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上市 我们能嗅到什么?

很多年前,中国有两家很有些执牛耳之感的独立科技媒体(也就是非门户科技频道)。

其一Donews,其二Techweb。

Donews后来卖给了陈一舟的人人,在其掌门人刘韧涉事后,开始走下坡路。

我一直认为,刘韧如果不出事,Donews到今天可能也不会有其最辉煌时的状态,道理就在于:techweb从科技媒体角度讲,也不再是一线的了。

崛起的是科技媒体四小龙:36氪(10年12月)、虎嗅(12年5月)、品玩(pingwest,12年10月)和钛媒体(12年12月)——按成立时间排序。

后面三家,都是前媒体人出来创业的项目。

昨日,虎嗅要上新三板的消息,刷爆了科技圈媒体圈人士的朋友圈。

因为要上市,其经营情况得以披露,我们可以从虎嗅这样一个样本中,一窥当下所谓科技新媒体的生存状态。

我这里首先放一个结论:它的日子,远不如前几年的传统媒体过得好。传统媒体的世界的确在崩塌,但新媒体远没有说“已然站起”。一切,才刚刚开始。

虎嗅的经营情况,我们以2014年为例。13年太早期,15年又只有五个月。14年比较典型。

2014年,虎嗅的总体收入是:926万元,总体毛利率为56.85%。虎嗅一年的净利润是:66万人民币。70万净利对1000万年收入,净利润率只有七个点。

2006年,彼时的新闻晨报——一家地域性的都市报,可以斩获三四亿净利润。它不是上市公司,尚无法得知它的净利润率情况,但很显然,不可能十个点都不到。因为你根本无法想象,一家地域性都市报可以做三四十亿的收入。

所以我说,新媒体才刚刚开始。传统媒体的确日薄西山,新闻晨报现在大概一年净利润东挖西刨,也就数百万的水平了。但新媒体并没有接上。

926万收入,只剩下66万净利润,中间860万哪里去了?按照虎嗅披露,它的业务成本达到400万(广告、线下活动、整合营销三块),还剩下460万。

虎嗅是一家很轻的公司,其所谓资产也就一些办公设备。这余下的460万,估计全部砸在人员薪资上了。虎嗅披露说,到2015年5月,他们有员工37人。

460万平摊到每个月,也就是38万。30来人的队伍(姑且算14年虎嗅有30人),在北京消耗38万真不算什么高薪。——你得考虑三金、缴税之类。

到了2015年,5个月内虎嗅称它拿下了565万收入,利润情况达到了78万。净利润率提高到超过了10%的水平。中间487万元,有262万是三项业务成本,余下225万,月均45万,37人——还是很低。

上述计算,并没有计算虎嗅每个月可能支付的稿酬。不过,这部分钱并不多。办公折旧也是个数字,但同样,不是大数字。

可能会出现的数字是营销佣金——也就是给营销案子达成的关键中间人的好处费。这个东西上不得台面,但的确是长久以来的陋规。佣金率提到10-15%,都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问题是虎嗅如果有这部分支出,它记在哪里。可能记在广告发布、线下活动、整合营销的成本里,也有可能记在人员费用里。这完全看怎么做帐了。

我觉得计入业务成本可能性很大,因为人员费用实在是很低了,再包括佣金支出,未免太可怕。

从虎嗅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并不是一家特别赚钱的公司,净利低嘛,整体员工薪资水平貌似非常苦哈哈。它也缺少规模效应和指数增长苗头。就目前数字来看,很难得出结论:未来,它的成本上升会大幅低于收入上升。

虎嗅非常像一家营销公司,而不是媒体公司。如果真被认为是一家营销公司,那可就真是一个悲剧:连产品都没了。

即便是媒体公司,看着也像是传统媒体类型:做大覆盖然后卖广告卖整合营销——惭愧,我一个科班出身也算混过营销界的,至今没搞明白广告怎么就可以和整合营销并列,望有人可以教我。

虎嗅早期的一位董事,也是彼时效力浙报传媒梦工场的杨轩,在他的一篇公开文章里引用了纪中展的话:虎嗅的未来在于媒体产品化,媒体社群化。他表示赞同之余,也这样写道:

整体的盈利模式摸索肯定是需要一个时间。虎嗅远远没有满足于此,一直在探索新的模式和产品,这块肯定走在行业前端。

我很乐意同意纪和杨的看法:虎嗅还在探索新模式。

于是,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那为什么要现在在新三板上市?

