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巨头的媒体征战之路

中国舆论场,一直相当注意民间互联网巨头对媒体的投资。

这种关注,在阿里收购香港南华早报和投资财新媒体集团(投资方以蚂蚁金服这个实体出面,理论上,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控制人都是马云)后,达到了一个高峰。舆论再一次将“传媒帝国”的称号封给了阿里巴巴。

但如果仔细研判,对打造媒体帝国感兴趣的,却不仅仅是阿里巴巴。

事实上,另外一个中国数字巨头,腾讯,这个主要收入来自于游戏业的千亿俱乐部成员,同样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中国,市值超过千亿美金的,只有腾讯和阿里巴巴。

一度被列为BAT而近年来市值表现不佳从800亿美元跌至5-600亿美元的百度,虽然并没有大手笔的媒体投资或收购行为,但其媒体属性,同样不容小觑。中国网络广告的最大收入者之一就是百度。

根据艾瑞数据,它和阿里一起,瓜分了这个市场的50%以上份额。(注:由于艾瑞与今日头条交恶,后者宣布与其停止合作,故而艾瑞的监测中并没有这个号称一年数十亿广告收入的今日头条。如果把头条计入,百度阿里的市场占比可能有略微下降)

在中国,抛开个人办的所谓“自媒体”(主要形式有:个人网站、博客、微博或微信公众账号),机构媒体大致上分为三个等级。而在这三个等级中,一个重要的逻辑是:哪一种类别的新闻资质得到/未得到许可。

中国将新闻列为一种特殊许可的行为,机构从事新闻业务需要许可证(比如报纸的刊号),而个人则需要新闻记者证——这是一种只颁发给国有媒体雇员的证件,一旦离职,则证件应予收回(或作废),所以理论上不存在独立记者或公民记者这种类别。互联网兴起后,又将新闻这种特殊许可行为拆分成两种,分别对应两种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第一种来源于“传统媒体”,中国目前有近2000种报纸,近1万种期刊,近5000个电视台和3000个电台。除了少数杂志以外,大多数传统媒体都是“国有媒体”。在开办网站后,很多都拥有所谓的“一级新闻资质”,也就是一类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可以展开采访业务。本文称之为A类媒体。

过往,A类媒体拒绝体制外资本——2000年中宣部西山会议规定“新闻网站一律不得融资不得上市”,后来慢慢演化为可以接受体制外投资,但坚持国有控股。一些A类媒体在国内证券市场上公开上市,但采用“采编和经营剥离”的做法,即采编业务不上市,将经营部门剥离成一个公司实体进行上市。

第二种并非国有体制,比如门户类网站,起源于民营创业公司,少部分登陆海外证券市场。它们拥有二级新闻资质,也就是二类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可以通过建立合作关系以刊载A类媒体的原创新闻,理论上它们没有采访的权力,因为它们不能为雇员办理新闻记者证,但在例如体育、娱乐、科技这些领域,实际操作中事实上在进行采访行为。本文称之为B类媒体。

B类媒体可能对A类媒体有投资行为,但除了少数杂志外,基本没有可能收购A类媒体。南华早报因为其并非大陆媒体,才会被阿里全资收购。但B类媒体可能全资收购另一家B类媒体或C类媒体。

第三种则数量更多,机构化运作,公司小到数人,大到百人以上规模,但没有任何级别的新闻资质。一般仅拥有最低等级的ICP备案,连ICP经营许可证都欠奉。但它们依然是媒体,拥有自己的网站、微博、微信公号,甚至是APP。很多同样在从事新闻刊载业务,甚至是原创性质的采访。本文称之为C类媒体。

C类媒体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自媒体”——虽然这是一种天大的误会。C类媒体包括自媒体,但它的外延,远远超过后者。

这就是当下中国大陆数字世界中的机构媒体的实情。

而BAT巨头们的媒体征战之路,主要通过和这三类媒体产生关系后展开。

腾讯全资拥有自己的B类媒体:腾讯网。这是中国桌面互联网中流量排名第二的大众媒体网站。

腾讯网是标准的水平型门户网站,几乎所有能够看到的桌面网站功能,都予以配备。在移动端,腾讯网所隶属的OMG部门(Online Media Group)还开发有腾讯新闻客户端、天天快报这类聚合型新闻客户端,是这个领域中的一线竞争选手。

