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的几个问题

泛财经网站“界面”测试版上线了,引起了圈内的围观。祝福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本文限于篇幅所限,就几个细节问题,给界面提供一点建议。好的就不废话了,说点坏的,着重于PC端,反正界面暂时也没有太大的移动端计划。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数字报道技术的使用问题。在中央决定处理周永康之后,我比较了各大门户、财新和澎湃的数字专题应用情况,得出结论,中国的融合报道技术,已经距离国外同行的数字技术应用距离不再遥远(大概在09-10年左右,我当时还研究过彼时的中国年终报道,技术应用略显原始)。

界面筹备了八个月之久,备稿当然不少,但似乎很难看到让人眼球一亮的融合报道。要说八个月时间,准备一两个总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界面上线之时,有不少关于阿里的稿件,但对阿里这个庞然大物的融合报道一脉,应该说是没有什么亮点。融合报道做起来可以非常简单的静态信息图,也可以动用非常复杂的图文视频混排(比如纽约时报的雪崩专题),我个人一向倾向于居中的动态信息图,成本居中效果较好。界面手握近亿人民币的投资,这一部分没有特别重视,是说不过去的。

第二个问题在于版式设计,无需遮掩的是,界面大量借鉴了彭博(bloomberg.com)的首页设计,三栏式,首页密密麻麻的链接。首页是否需要铺陈大量链接——据说有考虑友好于搜索引擎机器人的因素——每个人看法不一样。我这种略有些密集恐惧症的人不爽这种页面,也不见得能代表全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其实界面的整个内容体系比彭博的少得多。仅以“科技”一项为例,对于界面来说,这就是一个模块,底下再无分类。但对于彭博来说,科技这个频道下至少有十一个模块。话再说得直白点,即便界面一天一本第一财经周刊的出稿量,比之彭博,还没到要首页如此堆砌的地步。

内文中,超链接嵌入也使用得很少,文章与文章之间的网状关系仅仅依靠“相关文章”——这一点是很不够的。我的一个个人推断是,界面缺少一个关键词数据库,或者,这个数据库非常弱。这个其实中国很多传统媒体的毛病:重出稿轻研究积累。

第三个问题是延续上一个轻研究积累来的:界面居然让人感觉和上市公司关系不大。彭博首页上是有全球指数模块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界面是要以上市公司报道为一个重点内容的,但首页没有指数播报,至少给人感觉这好像不是一个财经网站,而是一个财经八卦网站。如果这只是面上的问题的话,那么,整个网站让人丝毫没有感觉出界面在上市公司数据上是有积累的,这一点,我觉得是说不过去的。

这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是有勾连的:上市公司天然就有大量的数据,如何用一种比较直观的方式去呈现,动态信息图是一种解决方案。而且上市公司的数据是标准化的,这意味着很多动态信息图的制作方式是可以一致的。在那儿堆表格、提供年报下载链接,这谁都会。能不能搞出点让人耳目一新的数字内容来呢?

桌面网站发展到今天,语言的活泼已经四处可见。这种方式能够尽可能地低下手段,承接最大量的用户。但是——这个但是特别重要——浅出的背后是深入,浅入浅出弄来的流量,说来会来,说走很快就会走。不是多用两句网络流行语,就可以拴住用户的。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244694803

—— 中国新闻出版报 专栏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企业自媒体:拽酷萌三位一体

企业做媒体,无非就是为了“内容营销”,这四个字是时下营销界非常热议的话题。在真正意义上的媒体们争论不休究竟是“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的时候,企业媒体们,倒是笃信“内容必然为王”。道理倒也很简单,企业做媒体,本来就是成本中心,没指望有利润过。

企业们认为,好的内容就会引发受众们的传播,借助社交网络,就可以起到小投入大效果的推广目的。不过,究竟什么叫“好的内容”,本身却是一个颇为令人头疼的问题。

我的个人看法,对于一个企业媒体来说,应该具备三种特性,我称之为“拽酷萌三位一体”。这三点做到,基本上这个企业媒体会很受欢迎。

拽,企业媒体是需要一点拽味的,主要是对自己产品或服务的那种自信,要有一种“我的东西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的强烈的不断的明示或暗示。消费者都喜欢好的产品或服务,如果连制造者都没这个自信心,怎么能让受众接受这是一个好产品呢?这一点要特别向乔布斯学习,他总是能把自家的东西说成最棒的可凌驾众生的东西。

酷,主要是为了迎合潮流,即便是很“传统”很“古老”的东西,也要做出酷感来:怀旧也可以是一种酷。酷说到底是一种时尚,大多数人会追寻符合时尚的东西而拒绝已经不够时尚的物件。如果使用不时尚的企业的不时尚的产品,说明使用者自己不够时尚,这个会遭到很多消费者的厌恶。而有些很传统的企业通过文案和创意,也是能做出“酷”感来的,比如可口可乐就发起过包装上印有很潮的话语的campaign。

萌,偶尔卖卖萌还是很需要的,必要的时候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可以适当自嘲(黑),主要是为了稍许冲淡一下“拽”的感觉。没有卖萌只卖拽的,会让人感觉这家企业高高在上,不好亲近,这在形象锻造上一样会失分。一个很经典的例子是早年的微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这家公司拽和酷兼具,不过一直高高在上,以至于舆论对其有“黑暗帝国”之感。

拽酷萌三个维度中,拽的基石是实际产品和服务,酷的目标是形象工程,萌是侧翼掩护亲和力打造。很显然,最重要的是实际产品和服务。如果这个基石不当,拽了也白拽,反而遭到更大范围上的批评,至于后面的酷和萌,更会成为空中楼阁,很容易被诟病为“唱相声”的。

所以,在社交网络刚开始兴盛起来之时,我就一直保持有这样的观点: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适合进入到这个领域中。因为不是所有的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是足以能够“服众”的:中国存在着太多的企业在具体供给上有致命的瑕疵,本来不上社交网络啥事没有,一上反倒引发了危机。我甚至做出过这样的断言:企业进入社交网络的第一步,是准备危机公关。

能够有一定自信进入社交网络场域搞所谓“自媒体”的企业并不是谁都适合,运作了以后能达到拽酷萌三位一体的更不是谁都能办到——靠两个90后实习生萌是萌了,拽和酷未必搞得成,所以,企业自媒体这个事,会有很多人在小米的感召下冲杀进来,但最终,成功获益者,不会太多的。

——  商业价值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手机端可保存下面这张图片,然后打开扫一扫,然后选取“相册”功能后扫保存的图片)

244694803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