上市的好处是:可以融到一笔钱,而且投资人有退出可能,包括员工套现(不要只看到几位明面上的股东,创始人代持很正常,另外期权不是股权,不算股东)——虽然按照我国要求,需要锁仓一段时间,比如一年——但总是有个盼头了。

有媒体说,虎嗅账上有1900万现金,还拿去做了理财。看上去虎嗅并不缺钱。但1、既然虎嗅要探索新模式,可能这1900万还不够。2、投资人如果想变现退出,账上有多少钱是不怎么需要考虑的因素。

上市的坏处是:一切都被晒到阳光下,行业的竞争者完全可以盯着你的财报做竞争形势评估。当年Facebook那可是死活不愿意上市的,google也一直对上市不感兴趣直到华尔街向他们妥协。

虎嗅这一次新三板上市,容我个人大胆地主观推测一下:融资没有成功——而且是有人想退出的融资计划没有得到买方。

投资市场钱袋子变紧早就不是什么新闻,虎嗅的这份报表,估计很多投资人对于投资产生了疑问。

这家天使轮浙报集团,A轮蚂蚁金服的新媒体公司,没有迎来它的B轮,直接上市去者。

真是资本寒冬啊!

—— 首发 新榜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这个社会 到底谁更需要尊严

昨儿一个美女组局吃饭,应邀前往。

这位美女不仅长得很漂亮,而且经历很高大上,以前在投行干过,后来转道媒体(从暴利金融行当到苦逼媒体行当,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现在在跟一个特别有名的金融行业高端人士混。

美女不仅经历高大上,而且特别喜欢看书,书卷气很重。她在上海约人吃饭聊天,都是在上海浦西徐汇那些很难找到停车位的地方:路小,弄堂里弯弯绕绕,特别有些几十年前的感觉。

所以,我很自觉地没有动车。有一次今日头条的林楚方组局,我开着车去,饭店附近绕了一圈找不到停车位,就在饭局群里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停不了车,不来了。

林是个中年大叔,放他鸽子无所谓。知性美女,怎么能放人鸽子。

饭局成员共四人,两男两女,话题海阔天空,有些不着边际。但有一个隐隐的主线:人文关怀。

比如说读书这件事。男士和女士都认同这样一点:书籍正在为更多的人所阅读——当然,这包括电子书。但有分歧的地方在于:读什么书。

我始终觉着,今天中国人读书是相当功利的。

中国畅销书籍有这样两个特点:其一,大多数是时下最热的商业概念,比如互联网思维、互联网+什么的。其二,很多是成功的商业人士所写。商业大佬一说话,满世界都竖起了耳朵。更何况,在“为自己企业代言”的营销思维下,商业人士越来越喜欢发表他们的思想观点——如果拼颜值不够的话。

美女问:你怎么看像吴晓波、秦朔这些人跑出来做的项目?

我认为很好。

言论市场上这两年出现了一个很扭曲的趋势:企业家在扮演思想家。因为这个社会有极强的功利性,成功的企业家有客观的成功标准在那里,ta的话更容易让太多人聆听。

早年张树新在瀛海威失败之后,做过一套思想@中国的丛书,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想家们的作品,也是我视野中中国本土最好的互联网思想书籍。但套用今天的话来讲:和赚钱无关,然并卵。

吴晓波也好秦朔也好,大体上,你还是可以把他们归到思想家那一行列去,而不是企业家。他们得到欢迎,很好的事。

但这点供给,依然不够。

我和图书策划机构湛庐关系不错,这是一家主营翻译的图书机构。我注意到的是,他们有很多翻译作品,是大学教授写的。

湛庐是一家商业机构,他们不会没事去翻译一本大学教授的书。亚马逊排行榜是一个参照指标。

从湛庐的运作来倒推,大学教授的书,在美国,受欢迎度不低。

美国机场和中国机场类似,也有不少功利书在卖,美国人也有成功学、励志学。

但你依然会发现,除了成功励志鸡汤,他们还在卖其它种类的书。

机场寸土寸金,没销量的东西,人不会放上头。机场书店,是一个很好的观察这个社会主流崇尚些什么的地方。我建议任何一个对社会观察有兴趣的人,一定要在机场书店逗留至少半个小时。

为什么中国人对赚钱以及对赚钱成功者的兴趣,会那么大?

