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

写下这篇东西,我也很痛苦。

基本上是自我交战了很久,然后得出一个很残酷的事实。

几乎是血淋淋地直面自己。

当然,也会血淋淋地指向其它,不然我心理严重不平衡,是吧?

所以,就不是自己看看就够了,就写给大家也看看了。

航旅纵横为证,我去年飞了近二十万公里——要知道,我的职业是一个本来该安安静静躲象牙塔里的大学老师,不是什么公司的CXO。

有个朋友在知乎上回答“魏武挥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说:他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往开会的路上。

这个回答,还有其他内容,从这些其它内容来推断,这位朋友是善意的,是褒义的。

我自己也蛮得意这件事的,一方面,我的航旅纵横打败了99%的用户,另外一方面,我自诩为“新传界的最红小讲师”。

小字表示职级低微(不是说自己年龄小)。在新闻传播这个圈内,教授博导比我红的,多了去了,但讲师像我这么红的,应该没有。

所以叫最红小讲师。

去年年底,照例疯狂跑会,年底公司会多。

去了一个论坛。

论坛参与者里有一个多年的朋友,他因为某个系列的文章,在网上很有些名声,我姑且称他为H。

论坛主办者照例会介绍来宾,在介绍到这位H先生的时候,用的头衔是:网络红人。

H很不爽,晚上我在他房间和他聊天时,他对这四个字的厌恶,我完全能感受到。

当年,他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公司的职业经理人。

他的生活很富足,完全不差钱。现在自己还搞点什么投资,称自己是天使投资人也没什么不可以。

但居然被定义成“网络红人”,几乎和芙蓉姐姐、天仙妹妹一个格调了。

我能理解他的不爽。

正如我相当讨厌别人称我为“知名自媒体人”一样。

在我的语境里,知名博客都比知名自媒体人好。

由于要参加各种会议,需要写一个自我介绍,我从来不会写:魏武挥,知名自媒体人。

这六个字的真实意思就是:网红。

我混互联网十余年了,在我的视野里,网红红到发紫的,颇有一些。但红到发紫而后死的,同样不少。

网红是一个只有几年的职业——甚至几年都没有。

网红唯一不死的可能是:拿得出足够有分量的作品。

作品,这两个字很重要。对于网红来说,电影、电视剧,可以算。但得够分量。而出席什么商品发布会,唱首别人唱过的歌,跳一段自己创作的舞蹈,真心不算。

对于一个自媒体人来说,文章,算不算作品?

和一位科技媒体的创始人在微信上聊了很久。

聊到最近某媒体宣称要做一个什么什么对接创业者、投资者的产品。

我说,这是一种转型。

因为,光是发布文章,实在是太轻飘飘了。

过去,有些媒体,曾经做过很厚重的文章,这些文章甚至足以引起某个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当然是作品,已经能够到让行业发生变化了,厚重到这个份上,不是作品就没什么东西可以称为作品了。

但今天,这样的文章越来越少了。

互联网的快速和即时,已经很难允许媒体做这样的文章。

还是当年那帮人,近年来,很少再能推出他们当年那种颠覆行业的文章了。

几乎可以这么说,靠文章堆起来的媒体,就是没有作品的媒体。

就是“机构化的网红”。

有两个蛮有名的所谓自媒体,一个我称之为W,一个我称之为L。

L最近经常有人控诉它盗版,在我的视野里,已经发生三起了。

控诉成立与否,不是我想讨论的。

我琢磨的事情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是不是被掏干了以至于会用到别人的内容还有些吃相难看了?

W是一个做了时间并不太长的自媒体,甚至可以说是微信公号红利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进来的。

但W这个人本人是非常有名的财经作者,“看着你的书长大的”,对很多人来说真的成立,比如对我就成立。

W的人脉极广,因为写财经这么多年了,他一方面公开批评互联网巨头们都不读书,一方面还可以拿到公号里强悍的特权,比如说,他的那个可以做图文链接的服务号是可以天天推文章的。

W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出版公司,旗下出过的有影响的财经书,不知几许。

W往这个圈子里一冲,

老实讲,一开始,很多人不知道他。真的,我在我的课堂里问过,这帮95后的大学生们,几乎没人听说过他的名字。

但很快,横扫八方了。

我私下里感叹了一句,这么多年的积累沉淀,真的不是白给的。

芙蓉姐姐想成为…唔,姑且用个赵薇吧,难。

赵薇想做芙蓉姐姐,那是….高维打低维,简直手到擒来。

其实,赵薇就是有作品的红人。

单纯的网红,是没有积累的,没有沉淀的。

靠不长不短的文章,靠耸人听闻的标题,这样的纯内容媒体,和网红没啥差别。

能做到的,无非就是一时里朋友圈刷刷人屏。

然后,

然后,就没有了。

我和这位科技媒体的创始人聊到,什么才叫一个媒体的积累?

