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的1200万:投资?还是孵化?

以前我写过一个系列,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大佬说的大话然后又反悔自打脸的事儿。

后来我发现收集大话这个事越来越难了。现在的大佬都开始谨言慎行,轻易不说大话了。所以这个专栏,就被我停了。

但轻易不说大话,并不等于没有大话。

自媒体圈的大佬罗振宇最近就演绎了一把大佬与大话。

就在今年年头新榜内容创业者之春大会上,罗振宇甩出了两个铿锵有力斩钉截铁的金句,气势磅礴,广为传播:

自媒体不要做广告,以及,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融资。

但PAPI酱宣布,在接受他、真格基金与另外两家投资机构的1200万投资之后,决定在罗辑思维的帮助下拍卖广告。

不过,在“大佬与大话”这个系列的每篇文章最后,我都附加一段话:

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 “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PAPI酱为什么会接受1200万的投资?

这个问题的背后,其实是这样一个逻辑:以PAPI酱目前的影响力,如果获取企业营销收入,一年赚个大几百万乃至上千万,都不成问题。又何必切出股份,让别人来分享利益?

这取决于“预期”。

比如说,石榴婆报告的预期:未来内容生产,应该没问题;广告收入这么做下去,应该没问题。所以,预期觉得自己没问题,自然不需要别人以投资的名义来分一杯羹。

PAPI酱不同。短视频的制作难度比石榴婆报告大得多,因为短视频有一块成本比文字更大:创意成本。写十年文章依然有人看的,相对于做十年主持依然有人捧的,多得多。

PAPI酱大火之后,无数人想成为下一个PAPI酱。每一个类PAPI酱的项目出现,无论有成还是小成,都会分流一部分注意力。短视频是下一个风口的意思之一,就是冲进来的玩家将会如过江之鲫。

如何护住自己的既有阵地,乃至扩大,是PAPI酱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创投圈其实有一个比较阴的手段:用自己较高的估值(或投资额)去给其它项目融资制造难题。因为创业者通过对标,会抬高自己的项目,而很多投资人会谨慎,最终融资失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看到虚报估值和融资额的原因之一。

PAPI酱这轮投资的估值,有些文章里用“3亿”,但我打听下来,大概是1-2个亿之间,也就是PAPI酱切出了6到12个点。

这让我想起了孵化器或者加速器的做法。

美国比较有名的YC,一贯被人视为孵化器,虽然创始人保罗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加速器。

YC的通常玩法就是,以一小笔资金(比如5万刀)换取创业者个位数比例的股份。

其实五万美元,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钱,创业者自己紧紧也就出来了。之所以愿意接受YC的投资,看重的不是钱,而是YC的资源。钱在这里,只是一个类似投名状的作用。

保罗本身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也有着斯坦福校友的网络,YC导师群里还有一些富于成功经验的创业者或投资者。这些资源,对于创业项目来说,是极其宝贵的。

PAPI酱切出了不高的股份,得到的是罗振宇这个成功创业者和徐小平这个成功投资者的资源。罗振宇自身有不错的眼球资源,其实他在互联网圈人脉也很丰富。当年3Q大战后的十场腾讯诊断会,他就是幕后推手之一。

罗振宇探索过不同的卖货,想必是有不少做生意的经验以及教训,可以带给这位与商业过往交集不大的PAPI酱。

至于徐小平,老牌成功投资者,虽然真格对投的项目估值都不是太在意,但人是实打实投出过几个上市公司和若干明星项目的。

第二个频繁讨论的问题是:PAPI酱为什么值得投资。

我们天奇的理念是不投网红,因为我们觉得网红变现很难。由明星而网红易,由网红而明星难。

但这只是天奇的理念,天下做投资的多了去,架不住有人就是喜欢网红。

PAPI酱这个网红还是有她的特殊性的。

她是正儿八经的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学生,演艺有功底。

她也很努力。虽然PAPI酱是去年下半年开始切入短视频,并在2016年成为第一网红,但其实人已经在网红的道路上奋斗了很久,

有媒体扒出,五年之前,PAPI酱就开始在天涯上努力了,i黑马称“在天涯上就找到不少署名为papi酱的用户在2011年拍的自己的一些照片”。

也许,正是功底+努力,让罗振宇和徐小平觉得,值得赌一把吧。

更何况,多少人在那里说,短视频就是下一个风口呢?

更多人还关心这个问题:1200万,值吗?

1200万投资,不算什么大数,不过由于:1、罗振宇、PAPI酱自带流量光环;2、对于比较纯粹的自媒体人获得的投资来说,这还算个大数。

探讨1200万其实没啥意义,关键是估值。10个亿?3个亿?1-2个亿?我倾向于最后一种说法。在1-2个亿估值的前提下,贵不贵?