腾讯还在各省市建立“大”字头网站以拓展深入到本地生活服务的地方门户业务。这条业务线起于06年5月的大渝网——一个与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合作的网站,并基本上以每年至少新开一个地方门户的频率推进。截至到目前,腾讯已经拥有13个“大”字头地方门户:重庆(大渝)、陕西(大秦)、四川(大成)、湖北(大楚)、福建(大闽)、广东(大粤)、河南(大豫)、湖南(大湘)、上海(大申)、浙江(大浙)、辽宁(大辽)、江苏(大苏)和京津冀(大燕)。

这些地方门户的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它们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独立网站,而是使用子域名系统,比如大申网的域名就是sh.qq.com,这样的做法使得这些网站无需再去申请新闻资质,因为它们可以沿用腾讯网所拥有的新闻资质。

没有信息可以得知腾讯在这批大字头网站上到底投入了多少资本,但大申网和大粤网分别传出了盈利的消息。大字头网站有些是腾讯独自经营的,但有些则和地方传统媒体集团合作以强化地方运营。后者大部分都是腾讯股东排名第二,但大申和大粤,腾讯握有超过50%的股份。

在中国,一度所有的媒体(包括个人自媒体)都非常青睐新浪微博的运营,但从12年腾讯发布微信公众账号平台后,媒体们的兴趣很显然从微博转向了微信,毕竟微信是中国人当下使用最为频繁的移动应用。微信公众账号平台本身并不能算是一个媒体,但运营在平台上的近2000万个微信公众号,都有或多或少的媒体属性。

几乎所有的中国机构媒体都拥有至少一个微信公众号。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迫,机构媒体们都想努力和微信搞好关系。

腾讯也进行一些媒体业的投资。比如腾讯是国内一线财经媒体“财新”的股东。持股比例不详,但并不是财新的第一大股东。财新的第一大股东是黎瑞刚执掌的华人文化产业基金。A类媒体中,腾讯在2013年7月,与上市公司博瑞传播交叉入股,成为博瑞传播旗下成都商报、每日经济新闻的间接股东。

另外,腾讯在2015年宣布完成对国内知名问答网站“知乎”的投资,这是一个拥有社交关系链的社会化媒体平台。有传言说,腾讯有意投资90后非常青睐的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俗称B站),但并没有确凿的新闻证实。

腾讯在媒体线上的投资,与其业务有紧密的关系。总结起来是两句话:沉下去、连起来。

沉下去的意思是腾讯很重视地方上的业务,并喜欢一个省份一个省份推进。在古老的SP业务(短信)上,腾讯就显示出这种一口一口吃饭的特性。它的操作路径是启用地方上的SP特服号,而不是全国性的SP特服号,诸省慢慢推进。大字头网站是腾讯在媒体运作上的一个典型。

连起来的意思是腾讯很重视有社交关系链条的投资,虽然它本身拥有中国最强的社交服务QQ和微信。知乎是一个带有社交链条的网站,但同时由于经营问答业务,它的媒体属性极强,与QQ、微信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反倒是一个相当好的内容补充。

另外,腾讯相当注意和年轻人的“连接”,保持其对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的吸引。所谓双手互搏的社交产品,微信和QQ,后者重点就在年轻群体。QQ在移动端,同样有类似微信公众账号这种媒体属性极强的内容平台。

腾讯对媒体的投资或者运作并不是从公关角度出发的,但事实上形成了一定的公关效果。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最近强调说,腾讯只做两件事:内容和连接。这两个词的背后,媒体属性是完全不可能避过去的。如果做得足够好,媒体属性在客观上,将会变得极强。

顺便说一下腾讯大家。

这是个非常烧钱的频道,与百度百家不同,它直接向作者支付稿酬,而且按照国内普遍情况,稿酬丰厚。定位上与百家也不同,后者偏重互联网科技,而大家偏重社会议题,通俗地讲,就是公知圈。

像腾讯这样的公司,业务之庞杂,很容易就社会意义上产生影响。大家对腾讯本身的品牌美誉度,是有积极作用的。

百度很少有大规模投资媒体行业的案例,这可能和其业务属性有关。

Baidu.com,是中国桌面互联网流量排名第一的网站。虽然在百度网站上百度自身生产的内容比例极低,但由于搜索引擎的特性,使得在桌面上,它成为媒体流量分配的重要大节点。

