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的核心用户群:中V和小V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不止一次听到有学生向我提出这样的观点:新浪微博的活跃度正在下降。有时候出去开会、分享,也会听到有朋友持有类似观点。问及为何如此认为,一般的论据是:现在大V们都不活跃了(老实讲,我很少有听到拿出数据来说话的)。

新浪微博的用户中,V字属于实名或认证用户,排除一些极少的虚假认证,总体而言,认证信息属于真实的。这批用户是微博用户中的核心资产,也是微博用户中的主要信息生产者和整理分发者(转发)。我大致对微博的V字用户做如下的分类:

超级大V,简称超V,粉丝量在1000万以上,根据名人堂数字,共127个。

大V,粉丝量需要在100万以上,1000万以下,名人堂只列了前2000名用户,最后一名为1004546名粉丝,故而大V估计也就是1900人上下。

(以上数字为我写作本文时,9月25日18点取得)

我还定义了以下V字用户:

中V是100万到10万粉丝之间,小V是10万到1万粉丝之间,1万粉丝以下可称为微V。比如像我这种拿着4万多粉丝的用户,可以称为小V。

很明显的一点是,中小V的用户总量一定超过超V和大V的用户总量,这无需证明。我的一个推断是,中小V原创发微或转发时添加一些原创文字的总量,也会超过超V和大V的总量。这个推断能成立的可能性极大。

超V和大V有着显著的巨量贴效应:发言虽然相对总量不多,但评论和转发极多。换而言之,存在这种情况,转来转去,都是他们生产的内容。而且由于总人数少(应该不超过2500人),关心的话题基本就会趋同:2500个人关心的话题能有多“百花齐放”呢?一般聚焦于社会公共话题(除了明星自己的吃喝拉撒和45度仰角照片)。

真正能做到百花齐放的是中V和小V的生产,由于人数上远远超过大V们,关心的东西自然千奇百怪。尤其是中V,相对垂直而且有一定的专业能力,在某个垂直话题上,会有不错的到位的见解。在我眼中,他们对微博生态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大V们的。

故而,理论上,微博应该更重视中V和小V们,这才是社会化的真意。过于重视大V们,这是传统媒体化的思路。传统媒体可不就是捧来捧去这么几个人么?

道理归道理,来看看桌面上微博运营方是怎么做的。

以前未关注的人发来的私信,并没有剥离出去,和已关注的人发来的私信是放在一起的。现在两者分开,私信就是已关注的人发来的,未关注的人发来的,被扔到“消息”里去了。

这样的设计,明显是偏向超V和大V的,这些用户,有些关闭了未关注人向ta发私信的通道,但也颇有一些未关闭(比如李开复就没有)。如果不分开,大V们会不甚其扰,到底人的粉丝都是百万千万的嘛。

但这对于中V和小V就不是什么贴心的设计了。我这个小V就很恼火这样的设计:我已经错漏了不少所谓的“消息”。更可恶的是,所有的评论、转发、私信、连赞,都是归拢到“消息”里的,那个消息上的数字提醒,着实又让稍许还是有些粉丝量的中小V们颇有些“红字轰炸后的焦虑”。而且,居然你不点击具体的私信、赞等,那些数字就一直在那里并累积上去。我的确不太能理解设计消息的这位产品人员的思维逻辑。

前阵子大明星陈坤在微信中搞了一把会员收费,据说很火爆(但具体数字不详),然后就有人想在微博上也搞,征询我的看法。我建议是排除大V用户,在中V和小V中发展。理由是这样的:超大V们资源多,议价能力强,而且由于人数少会要求突破规则。但中小V们就没有那么强的议价能力,基本上设定一个技术规则就可以弄了。不要过于小看他们的影响力,有时候他们的影响力很精准的。

正如一个稳定而且有发展前景的社会应该是菱形社会一样,保证中V和小V们的活跃度,倾听他们的需求,做出(或偏向)符合他们需要的功能,才是微博商业生态上的正确路径。

至于超大V们的没落,从商业层面上讲,这是好事。一个平台就靠2000个左右的超大V们在保持活跃度,这是标准的典型的传统媒体,一点都没有社会化的因子。

—— 钛媒体 专栏 供稿 ——

注:本文关心的是自然人用户,故而不涉及蓝V机构账号。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三级火箭的业务模式

随着搜狗接受腾讯的战略投资之后,3S已经几无可能合体,不过场面话总还是要说说的,但就在周鸿祎祝贺搜狗的话音刚落,3S在这个中秋,激烈对抗了起来。

双方各自指责对方,大有说对方流氓的意思。搜狗的说法是用户即便设置搜狗为默认浏览器,也会被安全卫士改动。而360则指控搜狗借由输入法捆绑了浏览器,违反了有关法条云云。双方还各自截图了一些用户抱怨的微博,以表示自家的指责是有用户声音支撑的。我个人是越来越讨厌这种动不动就是“为了广大用户”,明明都是商业公司,不就是为了自己的收入嘛,非要搞成“为了人民”,其实骨子里相当得不尊重用户(后文细表)。说中国互联网公司很有些毛派做风,不算太过冤枉。

