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报这半年

日前,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视察了新文广之后,又来到了上海另外一家媒体集团上报,做了连续三日的调研考察。他前后去了文汇和解放,目前我所得知的信息有三:其一,将考虑把解放日报从莘庄搬回市区;其二,要重视采编团队建设;其三,明确上报是上报集团公司,不是上报集团。要加快企业化改制,不过解放日报、文汇报和新民晚报仍是事业编,但编制不再扩张,只出不进了。

开年以来,上报旗下诸家纸媒的传统业务都走到了比较艰难的境地。新民晚报在接手新闻晚报休刊后的订户,且在市场上只有一家晚报的情境下,发行量只有小幅上扬,另外两家核心大报晨报、早报都有亏损消息传出。收入上不去,自然要减缩成本,集团部分支撑岗位有减薪可能,新招员工薪资吸引力有限,东早邱兵屡次呼吁理想主义和精神富翁,怕也是在这种情况下的一种姿态表示。

传统媒体业在商业上的衰落,是任何人都无法视而不见的一个现实,思维上体制上经营手法上的弊端,将在短时期内集中爆发出来,上演惨烈的一幕。而就在这个当口,无论是来自高层的支持,还是自身的坚守,变得格外重要。气若是再一散,那便无可奈何花落去了。而韩正以政治局委员之尊,下到基层一个具体媒体集团做三天调研,实属罕见。自中共中央和习总书记表达了对舆论阵地的关切之后,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市委书记,对传统媒体的转型问题,念兹在兹,可见一斑。

上报于去年10月28日正式挂牌,至今已半年有余,在媒体这一块主营业务上,上报集团主要做了这几件事:新闻晚报休刊和确立并实施了几个新媒体项目,分别是解放的上海观察、东早的澎湃、以及一个可以视为引入市场化力量有投资意味的界面等。新闻晚报休刊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因为后面牵扯到了较多的人员安置问题,据说花费代价近千万计。但相对新项目来说,这件事却又显得不那么难了。晚报休刊是节流,新媒体项目才是开源。开源自然难上好多。

先来看上海观察,这份电子刊物目前订户大概在13万上下,收费标准为年100元。总数看上去达一千三百万,也是一个不小数字。但如果上海观察仍然要靠内容收费为主,怕是也已经触及天花板。这十三万订户中,不下十万来自征订,出卡后激活率大概在5成上下,而且,靠纯市场运作撬动再大规模增加订户已经很难。上海观察需要踏出更大的步伐——比如,搞线下活动、圈子俱乐部、社群运作,还有相当繁重的路要走。如今这些工作已经开始,但也只能说刚刚开始而已。

东早的澎湃,可以这么说,是上报目前所有新媒体项目中最为重视的一个,东早的邱兵,也是裘新进行上报改革转型中最为倚靠的干将之一。整个澎湃项目背后是东方报业公司,直属上海报业,与东方早报,在架构上其实是平行的关系。除原东早采编人员投入大部分精力之外,另外还新增八十余人,是一支蛮庞大的团队。

澎湃的目标介质是一个app,内容重心则以财经产经为主,政经为辅,但这个app千呼万唤未出来。推出的时间一推再推,从今年的3月到5月,现在最新一种说法是7月,之所以一直未能发布,与邱兵精益求精有关,已经推倒了几次,当下最新的版本号为0.21。目前,澎湃旗下有若干个公众账号在运作,包括及第行(房地产报道为主)、10%公司(上市公司为主)、自贸区邮报(顾名思义,以自贸区报道为主)、上海书评等,还有创事季(商业创新报道为主)等尚在规划备稿中。这些公号内容在澎湃的app正式发布后,依然会独立运维,但内容会有很大交集。另外,澎湃app里还有一个问答区的规划,员工对用户的回答可以被视为稿件工作量。

如果说澎湃还在苦练内功争取一朝开动天下知的话,那么界面这个项目就显得更为扑朔迷离。有消息说,所谓期权记者这种设置,进行得并不顺利,又有消息说,界面当初极其宏大的东方彭博的构想,已然缩水。这些都是江湖传说,目前真实的情况大致如下:

界面已经明确的股东除了控股超过5成的上报以外,另有两家上海本地券商、联想弘毅资本、上海国际以及小米(嗯,就是那个做手机的小米)等,大规模招聘已经基本结束,人员大部到岗。创业团队持股一事,大原则上不会有什么变化。

界面规划中主要由三个模块组成。第一个模块是免费平台,延续第一财经周刊(界面初创何力团队很多来自一财周刊)风格,以“公司人”为核心用户群,进行泛商业报道,每日更新量预计在水平门户和垂直网站之间,主要围绕知名公司及上市公司。第二个模块是面向投资者的封闭平台,重金(可能以美元计价)向分析师约稿,同样重金请基金人员审稿,并采用收费模式,借助券商通道,发布给投资者。稿件有模板要求,类似完成相应填空题,而非由作者随意撰写。第三个模块为面向机构投资者的专家库模块,对外实施有偿征求信息线索,撰写与投资密切相关的报告进行售卖。界面另外还有销售信托理财产品以及运营金融产品的远期规划。

界面的表现形式是一个域名为jiemian.com的网站,最乐观估计将于7月下旬上线。它也同样聚焦财经商业,但从规划上不难发现,这个项目的内核与澎湃不同,并非媒体属性很强的产品,更多偏向投资决策咨询类,且有很强的众包思维模式。

除了上海观察、澎湃、界面以外,上报集团还有几个小型项目投入。文汇报获得了700万左右的投入,打造立体报纸、百日千里APP,前者借助二维码,在报纸上实现视频功能,并已经组建与之配套的视频团队,后者则与大学机构合作,面向上海地区大学生推行一个健康类APP。新民晚报获得了6-700万的投入,做包括新民网、社会化媒体和app的移动集群。它旗下的“侬好上海”微信公号目前已经积累订户6.5万,号称汇聚了三观相同的上海人进行本地服务。英文报纸上海日报也获得了500万的投入,改造既有iDEALShanghai.com,面向在沪外籍人士,主打O2O概念,目标要做上海地区面向老外的大众点评+格瓦拉+豆瓣,当下平台注册会员万余,入驻商户五千余家。

4月底,在由上报主办的“2014中国报业新趋势论坛”上,全国52家主流纸媒与阿里巴巴集体签约“码上淘”,走所谓“纸上电商”路径,意图媒体电商化。但所选介质——纸媒,却面临着两大尴尬境地:读报群体年龄偏大,是否会摆弄二维码扫描手机购物还不好说;以及,纸媒发行量不可避免地正在走下坡路。虽然对于一应纸媒来说,这都是增量收入,投入并不大,尽可以为之,但总体收入空间有限,怕也是应有之义。不过,在我看来,这也算是一种具有操作性的媒体电商试探,以存量用户群体带动一些增量收入,贴补家用,也未尝不可。

这半年,上报集团其实动作频频,但市场环境之恶劣、团队压力之大也是客观存在,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最困难的时刻,还远未过去。

是为上报半年记。

—— 钛媒体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认真

最近一阵子我忽然有些写作低潮症发作,不是说没想法没灵感,而是忽然就没了写作的兴致——这大概是因为我写了一篇写作经验分享所致(这篇东西估计不日就可推送出来,还是媒体稿子嘛,等人刊发先,我一向有节操)。把压箱底的货翻出来了,自然兴致就大缺。

在诸路债主的各种威逼利诱下,我昨晚一气写了三篇稿子,忽然就有写作的兴致了。因为我始终脑海里盘旋着这两个大字:认真。

我一个晚上写三篇稿子啊,挺认真的。我这个人写作很多年都有这个底线:不管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在写作的那一刻,我写下的每个字我自己都信。我承认,随着后来的信息更多补充,回过头去看,文章当然错误难免。但至少我写作的那一刻,我是认真的,我是不敷衍的,我是不会胡说八道的。但人一来所知的确有限,二来也是会成长的嘛。