腾讯投资和经营媒体业务,是为它的其它业务所服务,腾讯本身的广告收入在腾讯庞大的收入体量中占比不高,2015年,腾讯录得广告收入22.56亿美元,但它整体收入高达158.41亿。百度则全然不同,百度同期的102.48亿美元收入中有98.86亿来自于网络营销。百度其实自身就是一家严重依赖广告收入的媒体公司。

百度和媒体之间,更多的是合作关系,比如上海报业集团成立时,就与百度达成了百度上海(http://sh.news.baidu.com/)的合作。百度上海在百度新闻中占据了频道类目的位置,不过独此一家,并不存在百度北京、百度广东之类的一级频道。

百度还建有一个百度百家的板块,主要以第三方互联网科技作者为主,运作模式是作者上传自己的文章,在文章页面上的广告收入成为作者的写字收入。不过,有时候百度会额外发放稿费,比如这篇文章是百度官方邀请写作且首发在百度百家上。

百度百家有很强的公关效果,无论它一开始的动机为何。因为作者依靠广告收入,而广告收入则取决于百度对此文有无推荐(百度百家首页,甚至是百度新闻首页)。可以想见的是,对百度不友好的文章,很难获得百家推荐。

在桌面时代,百度的负面新闻相对而言非常少,即便是在和360搜索进行所谓的“3S大战”时,也没有多少负面评论。但在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今天,百度对舆论的引导,很明显已经力不从心。

15年所爆发的贴吧危机,来源于百度售卖疾病贴吧的管理权限。这引起了公益人士和病患的强烈不满。几篇极具影响力的讨伐百度的文章,均在微信体系中流传,而百度对此无能为力。事后,百度公关业务负责人被通报处罚且扣除了当年部分奖金。

百度本身业务在移动端也在奋力寻求突破点,在移动媒体上,百度已经丧失了在桌面上那种流量分配入口的重大影响力。

阿里对媒体行业一直情有独钟。

早年阿里从雅虎手中获得了雅虎中国的运营权后,马云将之列为“达摩五指”之一以示雅虎中国位列整个阿里系最重要的五个产品。但雅虎中国一直在搜索还是门户定位上摇摆,最终阿里将雅虎中国放弃,退出了门户、搜索乃至邮箱业务的竞争。

阿里并没有自己的一线媒体网站,但在媒体上的投入非常巨大,和其业务有一定的关系。

由于地处杭州,阿里很早就和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合作经营两份杂志:面向买家的《淘宝天下》和面向卖家的《天下网商》,前者希望杂志阅读者在发现合适的商品后进行淘宝网购,后者则帮助卖家更好地经营他们的网店。但按照国内的传媒业规则,阿里在这两份杂志上并不是控股股东,不过它对经营的介入很深。

如果说百度对广告收入依赖度最重,腾讯对广告收入依赖最轻的话,阿里居中。阿里旗下的天猫平台可以收取买卖交易金额的服务费(费率从3到15个点不等),但其另外一个平台淘宝则号称免交易佣金。该平台上有600-800万卖家,这些卖家为了获取买家的注意,不断向阿里缴纳推广费用。

由于卖家太多,推广位置则相对有限,阿里的流量变得越来越昂贵。由于阿里封杀了来自百度的链接以保证其推广收入有效,阿里就必须考虑为卖家提供相对廉价的流量,否则卖家就会因为无法承担推广成本而大批死亡。阿里是一家对流量非常饥渴的互联网公司。

阿里所考虑的是,又要有大量的流量能为其所用,但这些流量必须可控制——也就是这些引入流量的公司,阿里应该有话语权。一方面,阿里封杀了国内的导购平台美丽说、蘑菇街,另外一方面,阿里则投资了国内一线社会化媒体新浪微博,更有传言说,阿里企图全资收购。

阿里也和一些地方报业集团展开合作,具体方式是在报纸上印刷商家或商品的二维码,希望能将报纸读者引导到线上进行网购。

阿里推出了淘宝头条,专门供导购型媒体使用。淘宝头条的意图非常明显:更大程度上地激活零售交易。

随着支付宝从阿里系中拆分出来成为独立的蚂蚁金服公司,阿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也在快速扩张。基于业务的需要,阿里投资了36氪这个以科技媒体起家后涉足私募众筹的网站。

