摁住咽喉

中国互联网商业江湖,20年以来,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腾讯和阿里两家公司终于争锋相对起来,双方各自出手连连,不断投资与收购,自家业务拓展上同样咄咄逼人,频下重手。无论是侧面包抄,用自家不是最关键的业务去冲击对手最关键的业务——比如腾讯搞电商,阿里做游戏,还是正面冲撞,一个用微信红包着实展示了一把肌肉,一个用封杀链接拒绝平台上商家使用微支付,打得好不过瘾。更有甚者,在打车软件上,你贴十块,我就贴十一块,你贴十二块,我就满大街送礼品,砸入重金,大有一股要把对手牢牢按死在地上之感。

核心其实是这样一盘棋:支付。有所谓支付是入口之说,虽然也有评论对“入口”二字嗤之以鼻,但无论如何,任何人都必须承认,支付是当今商业社会怎么都绕不过去的一环。所谓商品到货币是惊险的一跃,这个过程的具象表现形式就是支付。可以这么说,即便支付不是入口,说它是“咽喉”,大抵不差。

事实上,阿里和京东等电商之间的竞争,最大的优势就是有支付宝,京东再怎么折腾,优化物流也好,大手笔拍货也好,玩命促销也好,最终都无法绕过这个环节:消费总是需要支付的。货到付款是一种相当不经济的行为,以京东之顽强,手笔之大,在当当等电商前可以耀武扬威,但在支付宝面前,便没了脾气。京东的模式其实是亚马逊模式,而阿里淘宝天猫的模式则更类似于ebay,国外亚马逊势力远远超过ebay,但国内则正好倒过来。个中原因有很多,但在我看来,无论亚马逊还是ebay,都不掌控支付,但阿里和京东,阿里是掌控支付的。

于是,阿里这个其实从来不卖货的虚拟商业地产,牢牢把握住了电商行业的龙头老大之位,核心就是支付。故而,马云极其看重支付宝,宁可被舆论指责缺少商业诚信,也要将支付宝从VIE架构中拿出归入自己名下。

打车软件,这个其实是用来为使用者更好地获取出租车服务的工具,最终演变成抢夺支付咽喉的前哨。利用打车软件叫车后,就可以使用相应的支付工具做车费结算。这件事其实去年上半年阿里就开始尝试,市场调研结果表明,出租车司机很欢迎这种方式,原因在于可以在车厢里少备现金,大大提高自己的安全性。但乘客这一头,却不乐观。因为乘客总觉得拿出手机来完成支付,相对于现金或者刷公交卡而言,还是不够方便。阿里的这个调研后来没了下文,看上去一时里想不出什么法子让乘客乐于用手机来支付车资。

时间推到下半年以后,商业公司们决定,既然你乘客觉得不方便,那么我就用贴补现金的方式,让你占便宜。便宜占久了,就会形成习惯。滴滴的背后是腾讯,快的的背后是阿里,都是不差钱的高富帅,狠狠地砸了一把钱下去,硬生生地让乘客摸出手机来,进行支付。

在移动支付领域,运营商有一套解决方案,我称之为硬支付,也就是手机本身就可以完成支付功能,但运营商与中国银联关于标准问题争执不下,最终市场也没有培育起来。而今天盛行的需要装一个app才能做支付的,我称之为软支付,很显然,巨头们用通过讨好消费者让他们有利可图的方式,将软支付生生地推广了起来。

无论是硬支付还是软支付,都需要绑定银行卡。但硬支付在开通时,就需要提交银行卡号码,也就是说开通硬支付和绑银行卡是一个行为。但软支付则是两个动作:装了软件未必就会绑银行卡。阿里用了八年时间,才让支付宝账号绑上了一亿张银行卡,而微信在春节期间推出的红包,短短几天,绑上了少说百万当量级的银行卡。这种发展速度,让阿里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当用户们都习惯微信支付时,移动领域中,支付宝便不能再像在桌面领域中那样呼风唤雨了。

腾讯在打车软件激烈竞争中还腾出手来,投资了一把大众点评,可以想象的一个场景是:如果用微信支付,这顿饭钱可以减免10元(或者其它什么优惠,比如往点评账号塞点券?)。对于大众点评来说,这是一个非常落地的事,直接参与到餐饮业的支付环节中,对于腾讯来说,又可以借助已经形成的大众点评用户群,再绑定海量级的银行卡。支付之争中,点评是一张好牌。不过,阿里也有高德导航,为了增加所谓O2O的力量,阿里甚至从投资变成了收购,只不过,导航产品距离支付,似乎比点评产品距离支付,还远一些。当然,阿里还投资了一个美团网,离支付同样很近。在团购领域,腾讯的几个团购项目就差一大截了。

支付本身能不能赚钱?这件事不好说,也许会有利差,但肯定不是最大一块,至今一般消费者还不习惯在支付宝里存着一大笔钱。但支付后面接着的就是金融,这是一块想象空间极大的领域。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暂时无利可图,但一旦对手摁住了这个咽喉,自家未来的日子就得仰人鼻息。这个道理,就像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中,巨头们四处投资的道理一样。投错不要紧,错过就完蛋。

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对手越发狠,就值得我更发狠。一场宛若绞肉般的碎钱机大战,AT双方,上得来都下不去,既然已经开打,就很难结束。很难说最终谁会胜出,平分秋色是最有可能的结局。但对于桌面支付上没有任何力量的腾讯来说,显然会更有利一些:移动中占据到的,全部是真正意义上的增量。

—— 卖家刊 供稿 ——

说明:这篇文章写作于2月底,我都快忘记自己还写过这么篇东西。一个月后看看,基本还成理。这个咽喉位置的重要性,已经让银行业开始躁动起来。最近有银行业发话说,是银行养活了支付宝。大有些咽喉是我自己造就但却不归我的酸楚意思。