我的看法是:可结构化的内容数据库,以及,某种供需的关系链。

这两样东西,是不怕盗版的。

所以我从来对媒体对自己的纯文章那么珍惜版权,不是很以为然的。

内容数据库和关系链,不仅难以盗版,还可以重复利用。

一篇文章?

呵呵,在互联网上的寿命,夸张点说,只有几分钟而已。

反正不会超过三天。

在这个市场上,有太多的机构媒体,已露“网红”之像。

自媒体,就越发了。

别人我不方便说,说自己总可以:比如我。

这个世界,永远都有网红。

所以,对于一个网红来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ta必须和前赴后继的网红争夺注意力。

这是和一个兵员源源不断的军团作战,必败无疑。

没有人可以一直撑下去。也没有任何机构,可以一直撑下去——有行政包养的,例外。

唯一的方法是:有作品,厚重的作品。

以文字为生的人,大概也只有去搞书了。

而文字内容纯媒体,要么你能拿出来足以颠覆一个领域的文章,要么,乖乖地承认,这玩意儿,不值钱。

不要做网红。

在得意洋洋于十万加的时候,其实,网红的命运,是那么凄然。

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erweima.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

淘金100:用当下推断未来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

这话真正的意思是:股市能够提前反映经济的情况。因为股市的交易反映着“预期”,而公开证券市场参与者之多(包括间接参与者),这个大量的预期,足以彰显经济的未来。

但一般投资者,并不是来研究未来经济走向的。实际点说,未来经济走好还是走坏,是一个问题,但重要性低于:我投资/机这个股票,能不能赚钱?

所以,什么东西,是股市—行业—个股的晴雨表?

我们通过观察什么,来得以预判:哦,这只股票将来会有很大机会?或者稍微大一点:这个行业将来会有很大机会?

技术分析是一种方法。技术流的本质是:过去的价格走势,未来会重复。于是,人们发明了好多种技术指标,用过去来推断未来。

基本分析是另外一种方法。对于三大表的分析,核心假设也是这样的:这个人过去是健康的,未来想必会健康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人们又发明了好多种财务指标,同样在用过去推断未来。

我们能不能用一些当下正在发生的东西,来推断未来?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还是个股民,后来一度还混过两家证券公司做经纪和咨询业务。

有一个故事彼时很多人都会津津乐道。

说早年巴菲特跑超市里一看,太多人成箱成箱地把可口可乐扛回去,于是,他决定购买可口可乐公司。

巴菲特在可口可乐这支股票上赚了好多钱。他甚至发话过说要“永久”持有可口可乐。

这其实是一种投资方法,在证券行当里,算是一种“基本面投资”。

这个故事的可信度大不大,不知道。巴菲特去年在可口可乐上亏了好多钱。

但这个故事的逻辑是这样的:巴菲特看到的是当下可口可乐正在销售的情况,他在用当下推断未来。
如果这个“当下”的样本足够大——显然要比看几家超市要大——那么,这个故事的可信度先不谈,但成立的可靠性就会很大。

巴菲特的那个故事发生在前互联网时代——事实上,巴菲特吃了互联网很大的亏,他一度是坚决不投研发费用很高的公司的,对技术,他一直很无感。

互联网时代加速了经济的周转,用观察几个超市的方式,显然已经不能和当今数字经济匹配。至少,很多人真不去超市买可口可乐了。

证券市场上有很多指数工具,来衡量走势。

颇有一些,其实是技术分析工具。当然,基于基本面做的指数不是没有。

但基于基本面的指数,其实就是基于财务报表的数字。而财务报表的数字,是过去的(比如过去一季),而不是正在发生的。

至少不是过去一周的。

蚂蚁前日宣布推出的一个“淘金100指数”,总让我想起巴菲特的那个故事。

根据销售业绩来做未来趋势判断,不就是那个故事里巴菲特看着人们扛可口可乐么?