但阿里投资及运作媒体,公关目的非常明显。国内科技媒体虎嗅获取阿里系投资后,后者派出的投资是蚂蚁金服公关负责人。另外一个和新疆网信办、财经杂志合作成立的媒体“无界”,阿里方面拟派的董事则是阿里巴巴集团的公关负责人。阿里系中的蚂蚁金服,最近成了财新媒体集团的股东之一,但占股比例不大。

在桌面,百度控制了流量分配入口。在移动端,腾讯的微信公号是最大的舆论场。阿里并没有关键性产品来引导舆论,故而,它对媒体的投资,有着很强的公关考量。

跨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后,BAT都遭遇过极其严重的公关危机,吸引到跨越出互联网领域里的普遍的公众注意,并在危机爆发的当时,形象受到过重挫。

这三起危机分别是:腾讯的3Q大战、支付宝VIE事件以及百度的贴吧事件。

2010年7月,彼时尚未上市的奇虎360公司向腾讯发起挑战,腾讯被迫要求用户做出安装360就无法运行QQ的“艰难选择”。在这一役中,除了腾讯自身的腾讯网,几乎很少有媒体站在腾讯这一边。

3Q大战爆发前,国内曾有杂志以“狗日的腾讯”为封面标题,对腾讯进行全面的批判。

3Q后,腾讯召集业内意见领袖,连续召开十次闭门会议,检讨成败,进行反思。

2011年6月,阿里巴巴单方面将支付宝业务从集团中剥离成立独立公司,这造成了其股东雅虎不再对支付宝业务有利益关系。由于阿里巴巴是VIE架构,故而被称为支付宝去VIE事件。这引起了当时的舆论哗然。因为合同关系的单方面毁约,显然有违马云一再声称的“诚信精神”。

这起事件引发了财新主编胡舒立的公开讨伐,马云被迫与其进行长篇大论的短信方式沟通。阿里巴巴方面的公关负责人在微博上公开表示对胡舒立的不满。

建立在合同基础上的VIE架构是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普遍采用的商业制度安排。支付宝VIE事件引发了美国投资者对中国互联网概念公司的疑虑。

2016年头,由于百度将包括血友病吧在内的一些以疾病为主题的贴吧进行售卖,引起了舆论的强烈反弹。质疑者认为这将引起大量患者碰到各路伪医庸医,耽误治疗。有论者称百度为老贼,也有论者称李彦宏连全民公敌都不配。

这些负面文章广泛存在于微信公众账号中,并在朋友圈以病毒传播方式的迅速蔓延。百度公关对此束手无策,引起李彦宏的强烈不满,称舆论完全被带跑。

公关部门在BAT中的位置,并不相同。

在腾讯,公关部并非极其重要的部门,3Q大战后,腾讯才授予公关口负责人“副总裁”的头衔。且公关部与握有巨大推广预算的广告营销部门,并非同一部门。

在阿里,公关部是非常重要的部门,阿里系公关口最高负责人,位列阿里系决策层成员,并主导了多项对媒体的投资。阿里的公关与广告营销,并不泾渭分明。

百度的公关部则处于中间,既非腾讯体系内那么不重要,也非阿里体系那么重要。前公关负责人已被调离执掌互联网金融业务,公关业务则由百度总裁分管。但外界普遍认为,百度另外一位负责移动业务的李姓副总裁,也是贴吧首任产品经理,有“百度太子”之谓的人士,李彦宏对其更为倚重。

很少有证据能证明BAT在媒体上的投资获得巨大的直接的商业利益回报。不得不说的是,BAT都有公关目的,这包括着PR(面向公众的关系)和GR(面向政府的关系)两层。虽然影响力大不如前,但A类媒体在中国具体国情下,依然非常重要。BAT对A类媒体的投入(投资也好合作也好),都有资本向资源靠拢的因素。

但由于各自公关部门的位置不同,它们对媒体的投入,则手法并不相同。腾讯对A类媒体投资很少,百度几乎没有,而阿里最为热衷。而在B类媒体上,百度几乎没有腾讯阿里则旗鼓相当。

