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聊天该怎么打招呼?

在朋友圈刷到一篇文章,貌似还是从罗辑思维里摘抄的一段。

这一段中提到,很多人在微信上要和人对话,劈头第一句是“在吗?”。文章对这种做法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并以电子邮件举例:你和人写邮件,难道第一封先来个“在吗?”

我觉得,至少从举例而言,是完全举错了的。

人际传播有两种模式。一种叫“同步通讯”,一种叫“异步通讯”。比如,电话就是同步通讯,信件就是异步通讯。

发展到互联网后,这两种典型应用代表着截然不同的通讯模式。Email是非常标准的异步通讯,而IM则是同步通讯,IM两个字母本身就是instant message的缩写,即时通讯。

就中美两国具体使用情况来看,桌面时代,美国人更偏好Email,而中国人偏好IM。一种解释是:美国人个人主义精神略强,不喜欢被打扰。异步通讯工具更能满足这种心理需求。其实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在中国的这种兴盛法,也很难在美国找到相同的例子。

MSN,这个今天已经彻底死亡的IM工具,在早期版本(6.0之前)是不具备这样的功能的:脱机留言。而 QQ,则很早就能做到。有一种说法是,脱机留言显然属于异步通讯,美国人认为既然是异步通讯,用email解决即可,为什么要用IM。顺带手,MSN也很长时间不具备传输文件的功能。

脱机留言+传输文件,显然就和email没太大差别了,除了一条:email是跨平台的。比如说,gmail和qmail就能够通讯,但msn和qq是不能完成通讯的(注1)。

中国人的IM一直很火,QQ是上个世纪就开始的一个产品,十几年过去了,依然属于当红产品。当QQ人手一个时,跨平台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

异步通讯,既然是异步,发送信息者并没有这个指望:你正好在线。所以,email使用中,很少会发生先来一封“在吗”这样的邮件。

但同步通讯时,发送信息者是存在这样一个指望的:你在线。这种指望其实在非互联网介质且非当面的沟通中也会发生,比如通电话的时候第一句:方便说话?信息发送方显然不希望ta吧啦吧啦一通说完后,你告诉ta:我回头再和你说吧。

争论者可能会指出:电话时希望你有空,是因为信息无法存储。而IM则完全可以事后翻阅,应该可以做到直奔主题而不是“在吗”开头。

这个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习惯这种东西,很难讲那么“理性”和“功利”。

我总觉得,这种习惯和另外一个传播理论“陌生人交往理论”有关。

如何从陌生人变为熟人?陌生人交往理论认为,“自我披露”是重要的因素。一方披露一点自己的信息,另外一方也跟着披露一点自己的信息。彼此循环,达到了解对方的程度。当其中一方不再披露自己的信息时,循环结束。过早的停止这个循环,双方是不可能变成熟人的。

陌生人交往理论揭示了一个秘密:人类内心深处其实是追求一种对等交换的。我告诉了你一点信息,你也得告诉我。否则,咱们就停止这种披露。你我也不可能成为熟人。(注2)

而一句“在吗”其实试图进行一种交换:我披露了一个信息:我在线。你也得来一次披露。如果没有得到这种回馈,我将无法继续深入和你交谈。

在在线聊天这种情景下,我个人倒是对“在吗”没什么太大的不满。但我对对方对自己的披露不够,倒是有很多不满。

微信通讯录上我存在不少人,压根就不知道ta是谁。或者,ta用一个很宽泛的信息来描述自己。比如说,我是一个媒体人,或者说,我是你粉丝。ID又显然是一个昵称。

我发现我身边也有人对这种状态不满,通常在清理通讯录时,这类人是第一选择。

最让人不满的事情是:在我对身份几乎不了解的情况下,对方直奔主题开始咨询问题。这违背了陌生人交往理论法则——因为我是以魏武挥实名存在于微信中的。

那么,在在线聊天中,以这样一种方式开启对话,会不会得到大家的赞同呢:

发一个红包。

金额嘛…….一分钱会不会被对方拉黑啊?

注1:其实IM也能跨平台,比如MSN和雅虎通就可以,不过需要额外做点事,比如装一个跨平台IM聊天软件。但QQ的确不能和任何一个IM通讯。这里面涉及到使用的数据协议问题。

注2:这种信息披露,其实也是双方在寻求某种共同联结点的过程。比如张三说我毕业于A校,李四则惊喜地告诉他我也毕业于A校。共同联结点得以找到。双方可以就A校这个点去寻找更多的共同联结点。人际中的攀谈,很大一块内容都是双方(或一方)小心翼翼地找到一个共同联结点。

—— 首发 腾讯大家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百夫长:互联网时代公司的关键员工

百度的李彦宏最近到复旦大学给自家公司校招站台。

现场有一个问题:你最近看什么书?