这两家公司吵破了头,究竟谁对得多些,我也不好评判(我不是什么技术专家,双方的指控看不太懂,加之又几乎不用它们的玩意儿,除了一个输入法)。我只是想说说,“三级火箭”式业务模式的问题。

360有这样三级火箭:安全卫士带浏览器(以及还有其它一些产品),浏览器带导航及搜索,最后一个业务是来钱的,前两个基本没有收入。搜狗有类似的三级火箭:输入法带浏览器,浏览器带导航及搜索。两家只是在第一级火箭上有所不同。不过两家的第一级火箭是有些共性的:在用户端,基本用户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安全卫士和搜狗输入法,无论是技术用力还是产品用力抑或推广用力,反正是成功占据了用户的电脑,成为各自市场中的老大。平心而论,这第一级火箭的发射,是要有两下真功夫的。

安全软件和输入法,井水不犯河水,可以各自都占据用户桌面右下角且相安无事。但这一级火箭没有商业模式。两家都瞄向了第二级火箭:浏览器。偏偏浏览器这个东西,和它们的第一级火箭一样,有同类不兼容的特征。这种不兼容不是技术上的,而是使用习惯上的。很少有用户有两个都频繁使用的浏览器,尤其是这两家浏览器,本质上是没什么太大差别的(我承认用户有可能又用chrome又用firefox,但又用搜狗又用360,怕是很少——注意,是用,不是装了。)

三级火箭这个词,是搜狗王小川和外界讲的一个逻辑,这个逻辑其实放在360身上同样成立。不过,三级火箭这种业务模式(最后一环有商业模式)其实是有问题的,第一级带第二级,第二级带第三级,都得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即默认有利于己方。安全卫士和搜狗输入法在大版本升级的时候(或首次安装),都会默认勾选安装浏览器,但凡你只要一个不小心按下那个确定,你的机器里就会被装上它们的浏览器,通常情况下,也会变成默认浏览器。用户有没有选择权?看似是有的,但其实呢?无非是欺负小白罢了。我老爸老妈老眼昏花,我儿子少不更事,各自的电脑里两个浏览器都有,然后跑来抱怨电脑为什么越来越慢,我一个发狠,连安全卫士和输入法都卸掉了事,从此清静。

三级火箭这个业务模式,其实就是建立在“欺负用户”这个基石上。这两家哪家都不敢在安装浏览器的选项上默认是不勾选的。一方面,用户不欺负白不欺负,另外一方面,它们已经形成了囚徒困境:我不这么干,对手这么干我就完蛋。尤其是当对手的商业模式和业务模式都和它一致时。至于互相指控对方侵害用户的利益,老实讲一句,从“默认同意安装”这一环开始,就在侵害用户利益了。

“默认同意”是一种透着一股小农式狡猾的手法,看似给了用户选择权,其实是一种糊弄。在用户的电脑(私域)中要装一个东西,理论上讲,应该让用户有先说“不”的权利,而不是先假定用户就是需要自己的供给。从形式上而言,默认不同意是一种对用户选择权的尊重,默认同意呢?事实上在怂恿用户不思考,其实就是欺负你不懂罢了。从这个角度出发,中国互联网公司,发自内心地尊重用户,是相当罕见的。我个人的看法是,“默认同意”与霸王条款本质上差别不大。

早些年,一直有人在鼓吹“三级火箭”,我着实看不出第一级火箭和第二级火箭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一个安全软件/输入法和一个浏览器之间,存在着什么不可割裂的纽带吗?没有。所以它们就只好欺负用户来完成大面积的装机。

—— 分割线 ——

大致稍许来讲讲这两家的“默认同意”。

先看搜狗输入法,安装过程中有如下两个环节:

clip_image001

这个勾你一不小心略过,就该轮到你机器里被安装了,而且,安装与默认是同一步完成的。

clip_image002

现在你小心翼翼地躲开了被安装浏览器,后面还有一个环节等着你:默认首页被设置为导航。还得再小心躲过“默认同意”一把。

360的安全卫士,我因为已经很久不用了,故而又去下了一个,最新的版本里在安装过程中没有发现要默认同意安装360浏览器,但我清晰地记得过去是有的。而且,360安全卫士做大版本升级时,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连下载软件都不会的我的老爸老妈机器里怎么就会冒出来360浏览器。

360浏览器目前装机已经第一,而且安全卫士的能耐比输入法大得多。搜狗这次控诉安全卫士修改用户的默认浏览器,就是安全卫士的能耐。这一招,输入法可不会。我赫然又想起10年傅盛为了它的可牛和360之争创造出来的一个名词:云端拦截。

两边的微博声明,都绑了一些“用户呼声”:

clip_image004

—— 钛媒体 专栏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