前文所提及的三起危机,贴吧事件刚刚过去,而3Q大战在微信公号主导舆论场的今天,几乎不可能再发生。至于支付宝VIE事件,估计依然无法扑灭。

总结一下,中国数字巨头的媒体“情结”。

首先可以排除基于媒体自身的商业模式,阿里百度的广告收入很庞大,但并非由于投资了媒体所致,腾讯体系下,媒体广告收入占比轻微。

出于自身业务的需要进行媒体投入,是动机之一。互联网说到底是注意力经济,掌握注意力将有助于自身业务模式的更有效率的运作。

包括政府公关的公关目的同样是动机之一。只不过,腾讯和百度更强调用产品驱动来达到事实上的公关效果,而阿里则采用对媒体的广泛的大量的投资。在桌面时代,百度的效果较好,在移动时代,腾讯的效果更佳。

A类媒体的“拒绝外人”在今天已经不再可能。B类媒体的影响力正在直线上升,更夹杂着大量将来有可能成为B类媒体的C类媒体。而A、B、C三大类媒体,始终都有着BAT的身影在摇晃。

(本文中所提及中国,除特别注明外,均指中国大陆地区,不包括港澳台。另外,本文对数字巨头们在影视业这类媒体上的涉足,并不涉及。)

—— 英文版 首发 Sixth Tone ——

注:此文写作时间在贴吧事件之后,魏则西事件之前,所以本文没有提及过后者。另外,百度模仿谷歌做了一个公司框架调整之后,相关人员的重要度已经有所变化。比如,李明远的重要度。

微软有足够的理由收购领英,那么领英呢?

微软花了265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络LinkedIn(领英),说震惊了整个科技圈,一点也不过分。

前领英美国商业分析部高级总监张梦溪分析了为什么领英可以达到溢价50%的价格,按照他的看法,领英两个亮点:

其一,增长极快。领英在过去 6 年间从一个 7000 万左右年营收的企业,一下子增长至 30 亿美元营业额的企业,五年业务增长超过 40 倍。这种增长速度在企业服务领域里面是惊人的。

其二,获客成本(CAC)和用户生命周期价值(LTV)的比值,只有竞争对手的一半左右。这意味着领英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获得客户,且它们作为客户的生命周期很长。

3.pic
(图片引自张梦溪原文,点击左下链接可以看张的这篇文章)

即便如此,微软为什么会看重这个行业里的企业?微软究竟是要买一个云服务商,还是要买一个职业社交网络?

2014年2月,纳德拉上任微软的第三任CEO,我当时给腾讯科技写过一篇评论,主旨意思就是:微软在向2B领域中深入。

印度裔的纳德拉是微软资历相当深的老员工,为该公司服务了22年,但他主要的业务是企业级市场。在2C领域,微软有着“节节败退”、“失落十年”之感,不过2B领域,微软依然是强大的市场参与者。有一个很有趣的细节可以做个注脚:大众经常会使用的ATM机其实就是用的微软视窗系统。与2C市场追求个性、时尚、酷感不同,2B市场更看重于稳定、安全以及服务的响应效率。而这些特性,对于一个老牌的科技公司而言,依然有着它的口碑。在诸如医疗、能源、金融等很多领域,微软牢牢把握着这些细分市场,是当之无愧的垄断者(或者叫领先者)。

纳德拉有过从事2C领域的必应系统资历,不过这个搜索系统是微软的亏损大户。纳德拉作为一名开发者出身的高级管理人员,必应系统这份履历并不是他出任CEO的支撑,恰恰是在他领导下的云业务,有着很不错的增长:从2011财年他介入时的166亿美元上升至他出任CEO时最后一个财年的203亿美元。纳德拉当然是一名支持微软向互联网转型的高管,有着将软件互联网化的丰厚经验,但从2B入手还是从2C入手,基本上可以断定,是前者。

我当时这样写道:

微软寻找这第三位CEO耗时五个月,与其说在寻找合适人选,不如说在找微软未来的定位与方向。而纳德拉的上位,在我看来,微软把赌注,押在了2B之上。

从2C市场转向2B市场,不是没有先例,IBM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大摩在统计1950-2000年五个十年里市值最高的十家高科技公司,发现只有IBM一直在榜单之上。本世纪以来,IBM大踏步地走2C领域中撤退,全力转向2B业务,其实做得还算不错,今天依然有1500亿美金的市值。