李彦宏的回答是:罗马人的故事。

这是一部皇皇巨著,总计十五册。

1407435494866

电子版和实体书价格上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真黑。

不过我的确看的是电子版,书架放不下了。

我花了近乎一月的时间,快速浏览了一遍。据说有一位大佬王石,花了一年的时间看完的。

我对这套书里提到的一个细节印象非常深刻:早期罗马的执政官们,大多都做过百夫长。

百夫长,顾名思义,就是一百人的领导。军队里这当然是军官身份,但绝不是什么大官。

放今天军队,大概就是个连长之类的官衔,属于基层军官。

基层军官不仅要有管理队伍的能力,还要有执行力。百夫长是要率队冲锋去砍人的。

抗日战争初期,蒋介石投重兵和日本人对抗,一方面是显示抗战决心,一方面也是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关注并予以援手。

但有一批人消耗极大,那就是基层军官。

比如淞沪战役,连排级军官死伤无数。

虽然有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或“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之类的说法,但高级军官是制定战争方案的,真正要去执行这个方案,还是基层军官。

一支军队,缺少有经验的基层军官,绝对是这支军队的灾难。

前阵子去一家互联网公司和一个负责对外传播事务的哥们聊天。

这哥们在整个公司里大概的位置在中高层,而且握有实权。属于千夫长甚至是万夫长级别的干部。

聊天之中,他向我倒了一些苦水。其中有一条,就是他觉得他手下有那么一两个团队长不是太顺手。

他抱怨说:执行力差强人意,虽然有想法。

百夫长出了问题。

而且我觉得,这可能是现在很多比较大的互联网公司都会碰到的问题:基层管理者有很大的缺口。

在战场上,百夫长的死亡率比高级军官高多了。毕竟是上阵冲锋的。

在商场上,百夫长的死亡主要有以下几种:

其一,单干创业去了。好的百夫长有执行力有想法,在今天这个大环境下,很容易跑出去创业。

其二,被挖走了。百夫长的请动成本,比万夫长总是低一些的,而且流程也更快。挖一个高管可能需要半年,挖一个基层管理者,一两个月就够了。

其三,内部提拔了。百夫长成了千夫长万夫长,留下一个百夫长的坑,总要有人来填吧。

战场上百夫长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一旦战斗展开,很有可能需要连排级基层单元做一些事先没有规划好的战斗。

更重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士气鼓舞,不是好莱坞大片那种大领导发表一通慷慨激昂的演说,就可以完结了的事。有时候战事很胶着,有时候基层单元通讯中断。百夫长身先士卒,是士气鼓舞的典范。

商场上,过去,百夫长的重要性真没那么高。

百夫长是基层管理者,都够不上中层的级别。主要的职责是率一支小团队,把交待的事执行完毕即可。

两个原因造成对百夫长要求不高:其一,社会节奏变化没那么快(也就是没有战场上那种瞬息万变的感觉),其二,金字塔般的多层管理体系,一个萝卜一个坑,百夫长即便想要有作为,等到了千夫长万夫长再说。

互联网时代,的确给“扁平化组织”带来了可操作性,因为沟通成本会大幅降低。

扁平化组织不是不要管理,而是团队碎片化,成业务单元状。这个业务单元不再是庞大的一个机器的一个固化的螺丝部件,而是一个小型的能自驱的发动机。但同时,专业分工导致一个人很难去完成一个成型的工作,团队依然是重要的。

而且互联网时代有很多东西出于“未知”状态,需要有洞见和判断力。这对于高层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但对于基层来说,同样至关重要。

我最近刚刚看完了《谷歌:重新定义公司》,这本书里的核心关键词“创意精英”(英文原文叫smart creatives,有人认为翻译得不是很好)在我看来,就是百夫长。

正如一个伟人需要做对两件事才能称其为真正的伟人一样(比如华盛顿一辈子就做对了两件大事),一家公司亦然。

谷歌属于做对两件大事的公司:google.com,以及,android。

国内同样有类似的情况。

但在做对两件大事的背后,我相信,肯定和卓越的百夫长们有关。

我身不在企业多年,坦白讲,内部情况真心不是很了解。

但看《谷歌:重新定义公司》这本书,倒是有些启发。

至于国内的情况,期待有人专门去研究这种巨型公司的小团队长,他们的诞生、运行、升迁乃至死亡。

这是当今这个时代,重大的管理课题。

—— 首发 百度百家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