淘金100指数这个号称“基于海量的电商交易数据,经过大数据与金融的碰撞后,产生的全球首个电商大数据指数产品”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当它显示了某种行业很景气的时候,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上市公司,还没有公布财报。如果你能够得到这个信息,到了公布财报,市场一片叫好的时候,你就可以偷着乐了。

这就是用“当下”推断未来。

它能成立的背景在于,电子商务交易总额(零售)已经逾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0%,而在2C的电子商务市场里,阿里具有压倒性垄断优势。换而言之,阿里握有电商大数据,而这个数据量,大到能够反映整个社会零售情况。

随着电子商务的更大更快的渗透,再加上阿里的支付工具,淘金100指数的客观性会越来越高,这点我没有任何疑问。

作为投资者,你可以根据淘金100所选出来的100支股票形成投资组合,另外,按照淘金100的通稿,“与淘金100指数挂钩的基金产品,已经在审批之中,一支保本基金和一支指数基金预计在4月中下旬推向市场。”——所以,你以后也可以去买这两支基金。

淘金100过去的业绩是很亮眼的,蚂蚁金服这样表述:以09年12月31日为基日计算,五年收益率超过572%,年化收益大概在54%——比巴菲特年化30%还要强。

淘金100是一个被称为“维他命”平台上的大数据指数产品。我专门问过蚂蚁的人,为什么叫“维他命”(阿里系老是弄一些看似很通俗但又让人不明觉厉的产品名字),对方说,大意就是给你投资行为提供点养分。这是一个金融信息服务平台。

这个平台上有“行业景气指数”,基于电商交易数据做的。

我刚刚开始炒股票的时候,技术分析在中国,还不流行。

这个刚刚是什么时候?我人生的第一本书就是在讲技术分析(与我老妈合写,我撰写技术分析那一部分),出版于1993年。

我一开始使用技术分析,成功概率会很大。什么乖离率,什么头肩顶,一做一个准。

尤其是拿技术分析去复盘,你简直会觉得,太神奇了。

但后来已经越来越没那么神。一方面,庄家懂得“骗线”,故意做出很好/坏的指标,来诱导其它投资者进行庄家期望的行为。——小盘股尤其容易做指标。

另外一方面,事实上,炒股这件事,心理素质是头一位的。上涨时贪婪,下跌时恐惧,一等一反映人性的市场。复盘很准确,你真拿着去炒,还是不太一样。

就像卫生麻将培养不出麻将高手一样,模拟炒股对真正的炒股,帮助有限。

维他命平台所提供的帮助,大致如此。它能提供一个更为靠谱的行业分析,但行业分析到真正意义上的炒股,还是有距离的。

当然,基于销售数据做的指数,要说“骗线”之类的行为,那就太难了。海量的小额数据的汇总,很难去操控什么。一个白酒行业的庄家(哦,现在比较习惯叫主力),怎么去操控白酒在线上的销售呢?

巴菲特年化30%之所以是一个奇迹,就在于人保持了三十年。

这个复利很恐怖。

我做经纪业务的时候,经常拿这个去忽悠不是股民的来开户做股民:先投入十万,然后每年追加一万,年化30%,三十年后你知道多少钱吗?自己拿excel去推一下好了。

30年30%,极难。

淘金100五年年化50%,很厉害的。不过能不能30年50%?

我觉得可能性很小。

当投资神器一旦被公开后,它的收益率会下降的。

这就是为什么炒股软件卖得越火你越不要去买的原因。

但炒股软件基本上是技术流,拿着开高低收交易量交易金额六个基准数字,做各种文章。淘金100还是个基本流的东西,靠谱性相对更大。基本面分析最大的好处是:你在投资时受损的可能性会相对小很多,但类似赌烂公司重组来获得几倍收益,和基本面分析无关。

行业景气指数是一个很有用的投资决策辅助工具,尤其是基于这种即时销售数据的——这个可能是破天荒头一遭。

从这个意义上讲,维他命平台,对证券市场的影响,可能会很深远。

我再一次回忆起了一次聆听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讲座时的场景。

他说,金融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但金融的工具会变。变化大到足以颠覆金融业的运作。

他又说,金融的三大基石:渠道、技术、数据,都在被互联网深刻改变着。

所言不虚。

最后插一句,互联网巨头都喜欢搞指数。比如腾讯的腾安指数,百度的百发指数。

我觉得还有一个公司也能搞指数。

那就是搜狗。

我没怎么开玩笑。

—— 首发 钛媒体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erweima.jpg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