一边,

我所在的天奇创投基金近来有个项目,创始人在短短一年内,身价已经从百万当量级跨入亿这个级别,由于获得投资变现而产生的个人缴税,已过百万。

这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感觉:靠工薪活着,绝不能达到心目中的小康,而且恐怕,遥遥无期。

Greedy is good.

电影《华尔街》里的一句著名的台词:贪婪是好的。

最根本的人性有两面:贪婪,以及,恐惧。

这在投资股票时很容易发现。当购买的一支股票涨停板后,贪婪(要不要持有等待继续上涨)和恐惧(要不要赶紧落袋为安以防回跌)交织出现。

回到创业这件事上,你的原动力,究竟是贪婪,还是,恐惧?

我的看法是:以恐惧为原驱力的创业者,创业之路,格局有限。

这一波创业大潮,当潮水退尽,裸泳的,大多数都是恐惧者。

乔布斯所谓“Stay hungry,stay foolish”中的保持饥饿,其实质,是贪婪,并非恐惧。

从恐惧和贪婪两个人性出发,诞生了自由主义的两翼:左派和右派。

左派倾向于保护弱势群体,比较推崇政府管理和社会福利。而右派由于贪婪,则欢迎竞争,希望政府管得越少越好。

以恐惧为原点进行创业,和以贪婪为原点进行创业,看似一开始差之毫厘,其实走个几年,就会发现失之千里。

说到底,是内心深处如何看待“竞争”。

这一大波创业潮,太多人是一种因恐慌而创业。

比如说,这两天还有一篇公号文章“个人已经破产,靠还没倒闭的行业活着”,短短不到十个小时,也收获了十万加。

这篇来自公号读库的文章,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它所得到的那种追捧,其中颇可玩味。

Bill Gross,一个12岁就开始创业,后来弄了一个IdeaLab,前后折腾出一百多家公司的商界传奇精英,在TED上有一个主题为创业成功关键因素的演讲。

在论证“时机是最重要的因素”时,他这样说道:

众所周知,Airbnb极其成功。但很多聪明的投资者与其失之交臂。很多人这样想:没人会把自家房间租给陌生人。当然,事实证明这个想法错了。促使Airbnb成功的,除了好的商业模式、创意和执行力,就莫过于时机了。这个公司在经济萧条顶峰应运而生,人们确实需要额外收入,这种需求克服了拒绝把家租给陌生人的心理障碍。Uber也一样。。。司机急需外快,这点非常重要。

这同样可以解释当下共享经济在中国的如火如荼。并不是出于善意,而是出于恐慌。

在热如这个夏日般的创业空气中,其实,弥漫着的是,“无尽的恐慌”。

—— 首发 上海观察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内容电商的核心要素 以如涵为例

有一次我和爱范儿的王伟兴在微信上聊了几句。

起因在于他们家一篇题为“1篇文章,1000个潮包,一夜变现40万的内容实验”的文章,摘要里的这句话我很不以为然:内容电商,重点根本不是卖货啊!

我觉得电商电商,说到底就是卖货,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

类似的争论很早以前也有过,那就是电子商务究竟是电子重要还是商务重要。对于平台(比如淘宝)来说,电子当然重要。但对于单个卖家来说,争论后来似乎统一了起来:电子是手段,商务才是核心。

如果淘系的流量很便宜,做什么内容,直接投广告导流就完了的事——这也是早期淘品牌崛起的一个重要路径。

后来淘系的流量越来越贵,投广告投的养肥了阿里,却吃光了自己的毛利。做内容,是相对较为廉价的引流手段。

当然,我也承认,做内容,除了获取流量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可能,比如更好地掌握用户需求之类。但我坚持认为,内容电商的核心(或者重点),就是卖货。

在新榜一些活动上,我也曾经发飙过类似言论:与从内容而生意的公号创业相比,我可能更看好由生意而内容的公号创业。

这种言论其实是一个空逻辑,后来,有一些案例出现了。

比如“如涵”。

周五我和如涵的创始人冯敏做了一次对话,前后两个小时。新榜今天刊发了关于这场对话的一个笔记(见文后链接)。对话本身,于我也有很大启发。

其一,如涵其实是一个技术创业团队,冯敏和他的同事们,早期做SP,搞通讯,算是技术出身。

其二,如涵搞过电子商务,还搞得不错。冯敏和他的同事们,是有卖货的经验的。

其三,网红也好KOL也好(冯敏本人看上去蛮反感网红这个词的),外表看着是一场内容创业,但背后,是强大的内部ERP系统和供应链的支撑。

其四,冯敏和KOL之间是合伙关系,KOL通过内容输出获取流量,冯敏通过ERP系统和供应链让这些流量得以变现,然后根据某个规则各取所得。

其五,张大奕(如涵旗下业绩最好的一个KOL)是内容创业,但我看冯敏不是。冯敏自承穿着毫无品位。

其六,冯敏由于技术资源和卖货资源,成为内容创业者的合伙人(独家排他),由此掌握了流量入口,也帮助到如涵卖货资源的强大。提供必备资源的合伙制,使得KOL单飞的可能性被降到最低。

其七,赶个时髦玩个概念,如涵的流量入口有“区块链”的特点,并不是一个巨型流量入口,而是若干个部落式流量入口。目前大概是三十个上下。如涵有意从时装服饰向旅游延展,乃至更多的生活方式。所以,如涵是一个KOL(或者网红)孵化器。

其八,这些流量入口,究竟选择在哪个平台(微博?微信?视频?),由KOL自行决定。如涵其实没有自己的官网,当下也没有自己的APP。如涵并不会进行流量分配,但它可能会介入到KOL之间的流量互导。

其九,如涵已经不再自己开设工厂,而是发包交给第三方制作。但由于有了流量入口,如涵掌握了商品的定价权。

流量入口与供应链相辅相成,ERP使得两大模块之间协作顺畅。

点击这里,可以获取新榜题为“当网红卖掉一件衣服时,她究竟卖了什么”的newrank+沙龙观众笔记。作者:帕尔特人。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