支持的论据主要有两种:

其一,头部流量很值钱。对于主要以CPM计价的广告来说,只有两种广告是真正有效的。一是被动但很难忽略的广告,比如电梯广告,也就是江南春一直鼓吹的生活场景广告;二就是头部流量。道理很简单:稀缺。PAPI酱显然是后者。

其二,即便是买粉丝,1200万按照当下的价格,估计也就是买个百万级别的粉丝(还是买的手法,也就是广告,特别有效特别有创意的情况下)。以PAPI酱的粉丝量+用买粉丝的方式计算,值。

更何况,PAPI酱的合伙人是Angelababy的经纪人啊。

反对的论据其实是质疑她的持续生产能力,以及,持续走红能力。

投资人庄明浩认为第一个问题不是问题,因为所有搞内容的,都会碰到这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貌似无解。

但这的确是一个真问题。因为历史上发生过爆款游戏制作公司后续跟不上最后死亡的案例,也发生过电影公司由于一部大制作电影票房惨败而瞬间破产的案例。

防范这个问题的方法其实只能是:分散风险。多几个游戏工作室一起开工,多几个电影公司一起拍摄,最终总账是赚的就好。这是相对稳妥的做法,和风险投资的原理一致。

更关键的问题是持续走红能力。

今天受众的口味非常刁,你的内容生产水准并不见得下降,但受众口味变了,或者看腻了,这就是对受众口味的把握,这一点,坦白讲,单打独斗是不太行了。

那么,两派观点,我站在哪一头?

站在贵这一头。

原因很简单,这么搞法,内容创业者胃口被抬高,我们以后投项目又要多出银子了嘛!哈哈哈。

讲真,早期投资的估值不能高,因为一旦天使轮a轮估值高,会导致b轮c轮之类相当难做。前头讲的YC,投的都是特别早期,估值给得很低,主要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如果觉得只需要这一把,那大概也没问题。

罗振宇在新榜内容创业者之春大会上甩出的这两句名言。

自媒体不要做广告。

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融资。

PAPI酱应该没有到“万不得已时”。PAPI酱准备进军广告。

罗振宇可能的回答是:我们是孵化,不是融资!

不过关于广告,我倒是很好奇,他该怎么把话给圆回来。又或者,彪悍的人生,不需解释?

—— 首发 扯氮集 ——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报价50万人民币(税后)一篇,标题标注“软文“字样(没人点活该),不对任何传播效果负责(没法交差活该),发布前不予审稿(结果是篇黑文活该),谢绝还价。同样请联系涓子同学,其它各种中介公司报价均为非授权的野鸡山寨。

内容为本,这件事你们别忘记了

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的一番言论,引来了大V曹林的不满,而且是强烈不满。王永治先生到底说了什么呢?

报纸除了倒闭没有别的出路,多数媒体人将在2017到2018年下岗。到2018年很可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纸媒将会关停并转。

曹林先生把这一段放在他的反击文章中的头部,作为靶子,展开了一番批驳。

其实王先生后面还有一段:

25万从业者多数将在2017到2018年下岗,原因是产业和技能的过剩和过时。有些媒体人转型做媒体公关,但并没有那么多媒体公关的岗位,也不需要那么多公关。整体来说,从业者在现有的技能下,未来是找不到工作的。

这一段火力比较猛。更猛的是再接下来一段:

报纸的人常常跟我说,“老王,我们现在日子不好过了,你那儿有没有岗位或者事情让我帮你去管一管,做点策划之类的。我现在年纪大,不想在一线做,给我点轻松的职位”。我一听这话,立马当机立断的拒绝,因为互联网现在不需要这种所谓的高级管理人才,要的是干活的人,不管年龄大小。

这一段的“猛”点在于:有些凌驾他人之上的骄傲。从情感上来说,不是一段可以让人愉快的文字。但本身并没有什么讨论的必要。

这三段,是王永治先生的对于媒体未来预测若干点中的一个点。我对第一段关于报纸命运的看法是基本同意的,对第二段关于传统媒体人的看法是基本反对的。

其实,第一段,和第二段,背后彰显的两种东西:介质,与内容。

信息产品中有三类。

第一大类,介质与内容合一。比如报纸就在这一类中。介质与内容无法分离后,使得内容的传播速度等同于介质的物理位移速度。所以以前有句话:新闻的速度就是火车的速度。缘故就在承载新闻的报纸,是靠火车运输到各地的。

但这也会引发一种不恰当的联想,将介质与内容等同起来。于是,王永治先生在宣布报纸不日就要完蛋的同时,宣布了25万媒体从业者的下岗命运。——25万从业者,大概是因为中国发了25万记者证的原因。

第二大类,就是介质与内容分离了。比如电子阅读器这种东西。电子书和电子阅读器显然是可以分离的。内容传播速度加快,我们真正迎来了无纸天书的时代。

在介质和内容无法分离的时候,离开了报刊杂志电视广播这种媒体单位,媒体从业者就不再是媒体从业者。但今天显然不同。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只要ta愿意,ta就可以至少临时客串一把内容生产者,比如说,去知乎上回答一个问题。