领英是一个职业社交网络,但它的业务其实是2B业务。

张梦溪所提到的领英比竞争对手强,这里的竞争对手主要是指SaaS——软件即服务型的云计算服务商。领英在这个领域里市场规模排名第二。

一个职业社交网络,其实是领英开拓云服务的重要流量入口,也正因为此,它才能做到CAC/LTV的值,只有竞争对手的一半左右。

纳德拉上位的主要业绩来源于云业务,由此而对领英发生兴趣并不奇怪。

事实上,微软很早就有意收购领英,在后者于11年IPO之前,曾经试图用5亿美金收购。此后,又做过一次报价近20亿美元的收购提案,但当时负责微软战略与合作的副总裁汉克·维吉尔认为报价太高,最终告吹。

纳德拉成为CEO后,执掌微软大权,他对云的兴趣,以及微软整体向2B市场转向,成为本次收购的重要推动力。

我觉得更为有趣的问题是,作为一家已经成功IPO的公司,领英为什么会愿意让微软这个某种意义上给人感觉垂垂老矣的老牌科技公司收购?

领英的用户很有价值,这点不假。

用户在LinkedIn网站上每逗留一小时,它就能进账1.3美元,而Facebook在这方面的收入仅为6.2美分。

但领英的用户有个问题:很低频。这就意味着,虽然用户逗留一个小时,给领英带来的商业价值远超Facebook,但用户待这一个小时,估计得好几天才发生一次。

这一点,从02年领英创建时,就从来没摆脱过:因为它以职场、严肃立身,同样一个企业中高级管理人员,可能会去FB没事发发照片点点赞,但在领英上,ta可能就是找工作换工作才登录停留一阵。

11年,领英推出了LinkedIn Today,从用户所属和关注的行业出发,进行每日业界新闻的推送。这个项目的团队领导人是《财富》杂志的编辑丹尼尔·罗斯,并通过算法进行内容推荐。12年下半年,它又成立了一个名为“影响者”的项目(这个项目后来在领英中国也有出现,被称为领英洞察),委托约200名公司高管、咨询师、学者和记者进行评论文章撰写,撰写人包括维珍集团董事长理查德布兰森(他一度是该项目中最受欢迎的供稿者)、互联网行业高管和体育界大亨马克库班以及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等。同年,领英用1.2亿美金收购Slideshare,后者说白了,就是全球最大的PPT集散地,这是商场人士特别喜欢的一种内容。就在上个月,它还收购了一个小型创业公司Run Hop,该公司主要做根据用户的兴趣展示相关定制文章、视频以及其它内容。

领英那么青睐内容的原因就在于:它希望通过内容来增强用户的粘度,改变这个网站/应用的低频特点。

而微软这边给出了一个资源:全球10亿用户的接入。这是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对领英应该来说,极富吸引力。

比如说,在Office365这种软件里,是不是可以部署进入领英的按钮呢?

全球拥有巨大流量入口的公司并不是只有微软,谷歌为什么不可以?

我所知道的一个八卦是,谷歌的确有这个意向,但它的条件并没有微软好。

这个关键性的条件就是:微软承诺领英保持独立发展,而不是试图去彻底消化它。

微软在社交领域也耕耘了有年头了,最有名的一个项目就是MSN,今天已经彻底死亡。微软在12年花了12亿美元收购Yammer,已经将其紧紧地植入到Office365中。最庞大的一笔社交投资就是11年85亿美元收购skype了。

但微软在社交领域中始终没有太大的突破,这可能让微软管理层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可能真得不会干这个。这也是微软愿意让领英保持独立发展的重要原因。

但谷歌并没有类似的想法,谷歌依然觉得自己在社交上可以拼杀一番。

谷歌先后做过Orkut、Dodgeball、Google Wave、Google Buzz等,非死即伤,但谷歌还是在今年3月重金请到了一个美国社交领域中的大神级人物:克里斯托弗·普尔。此人创建了美国鼎鼎大名的匿名社区4chan。前阵子有人把4chan比做百度贴吧上的帝吧,但在我看来,还是比小了。4chan的能量,远远超过一个帝吧。

5月中,谷歌宣布推出一个名为Spaces的应用,定位小规模群聊,并整合了搜索、YouTube和Chrome。

谷歌没有停止自己的野心,这就意味着,谷歌即便要收购领英,不太会允许它保持独立发展。

从出价5亿到265亿,全现金。

手握全球十亿用户的资源。

还承诺你能独立发展。

如果你是领英的Reid Hoffman(创始人及董事会主席)以及Jeff Weiner(CEO),你心动吗?

—— 首发 上海观察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 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