当下中国,是一个很世俗的社会,精神信仰基本空白,赚钱这件事并不可耻,发家致富没什么不好讲的,虽然可能讲法上会含蓄点,套一个情怀的壳。

美国也是一个很世俗的社会。他们有宗教信仰,但这个宗教信仰鼓励你去赚钱。韦伯论证过赚钱和新教论理之间的关系。

美女顺便提及了另外一个国家,她认为,越南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市场:世俗、勤奋,政府腐败相对较少。我知道有一批土豪已经出发,有意者可以继续跟进。

在读书这个问题上,美女坚信是不同阶段所展示出来的差别。因为中国人还不够富。

与她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看法不太一致的我,则揉和了詹姆斯凯利的“文化和经济在人的整个生活方式中是同等重要的因素”的看法——注意,我并不反对经济基础的重要性,但我还是想强调一下文化层面。

我注意到美国人在追求精神独立的一面。

以前在美国晃悠,基本上就是坐着大巴,跟着人走。

暑假里我决定尝试一下自驾,于是弄了台车。

自己开车,就会注意到路上的情况。我留意到,美国人运货的卡车(当然也包括集装箱车),都是极其干净的,连轮毂都被擦得铮亮。个个都有变形金刚的气质,无论是擎天柱,还是铁皮。

这和中国那些脏兮兮的连车牌都看不太清的货车,截然不同。

一个美国当地的华人告诉我,这是美国由来已久的汽车文化(所以才会有变形金刚这种玩意儿)。卡车司机喜欢装扮他们的爱车。

但就我所知,中国很多卡车司机其实卡车也是他们自己的,他们为什么不装扮自己的卡车?

同样是蓝领,你会发现美国人好像很happy的样子——我在一个商场里买一副太阳镜,售货员简直就是一个摇滚歌手,头戴耳机边哼唱边扭着屁股给我拿出了一副眼镜。

但中国蓝领,鲜有笑容。

最近一段时间,忽然“工匠”两个字变得热门起来。

我是认同工匠的,但我并不认同那些鼓吹工匠的人就是工匠。不是的,他们是商人,和工匠全然不同。

工匠并不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陶醉于自己做的东西,而不是陶醉于自己做的东西换来的钱。

即便像罗永浩这样我相信他真的就是想做台手机,但只要他融资,这件事由不得他。

工匠的核心,在我看来,就是自得其乐的蓝领——或者说,手艺人。一组公司,一拿融资,求规模求利润,你肯定就不是工匠。

手艺人不是不追求银子,而是追求适度的银子。养活自己就好,没什么赚钱这件事上的雄心壮志。他们可能会追求自己的一个作品流芳百世,但对银子这件事,略微不够敏感。

CEO们自称工匠,我觉得是对工匠的极大侮辱。

中国很难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工匠群体。

物质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不否认经济基础的重要性——中国卡车司机银子赚得很微薄,当然没这个心思去把轮毂擦得铮亮。

但整体上,我们看不起工匠。

中国传统文化里对于手艺人从来没看得起过。比如鲁班这种人,那可是圣贤书里的反面角色:你会做一个能飞的鸟,有什么意思?然并卵嘛!——这词真讨厌,我以后少用。

让原创者/码字者/***有尊严地赚钱——这是时下一些带有媒体属性的网站的口号。

看着特别有情怀。

我没有这个意思说这不对。但我觉得,以中国人数千年来已经化为内核的尊师重道的传统文化,这件事的挑战,不是很大。

中国文化更大的挑战是:让蓝领有尊严,让真正的工匠有尊严。

一个能树立起做个蓝领一样happy的社会,它的机场里就不会充斥着成功学励志学的功利书籍。

网络传言,蓝翔校长如是说:咱们蓝翔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

这话吧,大体真是不错。

问题在于:你扪心自问一下,有没有觉得这话你很不认同?居然胆敢把一个技校和北清相比!还要显摆你更优越?

—— 首发 扯氮集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