想要做一个内容生产者,是分分钟的事。

第三大类的介质与应用分离,与本文关系不大,略过。

我是坚定的纸媒必死论调的主张者。这没有丝毫疑问。道理很简单,我家那个00后儿子,从来不看报纸。我也不觉得他成年以后,会忽然成为纸媒这种介质的拥趸。

但纸媒必死推断出内容必死,是很荒唐的。我相信也没人会同意“内容必死”这种荒诞不经的看法。

至于说报纸啥时候关门,这件事不重要。我们谈的是趋势,不是在看谁神棍得更好一点。

有人喜欢用国情来论证报纸在短期内不死。

不过,即便我那么坚持纸媒必死,我觉得我在短期内也不太会看到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宣布停止印刷报纸。

王永治先生关于报纸关门的看法,更多意义上,我理解为一种对趋势的判断,至于到底是17年还是18年,我并不关心。

如果你同意内容不会死的话,那么问题就是:1、内容在未来是个什么样的地位;2、内容会由什么样的人继续生产。

我在新榜青岛大会上引用过一段我和江南春先生关于电影的谈话。

简单来说,就是电影本身,可能还不如电影所带来的其它产业来得那么赚钱。比如说,电影前的贴片广告、电影院里卖的爆米花可乐、电影院所在的商业地产。

所以,电影是一只鸡的鸡头,其它,是鸡翅膀鸡腿。鸡翅膀鸡腿当然比鸡头更容易卖出价格,但我们都知道,鸡头如果没有了,哪里还有鸡的活路。

内容是王吗?显然不是。内容生产商市值也好估值也好,真得不能和渠道比。

内容是本

如果没有内容,哪里来的什么百度谷歌关键字广告,哪里来的什么电影带动各种产业,哪里来的什么今日头条一年数十亿广告收入。

渠道其实是很明白这一点的,他们老鼓吹“内容为王”,把做内容的捧到天上去,在内容生产者得到了精神上最大的满足之后,他们暗笑连连地在那里数票子。

内容为本这个地位,是无可争议的。

在今天是个人都在谈IP的情况下,IP,就是内容。

王永治先生说,产业上,已经过剩了。媒体从业者,技能过时了

这两句我没有一句是同意的。

媒体已经进入百年以降从未见过的大变局,这场变局之后,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未来的媒体是什么样的。

只能通过试错。

试错这件事,已经是万众试错,而不是计划性的试错。

我不愿意用过剩来形容这个媒体产业,而愿意用“繁荣”。

王永治先生所谓的“过剩”,可能指的是传统媒体的数量。

那我们就来看看传统媒体的数量:2-3000份报纸、2-3000个电视台、2-3000个电台,还有近2万本杂志。

很多吗?比起数字媒体,真不多。后者是用百万、千万和亿来衡量的。350万个网站、一亿个博客、六亿个微博、2000万公众账号。至于头条号、淘宝头条还有什么自媒体平台,我还不知道有多少数字呐。

真要说过剩,谁在过剩?

但这些数字加在一起,我都觉着没什么。这是一个万众试错的过程。千万不要中了打小计划经济教育的毒。

技能过时了吗?

未见的。

其实传统媒体人从来没在技术上落后过。报纸做网站,早于新浪搜狐。博客、微博、微信公号,都是第一批尝鲜者。至于最近比较火的无人机、VR为代表的4R、机器人新闻,传统媒体也不见得当没看见。

25万从业者,有落后的,我同意。但要说大多数都技能过时,我坚决不同意。

传媒的溃败,是成本结构的问题,不是传媒人的内容生产技能问题。

我这个人关心的是科技媒体,我知道几个科技媒体,都是传统媒体出来的人创业的。如果说技能过时,他们就不该做到今天这个份上。

事实上,腾讯网自己,都有着大量的来自传统媒体的人士。如果他们技能过时,腾讯难道是招了进去再培训一年半载来上岗?

今天媒体世界的大变局,对传统媒体可能是一个悲剧,但对很多传统媒体人,并不是悲剧。他们可能迎来他们人生中的一次彻底的解放。

因为

1、内容为本,虽然这货本身不怎么赚钱,但为本的东西,总是丢不掉的;
2、生产内容的人,依然需要大批的传统媒体从业者;
3、他们多年的浸淫,财富意义大于包袱意义;
4、这是一个他们获得解放的时代,不是一个下岗淘汰寞落一生的时代;
5、媒体变局的未来,谁都不敢断言,不“过剩”,怎“试错”?

至于曹林先生的赌局,看看就好,没啥意思。

我的一个朋友是这么说的:

如果王赌赢了,曹作为纸媒人原本就要面对失业或者主动跳槽;而王赌输了,则是真真正正的辞职。赌注很不公平。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是吧?

且不说,两个人职业上的收入,可以想见的是,并不对等。

所以,这不是一个公平的赌注,即便曹林先生气势如虹。

—— 首发 媒记 ——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报价50万人民币(税后)一篇,标题标注“软文“字样(没人点活该),不对任何传播效果负责(没法交差活该),发布前不予审稿(结果是篇黑文活该),谢绝还价。同样请联系涓子同学,其它各种中介公司报价均为非授权的野鸡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