最近罗锤子也说认真,据说受到了很多粉丝的尊重和敬佩,有些人感动之下,立刻就去下了单。再往前推一点,我年轻时候的女神张曼玉跑出来唱歌了,五音不全的,但架不住人认真啊,follow her heart,她努力了嘛,所以也有不少好评。

不过,我得说句很多人不爱听的:认真?绝不是你做砸了的借口。

张曼玉唱歌那个事,成功地将我这个昔日的粉丝给洗没了,当然人大明星,可能也不在乎。我认为张曼玉好一口唱歌,这是她的权利,躲在K房里也好,躲在家里也好,爱唱不唱,这是她自个儿的事。但跑到公开场合里进行商业出演——嗯,草莓音乐会好像是卖票的吧?这就不一样了。以前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那就不对了。

罗锤子做个手机,产品质量究竟如何,还不得而知。但从价格上来看,的确是贵了些。为什么会贵呢?其实我想道理应该是这样的:罗锤子还没有完全搞定上游供应商(手机这一行,上游供应商其实话语权不小的),订单不多,供应商给的价格自然不够优惠。这时候,你能看出罗永浩与雷军的差别了。小米刚开始的时候,供应商也不是很屌它,雷军是个典型的商人,质量差点就差点吧,先把价格压下来,再靠社会化营销造声势,规模起来了,就有同供应商谈判的本钱了,我再慢慢提高质量就是。事实上,苹果也是这样的,iPhone第一代买的人都后悔,只不过不好意思讲罢了。

罗永浩说到底还是个文人,对羽毛的爱惜远远超过雷军的,别看罗永浩成天插科打诨的,我琢磨着骂锤子质量很差他是受不了的。宁可贵点,也绝对不能被人说是一个不认真的人。于是,罗锤子没法子,只好贵一点了。

认真这个事吧,是你自家的事,和别人没啥关系。你如果真能不认真的情况下,依然能做出一个值回票价的东西,自然没人管你是认认真真还是马马虎虎干出来的。重点是得值回票价,不是“认真”。我看喜欢说我就是好一口认真的人,无非就是找个借口,万一玩砸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我认真啊!

这道理其实和我码字差不多。我认真码字,态度是极好的,所以你不可以骂我扯淡啊,那就是不客观——这他娘的什么狗屁逻辑。

我认识一个人,被他女友称为“袜子先生”,因为这位复旦高材生现在在创业做袜子。他创业搞到一半的时候,我和他聊过。一开始聊点他女朋友公众账号“当我男友在创业”的事,这位袜子先生一直很平静。当聊起他的袜子事业时,整个人都精神了都激动了都不好了。看得出来,他对他的袜子事业很认真。

不过,这事没啥好感动人的,即便被感动了一下,我必须承认也是很肤浅的。我一直很耐心地等着他的袜子,在他所谓公测100双的时候入手了三双。我也不怎么吆喝,59元一双袜子,不是便宜货。我得好好体验一下,到底值不值这个价。经过穿着、洗涤再穿着,现下我可以说了,这是一双好袜子。至于价格嘛,你看着办,但质量真得没的说。

袜子先生认真做袜子,其实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我掏了59块钱,给我一双值这个价的袜子,至于你是认真捣鼓出来的,还是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关我屁事。

于是就有人说了,你丫不是结果论吗?

我只有一个回答:商业社会,就是结果导向的。不服?不服来我们学院派嘛,搞研究是过程导向的,不过,最终还是结果导向的。

没法子的,谁让你好好的火星不待着,非要来这个地球玩耍?

地球上认真的人多了去了,别把认真当借口哈!

最后加一段逻辑上的东西:认真与做成一件事之间的关系。勉强来说,认真是必要条件,但绝非充要。认真就能做成一个事,那是“人定胜天”的逻辑,骨子里是打小被某种教育洗出来的思考方式。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