腾讯在这场咽喉战中,再次用了它惯用的跟随策略。马云在前头趟路,马化腾在后边看着。路没趟成,偃旗息鼓等待下一次机会,路趟成了,腾讯将带着QQ和微信的庞大用户及用户关系链杀到,鬼精鬼精的。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苹果谷的战争:读《移动风暴》

移动风暴 苹果和谷歌一度的确关系非常好,这两家公司在气质上有一些共同之处:反固有的东西。苹果的理念是“不同凡响”,谷歌的理念则是“不作恶”,多多少少都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那种狂傲的劲。不过,更重要的是,苹果和谷歌,在彼时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微软,或者说,wintel联盟。

但“一山不容二虎”,移动领域这座山的利益又实在太大,大到赢家可以控制整个产业,输家就只能沉沦的地步。这两家无论于公(企业利益)还是于私(私人交情)都曾经水乳相融的公司,最终兵戎相见。这本由商业记者沃格尔斯撰写的《移动风暴》,为我们回顾了两家公司交恶以及在整个移动领域中争斗的过程。

但在开战之前,这两家公司的确处于一个相当纠结的位置,因为他们各自的董事会成员和外部顾问实在过于盘根错节。沃格尔斯这样小结到:

“比尔坎贝尔是苹果董事会的长期成员,乔布斯的密友,同时也是施密特、布林和佩奇最信任的一位顾问。前副总统戈尔是谷歌的顾问,也是苹果的董事会成员。英特尔CEO保罗奥特里尼是谷歌董事会成员,但苹果是英特尔最新的大客户。基因泰克公司的亚瑟莱文森是两家公司董事会成员。”

沃格尔斯没有特别提到施密特,这位谷歌时任CEO,是苹果董事会成员,因为这件事知道的人实在太多了。苹果iPhone第一代发布时,施密特在发言中这样表示:“许多公司的董事会之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不过无论如何都比不上苹果和谷歌的情谊。很可能我们两家公司有朝一日会想要合并,到那时我们就改名叫苹果谷公司。”至于乔布斯,那更是布林和佩奇的偶像和导师型人物,三人经常一起散步探讨问题。以至于乔布斯手下向乔布斯汇报谷歌有制造手机构想时,乔布斯认为这事散个步就可以了结了。

但最终事态的发展,让乔布斯说出了这样的话:不作恶?那是一句狗屎(Do not be evil?it’s bullshit)。一直到死,乔布斯都认为安卓偷窃了苹果iPhone的创意和技术,并声称要用所有的储备现金和谷歌奋战到底,直至最后一毛钱。苹果虽然和谷歌没有产生过直接的诉讼官司,但它打狗就是打主人,先是对HTC,后是对三星,都提出过诉讼。后者更是以10亿美金的天价赔偿,彰显了苹果的战斗决心。

苹果的iOS生态与谷歌的Android生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逻辑。我曾经打过一个比方,苹果有点强调政府介入经济管控的凯恩斯的味道,而谷歌则偏向于自由资本主义的哈耶克。苹果主张控制,无论从硬件生产的每一环,还是从软件(应用)的严密审核力度。苹果从生产个人电脑起,就一直延续着什么都必须在自己控制之下的风格,乔布斯坚信,只有这样,才能给用户带来最完美的体验。但谷歌的逻辑完全不同,谷歌崇尚开放和竞争,相信从竞争中会产生最好的产品。谷歌制造手机更多意义上是为了获取手机制造的经验,以便做出更符合手机制造商需求的系统,Android相对iOS来说,几乎可以用“自由散漫”来形容,以至于形成了著名的“版本分裂”问题。近年来,谷歌有意在终结这个版本分裂问题,统一android,但对于手机制造商修改android,植入它们自己的东西,依然不闻不问,放任自流。

前任CEO施密特这样评价过:苹果公司始终是封闭系统的卓越创新者…封闭系统的好处就是控制。但谷歌有一个明确信念,认为开放才是更好的做法,因为开放会带来更多的选择和竞争,消费者的选择面也会更广——他有一句潜台词没有说出来,我个人的看法是,正如中国道教所崇尚的以柔克刚、不争才是最大的争一样,这种“开放”行为,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最大范围的控制。

这两个逻辑的竞争,目前来看,似乎谷歌的胜算更大一些。虽然一直有所谓开发者更愿意在iOS上开发的调研结果,但从系统在市场上的份额来看,android的上升非常明显。沃格尔斯这样写到:

“正如苹果在2011年以及iPhone发布后的3年间占领了市场一样,android在移动电话和平板电脑市场上的份额持续上升,在智能手机中占75%,在平板电脑中站50%。此外,这场竞争把苹果在某些设备上的定位拉低了,从而侵蚀了苹果曾经所向无敌的利润率。”

市场表现上看,谷歌的股价总体上一直处于上升的态势,目前刚刚突破4000亿市值大关,但苹果已经从最高的6235亿美元回落到今天的4854亿的水平,苹果有先发优势,但谷歌追赶的脚步非常快。更何况,在智能电视、智能汽车、智能穿戴设备诸多领域中,谷歌一门心思搞系统,更多的事让别人来的路径,扩张速度会远远超过一切自己来的苹果。这场世纪大战,苹果所处的境地,其实是很危险的。

Android的核心逻辑正如本书作者引用鲁宾(android之父)和他的团队所提及的问题:既然无线网络和手机芯片都足以访问任何机器上的内容,为什么还要把用户拴在任何一台机器上?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提出,具有相当高明的境界,任何一个进入到平台之争这类绞肉机战斗中的人,都需要仔细回味这个问题。

额外多说一句,苹果谷的恩怨情仇总让我想起小米和魅族,哈哈哈

—— 网络传播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